【国际网上法会】信师信法 转变观念

更新: 2021年06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在二零零八年来到美国读书。大学期间,在当地同修的介绍下开始参与媒体工作,到现在差不多十年过去了。下面和大家交流一下这些年来,在媒体工作中的一些修炼和提高的经历。

上大学时,在大三大四期间参与了美国许多城市的神韵报导工作,后来又参与到新闻报导工作中。记得参加一个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活动,采访一位大陆学者时,边采访边在交谈中帮助他做了三退,当时就感到在媒体工作有很多可以救度众生的机会。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美国南方一个小城市读研究生,在这期间继续利用周末的时间帮助媒体做报导。但我很快发现,要想在繁忙的学业和参与证实法和救人的事上找到一个平衡点,没有那么容易。那时候经常要为了课业熬夜,周末又飞往其它城市参与报导,连续熬夜。再加上那个小城市没有其他同修,时间长了觉的没有一个好的修炼环境。这时有同修劝我去媒体做全职,我开始认真思考。

二零一四年我离开学校,到华盛顿DC大纪元报社做全职记者。担任记者工作,主要就是外出参加各种活动,采访,拍照片和写文章。上学时,写作和摄影就是我的兴趣爱好。做记者每天都可以参加智库讲座、各种展会等活动,长知识又长见识,做的又都是自己喜欢又擅长的事,接触社会各个阶层的人;有证实大法的活动还能直接参与报导。虽然赶文章要经常熬夜,但我很少觉的辛苦,就是觉的干的事都特别有意义,也特别有意思,我觉的找到了媒体中最适合自己的工作。

加入英文大纪元

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我在二零一七年来到纽约总部工作。在这里,我感到开始了全新的修炼历程,离开了自己从前擅长和感兴趣的工作。随着纽约总部工作需求的变化,我被调换过几次部门,每次都是因为各种原因被调换。比如之前的团队重组了,或者哪个部门更缺人了。一开始我还会有点动心,但是想到修炼人干什么不干什么都是师父安排的,都是修炼的路,所以我都把它当成是一个修炼提高的机会。

在二零一八年底,我所在的团队又面临重组,一次巧合的机会,我被现在的主管叫到了当时刚刚成立的英文大纪元订阅部门工作,一直到现在。最初,因为部门刚刚成立,没人也没钱,整个部门在办公室不到十个人,从前端推广到后期订户维护,什么都要自己做。在其中,我见证了一个项目从无到有的发展过程,我也和项目一起成长提高,感到经常有很多提高心性的机会。特别是最近这几个月,我感到修炼上有了比较大的突破。

主管从最初就让我把工作重心放在客服部门的协调上。在大约两年前,客服部门只有几个人,那时压力主要来自于订户反馈的各种问题。因为没有相关的经验,很多问题只能摸索着如何处理和答复。或者是刚刚解决一个棘手的问题,又出现了好几个棘手的问题。而且有一段时间工作量加大了,人手却没怎么增加,只能加班加点处理问题。加班到深夜成了常态,脑子里想的都是客户的各种问题和抱怨。有时候会因为压力大边做边掉眼泪,觉的有些无助。但那时正念比较强,觉的自己多付出一些,也是为了这些订户能得救,这样一想就不觉的那么累了。在碰到一些棘手问题的时候在心里默默求师父,最后也都处理好了。

后来随着订阅量越来越大,以及公司产品的更新和升级,我们要处理的问题也更多更复杂。在这期间有许多远程工作的同修加入了团队,大家处在不同的地区和时区,协调的难度也增大了。那时候热线电话从早忙到晚,压力很大,团队的同修经常没有时间发正念,学法炼功也很难保证。有一段时间觉的来自另外空间的干扰很大,团队里几位同修都碰到了来自家庭和身体上的魔难。

因为同修们都不在一个时区,之前想组织集体学法交流都因为时间很难对上而没有成功。但那次我意识到一定要加强团队整体的修炼状态了。恰巧另一位同修也提醒,同修出现病业状态也有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因素。我们就请大家每周一晚拿出半小时的时间一起发正念。就在第二次大家集体发正念后,这位同修高兴的说,她看到大家在发正念的时候师父来了,欣慰的看着弟子们。我听后觉的很受鼓舞,觉的要把每个星期的组内交流和发正念坚持下去。于是这个每星期发正念和交流的传统延续到了现在,虽然有时候坚持参加的同修人数多少不一,但我觉的从中受益很多。我们又在办公室组织了每星期两次的集体学法一小时和抱轮一小时,同修们也觉的很好。

