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 努力做好三件事

更新: 2021年08月0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日】我是位退休女教师,在这二十多年的大法修炼中,坚信师父和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师父慈悲,时时保护着弟子。过程中有助师正法救众生的喜悦,也有些有惊无险的神奇事,有过家庭关时的痛苦,也有遭受邪党迫害的魔难。

一、脱胎换骨

修炼前,我身体疾病颇多:胃病(做过三次胃镜难受极了)、肾病多次复发、长期咽喉炎痛(因教一、二年级学生又包班)、还有肠炎、阴道炎、腰长年疼痛等,很是难受,药吃了不少、钱花了不少,却不见好转。在学校每天半上午、半下午要吃玉米糊,不吃就痛的无法上课批改作业。整个人面黄肌瘦苍老,那时才三、四十岁。有人对我丈夫说:“你这辈子完了,找了个病老婆”。

一九九七年十月放了几天假,我正准备去治病,碰到一个好友向我诉说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听了很相信,就没去治病了,当晚就叫了一个同事一起去了炼功点,在点上炼功学法不到十天,就有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人从此精神了。

折磨我十多年的病症不翼而飞,脸上红润润,天天乐呵呵的,真是脱胎换骨。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一位女教师说:“你们看她好像仙女一样”,让身边的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

我修大法,全家人得福报,女儿是某财经大学的保送研究生,儿子某交大毕业,都有一份稳定理想的工作和幸福的家庭。弟子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二、利用工作机会救众生

二十多年来,走到哪儿,我都坚持学法和讲真相。原来的学校合并后,我又到另外两所村小任教。这两所学校的校长及教师大部份我都给他们讲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给了护身符,有的看了真相资料,大多都明白了真相。一次辅导员对我说:“你看这些东西怎么办?”我一看是污蔑大法诽谤师父毒害学生的,当时没考虑自己的安全,立刻叫他把那些毒害人的东西给我,对他说:“我来处理,不能让这些东西去害人。”

有一年我担任一年级班主任又包班,六一新生要入队宣誓,大队辅导员问我要学生的宣誓名单,我说:“不搞这些形式”。他说:“没办法,上面要检查,抓得很紧请原谅!”我说:“不是这个问题啊!那是发毒誓要命的问题啊!把红领巾直接发给学生戴上不就行了?!”最后他也赞成这么做。

有两次到别的村小监考,我利用教师可以提前十几分钟到考场的时间,告诉学生拿出一张纸把我写在黑板上的话抄下来——我自愿退出少年先锋队组织,写上自己的姓名;写完后传上来给我。

三、利用聚会救众生

我出生在一个多子女的农家,前面有个姐从小体弱瘦小,下面五个弟弟,姐和大弟上学,叫我在家带小弟。十岁多父母才在我的要求下让我上学,还得背着弟弟去。因我在二十岁前身体一直健康,从没生病,成绩很好,从小学念到高中,四十岁还读了师范,所以我的同学多。各种聚会都是我救人的好机缘。

我每次都带上真相资料和平安符,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要开师范校同学会了,我做好准备,有三十多个同学和班主任来了,那天我们围成一圈,同学们轮流发言,大家畅所欲言。到我了,我说:“大家愿听真话还是假话?”他们回答:“当然是真话啰”。我接着说:“读师范时大家知道我身体不好、长年吃药,现在十多年我与药彻底告别了。为什么?因为是修炼法轮大法才给我一个非常健康的身体。法轮大法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教导人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甚至更好的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真佛真道,对身心健康有奇效,不是你们在电视里看到听到的那样。所以我也希望我的同学个个身体健康平平安安,我们健康平安就是儿女的福份,是他们的财富。最后我送句真实不虚的话给大家,请你们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赐洪福,祝你们全家平安幸福!”

大家听后纷纷鼓掌。发言结束后,我为还没有接触过的同学進一步讲真相劝三退。班长是个年轻有为的男士,开始我有顾虑心怕他不接受想放弃。这时师父的话出现在脑中:“人海茫茫相遇难 萍水一笑缘相连 静下心来听真相 你为此言等千年”[1]。他竟然笑眯眯的向我走过来打招呼,我很高兴也很自然的与他交流,讲真相后叫他三退,他很爽快的说:“要得要得。”我为他的选择有点激动。师父见弟子有救他的心就安排他来得救,我对另一同学也是同修说:师父太慈悲了!

二零一零年临近退休时,我给学生讲真相被一名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举报到教育局,那次在本村小学校长和同事的帮助下有惊无险,弟子知道是师父保护了我。

四、魔难中不动摇

在诉江前,身边的亲友见到我身体的变化,都相信大法好也三退了。因我两个农村孩子考上名牌大学,女儿还是保送研究生,都在城里有好工作又安了家,别人很羡慕。别人说我丈夫:懒人有懒福。

我实名诉江后,当地派出所打电话叫我去,电话里我跟他讲真相,对方立刻挂断了。他们很快找到我女儿领导,女儿受到恐吓,打电话给我,让我马上去派出所(因我诉江全家人都不知道)。我没配合邪恶,同修让我躲一下,晚上女儿回家没见到我,就把我儿子和丈夫从外省叫回来,后来亲友们都知道这件事了。当时警察两次非法抄家(农村和现在住的地方),他们把我作为重点迫害对象,想把我送看守所。这是朋友的儿子从一警察处得知了,告诉了我儿子,叫我快离开家下午他们就来。儿子见此情形,强行把我接到他那里。

