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时刻 大法师父赋予了我们新生命

更新: 2021年06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明慧记者章韵报道)“我是二零二零年三月走入大法修炼的学员,能够在疫情时期得此万年不遇的佛家上乘大法,感到非常幸运。”在加拿大的温哥华岛上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安吉拉(Angela)郭如是说。

郭女士和先生二零一二年移民到温哥华岛,她有三个孩子,分别是八岁的儿子、三岁和一岁的两个女儿,她今年八十岁的母亲在中国大陆。疫情期间学校关闭,她要照顾三个孩子,还要顾及在大陆的母亲,她是怎么面对和度过这艰难时期的呢?

她说:“孩子们跟我一起学炼法轮功,先生和公公婆婆都支持我们,全家都用平和的心态面对目前的特殊时期。我觉的我们非常幸运。”

郭女士的先生、大姑姐和公公婆婆刚开始都不同意郭女士修炼法轮功,后来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并支持郭女士和孩子们修炼法轮功,这个变化是怎么一个过程呢?

周折二十三载 终于开始修炼

郭女士能开始修炼法轮功,“这还得从我那还在国内的母亲说起。母亲今年八十岁,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母亲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肺结核、胃病、尿道炎、关节炎等。修炼后,这些疾病都不翼而飞了,母亲常说是大法师父赋予了她新的生命。”

“母亲常跟我讲并希望我能一起修炼,她让我读《转法轮》,但由于我听信了中共的谎言宣传,所以一直没走入修炼。”郭女士说。

二零一二年为了和先生的家人团聚,郭女士和先生一起移民到了加拿大。“可能是命运的安排,二零一七年底,我通过亲戚与失联二十年的以前的同事朋友于女士在加拿大多伦多联系上了,了解到她是因为在国内修炼法轮功遭迫害,孩子不能在国内上大学而来到加拿大的,这使我彻底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真相。”她说。

法轮功在国内被迫害后,郭女士的母亲多年脱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状态不是太理想。当时母亲摔了一跤,身体非常的虚弱,“我就跟朋友于女士提起这事并表明为母亲的身体担忧,于女士表示理解并告诉我,这可能是提醒你,你开始修炼法轮功就能帮到你母亲了。朋友的话我似听非听,但我还是拿起了《转法轮》,可没看几页就犯困,再加上当时带两个年幼的孩子,没过多久就放弃了。”

直到二零二零年初,她在与母亲通电话时,发现母亲的记忆力大幅度下降,“刚说完的话没过一分钟就忘了,通过沟通才知道她已经好几个月没炼功了,我问她为什么不炼了?她说腿没劲,站不起来炼不了。就在那一刻,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我要跟母亲一起炼功学法。”

先生得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

由于加拿大的疫情因素,孩子在家上网课,网课老师每天网上教学仅有一个小时,“这就意味着孩子的大部份功课辅导、学习监督和检查工作都是由家长来完成的。加上还要承担三个孩子的日常生活起居、教育、烹饪等琐事,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我首先必须要让先生同意我学法,可是以我对他的了解要让他同意我修炼,难度真的很大,弄不好还会引起家庭矛盾和战争。”她说。“而且先生一直对法轮功有抵触,还相信中共的谎言宣传,之前我也曾经试着与他讲过大法的真相,但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让她没想到的是当她试着与先生沟通时,他居然心平气和答应了,“这真的是太令我惊讶了,我很好奇的问他为什么思想扭转的如此之快?他说是他们单位的一个留学生跟他讲的,还告诉他‘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而且在温哥华有很多人都在修炼法轮功。”

在大陆的母亲坚持学法,很快就恢复了健康。母亲常常会向内找,并能做到从行为上纠正自己,每天除了坚持炼五套功法、学法、发正念、背诵和抄写师父的《论语》和《洪吟》外,还早、中、晚三次围着小区走三圈。

