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维护整体修炼环境与同修交流

更新: 2021年06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一日】

要有保护技术同修的意识

技术同修其实没有义务必须为大家服务,那是出于为大家解决上网安全自愿为大家付出的人。这项工作占用大量同修的时间,同时还有安全隐患,是他们使我们能够及时得到大法的资讯,这是我们修炼最根本的保障,所以我们要有保护他们的意识。其实那也是保护我们自己呀!

如果不是燃眉之急,我们不能有事无事到技术同修家串门,尤其老太太同修更要注意自己和他人的安全,老年乘车卡的行程路线都掌握在国安监控设备里,更不能随随便便往技术同修家里领人。而且国安在办公室守着电脑就能监听监控跟踪我们,我们要养成互相称呼化名的习惯,这也是反迫害的一种方式。

本地一同修多年为大家提供资料和技术服务,却因老太太同修说出他的名字,被迫害的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后来家人与其离婚,如今在泰来监狱服刑,能否从高压迫害中坚定的走过来?能否活着回来?曾经依赖他的同修为他发过正念吗?如果大家都称呼化名,也不会使同修遭受迫害,依赖的同修也不会犯下出卖神佛的罪,也不会使警察犯更大的罪!

另外,旧势力迫害我们有多种方式,其中一种就是:做的差一点儿就让你怕、消沉;做的好一点儿就让你人心膨胀越做越大。其实这两种方式都是处于魔难中了,都是邪恶迫害我们的伎俩。做技术的同修和资料点的同修一定要注意后一点,这是毁人的最隐晦的方式。二十年来搞技术的同修或资料点负责的同修,都是开始时运作的很平稳,一点一点的范围开始向外地区扩大,同时旧势力随时往技术同修身上栽种诸如怕、自我等等各种人心,矛盾也越来越突出,最后让本地一个不理智的人出事,牵扯多人遭迫害。这都是血的教训。有的技术同修身体遭迫害,有的心性如何如何,其实那里有旧势力针对整体而对他们迫害的因素。电脑技术很难真正达到遍地开花,那就尽量的教更多的人如何到天地行掌握此技术,分散压力。这是维护整体环境也是维护技术同修自己。

谈到技术,顺便说说电脑技术以外的特殊一点的技能。比如写文章。其实写文章除了极特殊的同修外,百分之九十的有过初中教育的人都能写。能把事情说明白就能写明白,哪怕流水账也行,不需要文学功底。象诉江时有好多文章都是同修自己写的;每个人都有责任有义务揭露当地迫害,不能把自己修炼的因素推给别人,尤其自己在监狱遭受的迫害,还有自己或身边被骚扰被绑架的,我们都应该在第一时间曝光,这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同修被关押,外面同修冒着危险请律师,了解到被关押同修被迫害的只言片语都极其珍贵,可是同修出来了,所有的真相都在心里埋着,应该写出来,这是圆容师父所要的,同时也是在解脱自己呀。开天目的同修看到那些不曝光邪恶的人,就是承认迫害,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在他们的空间场,邪恶还用锁链锁着他们,随时迫害他们,曝光之后,锁链就解除了。

而且各个项目遍地开花是我们大法修炼的无形形式,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大家都依赖某个人去写,首先不符合大道无形的修炼形式,而且这个大法修炼舞台是成就每个人的。

另一方面,特殊时期大家见面非常不容易,依赖一个人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及时曝光邪恶,也不可能全面的揭露邪恶。如果大家都依赖一个人去写,旧势力会不会增加其魔难?会不会为了使大家提高为由而让其走开?而且,现在监听监控如此严重,同修们知其化名也都呼其大号,依赖其做事的同时为其安全负责了吗?关键是我们得走师父安排的路啊!那不是其个人必须做的项目,所有证实大法的工作都是每个人在心性所在位置自愿去做的,不是依赖别人去做的。每个人都把自己那份该写的写出来,实在写不好的找身边的同修帮忙修改,不能走专职项目的有形形式。大家真的不能写的,比如大的综合文章自会有人去写去总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修炼不能依赖任何人。这些年,各地都依赖协调人,结果有的协调人就被旧势力栽种和加大人心迫害,一个协调人曾人心膨胀想要全省全国范围协调,其不久前死于狱中;省里所谓协调人带领大家集资等等做了很多违背大法原则的事;我们曾依赖一位协调人,最后协调人的家被秘密安装了监控设备,其家成了陷阱。毁人害己呀,如果此协调人还在当地的话,其还有个人修炼的环境了吗?依赖协调人、依赖资料点、依赖任何有技能的同修,这都是一样。

人人都是负责人,人人都为法负责,为整体负责,为我们自身的修炼负责,为我们应该救度的众生负责。担起自己那份责任来,也是在成就自己。

资料点遍地开花是法对每个人的要求

本地一老年男同修第四次遭绑架,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带着弱智的女儿,他自己能正常生活正常修炼都很不容易了,我们怎么忍心让他为我们负担资料?如果因为怕就把危险推给别人,那是修吗?当然依赖和被依赖双方都没有走正正法修炼之路,都走了旧势力安排的有形修炼的形式。只要走了它们安排的路,那就是一条死胡同,因为旧势力的安排中根本就没想让大法弟子、让众生走出来。

