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网上法会】在印刷厂项目中 修炼升华兑现誓约

更新: 2021年06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一九九六年,我九岁那年在大陆随家人得法。只记得那时天没亮,就和家人出去参加集体炼功,炼完功回家学法。二零一零年我毕业了,帮助姑姑打理她店里的生意。

姑姑是我家第一个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她看到我上学这些年修炼松懈,便带着我一起学法,慢慢的我找回了自己修炼的状态。通过学师父的经文,知道了讲真相救人是每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与使命。我便开始和姑姑一起做真相资料,每天店里生意关门后,到各个小区发放到家家户户。过程中师父的加持与保护让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发的资料越来越多。

参与印刷厂 修炼中得到历炼

二零一二年,爸爸害怕我在国内被迫害,便找人帮我办理出国留学签证。出国前一个星期老师帮我英文培训。这位老师很和善很有耐心,我决定要给她讲真相。可就当我签证的前一天,和老师交谈中得知她的丈夫是公安,我心里一惊:讲还是不讲?如果迫害我的话我就出不了国了。

晚上我睡不着,想我出国就是要参与项目救人的,可我连身边的人都不救,那我还出去干什么?于是我决定讲真相。临行前我和老师讲了我们全家人修炼与家人被迫害的经历,讲了大法的美好。就像师父说的:“我经常说,你真心为别人好,没有一点为私的心,你讲出的话能使别人落泪。”[1]

老师一直流着眼泪听我讲完,她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的先生不会迫害你的。”

我顺利拿到签证来到了纽约。当时的我想着只要能有饭吃,能和同修做项目救人,就满足了。或许由于这个简单的想法,当我在真相点讲真相快满三个月时,一位同修把我推荐到印刷厂工作。

第一天来到印刷厂的车间,我看到满身油墨满头大汗的同修,在机器噪音和漂浮的纸尘、加上刺鼻的药水中,通宵印刷大纪元报纸。我心想,这活我干不了,也许会给我分派干净的活。可是转天经理就告诉我,咱们最缺的就是年轻的男同修,最缺人的就是报纸印刷的夜班。尽管觉的自己不适合干这活,但还是要试一试,就这样我开始了每星期六天全夜班的工作。

当时印刷厂的设备老旧、人员技术能力不足,每天印报都是只知道几点上班、不知道几点能下班,本来夜班报纸出报时间在精神上就有不小的压力,还加上机器老化,每天不定时的问题能否解决,压力就更大。

有一次从晚上七点钟上班,工作到转天中午十二点还没印完。这种工作强度,加上下了班还要把领班交给我的技能多加练习,我太累太困了,经常在二层机器甲板上睡着。每周休息的那天我都想要辞职不干了,但又觉的修炼人不能这样做,迟迟未能决定。当我学到师父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时,让我坚定了在印刷厂这个项目坚持下去的正念。

师父说:“相由心生也有这一层意思。因为人在社会环境中有自己的一个范围,自己的情绪会影响自己的事。大法弟子更是这样,因为承担了救度众生的使命,范围更大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包容了整个世间,每个人有一个范围。你碰到的、接触到的都是你这范围中的因素。你能够正念足,你就能够在你的范围中高大,在你的范围中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压下去。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够做到这一点全世界就都变了,因为你们每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承包了一个很大的范围,代表了一方众生。我经常告诉你们向内修,有问题找自己。”[2]

就这样在师父加持下,一年半的时间我把领班十年摸爬滚打的印刷技能学会了。从一个210斤的胖子,瘦身到160斤,很多在真相点认识的同修都认不出我了。

闯过病业关 找到修炼上的不足

有一年全厂很多同修都出现了咳嗽的症状,当时的我觉的修炼人怎么还咳嗽呢?心里觉的同修没正念,也没当回事就专注每天的报纸能否印刷顺利。几天后当厂里同修陆续咳嗽好转时我开始咳嗽了,这一咳就是半个月没法睡觉,每天就是不停的咳,没办法躺下,只能坐着或者靠在床边。实在太困了就只能在咳的间隙时睡着然后咳醒。因为印刷晚班代班没法替换,我也只能坚持上班,但是神奇的是我上班时就不那么咳。有一天晚上我实在咳得太难受了,我就跟师父说:“师父啊,让我睡半个小时吧。”结果我就真睡着了。睡醒后我就感觉不那么咳了。

