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理性上真正认识法”的点滴体会

更新: 2021年08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我六十岁才开始在大法中修炼;今年八十六岁。二十六年的修炼历程,风风雨雨;在师尊的保护下,走到了今天,想说的话很多,重点交流自己对“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2]的点滴体会。

一、首次拜读《转法轮》的神奇

正当我被疾病缠身,精神和肉体的痛苦叠加在一起,对人生充满焦虑、悲哀和恐惧,甚至产生“不想活”的念头时,内心却升起了一种“希望有神存在”的强烈愿望和渴求,热切盼望有神来救我脱离这人生的苦海。不久,我就真的有幸得到了这部宝书《转法轮》。

我带着急切的心情首次拜读了《转法轮》。当我学到<第一讲>,书中说“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时,我的心就被牢牢的吸引住了,因为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知道,世界上真的有人承诺可以“度人”。“度人”这个词也只是在童年时期听到过。在数十年无神论的反复灌输下,我放弃了对神的向往;但是,内心深处的神性并没有完全熄灭。所以,当我发现法轮大法可以度人时,我的兴奋和激动是前所未有的。

可以说,我当时拜读《转法轮》是绷紧了全身,全神贯注的读着,我急切的想知道,这位大师如何度人?被度的人需要具备什么条件?我是否具备这些条件?所以,我几乎是忘我的投入,去阅读这本书,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吃饭,也忘记了睡觉;从第一天上午八点直到第二天凌晨四点,就这样连续不断一口气读了二十个小时,中间还感动的大哭了一场。

读完第一遍之后,神奇出现了,我整个人立即变的精神饱满,心态轻松愉快,几乎一夜之间就脱胎换骨了一样。

要知道,那时的我,已经是一个衰弱的老病号,每天中西药不断,走路摇摇晃晃,满口牙齿松动了;一旦感冒,就会发生心肌炎,血沉升高,就需要卧床休息两周以上;看书不能连续超过两小时,否则,出现眼花,双影;每天必须午睡,否则,整个下午和晚上都昏昏然,无法正常思考和工作……但是,当天,我却连续看书二十个小时,还没有吃饭,没有睡觉,不但眼不花,头不昏,而且,浑身充满了能量,恨不得马上出去跑步。我心中的一切忧愁,悲观失望,焦虑等等消极情绪,一扫而光。这不是天大的神奇吗?

我意识到,这本书是一本神书。能够写出这部神书的作者,一定是一位真正超常的高人(当时只认识到师父是气功大师)。

我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最好的气功。找到了最好的气功大师。于是,我当即下定决心,今生就只跟随这位师父,只学习法轮大法;其他过去接触过的一切气功统统都不要了。当时真的是非常兴奋,真的如获至宝。

这种实实在在的神奇事实,令我对师尊的教导深信不疑。

后来,我又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师父为我净化身体,下修炼机制和法轮、灌顶、消业、危险中的保护,等等等等。所以,我内心充满了对师父的尊敬和感恩之情,无法言表;感到师父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二、学经文《警言》开启了我“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的实修历程

当年,师父经常写经文,纠正学员中出现的问题;每发表一篇新经文,我都要反复学习许多遍,都能够理解。但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师父发表的《警言》这篇经文,当时没有读懂,但印象很深,也引起了我的高度重视。

当年,我学到《警言》这篇经文时,真的没有读懂,例如,为什么不应该对师父感恩戴德呀?师父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我自然应该感恩呀?什么是“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2]呀?为什么这些理不对呀?什么是人的壳呀?哪些是人的认识?人的观念呀?为什么要人人都从内心认识法才是佛法在人间的再现呀?……等等,这些疑问,我统统都搞不清楚。

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师父要求我们“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当时的思考是:即使暂时不理解,也要按照师父的指导去做。因为,我相信师父指出来的问题一定是非常重要的。

从此之后,我学法更加专心和认真;而且,总是要努力去从理性上认识法。所以,我把自己的学法时间都安排在我头脑最清晰,效率最高的时间段進行,而且,希望没有人打扰;经常关着房门。我还习惯于把学法中理解到了的一点一滴都即时写下来;自己写一遍,印象就更深了。

二十多年来,不知不觉,日积月累,思想里就装進了许多大法的理念;每当遇到什么难题时,总是能够想起来师父在这个问题上说过什么,从而帮助自己的判断和选择;我真的感受到了从大法中获得了巨大的能量和智慧。

也许,正是这种内心积累了的对大法的理性认识,使我能够在古稀之年,从遭受残酷迫害的艰难岁月中走了过来。

我感到,在这种不断加深对法理的认识和理解过程中,使自己的内心越来越强大;对他人越来越能够理解和宽容,也很难对别人生气了。我虽然知道自己的修炼还差的很远,但对修炼的前景却充满了信心。甚至还有一种愉悦感;感觉到修炼是愉快的,不是痛苦的。所以,一般而言,可以保持一种乐呵呵的状态;每天都过的轻松、愉快。

三、“从理性上真正认识法”的重要性

由于在个人修炼阶段,对大法的法理有了较深的认识和理解;在迫害来临时,就比较容易保持清醒的头脑,不至于被外部的邪恶所吓倒;也不至于被假相所欺骗、蒙蔽。下面列举两个例子。

