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监狱得法修炼的经历

更新: 2021年07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七日】我今年六十多岁,二零零二年三月在一个特殊的环境里得法。那一年我因为和别人打架進了监狱,在监狱里,我愤愤不平的,哭闹了二十多天。那些天几乎没怎么睡觉,想来想去的,总觉得委屈,觉得出去没法见人了,想着出去后找那个人报仇。

监室里有一个炼法轮功的人见我老是这样,就经常劝我往开了想,不能老想着杀人报仇和自杀的事。她还给我讲了一些法轮功的事,问我说:我们委屈不委屈,我们冤不冤,我们师父冤不冤?我们师父叫我们按照真善忍去做,你说这有哪一点不好?修炼法轮功对社会、对家庭、对自己都有好处,可他们就是不让我们炼。你炼,就抓你判你。我问她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她说,那可不是炼法轮功的人干的,那完全是栽赃陷害,哪有修佛之人杀人和自杀的?

还有另外一个炼法轮功的人说:你说你苦,那我们师父苦不苦?她还给我背了《洪吟》。我听她背完,我的眼泪立刻就止住了,对与我打架的那个人的怨气好像没有了。

我说:哦,原来你们是学佛的,我也信佛,可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这回听你们这么一说,我觉得真是太好了。她们说:这是法轮大法,能不好吗?我说:我也想学。她们就教我背法。我看谁会背法,我就挨着谁睡觉,躺在被窝里我也背。

过了几天之后,我也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狱警来了,让我回答她的问题。我当时因为嘴里有痰,赶紧跑到厕所去吐,没有及时回答她的问话。这一下可坏了,那个狱警把我叫出去惩罚我、还打我,一边打一边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心里说:我知道你是谁,你都从心里坏到心外了。我又想起法轮功学员说要有正念,所以在狱警说的时候,我就在心里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 法正天地,现世现报。”[1]她打完我,就又惩罚我,给我戴上了手铐脚镣,在通道里走来走去让大家看我。到中午吃饭时,我不吃,并且绝食抗议了三天。当时法轮功学员们给我讲了失与得,怎样提高心性,业力的转化等许多修炼的道理。过了几天,狱警把我的手铐脚镣给撤了。

法轮功学员对我说:师父多慈悲啊,你才学了几天,就让你去掉了这么多不好的东西。在她们的鼓励下,我继续听她们背法。在她们背法的时候,我看到她们的脸上冒着金星。我觉得太神奇了,就赶紧叫监室的那些年轻人来看,我说:孩子们你们快来看,那几个阿姨的脸上在冒金星呢。她们说,我们看不见,您看见了,那是您和她们有缘。

后来,有一个残疾人也是法轮功学员,她正在背师父的法《也三言两语》。听完我想,人家都能修成金刚不坏之体,所以我就更加抓紧时间跟她们学。其他人说,你跟她们学法轮功,你还想不想出去了?我说,既来之则安之,我就觉得她们讲的好。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的门。

二零零二年底,我从监狱出去之后,我把自己在监狱里得法的事和家人说了。家人说,这回可好了,可算有人管你了,看你以后还拧不拧。是呀,如果没有狱中那些同修给我背法听,我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只有师父的法才能让我明白是我做错了事。

我想起师父的《助法》这首诗,懂得了我也是有救人的责任的,从此就开始给人们讲真相。在单位上班大家休息时,我给他们背《做人》这首诗以及《转法轮》中有关杀生的法,讲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他们听完说,你在单位里说说就行了,可别到处说。我没有想到做好人也这么难,我没有害怕。

二零零四年的夏天,曾经和我打架的那个人看到我从监狱里出来了,就跟我说,你咬的我那个手指头后来感染了,去医院医生说只能截掉了。法院的人让我赔她钱。我想到不失不得的道理,就赔了她四万元钱,这时我手里只剩下十五元钱了。如果没有修炼大法,谁能给我解开这个疙瘩?这次我把心放下之后,就频繁的上厕所,一夜跑了十三次厕所,但第二天上班时一点也不困,还特别有精神,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呢。

从此以后,师父的《威德》等诗词常在耳边响起,一遇到有缘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

二零零六年十月底一天,我刚下班回来,派出所的四、五个警察把我抬上警车拉走了,当天夜里把我送進了看守所。预审问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我说,法轮功好,让按真善忍做好人,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还讲了我是怎样在监狱中得法的经历。第二天,他们给我送来了劳教书,劳教我两年,在那里九个月,保外就医。

从劳教出来那天,刮起大风、下着大雨,天都是黑的。我耳边又响起师父的法:“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2]。派出所警察把我送回了家。

我因为学法不深走了弯路,耽误了十年的时间,今后一定要更加努力地学好法,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