后来随着英文大纪元的迅速发展,订户量的急速上升,客服团队也随之不断扩大,有越来越多同修加入,并慢慢组建起自己的管理团队,团队从一开始的几个人,到十几人,几十人,上百人。客服虽然听起来简单,似乎只要接接电话,回回邮件,但这中间其实有许多环节和细节,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关系到整体的客服质量,有时候感觉到要想把客服做好是一个细致而庞大的工程。

在协调工作中走出私

随着团队的扩大和新同事的加入,特别是团队中大家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语言、年龄、个性、不同的沟通和做事习惯,我感到协调的难度也慢慢加大,对心性和容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在和同修工作和磨合的过程中,我感到自己所有隐藏的执著心都被通通暴露出来了。以前需要自己去配合别人时,我还觉的自己比较能配合,但现在担任协调的角色,才发现自己原来这么强势,有很重的党文化、嫉妒心、显示心、争斗心、怨恨心、强加于人、不能让人说等等。

有一段时间经常和同修发生心性上的摩擦,虽然心里也知道不对,可是遇到矛盾总是守不住心性,自己还经常觉的委屈,觉的我都已经这么辛苦这么累了,别人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体谅我一下呢?甚至有时候表面上和同修赔礼道歉,心里想的却是,我已经这么客气的道歉了,对方是不是也应该向内找找,也和我道个歉呢?抱着这样的想法,可想而知无法真正化解和同修的矛盾与间隔。尤其是当同修用我感到比较激烈的语言直接指出我的错误和党文化时,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心理上根本接受不了,反而对同修产生很大的怨气。

那个时候我感到关过不去,修炼提高不上来,和周围同事与主管也有间隔,再加上客服工作本身的压力,天天听的都是一些负面的反馈,我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很消沉的状态,修炼人份内的三件事也跟不上了。

而这种消沉的状态又触动了我修炼中的一个心结。在这些年的修炼中,有一种很强的思想业力,这种思想业会拼命让我对自己的修炼失去信心,让我觉的自己不配师父救度,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生命来源有问题。因为我从小和父母一起修炼,一直觉的师父给我安排了最好的修炼环境,安排了精進的家人同修一直帮我,在梦中和修炼过程中一直在给予各种点化和帮助。正因如此,我觉的自己根本没有修不好的理由。但事实上我又经常觉的自己修的太差,太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太不珍惜大法和修炼的机缘,在修炼的路上不断的犯下各种错误。

如果是修炼状态好的时候,这些念头我还能抑制住,因为我明白,其实对于自己修炼的信心,也来源于信师信法。我应该相信有师父在,有这么大的法在,师父一定能度成我。但一碰到觉的自己做的太差,长期过不去关的时候,这个思想业就会往外冒,这种时候,我就感觉像在漆黑的水底挣扎。

那段时间,我觉的每天早上来上班都需要很大勇气,每天来上班都是一种煎熬,虽然理智上知道自己在过关,要坚持,但精神上感觉已经到了极限。后来当精神上已经很痛苦,工作上又面对压力和订户的各种抱怨及不满时,我感觉整个心脏都经常拧成一团,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在这种痛苦中,我还维持着一丝理智。我告诉自己,不管怎样,要尽量坚持每天来上班,因为我相信这个修炼人的环境能帮助我,如果失去了这个集体的环境,我的状态只会更差。有时候确实是来到工作的环境中后,就感觉压在身上的那种物质减轻了。同时我也在想冲破旧势力这种团团围堵的方法。其实在内心深处,我知道这些不好的东西都不是我真正的自己。

我时常会想到师父的这段法:“其实一切不符合大法与大法弟子正念的都是旧势力参与造成的,包括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发正念作为大法弟子的三件大事之一来做。”[1]我知道旧势力就是想击垮我的意志和修炼的信心,我不能让旧势力得逞。

