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年修炼路 感悟有师父真好

更新: 2021年08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四日】从十几岁开始,我就常常想:“人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人为什么活着?”一晃多少年过去了,我成了家,娶妻生子,我的身体状况也越来越不好,我有胃病、神经衰弱、心肌炎、风湿病,整天大把大把的吃药。身体不好,精神状态也不好,心烦,一不顺心就砸、摔东西。心胸越来越小,还爱占小便宜,例如:用小麦换面粉时,往麦子里掺沙子。我把小麦存在了面粉厂,在面票上做手脚,多拿家两袋面。

此生为法来

一九九九年过年前妻子因病住院。一个大夫告诉我们:“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回家我就去找本村的一位法轮功义务辅导员,请了一本《转法轮》。就这样我和妻子都得法了,从此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

师父很快给我净化了身体,我出现了两次大的消业状态:八、九天滴水未進,就是吐。我知道是师父在管我,为我消业。自那以后我无病一身轻,心情舒畅,整天乐呵呵的。就象师父说的:“你会觉的象另外一个人一样,保证你的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你知道你将来怎么样去做人了”[1]。

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了,有关人生的所有疑问都在《转法轮》中找到了答案,这真是一本天书啊!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的耳边经常听到优美的炼功音乐,我知道是我的天耳通了。原来我生生世世吃的苦,都是为得这个法呀!我的此生是为法来的。

一天,我在街上遇到了当年被我多吃了两袋面粉的那个面粉厂的厂长的妻子。我问她:“你还记得你家开面粉厂的时候,我经常去你那里换面吗?有一次,我在面票上做了手脚,多吃了你们两袋面。现在我学法轮大法了,我知道我错了,伤害了你们。每次遇到你们我心里都不舒服,总想找机会把这钱还给你们。现在我还给你一百元钱,把这事了了,我心里也就舒服了。大法师父叫我们处处为他人着想,不能为了个人利益伤害别人。我要不学大法,我不会这样做的。”接着,我给她讲了大法真相,送了她一份《明慧周报》,她高兴的拿着走了。

正念脱险

我修炼刚刚几个月,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

我是做肉食生意的,在街上流动着卖熟肉。只要有人买,我就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同时送一份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这样,我连续讲了几年。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怕,只想叫人明白真相得救。后来,我又改做鸡蛋灌饼。那是固定摊位。有一次我讲真相后,被对方举报。

那是二零零六年年前的一天中午。来了一辆警车,下来几个警察就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其中一个警察打了我两个耳光,就把我双手背铐起来。我不停的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喊了好长时间。后来有人说:“你喊什么!”我说:“法轮大法就是好,是叫人做好人的,是修真、善、忍的,有什么错?你们警察的职责就是维护社会安定,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现在社会上真正的那些坏人你们不去管,却专抓好人。‘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一伙为栽赃陷害法轮功编造的。”

我讲着讲着,感到一股热量把我包裹起来。我背铐着的双手跑到前边来了,还双手结着印。那一刻,我仿佛進入了另外空间。只想着把真相给他们讲明白,让他们得救,完全是一种无私无我的状态。

二零零七年秋的一天早上,我炼完静功去卫生间,忽然听到有人在踹墙。我急忙出去一看,栅栏上有几个警察正要跳進我家院子,西邻房上也上来几个警察。我一看这阵势,急忙跑回屋里告诉妻子:“警察来了,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藏起来。”我刚一出屋,警察们就都進院了。这咋办?灵机一动:上房。

我上房后,警察也紧跟着上来了。邻房上的警察也过来了。我就大声喊:“警察入室抓好人了!”邻居们听到喊声,都过来了。村长就住在我家房后,也上来了。这时,两个警察一边一个把我胳膊一挎,当时我正念马上起来了,我用力往两边猛力一推:“上一边去!”把他们推了出去。我坐下来,盘腿、立掌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

警察叫我下去,我不答理他们,就是静静的发正念。村长在和他们理论着,说些什么,我也听不见。后来村长过来了,说:“咱下去吧!”我就下来了,警察们也都随着从房上下来了。我進屋一看表,正好是早上六点全球发正念时间。我马上坐下来接着发正念。

这时,我大嫂过来了,说:“他们進屋转一圈,一看什么也没有,就都走了。”一场看似很凶的迫害,就这样解体了。整个过程我没说一句话,就是发正念。

师父告诉我们:“在人世间表现的那些个坏人很恶,那个人那么凶,是因为背后的邪恶在撑着他;你灭了那个邪恶,那个人也凶不起来了。”[2]“对大法弟子行恶的不在表面上。你把背后那些因素解决了,你看看表面上啥样?人没背后的因素你告诉他干啥他就干啥。你是修炼人,你是有能力的,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他是一个常人,他是没有力量的。所以眼睛不要老是盯在表面上的人,解决那些背后的因素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才能使形势发生变化,才能使人发生变化。”[2]

二零一八年“敲门行动”时,一天上午十点来钟,本地派出所两个年轻警察突然闯入我家。当时我正在学法,就听有人说:“家里有人吗?”我急忙迎了出去,他们已進了客厅。我说:“有啥事?”警察说:“我们来看看你还炼功吗?如果你不炼了,在上边签个字,省的以后老找你。”我没搭理他,就把他们让到了沙发上,请他们坐下。

我一看,其中一个警察肩上带着所谓的执法录像仪。我就问:“那是什么?把它关掉。”他马上关掉了。接着,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我说:“你们知道现在有警察办案执法过错终身追责制吗?我这里有一份准备好的塑封资料,你们拿回去看看吧!”他们说:“不用拿了。”用手机拍下了正反面。