在迫害初期,邪恶搞信息封锁、大法弟子得不到真经文的情况下,坏人编造了一些假经文来欺骗学员。一次,本校的一位辅导员给了我一份假经文,我马上直观察觉到这是假的,因为这篇所谓的经文,直接点名指责明慧网的某某;文字中的用词和语气都不象真经文;所以,我拒绝接受,并且告诉她,我认为这是假经文,请她不要传播。她起初不认同;几天后,她才认识到了。我觉的自己的这种判断能力是来自于对大法的理性认识。

另外一个例子是监狱里流传着两个不同老年法轮功学员的故事。

在监狱里,流传着故事,说:真奇怪,有两位法轮功老太太;其中一位称为A,她走進这所监狱大门时候是单手立掌進来的;看似很坚定;但是三天之后,她就被转化了。为什么呢?因为犹大告诉她说,你就是应该转化,你若是不转化,师父就会承受更多、更大的苦;你若转化了,师父就会解脱,少受苦;她于是马上同意转化。另外一位称为B,她走進这大门时,好像是一位来体验生活的记者一样,笑眯眯还和门口的女警官点头打招呼;一点敌意都没有,但是,一年多过去了,监狱方想了许多办法却总是转化不了她。讲道理讲不过她;打又不敢打她,据说她有国际影响。反倒是她把监区的一些犯人和警官都讲明白了,她们都喜欢她,甚至帮助她转移经文。所以,现在把她转移到另外监区严管起来了。目前监狱方组织了三十多人的帮教队伍,每天都开会研究如何转化她,主任还亲自主持帮教组,但是都奈何不了她;请了某地男监狱的两个法轮功专案组的警官来转化她,结果,反倒是警官向她泄露了《九评共产党》的秘密;却没能转化了她。她现在成了这个监狱最顽固的法轮功学员之一;你看奇怪不奇怪?都是法轮功学员啊?我听了之后笑一笑。

心里知道,那位A老太太对师父的情很重,可是在法理上却很糊涂。可怜她受骗了啊。她是用了人的情来对待师父,而不是从法理上真正认识到了大法的伟大。而那位同修B对大法的法理有比较坚实的基础,所以很难将她转化。

我再次从另外一面体会到“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2]的重要性。

四、谈谈关于“业”和“德”的理性认识

师父在《转法轮》中向我们讲述了许多崭新的理念,其中之一就是:业和德。业和德都是真实的物质存在,但是,我的肉眼却看不见,我的常人之手却触摸不到这种物质。

例如,关于病业,师父多次清楚讲解了这个问题;但是,我知道,有一些在监狱被迫害时表现很坚定的同修;在出狱后,却在病业中失去了宝贵的肉身生命,没有能够走完这条成神之路;情况虽然很复杂,但毕竟很令人惋惜。为什么病业关这么难过呢?

当我在学法中尽量从理性上真正去认识,去深入理解大法的法理时,发现,在这个问题上,常人的理与大法的法理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论。

关于“人为什么生病”的原因,人的各种理论认识,包括中医、西医,都是人的理,细菌呀,外邪呀,遗传呀,病从口入呀等等,多数都是指的“外因”。

我自己在修炼之前的数十年内,头脑中装進去的,也全部都是常人的这些理论;所以,每当咳嗽了,马上想到,可能是受凉了,感冒了;或者什么“花粉过敏”了等等;如果,腹泻了,马上想到,可能是吃错了什么食物了;如果发烧了,马上就想到,可能是什么细菌入侵了,等等……全部都是人的理论;我后来理解到,这就是在这一领域中人“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吧。

可是,在法理中,对人为什么出现病业现象的原因却是不同的。在法理中,我理解到,病业都是业力所致;而业力是内因,是这个生命自己造成的。

由于对造成“有病”的原因不同,当然处理的方法也就不同。

常人有病,当然就只有去看医生,吃药呀,打针呀,开刀呀,等等。修炼人出现病业现象时,就要对照大法去处理问题,那就要找自己内在的原因。

话虽那么说,做起来却很难。面对这些问题,就需要我自己的思想发生很大的飞跃性的根本性的转变;由于这种人的理,存在于我头脑里的时间很长了,已经成为思维习惯了,所以,这个思想转变的难度是很大很大的。

我悟到了,这也是师父所说的“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吧。

同时,我進一步悟到,我们修炼,其实就是要改掉许许多多“人”的思维。真修的大法弟子是不应该有病的;如果有病,就只能是常人。为什么?因为,自从我发出想修炼的这一念,师父就为我净化身体,调整身体,使之达到无病的状态。

所以,在我的思想中,今后若有任何身体上的不正常,就知道是“消业”。所以,在后来多年的修炼中,虽然还有多次大小不同的病业关;但只要当时有坚定的一念:这是消业。这个关也就容易闯过去了。

所以,我现在真的越来越不担心病业了。因为,师父给我的法宝之一,让我懂得从理性上真正认识病业,我似乎已经知道怎么去运用了。

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编注:本文代表作者当前修炼状态中的个人认识,谨与同修切磋,“比学比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