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的同时不忘向内找

更新: 2021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是一个性格特别不好的人。结婚后,丈夫脾气也很暴躁。我们俩经常打仗,打的不可开交,两败俱伤,给孩子造成的精神压力很大。我和丈夫身体上也造下了好多疾病。难过时,我常常以泪洗面。

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通过邻居大姐的介绍,我和丈夫幸运的一起修炼了法轮大法。从那时起,我们的家境一下子改变了,我们都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从此,我们俩再也不打仗了,家庭和睦了。浑身的病痛通过学法、炼功、做好人,都不翼而飞了,全家人活的开心快乐。

得法后的改变

丈夫是村里的电工,二零零零年九月上旬,他带领一帮农民工改线路,我家成立了伙食点。这当中牵扯物质利益、钱财等多方面的事情。丈夫和我说:“咱们一定要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不多拿多占,不坑害百姓,每笔账都要清清楚楚的记在本上。”

结果,我们给老百姓节约了很多的钱和物资。大铝线很贵,我们一分一毫都不动。还有剩下的一些鱼肉等好多物品,共装了两个四轮车,我们都送到了村上。当时村书记感动的说:“你这孩子真傻。”我回答说:“我们学大法了,就得听大法师父的话,不能贪占老百姓的便宜。”我们这么做,感动了村民,他们都知道是因为我们修大法了才这样做的。

我婆婆和弟媳不和,经常吵架拌嘴,弟媳要把婆婆的行李扔出去。婆婆没办法,一气之下,把房子卖了。然后,就让丈夫把他们接到我家。当时丈夫不太愿意,因为事先也没和我们商量,婆婆一个人就决定了。我们只好去车,把他们接到我家。

这一来就是四口人:婆婆领着怀孕的小姑子,一个吃饭用手抓、不知饥饱、拉屎不知往哪拉、一宿也不睡觉、就知道骂人的二儿子。我当时的心性也承受不了了。我们一家四口,供两个孩子上学,本来就不宽裕,往后的日子咋过呀?我一边做饭,一边掉眼泪。

心性过不去,就觉的没路了,找谁诉诉苦呢?我就去了同修家,和她们交流怎样才能打开心结?修炼人在一起,说的都是法中的话。同修你一言、她一语的,大家都是说修炼中的话。同修们说:他们来,也是帮你修炼、提高的,考验你能不能坚修下去。

我想起来师父的一段法:“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全看你自己如何去修。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1]

我学了几遍师父的讲法之后,我明白了,这是师父利用我们之间的因缘关系,还我欠他们的债;同时,转化我对他们曾经造下的业;提高我心性,长我的功。师父给弟子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转变了观念,心态也祥和了,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想我一定要善待他们,宁可自己吃苦,也要让他们感受到我对他们的好,证实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才能这样做的。

我和丈夫商量后决定,给婆婆他们盖个下屋,让她也有房子,过的能安稳一些。房子盖好后,婆婆他们搬進去了。我每天想着法儿的做点婆婆爱吃的。我想她也真的不容易,年纪大了,一个啥也不懂的儿子就够她操心费力的了,我越想越可怜她。

丈夫把饭给小叔子送过去,随便他怎么吃。婆婆有什么事了,都由我们夫妻俩照顾。医院给婆婆的补助金,每年六千元钱,由老兄弟掌管,我们不提这份钱的事。亲属们都知道我们善待婆婆他们。

诉江遭绑架 正念回家

二零一五年七月中旬的一天,我正在菜园子里除草,突然来了三个陌生男子,凶恶的闯了進来,强行的把我绑架到警车里。当时我不知道去哪,内心感到恐慌。但我还是鼓足勇气,一路上就和他们讲大法真相。车走了好长时间,下车一看,是县公安局。

到了那里,他们把我连踢带打,摁倒在地,戴上手铐。他们把我推到台子上问我:“你告江泽民了吗?”我说:“是。”他们说:“你为什么要告他?”我说:“他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他们又说:“你得配合我们签字。”我说:“那是不可能的,我要配合你们了,就等于让你们犯罪了。我只能告诉你们法轮大法的美好,谁相信,谁都会受益无穷。”

