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疫情期间做好三件事

更新: 2021年06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医生,一九九六年五月喜得大法,一九九六年底来到英国,很快就在当地开了一家中医诊所。二零二零年三月,因中共病毒爆发的波及,诊所不得已关门,迄今为止已十五个月。对我来说,机会难得,就象一次给全天专职做三件事的大法弟子做“集训”,几乎每天都有感悟和收获。

不被世间事带动 珍惜时间多学法

在二零二零年三月,在我每星期六出诊的治疗中心,一位秘书感染了中共病毒,她的先生被她感染,五天后,就走了。这个消息震惊了我们所有的人,大家觉的病毒和死亡离我们很近。对这个来源不明,作用尚不清,传染途径多种,毒力凶猛的病毒,用所学过的传染病基础理论以及病毒的知识都难以解释清了。尽管是医生,也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我和大家一样,心里有些恐慌不安。

一次学法,“一正压百邪”[1]这几个字显得很大,非常醒目,打入我的心里。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用不着害怕和惊慌。“怕”是要克服和修去的执著心。

师父说:“但是目前“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标而来的。它是来淘汰邪党份子的、与中共邪党走在一起的人的。”[2]师父明示:“你们不是来改变历史的,是在历史的最危险中救人的,如讲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灵丹妙药、救人的办法。人心的改变就会使事情向正面转向。中共在垂死挣扎,为了害人把社会搞的很乱。大法弟子不要随着乱象浮动,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乱象。”[2]

通过反复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恐慌和怕心没了,也改变和清理了我对瘟疫的现代医学的观念,从法理上明白了这场瘟疫的由来,人们应对的办法,以及大法弟子救人办法和能使民众得救的灵丹妙药。按照师父教给我们的办法,给中国民众或亲朋好友打电话,给我的客户和英国朋友们讲真相,效果非常好。

在美国大选期间,一次清晨,手机有信息传来,我一看是一位西人同修发来的短信,说:她把《转法轮》借给她的常人朋友,最近那人搬家,把宝书丢進再回收的垃圾桶里了,今天是垃圾回收的日子,她让我去那里,把书找回来。这可是件大事,不可怠慢,大法书绝不能被损坏,一定要找到。我马上开车,按照她给的地址到了那里。

这是一排连体房,敲门没人应,人走楼空。大清早,又是严格的居家隔离期间,也不能敲邻居的门。转到它的后街,看见每家拉出来的待收垃圾桶。可偏偏找不到我要的五十一号。我看街的另一头有人在往车上装东西,便跑过去,求助。他很警惕的保持着社交距离,跟随我走到那几个没标号的垃圾桶跟前,审视了一会儿,指着其中一个说,很可能是这个。还说,你可能要给倒出来找了。

我打开一看,满满的一桶杂物,我仔细的查看,隐约看到一点点蓝色,把手伸進去,拿住一提,嗨!就是我要找的英文版《转法轮》。书没有受任何损害,我松了一口气,我们都觉的很幸运,我知道是师父在帮助我呢。我打开书,看到师父的笑容。这位先生也忘了社交距离了,凑到我跟前,跟我一块看。我告诉他,照片上的先生是本书的作者,是我们法轮大法的师父,他教我们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这本书已经被翻译成四十多种语言了,我再三的感谢他帮我找到这本非常珍贵的书。

我跟一位同修提及此事。她问我,为什么让你参与到这件事呢?是啊,我是得向内找了。

我想到,自己非常珍爱《转法轮》,珍惜着师父的每一本经书,但是最近美国大选的事牵动了我的心,热衷于看网上新闻、自媒体、电视的等等,把学法的时间挤掉了,把学法置于脑后。从这点上看,我就跟常人不懂得珍惜大法书是一样的。网络就像个垃圾箱,里面充满了很多的假新闻、假消息、败坏的东西,可是我却真假不辨,无知的往里钻,还津津有味的看着,到头来知道是假的了,时间都过去了。

师父告诫我们:“一定要学好法,那是你们归位的根本保障。”“如果学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3]

我醒悟,在这个乱世之中,唯有师父讲的大法是千真万确的,只有珍惜时间,学法,才是有益无害的对自己的修炼负责、对救众生负责。可是我却没有珍惜时间学法,而是混同于常人白白浪费掉很多。现在想想真是太可惜了,懊悔不已。

我当机立断,戒掉所有的视频,不再進入令人眼花缭乱的网络,保证学法时间。当我真的能静下来学法时,我发现心里也变的越来越清静了,脑袋也变得清醒了;同时,我改变了不会背书的观念,开始背法了。