我也开始反思,为什么修炼状态会一落千丈。我意识到还是因为工作繁忙,把修炼最根本的学法、发正念放松了,这其实是最根本的问题。因为毕竟修炼了这些年,我知道只要能静心学法,多发正念,没有走不过去的关和难。所以我要求自己尽量来参加早上的集体学法,平时自己也要加强学法和背法。

最近两年,看到明慧网经常有同修交流背《转法轮》的经验和心得,我觉的很受鼓励,也想重新开始背法。虽然一开始也有畏难情绪,觉的工作太忙,连每天正常面对面读法都很难保证,但想就利用平时零散的时间,能背多少背多少,能背一段也是很大的收获。所以平时坐地铁时、走路时、等待时,经常在背《转法轮》,虽然背得断断续续,但是常会感受到之前看不到的法理,对修炼提高很有帮助,就这样不知不觉间也快把《转法轮》背完了。

可以说,背法为我在这段修炼过程中走过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感到在背法的过程中,师父帮我解开了许多心结。比如我能够意识到的,是自己有很强的妒嫉心,我时常感受到就是这颗心在我和同修间制造间隔,让我无法用真正修炼人的善和慈悲去对待周围的人和事。我虽然意识到了,却感觉这颗心非常难去,有时候好像去掉一些了,但又经常觉的这颗心无处不在。我感到非常苦恼,为什么这颗心这么强呢?到底要怎么去呢?为什么别人遇到好事的时候我不能发自内心的高兴,而是心理不平衡呢?

有一天,我一边走路一边背法,背到《转法轮》第七讲中“妒嫉心”这一节,突然看到了师父这句法:“这两种不同的观念会产生不同的效果。它可以产生人的妒嫉心”[2],背到这句法时,我的眼睛忽然定在了“观念”这两个字上。我悟到,原来是观念让人产生了妒嫉心。

我想肯定是有一些错误的观念在障碍着。我顺这颗妒嫉心去深挖其背后的观念,意识到这颗妒嫉心就是不想看到别人比自己好,潜台词就是自己要比别人强。我意识到这是从小在党文化的灌输中形成的一种弱肉强食、争强好胜的心理,因为在党文化的灌输中,只有强者才能生存,才不会在社会中被淘汰,而弱者都是可悲的,无法在社会中生存下去。我意识到要想去掉嫉妒心,要先把这个错误的观念扭转过来。我为什么一定要比别人强呢,人的一生都是有定数的,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做好我该做的就可以了。我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从那以后就觉的妒嫉心很好去了,一出现我就可以分清不是自己,在思想中把它灭掉。

这之后,我意识到自己修炼上许多问题,可能都是因为固守着一些错误观念,自己还意识不到造成的。我开始从根本上查找这些观念。随着不断的学法和向内找,突然感到自己修炼上有一个很根本的问题,就是自己的修炼动机和基点是建立在为私的基础上的。意识到这一点,我感到自己整个修炼的根本都被冲击了。虽然这么多年学法中,一直看到师父的法中要求我们成为一个为他的生命,做事要为他人着想,但我似乎从未认真思考过,到底为什么要成为一个为他的生命。

那几天,我觉的自己的修炼好像卡住了,我不停的思考为私和为他的问题,我觉的只有从法理上真正明白和提高上来,我才能走过这一关,我也在心里默默求师父点化弟子。直到有一天,我突然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我告诉自己,这就是师父的要求,我就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作为宇宙中一个微小的生命,一个宇宙特性“真、善、忍”造就的生命,我就是要同化大法,同化宇宙特性。

我切切实实的感受到,就在我发出“无条件同化大法”这一念时,我的生命本质和整个修炼状态发生了如山呼海啸一般根本性的变化。我终于知道今后的路要如何走,要怎么走出私,成为一个真正为他、真正同化宇宙大法的生命。

师父说:“通过不断的修炼、看书、炼功过程中逐渐达到真正能在法中认识法。你对自己有了高的要求,尽量抑制那些不好的思想,你所执著的东西,你尽量放淡它、排斥它。你所能够在那哪怕一秒钟之内你能达到标准的那一部份,就给它定住了。就是这样的不断的、不断的向表面突破着。最后全都突破完了,最后一层破开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完全不是当初的那个思想、想法,你的思维方式都和原来不一样了,那就是真正的你、真正的本性。而你现在所放不下的所想的这一切一切,都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在纠缠着你。”[3]