后来他们又把我领進一个阴森森的黑屋子里,桌子上放了很多电器设备。有一个人冷不防的打了我两个耳光,接着三、四个男的围了上来,把我连推带搡说要给我照像。我当时就想:“师父救我!”灯立即灭了。他们几个人气喘吁吁的把我摁在凳子上。这时,我心里对师父说:“请师父救我!不能让他们对大法犯罪,我决不配合。”我刚说完,亮了的灯又灭了。那个头头说:“算了,我知道这些人可坚定了,不会配合咱们,把她送進拘留所去。”

在拘留所里,他们让我穿号服,我也不配合他们。我想的是我有师父看护,我想到师父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师父的法不断的往我脑子里打,我从心里感恩师父。我暗下决心,今后弟子就听师父的话,不论任何环境都要好好学法。遇事向内找,修自己,修心、断欲、去执著、修掉怕心。

在我被非法拘留的半个月里,丈夫领着八十多岁的婆婆来看我。婆婆和拘留所的警察们讲大法好,讲我是怎么孝顺她、伺候她的,婆婆在警察面前证实了大法好。

我在里面每天就是背法、发正念、炼功。常人每天要靠墙站着报名,我不听他们摆布。有机会我就和号里的人讲法轮功真相,让她们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有一天,五、六个警察排着队来到房间,几个妇女又靠墙站那不动。他们又指着我说:“你怎么不动呢?”我说,我师父说了:“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今天世上的人,都是大法师父的亲人,那你们也是我的亲人。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大福报的!”他们排着队,默默的都走了。

隔了几天,把我换到了另一个号里,里面有几个妇女,我就给她们讲真相。晚上,在我似睡非睡时,从天上飞来一道白光,進到了我的头里,我当时就悟到是师父点化我:我能制约这个空间场。那种心情用语言无法形容,切切实实的感到有师父看护真幸福啊!

一天上午,打我的那个小警察推开门,他很真诚的对我说:“姐,你快回家了。如果有一天在大街上见到你了,我会不好意思的,真对不起你了。”我说:“没什么,你只要记住姐告诉你的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得福报的。”他说:“记住了。”

第二天,我该回家了,一个头目说:“你得配合我们签字。”我说:“那是不可能的,不能让你们对大法犯罪。”他们也没有为难我,我就出去回家了。

我回家以后,隔了不长时间,镇上派出所人员就不断的到我家骚扰,我就借机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都静静的听着,我告诉他们:“我不可能配合你们。”从那之后,他们就不来了。

大面积发放真相资料救人

我始终听师父话,不放过任何救人的机会。我有时上街上面对面讲真相,有时去各个集市上讲,可还是觉的讲的太少了。我心里琢磨怎样才能救更多的人呢?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爆发后,全国人都被严防严控中,人们都在惊恐中度日,我就更着急救人了,怎么救呢?

听同修说,她们那里挨家发放真相资料,铺面救人。我一听,也想这么做。她们得知我有这个救人的想法,非常支持我,说:“你想用多少资料就过来拿,用多少,给你多少。”我又把这个事和丈夫商量,他一听,马上表现出害怕、不同意的样子,吵着、闹着不让。他让我走,不让我在家呆了。

丈夫怎么反对,我的心都不动,就否定,他的表现是假相。都到什么时候了,救人要紧哪!我就和他说:“你不想去,我自己去。”定下这一念之后,我就多学法、多发正念。我心里想的是有师父加持我,我能行。就这样,我拿回来了真相资料,开始了一屯一屯的发放真相资料,把真相资料别在一家一家的大门上。

开始发放的时候,我心里紧张,顶着压力往外走。我边走边发正念:解体我救人所到之处不好的生命和邪灵,把功能打过去清场。我又请师父给弟子下罩,谁都看不着我,弟子走另外空间。这样想着,我的心态越来越平稳,我谢谢师父把救人的路都给我铺好了。几个屯子走下来,都是平平稳稳的,我自己更有信心了。这时,我丈夫也出了正念,不反对了。

