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学中文建立真相点
帮助中国游客三退

更新: 2021年06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

慈悲伟大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二零零四年八月,在我五十四岁的时候遇到了珍贵的大法,感觉相见恨晚,从此后努力的做三件事,走在大法修炼的道路,领悟到“正念”的很多内涵。

一天傍晚,在一个小公园里遇到老年法轮功学员,教我一些炼功动作,告诉我这是法轮功,给了我一个传单。在我回家的路上,看到天空中一个大火球在熊熊旋转,一直跟随我照耀回家的路,直到我到家为止。

第二天,我按照传单上的网址找到《转法轮》,三天就看完了。为了得到正法,我从年轻开始就对修炼感兴趣,苦苦寻找了二十多年。如今得到正法,感到无比荣幸。在修炼初期的六个月中,奇迹和喜悦不断出现。

正如师父讲的:“我们修炼界有不少这样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层次修炼。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1]

在著名景点设立大法真相点

二零零九年,我提前两年退休,希望有更多的时间来修炼。当时中国游客超过一百万,以每年百分之二十到四十的速度暴增。为了能给中国人讲真相,我报名参加了导游培训班,克服了年龄大、中文难学、怕丢脸等负面想法,努力学习两年。

明洞是首尔最繁华的购物中心,这里挤满了中国游客,附近又有中国大使馆,是讲真相救人、清除邪恶的重要场所。明洞有两个真相点,其中一个真相点有两位夫妇同修讲真相,后来他们离开首尔,我和一个女同修接管了这个真相点。但是,只能利用周六、周日两天时间。随着参与讲真相同修人数的增加,我与另一位同修一起开始寻找新的讲真相场所。

首尔韩屋村是传统建筑,是進行传统演出的国家运营的主要免费旅游景点,外国人、本国人,每天挤满了游客。我到管辖景点的警察署申报讲真相位置,但是负责的警察表示:“那里只有车道,没有人行道,所以不能设点。”我茫然若失的站在那里,这时有个警察走过来说,之前看到有人在那里发传单,允许在那里设立讲真相位置。看似偶然得到这个警察的帮助,事情的原因是这样的:

两个星期前,中国高级官员来韩国访问,我们三位同修在中国官员下榻的酒店附近发正念。大约三个小时后的傍晚,五、六个警察在巡逻时发现了我们,警方以违章为由,强行将我们用警车送回家。

我坐的警车有三个警察,沉默一段时间,当我自我介绍是退休公务员时,他们变的郑重起来,气氛也发生了变化。接着我讲了修炼法轮功的契机,以及修炼后受益的情况,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等真相。他们倾听并询问,气氛相当好,其中的一位就是管辖韩屋旅游景点的那个警察。

那个警察在那个时间在那儿认出我,并帮忙得到设立讲真相点许可,能是偶然吗?师父说:“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2]我体会到,只要是讲真相的环境,都有师父加持,把不可能的事变成最好的事情。“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这样,在韩屋景区入口的一个很小的空间里,得到了可以设立讲真相点的许可。此后,韩屋村讲真相据点逐渐扩大,沿着路边围墙设置了四十米左右的真相板,同修们在大约六米宽的车道旁讲真相。

真相板设计同修和制作同修合作,及时更换真相内容。一年四季,侨胞同修们以中国游客为对象讲真相,韩国同修们给韩国人和外国人讲真相,成为了韩国首尔著名的讲真相点。

讲真相也是修炼,在真相点也会遇到外部和内部的矛盾。有一次,我被叫到韩屋村景区办公室受到严厉斥责,理由是散发的传单和照片暴力、血腥,对儿童教育不利。办公室职员受到高层干部的批评,对我大声指责,我静静地听着,最后说了一句话:“那就是说,中共摘取修炼人的活体器官赚钱,不要管了吗?”瞬间,气势汹汹的司务长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修炼人正念讲出的一句话,果然足以震慑邪恶。

我主张撤换有问题的真相展板,而负责资料的同修不同意,坚持保留原真相展板的内容。我觉的很憋屈,但我放下委屈的心,修炼就是先放下、先放弃、先让步。有了宽恕和包容之心,就已经提高了心性。后来,那个同修修改了真相展板的内容,制作了更多的展板,摆放了很长一段真相展板。现在想起来都是好事。