我说:“你们不要跟着中共瞎跑了。你们知道现在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他们都遭报入狱了吗?表面上是因为他们贪腐,实际是迫害法轮功遭的报应。我真心希望你们能平安得救。你们肯定都是党员,赶快‘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吧!”我说完,他俩就报了真名,做了三退。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安排他们来听真相,利用这种方式得救的。

助师正法 兑现誓约

修炼二十多年来,在风风雨雨、摔摔打打中能走到今天,我深切的体会到了都是师父的保护与安排,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二零一四年,我买了电脑、打印机。我从对电脑、打印机一窍不通,到后来能上网、下载、打印、做真相小册子、真相不干胶等等真相资料,整个过程我都感到了师父的加持。每当遇到看似很难突破的困难时,都是师父给我开智开慧,我的思路源源不断的被打开,有些看似不可能的事,都实现了。

家庭资料点成立之后,我给学法小组的同修提供各种真相资料。我自己讲真相的方式主要是在上下班的路上、工作中遇到的人、生活中遇到的人,不管是买菜、家里装修房子、村里的红白事、同学聚会,只要是我能碰到、接触到的人,我都要讲真相,劝三退,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安排的来听真相的有缘人。

只要工作不忙,我也和同修搭伴出去讲真相。去年七月份,我和一位同修一起出去讲了半个月的真相,每天能劝退三十来人,多时四、五十人。

一次遇到一个三十来岁的小伙子,我上前送给他一本真相小册子,说:“看看吧!保平安的。”他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便衣。”我说:“不管你是干什么的,首先你是一个生命,需要平安。没有了平安,其它的都是空谈。我就是为你好,希望你能平安得救。”他没再说什么,把小册子还给我就走了。

师父说:“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3]“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4]

这么多年,我就是按照师父说的做,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多救人。三件事已经溶入在我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了,很自然的就那样去做了,好似形成了一种必然。

我花的钱都是真相币。每年的新年前,我都要到银行兑换一万多元的新币回来,打印好,然后换给同修。每次去银行兑换新币之前,我都提前发正念,彻底解体、清除干扰大法弟子利用真相币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请师父加持我。

后来,我改换了方式,每次换两、三千元,多跑几个银行。其实只要我们正念足,师父都会保护我们。有一次,在本地银行,我说:“换一万元。”银行的人说:“你还有多少钱?都拿过来。”我包里还有四千元,他都给我换了。

在市里同修的帮助下,我还学会了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大锅)的技术,承担了本地这个项目,这样就比较方便了。只要有同修找,我就很热情的上门去安装、调试。有的常人说:“太好了,这邪党要完蛋了,什么时候倒啊?”

坚持背法 实修自己

二零一三年,妻子同修被病业迫害离世。因为我过份执著于亲情,执著于自我,强势,什么事都自己说了算,都是党文化的那一套。妻子出现病业后,我就又急、又躁,恨铁不成钢,完全陷入了情中,被她的状态带动。没有把妻子当作同修来对待,脱离了法对我的要求,就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我自己都差点失去生命。是师父又一次把我从死亡边缘救了回来。

后来,我就抓紧学法、背法。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渐渐的,我有了正念,知道了在面对魔难或考验时,自己的念头是怎么动的这至关重要。其实这就是闯关成否的关键,也是目前自己修炼状态的体现。

师父讲:“我是说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我不承认,因为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谁也不配管,更不能使它们利用、强加大法弟子以达到它们的目地从而毁坏我弟子的阴谋得逞。”[5]

我悟到:不管在历史上我和旧势力签过什么约,都全部作废!我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我的一切都由师父说了算,师父做主。我身体上的不舒服,我没有去想是旧势力的干扰,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长功,我当然既不会害怕,也不会有心理负担;警察来上门骚扰,我都看作是师父安排他们来听真相的,根本就没有想那些人和邪恶有什么关系,他们就是来听真相得救的。

也许有的同修会担心,如果来的是一个已经不能救的坏人,无论如何给他讲真相他也不会相信了,那会不会还是有危险呢?可以这么说,如果你真有那么强的正念和那么正的场,这样的人根本就進不来你的空间场。就算来了,也会被你正念坚定的一句话吓跑了。危险不是因为外因,不是那个不可救要的坏人,而是来自内因:自己那个不正的念头。

师父说:“你要是产生邪念,追求不好的东西,它就来帮你,你就修到魔道上去了,会出现这个问题。”[1]

其实,害怕邪恶的迫害,把来绑架的人视为邪恶,就是在求不好的东西,就符合了旧势力,它就能干成了它想干的事。如果真能把自己摆在主角的位置上:我是大法弟子,在一思一念中排斥负面的思维,就是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真能达到这个境界,迫害也就真的不存在了。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安全上的,全是师父安排的通天大路。

师父说:“在经受旧势力强加的魔难中走的正与不正更加难,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成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6]

我能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平稳的走到现在,全靠师父的慈悲保护和加持。这些年,我坚持背法、多发正念、做好三件事。背法能让主元神真正的学到法,不断的悟到法理,所以遇事我能向内找,修自己了。比如:以前我经常上不去网,同修说是心性问题,我就想哪方面该提高了。这样一想,很快就能上去网了,而且用的是升级以前的7.70版本。

背法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时时能想到法,用法来对照修自己。只要我脑子里反映出一个不好的念头,我立刻抓住它:“你不是我,灭掉你!”

修炼二十多年来,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有师父真好!”无论正法时间还有多长,弟子一定会坚定的跟随师父走到最后,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