一次,在一个屯子里,我发放真相资料很顺利,不自觉的欢喜心就出来了,我也没意识到。我发现,一个骑摩托车的人跟在我后面。这时,我马上意识到是欢喜心招来的。我心想,你是假相,我不承认你。我念发正念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对自己说:“你有什么欢喜的?这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领着我,我只是动动腿。”我这么想着,那个人骑着摩托车在我前边绕了一圈之后就走了。我告诫自己:“只要救人的心,其它的人心都不要。”

又一次,我去一个屯子里,我把真相资料从兜子里一拿出来,资料放出了亮光,我顿时感到是师父在时时领着我、鼓励着我,我的正念更足了。尽管每次回家都十一、二点了,但我不觉的辛苦、劳累,只要能多救人,我心里就高兴。

有时这个屯子人家少,我发完了,就去另一个屯子。为了抄近道,我就穿过田地或树林子,我边走边心里背师父的法:“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3]、“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我心里这么念着,整个人都溶在法中。我又到了一个屯子,一家一家的把真相资料送完。

救人的同时不忘向内找

师父的新经文《理性》发表了,师父说:“你们不是来改变历史的,是在历史的最危险中救人的,如讲真相、三退、真心念真言,都是最好的灵丹妙药、救人的办法。人心的改变就会使事情向正面转向。”[5]学完之后,我感觉救人更迫切了。

同时,我也看到同修在交流文章中说,他在打坐中看到,整个地球被各种灾难:瘟疫、虫灾、水灾、山洪泥石流、地震等等,什么难都来了。这是神在惩罚、淘汰人。如果人还不悟,还给中共邪党站队,那就被彻底淘汰了。所以,我们就要再给世人了解真相的机会,救更多的人。

这时,同修们也决定再次打印真相资料,再把各个乡镇的各个村屯挨家送真相资料。我和另一个乡的同修联系好了,还是由她们打印资料,我们一人一半。就这样,开始了第二次铺面送真相资料救人。

这一次,我心里只想着多救人,心理上很轻松,不那么紧张了。我先从镇上的楼区开始发放,每天晚上我骑着电动车到小区里,考虑到不打扰住户,我上楼时脚步轻轻的,把资料别在门把上。一层一层的上,一个门一个门的别。下来时也是轻轻的,尽量的不发出声音。这样,既不打扰别人,自己也安全。出门时,先观望一下,看看外面的情况,然后再走下一个门,要理智、智慧的做,所以前两次送的很顺利。

第三次我又去发放真相资料时,看到墙上的真相粘贴还好好的贴着,心里很高兴,贴这么长时间了,谁都没动,真好!又有点欢喜心出来了。就剩一个单元了,我发完往下走,感觉后边有人跟着,我出来马上拐到墙边倚着,一个男人站在门口东张西望。我心里想,让他看不到我,我们俩不在一个空间。站了一会,我就跟师父说:“请师父让他走吧,弟子好下去。”这个人就真的走了。

回家的路上我就想:这个欢喜心太招魔了,我得从根子上找一找,为什么它老返出来?一找,我才知道:它是一个根本的执著心——自我。自我的本身就是为私的,这个私就能派生出许许多多的人心。把自我摆的高高在上的时候,心里的反应就是:看我多听师父的话,我有本事,我正念强,有智慧、有能力,没怕心,轻轻松松就能救人……在欢喜中显示自己、妒嫉别人--你们发放真相资料时,几个人一起搭伴,互相加持正念,看我一个人就行,一点不比你们差,炫耀的心也出来了。以前没细找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没有这些心呢。这回把它们找出来了,我要去掉它们。

然后我和丈夫配合,又一屯一屯平稳的发放真相资料。一次在一个屯子里,我正发放着,一抬头看见天上出现一片红光,象扇面一样。我在惊奇中明白,是师父鼓励、点化弟子救人不能松劲,弟子由衷的谢谢师父。

由于有了大面积发放真相资料的基础,世人看后认识转变了。再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就容易了。

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听师尊的话,和同修们一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使命,跟随师父回到自己天国世界的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