忍辱负重 保护三退真相点

自由会馆有个大型餐厅,可同时容纳五百名游客用餐,拥有三十辆大型旅游大巴的停车场,是规模很大的游客专用餐厅,这里百分之九十以上是中国人来吃中餐和晚餐。

通往餐厅的通道很长,很适合讲真相。起初,只有两、三名同修讲真相。随着走出来的同修增多,达到了六、七名时,开始出现问题了。有些同修在讲真相中声音越来越大,甚至与游客发生争吵,偶尔也会跟着游客到停车场。

餐厅老板生气的说:你们这样,客人会减少,也有可能发生安全事故。有些同修说,他受到魔的控制,我们必须突破。餐厅老板想跟自由会馆办公室职员、停车场管理员合伙把我们赶走,叫来警察,还有三名餐厅工作人员持刀威胁。他说:我们在这里的租金是两千万元韩币(一万八千美元),你们就白白站在这地方吗?餐厅老板扔下安全棒大喊大叫,你们在这里需要得到会馆办公室的批准。

其实,如果能向政府申请讲真相位置就好了,但是因为这里是私有领地,所以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决定去找自由会馆事务长。我们讲真相的六个人,三名同修留下来发正念,三名去了自由会馆事务长办公室。我对事务长说:“这里不是守护我国自由和民主的最大机构吗?我们是以中国人为对象,宣传什么是自由、什么是人权的志愿者。”在我身后的小秘书对事务长直摆手,不想让事务长同意我们在这里讲真相。事务长对部长说,你来全权处理了。

我和部长谈了很多,但他拒绝了。我铁了心决不退缩,温和的说:部长先生,我们这样做是在建立美德并得到祝福。如果部长先生帮助了我们,您也是将得到祝福……在话语还没有结束时,部长先生说:我是天主教徒,我们也重视祝福和美德。在告诉我们很多事情之后,他很高兴的同意了。

当时饭店老板躁动不安,但最终达成了一项协议,就是讲真相人数不得超过四人,而且不得前往停车场。

在全体参与同修的正念中,在师父的加持下,保住了这个讲真相点。这是整体共同提高的机会。真相点稳定下来后,干扰接踵而来。

有一天,梳着短头、穿着团体服装的二十多名中国青年游客吃完饭走出来了,其中一人不问青红皂白就用脚踩翻了真相展板。我抱住那家伙的腰把他摔倒,即刻,围观的二十多人一齐冲上来,用拳头殴打我的头部,用脚踢等群体暴力。一名女同修试图劝阻,但被摔了出去,真相资料散落一地。

那辆旅游大巴的司机说“快报警”,饭店社长急忙跑过来说:“如果会馆办公室知道的话,你和我都没有好处,所以不要举报。”我想了一会儿,报案会使事情变的复杂,我们的目地是继续真相。司机说,“我来作证,请举报。”我说不报警了。当时我完全没有感到疼痛,不过之后几个月一直瘸着腿。

我虽然挨打了,但是体谅饭店社长的处境,不给他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把暴力事件平息下来。如果能以我的承受换来更多众生得救的机会,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我向内找,找到了担心失去这么好的讲真相场所这颗心很强烈,常常感到不安。这件事过去后,我心里轻松了许多,饭店社长也不再难为我们了。

师父说:“无论他怎么修炼,我都会采取方方面面的办法,哪怕他觉的在干最神圣的工作时,把他最放不下的那颗心表现出来。哪怕你们为大法做工作,我也会让它表现出来。工作本身没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升华才是第一位的。”[3]

我体会到慈悲的师父安排去我的执着心,这里是劝中国人做三退的真相点,包括午餐、晚餐时间,很多中国人三退被救度。

突破语言关 坚持面对面讲真相

在景点第一线讲真相,对韩国人来说语言是很大的一大关。华人同修翻译了一些真相用语,还录了音,对我帮助很大。关键词是:我是韩国人,韩国是自由民主国家,有言论自由,信仰自由,为什么要三退呢?中华民族是炎黄子孙,世世代代信仰神佛道,不是马列子孙。共产(邪恶)主义是无神论,不信神,灾难来时得不到上天的保佑。

中国游客看到韩国人说汉语,感到新奇、好奇。他们问,在哪儿学的汉语?一天挣多少钱?上班时工资是多少?我说我是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怎么传到韩国来的,他们听了吓一跳。这本身就是真相。我象对待朋友一样跟中国人讲真相,他们的恐惧感少了,比较容易做三退。他们说,你中文讲的很好,很多人要跟我握手,也有很多人竖起大拇指。

