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劳教迫害六年 重庆邮电大学教师谢锦仍被骚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邮电大学教师谢锦,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修心向善,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三次被非法劳教,累计六年,被迫害致腿残、脚痛、血压高达240,并一直被跟踪骚扰。近两年,在中共“清零”骚扰中,当地警察、大学派出所警察照相、逼签“五书”等,遭谢锦拒绝。

谢锦,男,今年59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在修炼以前,谢锦虽然只有三十多岁,却患有慢性肠炎、气管炎、肩周炎、股癣、神经性皮炎、痔疮等多种折磨人的疾病。修炼大法后,这些疾病都不治而愈,他心情愉快,家庭和谐,这使谢锦有更多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谢锦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被非法拘禁在拘留所、看守所、洗脑班、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被毒打、强制“转化”、侮辱,致严重伤残。

此外,谢锦遭严重经济迫害,被勒索、被大学降职、扣押工资或退休金,家人、孩子因中共持续的迫害而失去工作、失学,生活在动荡和不安中。

近两年间,遭当地派出所、邮电大学派出所警察骚扰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重庆市南岸区黄桷垭镇派出所一个警察,带着四、五个重庆邮电大学保卫处的人,及其他一些人,找到谢锦,要他在所谓的“五书”(即侮辱大法、放弃修炼的文书)上签字,谢锦严词拒绝。谢锦告诉他们不要再干坏事。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十五日,重庆南岸区南山路派出所警察,和重庆邮电大学派出所的警察和工作人员骚扰谢锦。谢锦被他们叫去“谈话”。警察问谢锦是否还炼法轮功, 谢锦回答说“当然炼。”

二零二一年六月八日上午,谢锦被大学工作人员要求留在办公室,说有人找,结果来了一个片警,带了几个人来,找到谢锦,说了几句话,给他强行照了一张像。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屡遭迫害

法轮大法教导人们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谢锦因为说真话,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屡遭迫害。

一、被非法拘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的当太难,谢锦就被绑架,被非法拘留两天。

此后,为了用自己修炼后身心切身受益经历,证实法轮功的清白, 一九九九年九月,谢锦到北京上访。回到重庆后,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八日,谢锦被以所谓“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谢锦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他被单位停止了讲课的权利,重庆邮电大学只象征性的每月发二百元左右生活费。谢锦要养家,在重庆信访无门的情况下,一九九九年十二月,第二次到北京上访。

然而,当谢锦再次被非法押回重庆后,又被非法刑事拘留七十多天。

二、在西山坪劳教所中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初,谢锦被非法刑事拘留七十多天后,当地警察再次以所谓“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罪,将谢锦绑架到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西山坪劳教所,谢锦多次因坚持炼功,被劳教所人员关禁闭。禁闭室只有一个水泥板,马桶一周才倒一回。在那里,谢锦被强制站着,双手吊铐在铁门上,数天不解铐,他的脚肿得象馒头一样。

谢锦被铐的地方在猪圈附近,晚上,蚊子密密麻麻叮在他身上吸血,飞走一层,又来一层。谢锦确实忍不住,手一动,满手是血。

在那里,谢锦多次被警察用警棍毒打;六、七个人把他按在地上,强行灌食。他被强迫高强度军训和洗脑迫害。谢锦还被强制抽血。由于环境肮脏,他的全身长满脓疮。

二、再被非法劳教三年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谢锦第一次被非法劳教期满回家后,虽然上班,但大学不给他安排具体工作,同时警察不停的骚扰。

二零零一年,谢锦再次到北京上访。他被非法押回重庆后,又被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西山坪劳教所,谢锦因为炼功,多次被打、被铐,被关在“严管组”残酷迫害。警察谭伟叫三个劳教人员把谢锦按倒在地上,毒打他五十至六十棍。谢锦被打伤,在医院躺了一个多月,臀部满是瘀血,后来,不得不开刀,引流出半斤左右的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因为被无端毒打,在医院里,谢锦在另外有良心的劳教人员的帮助下,向重庆市劳教局写了封控告信,由同情大法弟子的劳教人员带出去,交给了重庆市劳教局。

几天后,控告信被转回到劳教所医院,谢锦在病床上被“严管”迫害。

为了逼谢锦说出谁帮忙寄信,“帮教”人员不要谢锦睡觉,十五分钟,叫醒一次,同时在床周围贴满辱骂师父和大法的字条。谢锦多次被恶人邱闯等“帮教”按在床上,用锄把毒打,臀部被打得鲜血直流。“帮教”恶人每次打谢锦之前,还硬要谢锦自己说打多少下,说少了不行。

此外,在“严管组”,谢锦还被单独用篾块毒打;被强迫站军姿,要全身用力,手或脚被“帮教”突然拉动了,“帮教”就飞起一脚踢在他身上;或“帮教”突然叫谢锦的名字,他若没有立即回答,“帮教”也是飞起一脚,踢在他身上。此外,谢锦还被强迫洗脑,强迫看辱骂师父、大法的书,若不看,由另外的人强行念给谢锦听。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三年后,二零零四年,谢锦被放出来时,腿已残疾,脚疼,行动困难,全身皮肤溃烂、长水泡,并发痒,变黑。

谢锦出来后,在单位上班,当时单位没安排正常工作,谢锦被扣四个星级工资,同时经常在“节假日”或“敏感日”,被警察、610人员骚扰。

三、二零零八年再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谢锦被再次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西山坪劳教所“严管组”,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坐在凳子上,直到晚上十一点钟,才让睡觉。警察还唆使恶人毒打他。他平时要长期坐正,每天大小便只有四次,几十天不准洗脸、漱口、刷牙、洗脚及其它所有个人卫生,上、下午只准活动几分钟。

四、二零一零年后工龄被扣六年 屡遭骚扰

二零一零年,谢锦从劳教所出来后,不仅仍然腿残、脚痛、走路困难、血压高(220~240左右),平时被公安机关、单位、610骚扰,被跟踪、节假日前谈话、打招呼,更是家常便饭,还差点强行被绑架到洗脑班。

谢锦正常工作被剥夺,工龄被扣六年,以前的住房公积金也莫名没有了。他行动不便、身体变形,肚子长期胀。

由于被长期非法关押,谢锦的家庭遭重创,妻子独立支撑家庭,照顾孩子,还要拖着病体,到西山坪来看他、上账等。

中共的这场对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事实上,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在未来法制昌明之时,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都面临未来正义法庭审判和终身追责。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