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邪党文化 清除它

更新: 2021年07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一日】得法二十多年,我对中共党文化一直都有种身在此山中的感觉,《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看过听过很多遍,对于自身的党文化也只能是按图索骥,对着书中说的和明慧网上同修文章中剖析的去对比,去参照就是了,其实究其根本,一直是看不透,说不明,觉的自古以来,人本身都有这样那样的不好,表现出来好象都一样啊。比方说找到一个不足,只能看到是单独一个心,和党文化联系起来就弄不明白了。

有时候同修们在一起讨论:国外同修觉的刚出去的大陆同修有点古怪。大伙都感叹我们自己若是出去了是不是也这样?我听了只是无奈,觉的自身的党文化不但有,而是包裹的太多,自己都感觉不到罢了,而且周围的人大家都这样,也就更不懂了。

前几天我忙乎了一天制作真相资料,晚上觉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心里想着不对劲,一天下来还没有学法呢,还是停下来看书学法吧。正想着呢同修来找我,同修看到我疲惫的状态开始没说什么,我和同修说着话,无意中提起自己的一个执著心,同修霎那间就像被按动了什么机关,原本坐直的身体开始前倾,整个人都陷入一种激進的状态,劈头盖脸的开始教训我,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我倒是没有生气,只觉的好笑:你这样教训我,我的执著心就没了吗?这么大动干戈至于吗?我看着同修,突然一个词打入我的脑海:党文化!

我一下子明白了,是师父看我总也看不到自身的党文化的表现和影响,让同修演给我看看,不是同修怎么样,是我总也不悟嘛。

那我就看个明白吧。同修激动的说着,好像我犯了很大的过错,从同修的眼神到身体仿佛和周围的空气和环境格格不入,完全陷入一种自我的状态,我终于看明白了,同修的那个样子真的不正常,和正常人的生气不一样,沉浸在一种不好的物质和因素中。于是我仔细的感受那种因素:自大,狂妄,自以为是,整个身体、语言表达出来的就是党文化。这是我第一次真实的感受到那个物质。

能感受到那个物质的背后是无神论,没有神,把自己放到最大,所以自说自话,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的在分析、独断,不需要什么交流,自身就是正确,是主宰,就是在斗!这就是典型的中共党文化表现,以压倒对方为乐。

我看着同修,知道自己也这样过,在面对需要我帮助的同修时,我不客气的指出对方的不足,恨铁不成钢的教训对方,把同修说的灰头土脸的,我自己还觉的尽力了。

神传文化中人讲究的是善,善中自有克己的因素,不是说古人就都不生气,而是不会没事以生气造事为乐。党文化中的概念,即使要好好沟通的时候,也是抱着一种战斗的姿态去说,压制人的去说,营造出的是自己高高在上的气氛。

神传文化以敬神为大,万事万物以神的意志在运转,生命会做到真正的谦卑,思想中明白一切都是神的造化,人没有资格以正义之名去贬低对方,把自己当成正义的化身,代替神。

我一直苦恼自己的自大很难修去,修口也做不好,总是反反复复。现在真切的感到是党文化在作怪。那个状态里仿佛自己就是主宰了,总得把自己的看法表述够,心里看不上谁一点也藏不住,非得说出来让第三方知道,总得一下子发泄出来才算够。而说过了又后悔,毕竟在同修中有意无意会造成一种间隔。自己对自己这种状态很难过可又改不掉。

以前我以为就是自我太强烈了,反复在修这个“自我”,没有深入的去挖那个自我的背后存在的那个党文化。这个概念在以前很模糊,信神的人就不自我了吗?也许每个人身上都有私,但是信神的人,没有受到党文化污染的人,那个自我的表现完全不会是这样的,这和神背道而驰,这是修炼吗?能修成神吗?

意识到了,我该怎么去修呢?我先发正念解体自身空间场的党文化因素,我是修大法的,做事情想事情按照法去做,要去想对方的感受,想整体的需要。以前也想过为什么做不到?党文化中把自己摆高了,什么事情是自我为大,从第一念到最后都没想起师父和大法,而是自以为自己在正确中,所以很难真正的按照法去做,去实修自己,总是沉浸在自己是对的概念中,以自己的“对”去评判对方,这种概念的背后就是高高在上的党文化。

一点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