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尊拯救了我和我女儿

更新: 2021年06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我很小的时候就跟随姥姥一起修炼大法,后来又跟随妈妈一起在家修炼,经常周末去公园炼功,也去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听其他同修切磋。所以,我才上学没多久,就可以熟读《转法轮》,甚至没有刻意学过繁体字,繁体《转法轮》都能看懂,很是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大法后,妈妈因坚修大法,成为全厂第一个因修炼大法而被开除的人,二零零零年十月妈妈又因为第二次去天安门而被非法劳教三年。后来,妈妈又因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那年我十八岁,我开始营救妈妈和反迫害,三番五次去派出所给警察讲真相,要回被扣押的物品。还给警察写过信,念给他听,他很是感动,还说要把信留给孩子看。我去检察院、法院递交控告书,同修帮我把妈妈的最新消息及时上传到明慧网。我每周都去看守所隔着大墙给妈妈喊话,让她坚定正念不要懈怠。看守所在郊区山上,我放学后穿过半个城市到达那里,天都黑了。走在下山的路上已经是北方冬日的晚七点多,乡间小路上伸手不见五指,我坚信师父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我才有勇气一个人下山。

妈妈被非法判刑后,没有人监督我学法了,我也觉的改变不了什么了,从此开始了懈怠,每天过着常人的日子。想逃避迫害带来的精神紧绷,慢慢的离大法越来越远,但是我始终告诉自己,我从小在大法中长大,我的生命永远也离不开大法,我和大法有很深的缘份。

二零一五年我和先生结婚后,来到国外,在来到当地后的第二天,就有神韵演出。为了圆妈妈的愿望,我们去看了神韵。在那里偶然碰见一位同修在看守神韵大巴车,我们很兴奋的和神韵大巴车合影。来到国外的不几天,师父就指引我找到同修,我们发现和本地同修居住的地方居然只有几十米远。她们为我送来正版发行的《转法轮》。但是,当时一下子没有了国内的压力,看什么也都稀奇,即使在和多位同修住在一起的情况下,也没有勾起我从新修炼的心,有时还在用常人的想法质疑着他们的生活,虽然也经常帮忙发英文的大法真相报纸,但还是觉的他们很无趣、毫无追求。

我每天忙于工作、赚钱、幻想过上更好的生活。妈妈每次都在电话里让我回到大法中,我都埋怨她,和她吵架,让她别再说了。好几次放下电话后,回想以前被迫害、胆战心惊的日子,都流着泪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您别管我了,我不想修炼了”之类的话,师父会多么的失望啊!即使这样,我还是和先生说,我一辈子只信大法,只有大法是正法,大法不会离开我的生活,因为我的价值观,人生观都是大法帮我树立起来的,我虽然不修炼,但我起码还知道做一个好人!

就在我觉的人生就是如此,只要努力生活就会过得越来越好时,我的早产宝宝出生了,在她四个月大的时候,由于两次误诊,长时间脑缺氧,得了癫痫。ICU医生让我做好心理准备,我的天都要塌了,我想我怎么命这么苦,流产两次,这次孩子早产还癫痫,医生虽然没有明说,但我知道,大剂量药物都没有控制住癫痫,持续在发作,继续下去,会有生命危险。家人也找了算命先生看,好几个都说就是一两天的事儿了!

我给妈妈打电话,我妈妈几乎用求我的语气,让我从新相信大法,给孩子播放师父的讲法录音。她和我说:“信大法,你的背后都是大法,都是师父,你怕什么?妈妈可以用生命维护的大法,你觉的妈妈会骗你吗?”

就这样,我在ICU给孩子日夜放师父讲法录音,我也一边听着。当时我认为是由于医生的两次误诊,导致孩子没有及时被正确救治,我咨询了好多律师,都告诉我,这种情况很严重,打官司一定会赢的,而且赔偿金会高达几百万美元,我想给孩子要一个说法。可是慢慢的,听讲法录音一遍两遍,心里不自觉的就会用大法标准衡量自己,每当听到师父讲:“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我觉的我不应该这样,医生也不是有意的,而且他们有官司缠身时,会造成心理紧张,也会影响给其他孩子看病。而且我已经是大法弟子了,我得用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我选择了原谅他们。

果然,孩子在ICU深度睡眠八天后,控制住了病情。医生说,由于长时间缺氧,大脑后半部和中间部份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脑损伤。可是孩子清醒过来后却冲我笑了。我感觉我的孩子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我们在医院住了二十八天才出院,保险内的医疗费用更是高达上百万美金。虽然某些方面似乎从新开始,但我相信,有师父,有大法,我的孩子一定会是个奇迹宝宝!是大法给了孩子新的生命。

孩子回家后,我又面临了另一个困难,孩子癫痫后造成了吞咽功能障碍,需要鼻饲。大病后身子软的像面条一样,头也抬不起来了。回家后我为了训练她喝奶,真的是身心疲惫,看着孩子像个机器人一样不知道饥饿,每到饭点得用鼻管输送奶,我真的很难过,而且经常去急诊,孩子经常玩着玩着自己拔掉鼻管,每次重新插上,孩子哭,我也抱着她哭。在多次進急诊后,医生问我,我有没有考虑过给孩子胃部开一个孔,用外接管子喂食。我崩溃了,我的孩子怎么能这样呢?她是未来的大法小弟子啊!来到我家已经不是寻常孩子,她怎么能把生命寄予一根管子呢?我和师父说“师父,我把孩子交给您,这是您的大法小弟子,请您救救孩子吧!”

