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救人不松懈

更新: 2021年06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九日】二零二零年除夕那天,我所在城市的居民接到市里下发的通知:因武汉肺炎,全市居民不准放鞭炮,不准串门拜年、走亲访友。听到这个消息,我心里非常沉重,也很着急,还有众多的世人没得救,我着急万分。我心想,怎样才能告诉世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赶紧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呢?这可是世人躲过大瘟疫的唯一办法啊!

于是,我每天上明慧网,看有没有关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方面的文章和卡片等。看到后,我就及时下载,让同修打印,赶紧出去发放。但过了几天,全市各个小区、乡镇各个村庄全被封了,全市居民都出不去了,只有在单位上班开了证明信的才能出入。我跟同修们也失去了联系。

我想天天这样呆在家里也不行啊,我必须出去救人。因丈夫有单位开的证明信,我和丈夫(同修)商量,他上班时,我坐在车后排。可是把守小区大门的有好几个人,一旦让他们发现,回家可就麻烦了。于是,我每次出去前,求师父让他们看不到我。

走在往日繁华热闹的市区,如今宛如空城,我站在十字路口,从南看到北,从东看到西,几乎看不到人影,市区所有商店也都关门了,连大型超市里也没几个人购物。我走了一上午,也没救了几个人。

疫情越来越严重,我真是心急如焚。于是,我拿出我的救人神器——真相手机,赶紧到明慧网上下载了有关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方面的语音真相。我跑到街上的电话营业厅,充了几百元的话费。这个手机卡非常神奇,拨打真相语音救人已经快六年了。为了能多救人,这些年我不知买了多少个手机卡,最后都被封掉了,只有这张手机卡一直还在救人。

我带着手机,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拨打号码,碰到人就讲真相。能把真相语音电话听完的人虽然明显比平时多很多,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已扩散到全世界。中共从上到下的官员们都在隐瞒疫情,欺骗老百姓,我市已有十多例感染者。我感到自己这样做,救人的效率太低了,心想如果同修们都能配合起来,大面积的向世人发放疫情方面的真相资料,救人的效果会更好。可此时的小区都被封了,又联系不上能打印资料的同修,我心里真是着急。

有一天,在师父的安排下,我终于联系上了年前和我一块讲真相的同修大姐。我们赶紧交流了一下,最后决定,把《疫情特刊》等真相资料全面发放一遍。因为瘟疫当前,世人把保命看的最重,所以让世人能及时了解疫情真相,非常重要。因市内小区封了,我和同修大姐决定先到农村去发放。大姐除了负责取真相资料外,还负责每次把几百份真相资料折叠装袋,每一袋真相资料里,还都夹上了一张破网用的“二维码”。

年近七十岁的同修大姐,每天开三轮车拉着我,跑几十里的路去救人。特别在年后的前两个月里,每个村的唯一出入口,都有两、三个人在把守,不让外人進入。每到一个村子,我们都求师父,发正念,不让他们盘问,每次我们都非常顺利的進到村里。现在每个村庄都安装了很多摄像头,有的村每一个胡同口都有,很多人家的门口也安着,各个村里还都安装着一个和市里连着的全方位大监控器。

我和大姐每進到一个村里,就对着摄像头发正念:我们是奉师命来救度这村众生的,你们监控器对我们不要起任何作用。就这样,我俩每次都凭着正念,在师父的保护下,把给众生希望的疫情真相资料,穿大街、走小巷的发给每家每户。大点的村子,我俩都得去发三、四次。我和大姐配合,把这些村子都发完了。

有一次,一位同修说她娘家村里没发放过疫情真相资料。因为村里的摄像头特别多,她有顾虑,但又着急,就找到我和大姐,让我俩到她娘家村里去发一遍。大姐准备好真相资料,用三轮车拉着我,跑了三十多里地,找到了同修的娘家村。

我们進村刚发了几份,就被一位妇女(后来听说是村支书的妻子,是个好事之人)跟上了,大概她发现了我给她家发放的真相资料。我们到哪条街发,她就跟在后面看。我俩商量,不要有负面思维,不能被她干扰,她要真过来了,我们就给她讲真相。我们跑这么远的路,就是来救这个村的人,不能退缩。我俩发着正念,继续发资料。那妇女跟了大约半个村子,就不知去哪儿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俩一直把这个村子发完才离开。同修回娘家时,娘家人高兴的告诉她说:“有人到咱村里来发资料了。”有的人还嫌没给他家发,就到邻居家要着看。