发好正念 炼好功

门诊关门的第一天,我便开始增加每个整点发正念半个小时;静功加长为两个小时,动功仍然是一个半小时。

开始,每当炼到加长的一个小时后,两腿开始剜心透骨的疼,特别右脚踝就像被刀在切割着、双脚十趾像被火烧着了一样辣辣的刺痛,疼的我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我知道,这是我的业力转化的好时机,任凭它痛,我就是不动,“难忍能忍”[1]鼓励着我坚持。随着时间的推移,疼痛逐渐缩短,疼痛程度减弱,最后终于突破了两个小时,不再疼了。

当我又能无腿痛的炼静功时,一位同修建议,给自己的发正念和炼功录像。结果我看到自己:发正念倒掌;头前抱轮,十指没有对齐;炼静功竟然睡着了。这么明显不精進的表象,让我汗颜内疚不安。延长的炼功和发正念的时间,不是给自己睡觉的,必须做到:发好正念,炼好功。

关于发正念,我是属于不敏感的,知道得按照师父要求的做,到点就发,履行公务,没有动力,也不太信自己的能力,其实是信师信法的根本问题。

师父说:“那么大法弟子发正念的目标大家都清楚了,主要是清理控制人类对大法行恶、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世人的邪恶生命,救度人类与众生,清除给正法造成阻碍而做的,所以是至关重要的。每个大法弟子都不能忽视这件事情,也不能以任何借口忽视发正念,因为你清理不好自己你自身就做不好,你清理不好你自己也会干扰别人。”[4]

我找出师父关于发正念的一系列的讲法,加强学习领会。从法理上认识领悟发正念的重要性,在行动上提高发正念的质量。为了避免倒掌,整点发正念十五分钟不变。增加发正念的次数,就是其它整点有时间就加发一次正念。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发正念,让我体会到,只要身体和手都保持挺直,过程中专心致志、集中精力、从姿势到意念都按照师父发正念的要求做,就不会倒掌,不会迷糊。也能感受到有一股能量从丹田往上冲,有时能感觉到有能量环绕着身体。

炼功出现问题找自己:自以为已经炼法轮大法二十五年了,不会错的。而且姿势不正确的时候,往往是放松自己,求得安逸舒适,邋遢懒惰而不自觉的“偷工减料”了,这种自满、安逸和懒惰等心、就会招来另外空间的魔来干扰我们的炼功。所以,炼功的动作和质量,不是与炼功年头的长短成正比的,也不是一旦会了动作就一劳永逸的会了,而是要认真对待每一次的炼功。修中包括着炼,炼中体现了修。

师父说:“动作是本大法圆容圆满的一部份,这是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的修炼方法,也叫大圆满法。那么本大法就要既修又炼,修在先,炼在后。不修心性,只炼动作是不能长功的;只修心而不炼大圆满法,功力将受阻,本体也无法改变。”[5]

炼功即是加强师父给我们下的各种气机和机制,能使我们转化本体,也能净化自己的空间场,还可以增强功力和能量来救度众生。我有条件加长炼功时间是好事,但同时更要重视炼功的质量。动作是能很快的纠正,但是炼功时,脑中杂七杂八的不清净,难入定,这与自己心性及层次相辅相成的,所以今后真正修心,才能整体提高。

现在我还会时不时的对着镜子炼一次,检查自己的炼功动作,以达到准确无误。

抓紧时间传播真相

二零二零年六月份,同修转发了一个三退办的通知,在我们小组交流中,大家悟到,这是师父的正法進程在飞快的向前推進着。又听纽约的同修说,他们发放EndCCP(解体中共)传单已两个月了。我们得跟上,赶快行动。

随后,我跟英国的几位同修交流了这件事,了解到,有同修对“恶魔”的英译选词难以达到共识。有的说,英国民众不会接受demon这个词,该用evil替代;有的说,已经有内容相似的传单了,发的也不错,继续发就好了。有位同修跟我说,这一期大纪元特刊讲真相非常全面,救人力度很大,如果你要发解体中共传单,就不能跟这特刊一起发,等等。