就象师父在这段法中所说,我感到这种内在的改变发生后,我的整个思维方式,思维方法,看待他人和周围环境的方法都和以前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这种思维方式的变化,也让我许多人的观念都被从根本上改变了。

在以前,我总是觉的修炼很难很苦,也经常有执著结束的想法,因为我总在想这样又苦又累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我也担心自己修炼不到位,很怕修炼时间加长之后,会不会有一天自己会因为守不住心性,或坚持不下去而掉下去。

而当我在现有的层次认识到修炼就是要同化大法、无条件的为他人着想后,修炼似乎变的没有那么难和苦,没有那么复杂了。以前过关时,我这么想不过来,那么想不过来,陷在魔难中觉的很苦,甚至觉的自己的修炼似乎比别人难,觉的自己是不是比别人承受得多,其实都是这个私在作祟。因为我把自己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慾,自己的感受,自己的自我放在了第一位,而没有把同化师父的要求,同化大法,修炼和众生放在第一位。

师父说:“我们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是在向外看,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心里头有一种不公的感觉,不去想自己,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个最大的、致命的障碍。”[4]

当我现在能把同化大法和把别人放在自我之上的时候,我不会再花时间想为什么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别人会这样对我,而是尽量把所有精力都用在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的错误和不足,和为他人着想上。如果一件事没有我提高的因素,就不会出现在我面前。

以前虽然听师父讲过,修炼中无论好事坏事都是好事的法理,但似乎没有从本质上改变观念。现在我不再把过关和魔难看成魔难和过关,而是把所有发生的事情都当成進一步同化大法的契机,我感到不管发生什么事,师父都是在通过这件事告诉我修炼上还有哪些不足,该怎么提高,我真的能发自内心的认为这些都是大好事了。

而在面对同修的各种表现时,我也能不去看同修的不足。我意识到所有同修的修炼道路都有师父系统安排,当同修的某些表现触动我的心时,我意识到这就是表现给我看,让我反过来看自己不足。我不会再象以前那样带着观念和成见去看同修了,执著同修的不足了,现在看到的都是同修的优点和比我修的好的地方。

在此之前,母亲同修曾经说过我不太会修,法理不清,我从来不以为然,我想我都修炼这么多年了,也算经过了许多风风雨雨、大关大难,怎么可能还不会修呢。但在这种根本上为私的观念改变后,我才知道我以前不是真的明白,不是真的会修。

同时我也意识到,作为担任协调工作的同修,我应该全力去配合别人、成就别人,让大家都能发挥所长,将自己最大的能力发挥出来。现在,当我心中每每冒出一点对同修不好的想法时,会马上意识到这又是旧势力想要制造间隔,我不能允许旧势力得逞,就大力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们团队形成整体的邪恶因素。

而回顾客服团队的成长,我们从几个人增加到上百人,从一天处理上百个客服请求,到一天处理几千个客户请求。从什么都是手动,到慢慢能自动化处理许多问题,大幅提高工作效率。这其中凝聚了组内所有同修的无数付出和心血,我感到能在这样一个团队中工作非常幸运,也非常感谢团队中同修对我的帮助,鼓励和包容。我们的主管同修也非常关心团队内尤其是年轻同修的修炼,为我们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学法和修炼环境。同时,我也很感谢母亲同修一次次和我耐心的,不厌其烦的交流,帮我解开心结。

结语

从五岁修炼至今,二十多年过去了,象这样在坚定的信师信法中,发生的大大小小的奇迹还有很多。回顾我修炼跌跌撞撞走过的路,我对师尊的感恩无法用语言形容。通过修炼,我也慢慢真的能意识到,当修炼人能放下自我,去无条件的同化宇宙大法,发自内心为他人、为众生着想时,内心会充满光明、慈悲、祥和,这种大自在,真的是常人中任何享乐和幸福都无法比拟的。

最后我想用师父《洪吟三》中的〈助师〉与同修共勉:

群雄集结洪流中
阶层行业不同工
大法弟子是整体
助师正法阻邪风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