有一次,我刚把一份真相资料给一户人家塞進门缝里,一位中年妇女便拿着资料追出来,大声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我说:“大嫂,现在疫情很严重,送给你一本书,了解一下真相。明朝刘伯温都预言到了今年的武汉肺炎情况,书里还有躲过瘟疫保命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一家人都真诚的念,瘟疫来了也染不上。”她说:“好好好,谢谢了!”

还有一次,我们在路上碰到一位大叔,给他讲完真相,做了三退,又送给了大叔两本书。我们刚要走,突然从路边地里跑过来一位老大娘,焦急的说:“我给你们钱,也给我两本吧!我回家让孩子们看看。”大姐说:“我们不要钱,你要,就送给你,我们是在救人。你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瘟疫就上不到你身上。”这位老大娘高兴的说:“好,谢谢你,我记住了!”

四月五日上午,我俩要到一个很远的村子发真相资料。走到半路上,遇到一位大叔。大姐停下车,我刚递给了这位大叔一本真相资料时,前面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开着一辆农用大三轮车过来了,他把车停在我们面前。我们以为他看到我们给大叔真相资料,他也想要一本,大姐就下车给了他一本。

不料,这人拿了真相资料后,开着三轮车往后迅速倒车,把车横着停在路中间,拦住了我们。他下来凶巴巴的说:“你们现在谁也别想走了。我是这个村里负责的,市里刚开了会,专门抓你们这些法轮功(学员),看你们还到处乱发。我现在就打电话报给派出所。”说着,他就拿出手机拨号码。这时大姐走到他跟前说:“兄弟,我们和你一无冤,二无仇的,你不要这样做。给你一本书,是让了解真相,保平安的,我们是真心为你好。”

这时,刚才那位大叔骑着三轮车,和我们的三轮车紧挨着停住了。大姐和那人一直说着,但那人不听,一直还在不停的拨着手机号。此时,我迅速的先把真相手机电池抠下来收好。我再从车上下来,趁那人不注意,提起满满一大袋真相资料,从背后迅速的放到了大叔的三轮车里。这位大叔回头,眼看着我把袋子放到了他的车子里,但他什么也没说。我轻轻拍了一下大叔的后背说:“大叔,您先走吧。”大叔明白了我的意思,说了一声:“我先走了。”骑着三轮车就走了。这时大姐也看到了大叔三轮车里我们的东西,此时,我俩心里都松了一口气,心里也踏实多了。

我一边心里求师父救我们,一边发着正念。我走到那个人面前说:“大哥,你看现在武汉肺炎已经扩散到全世界了,疫情还很严重。我们一看你是个善良的人,才送给你一本真相资料的。我们又不要你一分钱,只想让你能躲过瘟疫,保平安。”那人说:“你还说我是个善良人,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坏呢!你们走不了了。”其实这人已经给派出所打了五、六次电话了,但一直没打通。

这时,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骑车来了,听这位妇女和这人说话的口气象是夫妻。大姐说:“妹妹,你快和这兄弟说,让我们走吧,我们还要赶路走亲戚呢。我们给了这位兄弟一本书,是让他了解疫情真相的,这不是为你们好吗?”这人一听大姐这么说,凶神恶煞般的窜到我们的三轮车边,一边翻三轮车,一边恶狠狠的说:“还就这一本?你看我一翻,就会翻出一大包来。”这个妇女走到他跟前,拽了拽他的衣服,小声说:“她们的东西都放在咱村某某某的车子里了。”这人听了,象疯了一样的大声喊着:“把某某某给我叫回来!”我想大概我往大叔车里放真相资料的时候,被这妇女老远看到了。

这人伸着脖子,往大叔走的方向张望,可大叔已经走远了,看不到人影了。我在心里求师父保护这位善良的大叔,不让这个坏人再去找大叔的麻烦。同时,我和大姐也在清除这两人背后的邪恶因素。这人没看到大叔,一下子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刚才的那股嚣张气焰不见了。