这次三退办的通知中附有传单模版,为我们提供了方便。我跟当地的西人同修决定不等不靠,自己联系印刷厂,打印出传单,马上开始派发。

传单发至大约一个月,一天,我把传单塞到一家门的投信口里,没想到,里边一条毫无声息的大狗,一下咬住了我的右手中指,久久不撒开,我又惊又急又疼,求师父帮助。终于把手指从狗嘴里挣脱出来,十指连心,疼的我大汗淋漓,一次性手套被部份咬掉,撕咬烂的皮肉翻着,惨不忍睹,血流不止……我的第一念:我是大法弟子,一定不会有事,用不着打狂犬疫苗——我重复着这样想,排除我学过的医学观念。在否定干扰中,把那天要发的街道坚持着发完了。

回到家,我马上给一位同修打电话,告诉她我被狗咬了,不打狂犬疫苗。其实内心里还有没说出口的话,就是,有个万一,总得有人知道我的情况。现在想想那个念,就是没有百分之一百的信师信法,就是这个差距,伤口在恢复上,拖泥带水的不利索。

回家后,满手都是血,因为时间长了,凝血成黑痂、紫痂的,用水和酒精棉片把手清洗干净后,再给撕咬的地方挤出一些血,然后把翻出来的肉塞進去,缠上厚厚的绷带即可。过了几天伤口结痂后,里面还是疼,而且相应的部位有红肿硬块,滲着黄水,掀开结的痂,有脓样分泌物,局部感染了。医学观念一上来,真想常规处理一下。有一次已经走進自己的治疗室,还是很快离开。不能被常人的观念摆布,“我是修炼人,信师信法,不会有事的”。我用凉开水加食盐清洗过两次,就不再关注它了。我意识到,红肿痛、脓水都是假相,是因为自己的心不够正而引来的。我是大法弟子,就是要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绝不承认旧势力和它强加给我的迫害。伤口在坚定的正念中,不知不觉的康复了。

被狗咬到,显而易见是旧势力在干扰我们发放EndCCP(解体中共)传单。当然,旧势力总是借着我们的漏来迫害或干扰我们的修炼和救人。在否定旧势力的同时,我得向内找。

回想自己在发传单的过程中,感受到,香港的反送中运动,唤醒了很多西方人;活摘器官,迫害法轮功等让西人看到了中共的邪恶,所以我们经常能碰到有缘人。有的说,非常认同该传单的内容,已经去征签了;有的说,我喜欢这传单,我这就去网上签名;还有的说,你们做的很好;你们很勇敢;等等。

开始,我把民众的认同看作是师父借他们的嘴给我们的鼓励:做对了,继续做下去。所以能怀着一颗救人的心,发着正念,踏踏实实的做好。但是好话听多了,我会联想到,当初同修的不同看法,心里嘀咕,师父无所不知,大法无所不能,谁说这个传单救不了人啊,这些反馈多好啊。怎能说这个传单不符合英国民情呢?太低估英国民心了。我这些想法反映出了自己的欢喜心、争斗心、埋怨心、自以为是的心。

师父说:“作为修炼的人,没有榜样,每个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为每个人的基础不同、各种执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点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环境不同等等因素,决定了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去执著心的状态不同,过关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现上是很难找到别人给铺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车。如果真有铺好的路与顺风车的话,那也绝不是修炼了。”[6]

师父的法,让我理悟到,我们同修都在走自己的修炼路,大家都在救人,每位同修都是在自己对法的体悟中,做着三件事。同时不同版本的传单,确实都能救到人,都应该正念支持,不能以自己的观念衡量好或不好,行或不行。执著心中还夹杂着绝对化、一刀切的党文化习性。人心代替了正念,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制造麻烦。我跟同修曝光自己这些不好的心,并发正念清除它们。

第二天,我照样去做,旧势力的干扰没有得逞。至今为止,我们当地已经发出9万多张解体中共的传单。我和一位西人同修还在做着……我们清楚:救人是我们的责任。

发放传单期间,大纪元的协调同修跟我说,特刊可以和传单一起发。我们照做了,反馈也很好,有不少人说很喜欢大纪元特刊,还有人问怎样可以订阅。

当前,全英国進行制止活摘器官的征签,我们将两份传单一起发,让英国民众更多的了解真相,希望更多的人能选择正义和善良。

疫情居家期,我多是在晨炼结束后,出门发真相资料。有时为了省时间,边开车边吃简单的早饭;中午赶回来,往大陆打真相电话,接着学各地讲法,晚上学《转法轮》……一天下来,比上班时还忙,时间好象从来都不够用。

我知道自己必须履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誓约和责任,并坚信:只要在做好三件事中,遵照师父的教导实修,一定功成圆满。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一、功法特点 〉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