第二天下班后心想,看来没事了我能睡觉了,便躺下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我又一次咳醒。这次的咳没有任何喘息的机会,由于喘不上来气了,我便向卫生间跑,想用水往脸上泼,心里喊着:“师父救我!”这时我已经没知觉了,眼前就开始快速的闪过我一生经历的事情。我想这就是人死之前的反应吗?当时已经想不到发正念,但只想到了如果我死了今天晚上的报纸谁来印啊?可就是这一念,我突然一口气喘上来了,我被师父救回来了。我不咳了,扶着门框站在那,心里没有任何庆幸。只是泪水不停的流,心里想到师父的承受。

师父说:“那个时候因为我刚刚传法,我当时就想,度人确实很难。他不知道我为他承担这个难的时候,我当时被灌了一碗毒药。”[3]

这一关过后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我找到了自己用参与项目代替个人修炼的心,由于工作辛苦就少炼功、学法,总靠着一股劲去做项目,这是不行的。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在美国各州陆续爆发,印刷厂的工作属于必要行业,我便每日独自通勤于新泽西与纽约之间。我觉的自己正念正行,病毒与我没关系。

这段时间,英文大纪元报纸逆流而上,发行量与日俱增,因为要在这关键的时刻给众生了解真相的机会,我们大量印刷有关病毒真相的英文特刊,邮寄到全美各个地区,收到报纸的区域病毒感染就不会那么严重。我记得当时开会时提到了有一个地区在邮寄时被错过了,结果这个地区的疫情就非常严重。

就在这正邪大战关键的时刻,印报部门的同修陆续出现头痛、发烧的症状,从四个班组的人员减少到了三个班组,可印刷量已经增加至每星期上百万份,印刷压力很大。

一天下班回家我身体出现疼痛、发热,疑似感染的症状,母亲和太太看我状态不对,便让我和厂里请天假在家调整一下。可我知道厂里人员短缺的情况,便和妈妈说:我不能请假。妈妈说:那你今晚就炼两个小时“法轮桩法”吧。妈妈在家经常炼两个小时抱轮,可我连一个小时抱轮都很少炼,身体出状况也说明平时炼功不够。太太当时已经怀有八个月的身孕,为了支持我也要和我一起炼。

我在家人的正念加持下开始炼功,全身的疼痛和头脑的灼热让我分分秒秒都想放弃。当我坚持到头顶抱轮时,全身开始抽搐发抖;就在我双手要放下来时,太太把我的双手又托了回去。她站在我面前托着我的手,告诉我要坚持,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太太的口来加持弟子。

炼完功我便睡着了。醒来后意识清醒了很多,但身体还是疼痛无力,我换好衣服准备上班,太太摸了摸我的头说:“你今天不能去了,你现在还发烧,如果警察把你拦下来就麻烦了。”师父打给我脑中一念,我说:“我是去救人的,警察不会拦我的。”我给师父上香磕头请师父加持弟子,然后便走出了家门。

到厂之后我便开始工作,全身疼痛无力但就是脑子是清醒的,神奇的是我工作了二十分钟后,身体疼痛开始好转,同时报纸印刷非常的顺利。这一关给我敲了一个警钟,自己由于不重视炼功,长期没能达到大法的要求,身体就会反复受到干扰,同时也影响了救人的项目。感谢师尊加持弟子闯过这一关。

结语

今年是我来印刷厂的第九个年头,正法没有结束,师尊为众生巨大的承受是为大法弟子救人延续的时间。弟子唯有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下面以师尊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的一段讲法,与大家共勉。

师父说:“大家有的时候考虑问题呀,都是养成了一种习惯:我要做一件事,我这件事怎么做啊,那件事怎么做呀,思考的,哎呀,自己觉的很全面、很圆满;到一做的时候,真正的实际情况它是千变万化的,反而不行了;(笑)不行了那就又从新思考。不是这样做。用正念哪,你觉的应该怎么样做,你就去做,碰到的问题自然你就知道怎么样去解决。正念强一切都会顺利,保证会做好。”[4]

“我为什么要大家这样做?好象是很被动,是吧?不是的,是因为你修好的那面什么都知道、怎么做都行、怎么做这些事都能做好,所以你有一个想法就可以了。知道怎么去做,你就去做,做的时候你的智慧就会不断的来,因为那个时候你修好的那面就会和你这边容贯在一起了。那是神啊,无所不能啊,当然了那小事一下子就化开了,智慧就来了,那不一样啊。不行到时候师父也会给你智慧。(笑)(鼓掌)”[4]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国际网上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