因为大脑受损后,孩子不知道饥饿,也不接受奶瓶喂奶,两天不吃奶都不知道饿,还经常自己拔掉鼻管,终于有一天,她再次拔掉鼻管时,我决定训练她用嘴吃奶,因为国外的医院出于人道,护士、医生不让孩子饿到一点。我想我们有大法,我们是超常的人,于是我用针管一滴一滴喂她,每一滴奶進到嘴里孩子都会大哭,就这样她还是不知道饥饿,我不断的抱着孩子念“法轮大法好”、“求求师父,求求大法”。

到了第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神奇的梦,我梦见一个老头给了我一块写毛笔字的老牛砚(咽)台,醒来后我悟到,师父给了孩子吞咽的能力。我拿着奶瓶,对孩子说,妈妈梦见你现在有吞咽的能力了,你来试试看吧。我把奶瓶给她,她居然全喝掉了。

这增强了我的信心,原来师父一直管着孩子。原来由于学法不精,有时候很困惑,婴儿这么小,什么都不懂,师父到底有没有管她,怎么才能知道呢?同修都说怎么能不管呢?可自己就是悟不上去,心里有个疑惑,现在看来,还是由于不够信师信法。此后,孩子再也没有插过鼻管。

在住院的时候,我在孩子睡着后,给整个楼层都发了真相资料,给他们讲了中国发生的恐怖镇压,医生、护士、病人都耐心的听我讲述,我当时想的很简单,就是我是大法弟子了,我需要讲真相!然后奇迹发生了。

在我这次发真相资料后几天,孩子突然吃奶量飙升,半个月后,孩子吃奶完全正常了。是师父的慈悲救度,再次救了孩子。所有人都很惊讶孩子的進步,如此之快!一个被医生诊断有脑损伤的孩子,居然只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拿掉了鼻管,语言治疗师经过测评,也认为孩子不需要接受这方面的康复训练了!

不仅如此,孩子的癫痫也再没复发过。在停掉鼻管后,我几乎每天早上都推着孩子去公园炼功,我想我每天在家看孩子,也不能为大法做点什么,去炼功点不仅能洪法,对孩子也好,更能让我不懒惰。师父说:“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1] 孩子才八九个月,我炼功的时候她就在婴儿车里睡觉。

每当孩子吃的不好,或者有了其它事,我都背师父的诗“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鼓励自己。每次我都想师父已经给了孩子吞咽能力,那么她就一定能行!

在孩子生病六个月后,脑神经科医生也确认,她不认为孩子还会有癫痫,并且不需要吃药了。以往普通孩子起码要吃两年的药,然后逐步减量,现在孩子很健康,能说能笑。如果不说,根本不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我每天都给她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有时还给她念《转法轮》,经常给她哼唱“法轮大法好”。

我想女儿也不是平凡的常人,也许久远,我们下世之前,相约到时一定要提醒对方,别迷失在常人之中,一定要把对方拉回来。一路走来,绕了很大弯路,有时想,如果当时不那么傻,不离开大法,该多好!离开大法十年,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增加了许多曾经没有的执着心,实在是太傻了。如果没有孩子的遭遇,可能世上没有什么能让我再有想修炼的心了!如果自己一直在法中,什么事都不会有。师父不放弃我,利用我的魔难,拯救了我和我的孩子,让我从新回到大法中,让坏事变成好事。同修也对我不放弃,每次我有需要时,都给予我帮助。

感恩师尊!感谢同修!最后分享师父的一段讲法给大家:“我也不是说你放下了人的观念,你物质上什么都没有了,象和尚一样,象修道士一样,不是。我叫你在常人中修炼,那么你就得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也就是说,你真正放下的是那颗心。人就是放不下那颗心,当你那颗心真能放下的时候,你发现你什么都不会失去。”[3]“当你真的放下那颗心的时候,你发现可能事情马上转化过来了,一下子思想轻松了,身体也变化了,一身轻。你回过头来看看,你什么都不缺,而且会真的象中国人讲的那句话:柳暗花明又一村,突然间好事又都来了。”[3]

以上是本人近一年的经历和体悟,如有不妥之处,也请同修慈悲指正,希望我们继续抓紧实修,走好最后的路!愿同修每一天都与前一天相比,有所提高!有所進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