记得多年前看过一篇文章:A一直给资料点提供钱,每周五资料点的同修都到A家送资料和周刊,可是周末A苦苦等同修也没来,下周才送来。A对资料点的同修生气、发火,资料点的同修说用钱买不来果位啊,A一听更发火了。同修走后A睡不着觉还在生气,这时A想起来向内找,就睡着了。梦中自己和很多同修都在阴暗的一楼楼梯底下挤着,而有的同修都在自己的天国里主持自己的世界。A想我也应该有自己的世界啊?就这么一想,A已来到写着自己名字匾额的世界,看到一个大大的莲花座,心想这是我的莲花座,A就已经坐在莲花座上了。醒来A悟到自己得建一个资料点,走师父安排的人成神之路。那些伸手要资料的并没有真正自己的世界。如果老年同修真的做资料有难处,那就面对面讲真相不更好吗?

一位女同修多年担负大家的资料,后来在哈女监被非法关押四年,出来后自己主动写文章,堂堂正正揭露迫害,到派出所要回身份证,在其文章中提到警察说已经跟踪她两年了。大家知道,只要是大型运作的资料点,就会“存钱存物”;可能就会被旧势力强加自我等人心;在用钱用物等等方面处处被设置陷阱;加强不做资料同修的依赖心和私心、怕心等等;接送资料人来人往必然带来安全隐患,最后同修遭绑架,损失惨重。被依赖的遭严重迫害;依赖的犯下出卖神佛的罪,或无人提供资料就不做不修了。如果做资料的真正为依赖的同修负责的话,应该教其自己开花的技术,让其自立从而走向神。“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

每个人自己做资料,不影响自己的生活和保障学法,不牵扯钱物陷阱,不牵扯交接资料的安全隐患,方方面面都利于我们平稳的生活、修炼。最最关键的,这是师父安排的路啊。

而那些多年依赖别人的同修,将一个同修依赖到监狱去了,又会去依赖另一个同修,再出事就再依赖下去,恶性循环。许多做资料的同修,多年来在修炼路上一直重复着旧势力的路,没有总结教训破除旧势力的毁人害己的安排。

师父在二零零零年就要求家庭资料点遍地开花,至今各地区还有大资料点运作的同修,交接资料的形式多年来一直让大家操心,都是在显眼的明处聚堆儿、唠嗑,而邪恶在暗处在车里看的一目了然。这些年每个人能走过来都不容易,要珍惜我们助师正法救人的修炼环境啊。

手机安全与老太太同修们交流

家家都有一部或几部手机(窃听器)。多年前本地十几位同修同一时间遭绑架,多人被关押在哈女监,一人闯出看守所,却被所谓保外而遭严重的经济迫害,诉江时又以此为借口遭绑架,在哈女监九死一生才获自由。据说,她们出事是因为先监听一个单身老太太(已因病业迫害离世),然后与其联系的人都被监听,监听半年后众人遭绑架。

有一老太太多年来不注意手机安全,与本地和外地同修对打,其本人因此而遭监狱关押四年,可是刚刚出来依然如故。如今,本来同修不顾个人安危帮这个老年同修做事,在其家手机开机的情况下直呼为其做事同修的真名实姓,告诉她要叫同修化名,她还不高兴。有些主动做事的同修突然不做了,就是因为这些安全隐患而不敢为之。也有一老年同修,几个人坐在她家的座机旁边大谈各地很多敏感话题,突然发现没摘机,同修说她,她还信誓旦旦的说“我不怕!”那是不怕大法和同修受损失啊。其实在大陆的环境修炼都有怕心存在,只是那些为法为同修负责的人能在关键时刻放下自我安危而已。实践证明那些说不怕的人在真正做事时是怕心很重的人,因为私心没去,怕心自然存在。无私才能无畏。

电话窃听器是旧势力久远安排的利用外星科技破坏大法、毁大法弟子、毁众生的利器。我们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怎能在大陆如此险恶的环境不分里外不分好坏不管不顾呢?这不是站在与师父对立、站在邪恶一伙那里去了吗?连警察都告诫大法弟子少跟老太太们往来,通过这些老太太,我们的情况警察都知道。那不成了邪恶的内线了吗?我们都知道汉奸不好,可是,这行为实质上已经起了汉奸和出卖神佛的作用,旧势力能放过你吗?

大家知道,十年前邪恶几乎不迫害老年同修。可是我们老年同修反思一下,为什么近些年八十多岁的老同修被判刑?关入监狱迫害?是不是罪犯到那了?我们毕竟是走在神路上的人,不是常人,是要达到标准的。师父说:“越高的觉者越不破坏常人的理,一点不动。”[1]因此旧势力就以出卖神佛罪对老年同修实施迫害。希望此交流,老太太同修也别对号入座,其实那也真的不是你,而是你空间场的有大脑有心脏的害人害己的烂鬼,什么时候重视了识别它不是自己,才能在清理自身空间场时解体它。

自己怎么修,最终还是自己为不为自己负责的问题。只是真心希望我们都能以法为师,共同营造一个好的修炼环境,真心的希望每个同修都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平稳的生活、修炼、救人。

不在法上的,真诚请同修原谅。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