大姐开起车,拉着我往大叔去的方向跑,也就跑了三、四百米的路程时,我们看到那位正义善良的大叔在村前的公路上,坐在车子上等我们呢。我和大姐下车,同时说:“谢谢大叔!”大姐把真相资料提到我们车上。我又对大叔说:“大叔,今天多亏您的帮助,您的善举功德无量。您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来了什么瘟疫灾难,也与您无关了。大叔,我还得告诉一件事,您说我们学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共产党都不让,它能是个好东西吗?您这个年龄的人,都经历过共产党搞的各种运动,历次运动害死了八千万的中国人。现在还在隐瞒疫情,不让老百姓知道真相。中共是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邪恶组织,所以人不治天治,老天要灭它了。灭它的时候,谁曾经加入过它的组织,谁就是它的一份子,谁就跟着它遭殃了。大叔,您加入过它的什么组织吗?”大叔说:“我只戴过红领巾,退了吧!”我问了大叔的姓,我又说:“大叔,您做了一件大善事,我愿您增福增寿,我给您起个化名,退了吧。”大叔笑呵呵的说:“好!好!”我又送给大叔一个真相护身符。这时,过来一个和大叔很熟的妇女问:“她们是干什么的?”大叔说:“人家是走路的。”

这次险些降临的魔难,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化险为夷。我和大姐不被刚才那个坏人的恶行所动,继续赶路,到了要去的村子。把所有的真相资料发完后,我们安全的回家了。

据赶集讲真相的同修反馈,发过疫情真相资料的村庄,讲真相比以往好讲多了,愿意三退的人也多了。一位同修到我们几天前刚发过真相资料的村子去赶集卖菜,有一个妇女到同修这里买了菜后,同修就给她讲真相、劝三退。刚开始讲,这个妇女就兴奋的说:“我可找到你们了,发我家的书,我们都看了,就是不知道怎么退。你等一会儿,我还来。”同修还没和她讲完,她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过了不长时间,这个妇女就带着两个人来了。来到同修面前,她就介绍说:“这是我们一家子,这是我儿子,都给我们退了吧!”同修给他们一家人退完后,又一人给了一个真相护身符,全家人谢过同修,拿着真相护身符,象拿着宝贝一样高兴的回家了。

农村的村民要救度,市里的居民也不能落下。我除了和大姐同修配合到农村去救人,我还和我小区的一位老年同修商量,互相配合,决定把我们所在小区挨家挨户发放一遍疫情真相资料。我小区的很多栋楼上都有摄像头,甚至楼道里都有。有监控的楼栋,我们就利用下雨天打上伞去发放。我小区的五十多栋楼已全部发放一遍。

我市有一所大学,平时管理很严,自从有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门卫的保安对人员出入把守的更严了。除了刷卡,还要登记是哪楼、哪户的。校区内有十几幢家属楼,楼区的监控多的无死角。为了到这种把守严格的机关、学校等小区发放真相资料,我和丈夫特别注意天气情况。一旦天下大雨,不管什么时间,我俩就互相配合,到一个楼区发放。

有一天晚上快九点了,我俩看到窗外突然狂风大雨,就赶紧穿上雨衣,打上雨伞,一人背上一袋真相资料,骑上电动自行车往大学家属楼区跑去,只有这种天气门卫才不出来查问登记。我俩顺利進入校区,到了家属楼区,楼宇防盗门几乎全敞着,众生好象等着我们去救度。我俩分好楼道,迅速挨门发放。发放完毕回家时,雨也停了。仅大学家属楼区,我俩利用了三次下雨的机会才发完。

现在高层楼电梯内大部份都有监控器,发放真相资料时,为了安全,就得爬楼梯。最高的楼层,都是丈夫同修抢着爬。提着装有百十份的一大袋真相资料,在炎热的夏天,爬上三十层的高楼,已是汗流浃背,衣服全湿透了,就连口罩也被脸上淌下的汗水湿透了。但他从来不说累,总是乐呵呵对我说着这句话:“大疫当前救人急,救度众生最快乐!”

如今天象巨变,世间表象纷乱复杂,在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最后紧要关头,为了加紧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兑现誓约,我时刻提醒着自己:为了让更多的众生能得救,救人路上别放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