有时候,我走近正在认真看真相板的年轻人,说几句,他就同意三退。令人惊讶的是,我说过的话,他跟着我重复说一遍。这样后面的二十多名游客也都听到了。我讲:天安门自焚是中共一手导演的骗局,天安门广场那么大,怎么可能在一两分钟之内就找到灭火器灭火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中共在历史上干过很多坏事。你们不要做它的替罪羊……后面的人听懂了我们的话,一半以上的人做了三退,这成为了集体退党的契机。

有一天,一位英俊的年轻人坐在地上阅读真相资料。我走近搭话,他问我,你家在哪儿?什么时候开始修炼的?师父在哪里?还问了一些私事。虽然瞬间怀疑那人是不是特务,但我还是诚实的回答了问题,并告知了真相。我猛然看见,他眼里噙着泪水。事后回想,猜他有可能是曾经的修炼人。“师父在等着你呢”,我为没能对他说这句话感到惋惜。

我们讲真相的每个人都盯住一位吃完饭出来的中国游客,跟随他们讲真相。我讲真相时,对方盯着我的脸看,这是要确认我讲话的真实性。如果我这时发出这个人差不多能接受真相的念头,就一定会失败。其实是出了欢喜心,效果反而不好。

有一天干扰特别多,讲到关键时刻,要么是被听者的家人叫走,要么就是被同行游客打扰。只有三人三退,第二天也是这样。向内找之后,才意识到是没有学法就去讲真相了。第三天学完法之后去讲真相,有四十三人三退,第四天有三十五人。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而已。想到这些,在讲真相中,脚步似乎总是轻飘飘的。

导游一般吃饭快,先出来等游客,我就走过去跟他们搭话,我说:你有一份好的工作。我们做这样的事是行善积德。你对法轮功有一些了解吧,对客人来说,他们很多人听信了谎言宣传,现在是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时机,可以让他们接收真相资料。在年轻时做点积德的好事,到老了会有福报。导游接受真相,理解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允许游客接真相资料,很多导游退出了中共组织。

如果观光巴士司机也愿意的话,会分发给装有真相录像光盘的礼物。导游、司机、警察们开始理解法轮功,外部压力几乎消失。

我总是定下目标来检查结果。退党人数超过五千人后,将目标提高到一万人 目前已经达到百分之八十七。雪天、雨天、节日或不想出去的时候,突破安逸心出去讲真相一定会取得很好的收获。

结语

我们还曾经在一百个地铁车厢内,张贴了八百张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图片,把中共的罪恶公之于众。签约的第二天,我刚一出门,一股突如其来的祥和之气、紫丁香花香扑面而来,身体轻松,皮肤细腻。突然,天目看到包裹全身的象渔网一样的东西,从脚腕开始向上拽起,从头顶被抽出去,呼啸抛向天空,消失在白云中。啊!这么轻松、自由的感受,心无挂碍,身体脱离了拘束,是生命解脱的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述!我们都知道,只要我们做好一件事,慈悲的师父会给予很多。

大法博大精深的内涵,吸引我大量的阅读经书。人生中的所有疑问都消除了。执着放下的越多,明白的越多;明白的越多,放下的越多,相辅相成,这是多么惊喜的事啊。

我花了八个月时间把《转法轮》抄完了。又历时两年,逐段背《转法轮》,学法和学汉语对照同时進行,收获很多。

二零一九年七月的一天,在炼静功时,我看到天空中漂浮着白云,意识中感到,天空是真我,白云是由执着、欲望、思想、观念而聚集的现实的我。我当时身在白云中,白云渐渐落下,如果我这样一直落下去,那么现实的我会死。在云层之上的我使劲跳向天空,瞬间没有了意识,好像被电死了一样。

但很快我就意识到了“天地之间这个身体已经完备了”,我现在还需要什么!真我和现实的我合在一起,就是这样的感觉。从万丈悬崖上跳下也好,从云层上跳下也好,我们必须从现实的人中跳出来,必须打破包围真我的假我外壳。

过后,我莫名其妙的高兴,从丹田涌上来的喜悦,感受到即使在寂寞中独自生活也可以,平白无故的笑出声来。

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必须勇于挑战自我,会有恐惧和困难,但没有危险,正念的内涵包含勇气和挑战。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