当时全家人受到恐吓,压力非常大。邪党恶徒还逼迫我家人,叫我家人签字按手印等,还安排丈夫来转化监视我。那时虽然我怕心出来了,但我坚持走我该走的路,做我该做的事。我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的心不被这一切带动。开始,我拿出《转法轮》学法,丈夫看见就大声骂,质问我书从哪里来的,还来抢。我学法他就使劲打我的背,边打边说我看你还学不学,故意把电视声放得很大干扰我。我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把心摆正、不怨恨他,用自己的钱做全家的生活费,不用儿子的钱,家务全包了。一天,儿子下班问道:“妈,老爸又打你了?”我没多说只说了句“没事”。儿子对他爸说:“从今天起不许你再打骂我妈了”。儿子还看了一遍《转法轮》,对我说:“妈,你们这书写得好”。我说:“是啊,没有一句话是反对共产党的,可江泽民就是坏,他迫害这些炼法轮功的好人”。

师父为弟子化解了这场魔难。回家后,我没有因为受迫害动摇过,三件事是我生命中的主要内容。特别是二零一五年我认识了同修大姐,我俩天天出去到边远山区讲真相。二零一七年、二零二零年两次被非法拘留,一次十天、一次十五天,期间不忘使命、正念救人。第一次把本监室所能接触到的吸毒妹都劝退了,第二次处于疫情期间又是邪党搞什么“清零”,各监室住的满满的,走了又来,我和同修共同劝退近三十人。感谢师父慈悲加持!

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还遇到过几次有惊无险的神奇事,这些都体现了师父的慈悲保护。师父说:“我的法身一直要保护到你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为止,那时候你将走出世间法的修炼了,你已经得道了。”[2]我和同修也经历过不少魔难,我们走在修炼的神路上,以苦为乐互相帮助鼓励,比学比修。师父要求我们:“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做好救度众生的事。”[3]

我们从二零一七年开始背《转法轮》,现已经背了十三遍了。《洪吟》、《洪吟二》背完了,但没记牢;《洪吟三》、《洪吟四》背了一部份,《洪吟五》就背得少之又少了,有待努力。在同修帮助下,我们学会了上明慧网,有时间就浏览明慧。

五、瘟疫中救人忙

二零二零年正月初中共病毒瘟疫严重期间,到处封城封小区,乡村各路口都有执勤人员严管,街上没有行人,路上看不见往返的车辆,高音喇叭到处不停播放疫情内容,要求每户两天只能出去一人买菜。小区设关卡進出必须测体温,发一张卡给每户,出门得划卡登记。我很焦急,求师父加持。师父看到我有救人的心就帮我進出自由,我天天出去带上平安符和真相资料,没有真相币就自己写,大概每天写两百张出去花。

有一天,我来到一家小超市,见一中年妇女在上班,我就跟她打招呼,我说:“你好!大家都被这瘟疫吓住了不敢出门,你还不怕在这里为大家服务?”她说:“有什么办法呢?在家也是等死,还不如出来做点事”。我说:“妹妹你别怕,今天我们见面是缘份,你是个善良人,姐告诉你一个救命良方很灵,你信吗?”她问:“什么良方?”

我接着跟她讲真相给她看资料,并告诉她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心里退出加入过的无神论组织(党团队),大法师父就护佑你平安,瘟神不敢靠近你。”她高兴的退出了团队,还要求给她丈夫儿子做三退,要了几个平安符。我为她能明白真相做出正确选择而高兴,弟子合十谢谢师父!

没过几天,与小组同修联系,大家都明白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负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师父说:“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4]

时间紧救人急,我们小组轮流出去,和往常一样,由同修开车到边远山区救人。一有机会就去,我们一行五人不分昼夜,去百里外乡村、街道、小区,分两组把资料装好发给众生,同时请师父加持:让有缘人看到他保平安,一传十十传百让更多众生得救。碰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过程中有喜悦有惊险。晚上七点出发十二点左右回来住在同修家。

有一天下午,我们五人来到一个山村准备進村,分两组公路东西两边各去一组;每个路口都有戴红袖套的执勤人员把守,高音喇叭不停的播放给人一种紧张感。我们不停的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这时看到一个妇女没遇到阻拦就進了村,我们看机会来了,我和同修姐紧跟着進去了。我们来到村里见人就讲真相劝三退,没见人就把资料放在村民家。

我们做了一个山头,转了大半圈来到另一处,我们戴着口罩从一家路过,见一年轻男子很有气质,怕他不接受就没跟他讲真相。他家对面有条基根道,我们往前走,见他正打电话大声说:“有两个陌生人过来了”。为了安全,我俩把剩下的资料藏起来了,放了一些在明处。我发上一念:这些都是救人的法器,让善良人看见拿去明白真相得救。于是我们继续往前走,看见新修的大公路上有四、五个执勤的,有一人正打电话手指着我们这个方向说着什么,不一会儿我们来到新公路上(这是必经之路),离那几个执勤人较远一点的十字路口,这时一个戴红袖套的人拿着手机向我们走来,我没有一点怕心,笑着很热情的跟他打招呼:“大哥好!辛苦了,大家都戴口罩了,这瘟疫太吓人了,你在这里守着还是要多注意安全哦!”他“哎”了一声,什么都没说转身向另一转弯处走了。

我们一直往前走,发现路走错了,迷路了,在这转了一个多小时,心里又怕又急,天快黑了,执勤人员已下班了。这时看见一个人就过去问路,原来我们走反了。一下明白是师父在保护我们啊!如果当时原路返回就会有危险。我俩激动的泪眼汪汪,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我俩顺利回到停车处,同修们都很着急,见到我们,悬着的心放下来了,那天回到家已经很晚了。

通过这次写稿,我看到了自己与同修的差距,今后要在学法背法修心性上下功夫,使自己真正溶于法中。最后引用师父的话勉励自己:“希望大法弟子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后的路。”[5]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话有缘〉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全面解体三界内一切参与干扰正法的乱神〉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