丈夫的顽固疼痛消失

郭女士的先生有非常严重的肘部关节疼痛问题,晚上睡觉时经常被疼痛折磨醒,常年靠贴膏药来止痛,有时贴膏药时间过长,会出现皮肤过敏、表皮溃烂和流脓现象。“有几次我试着与他沟通,让他晚上和我一起听听法,都被他拒绝了。”

不过有一次,先生居然答应了听讲法,“这一听师父的讲法,他就放不下了,一边听还一边自言自语说,李洪志师父讲的法真好。有时听到一半要去干其它的事情,都舍不得放下手中正在播录音的手机,走哪儿听哪儿,从来没有看见他听其它任何东西象这么认真过,听的都把他肘部贴膏药的事给忘了。”

过了大概一个多月,郭女士问他:“你的肘部关节疼痛好了吗?”在提醒下,他才意识到他好久没贴膏药了,甚至从什么时候不疼了都不记得了,直到现在,严重的肘部疼痛一直没有再犯。

夫妻理性商议教育儿子

郭女士表示,在修炼之前,面对一些生活中的小事,由于看待事情角度不同而与先生产生分歧或发生争执的现象频频出现,尤其是在孩子的教育方面。“先生是个急性子,一旦他认为我的观点错误,就会极力制止我继续表达想法,让我很气愤而与他发生争吵,弄得每个人都很不开心。”

“修炼后对照法向内找才知道,这是一颗自己埋藏多年的带有计较的怨恨心,作为修炼人在遇到任何事情时都要学会向内找,把它形成一种习惯,向内找是提高心性的法宝,我也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她讲述了一件事:

在二零二一年四月的一天,我发现儿子只要晚上早睡觉他早晨就能早起。之后我就与先生商量在儿子晚上早睡觉的情况下,是否能让他在早晨七点钟起来跟我一起炼功。先生听完后不同意,觉的孩子太早起床不利于健康。

这次我并没有象往常一样跟他去争辩,只是对他微笑着说好的,并叮嘱儿子说:爸爸不同意你早起炼功,我们就不晨炼了。儿子也答应了。

可第二天早晨,儿子却忘记了不能早起床炼功的事,七点钟准时跑到我房间找我去炼功。先生瞬间怒气冲天的对着我和儿子喊:“从今天开始,我不再允许你们修炼法轮功了,说好的事情你们却说话不算话,我看你们要蹬鼻子上脸。”

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安慰并提醒他:“师父告诉我们遇事要先向内找,是我们违约在先,答应爸爸的事情没做到,他不希望炼功影响你的睡眠,所以他才这么生气的。”

先生说:“你们在小声嘀咕什么,别以为我没听见。”

看着还在生气的先生,我对儿子说:“刷完牙去跟爸爸说对不起。”儿子点了点头就去刷牙了。儿子刷完牙走到厨房对着正在准备早餐的先生说:“Daddy,Sorry(爸爸,对不起)!”这时的先生就象换了一个人似的对儿子说:“爸爸今天做的也不对,也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紧接着先生又把头朝向我说:“Sorry(对不起)!我今天说的话不算,你们该炼功炼功,该学法学法。”我跟儿子都笑了。

儿子不明原因的呕吐消失

郭女士八岁的大儿子自小肠胃不好,吃多了或是着凉了就会发生呕吐。“自从我修炼后,就让孩子们在睡觉之前念九字真言,有时也会让他们听法。”

“然后我开始在儿子忙完功课后带着他炼功,学一段法,同时引导他向内找,提高心性。现在儿子只要一有时间就坚持学法。炼静功已经从刚开始的散盘進步到了双盘,而且能坚持三十分钟了。神奇的事也出现了,儿子也不会吐了,即使吃多了些也没有问题了。”

郭女士最后说:“在这疫情继续蔓延的时期,我和孩子们还有我(中国)国内的母亲一起修炼法轮功,天天学法炼功过得很充实。我受益于大法,所以我也参与给国内同胞打电话劝三退讲真相,希望更多有缘人平安度过目前的劫难。”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