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走好修炼路

更新: 2021年08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二零零五年在加拿大得法的。时间如梭,转眼自己已从一个新学员变成了修炼十六个年头的老弟子了。这个过程中,自己虽然没有什么波澜壮阔的动人故事,亦没有什么神迹展现,但是也经历了得法的喜悦,去执着的剜心透骨,过关后的身心提升。

刚刚得法时,我的认识只是停留在个人修炼阶段,在家独修了一年,没有走到集体的环境中来。随着学法的深入,逐渐认识到救人的急迫和自己的责任,当时特别想加入到证实大法的项目中去。后来终于有机会参与了不同的大大小小的项目,但是最终,不是项目取消了,就是有些变故,总之,不得不离开了,都没能坚持到底,很遗憾。

唯独“新世纪影视”这个项目,我一直做到了今天。现在这个项目发展越来越壮大,越来越专业,参与的同修来自美国、加拿大、澳洲、越南等世界各地。“新世纪影视”不仅拍出了众多的真相影片,讲真相救人的力度很大,而且还提供了很好的修炼环境,对自己修炼提高给予了很大的帮助,所以今天主要想交流一下我在“新世纪影视”项目中的修炼心得。

记得有一天,一位同修找到我,问我能否帮忙客串一个角色。那时项目组还叫“加拿大真相电影组”。虽然我不是个电影迷,但从小就对电影有一种神秘感。记得刚得法不久时,有个同修问我是否去过新唐人电视台,我就曾经心想:啊,我们还有电视台呀,希望哪一天能去看一看。所以,听说让我去拍片,我立即就答应了,带着好奇,也带着不自信,怯怯的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拍摄。

其实那场戏非常简单,我演的是一个家庭的好丈夫,做了一桌好菜,等待老婆回家吃晚饭。当然,菜不是我做的,同修已经帮助做好了,真的很丰盛。我当时想,拍电影还真挺有趣的,拍摄中还能享受美味佳肴!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条件非常简陋,但那场面也足以使我感到很紧张。刚要把菜送到嘴里,就听“咔!”不得已,把菜又放回碟子里,重新来。由于是在一个同修家的厨房中拍摄,场地非常狭小,摄影师只能弓着腰,挤在角落里,汗水湿透了他的衣衫,我心里好是过意不去。越是这样越是紧张,表演总是不合格,就这样一直拍到半夜。拍完后,终于可以吃饭了,但看着一桌子冰冷的饭菜,我一点食欲也没有了,有的只是失落和沮丧。回家的路上,我想这个真的不适合我,再见吧,我的演员梦!

本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可过了几天,剧组打电话过来,让我去重拍。这回我可再也没有好奇心和好玩的心了,为了不再给大家添麻烦,我想我必须静下心来,认真对待!我就一路发着正念,求师尊加持。这次重拍,戏有所变动,我的表现也不错,拍的也很顺利。有了这次的经历,以后再拍摄之前,我都会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效果也都不错,所以,我深知都是师父在帮助我,心中充满感恩!

由于我得法比较晚,证实法和个人修炼是结合在一起的,再加上情比较重,常常被邪恶钻空子,所以修炼的路比较坎坷,魔难特别多。我的太太不是修炼人,当时对我参与项目都不是很支持,尤其是对我拍电影很不理解,认为我上了年纪了,反倒要追求起名利来了。由于我白天要上班,所以拍摄通常是在晚上,而且经常会拍到挺晚,她会很生气,经常半夜打来电话吵闹。那时,拍戏时间一晚,我心里就有些不稳。有时顾及面子,没守住心性,也在电话里同她争吵。同修提醒我,要像个修炼人。我们剧组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或者说是习惯吧,就是拍摄现场一定要保持纯净祥和的场,只有这样的场排出的片子才能救人。看着周围同修们和善的笑容,我马上就能平静下来了。

过后我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很多不足。我平时对太太的善心不够,很多家务和琐事都是她一人承担,所以她常抱怨我自私,什么都不管,只想着自己成仙成佛。的确,修炼以后,我觉的除了修炼,其它什么都不想好好做了,家庭关系协调不好,工作敷衍不认真,表面上精進,其实没有按法的要求做。师父要求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去修炼,在哪里,人家都得说你是个好人。同时,虽然我知道我们拍片是为了救度众生,但我心里总是有个心结,觉的这不是我的专业,怕别人想我不务正业,想成名呀。可能是自己有这颗心,才招来这样的麻烦。家庭关还没过去,新的魔难又来了。

我当时是在一个政府部门工作,待遇好而且很轻松,有很多时间参与证实法的事,本可以做的好一些,但自己却没有珍惜这个机会。我当时同时参与了几个项目,表面上好象很忙,其实哪个也没有认真去做,常常找借口说没时间敷衍。结果,本以为那份工作可以干到养老的,因为我们老板退休后,来的新老板要改革,我被裁员了,我突然被迫要去面对久违的就业市场。由于长时间的闲散惯了,我的技术有些落后了,所以顿感压力,尤其感受到来自家庭的压力。

这变故和压力迫使我清醒,我暗下决心要处理好方方面面的事情,要在修炼上突破自己的状态。在家里,我努力守住心性,学法炼功不敢耽误,真相电影的拍摄也不能停,剩下的时间认真准备简历和面试。

有一天,朋友介绍我去一家美国大金融公司,简历刚递过去不久,美国的老板就打电话,来个电话面试。他对我还满意,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公司面试?我当时急于找到工作,我说随时可以,结果他给我安排在第二天。这时我才知道这个部门竞争非常激烈,门槛很高,还要再经过四轮面试,问一些刁钻的问题,还要在墙板上写出算法,还要考很多基础的问题。

当时,我毕业已经很久,大学的课程忘的差不多了,而且我没有在国外读过书,很多的名词和术语都对不上号,再加上很久没有找工作了,需要准备的东西相当的多,可是当时我只有一个下午和晚上的准备时间了。太太埋怨我答应的时间太匆忙,因为这个机会难得,应该多留些时间准备。我笑着安慰她说顺其自然吧,我的工作已经在前面等我了。

随即我马上开始上网查找相关资料,那时真正的体会到什么叫“犹如神助”,真的是想找啥就立即能找到啥,而且突然觉的我的智慧好像被打开了一样,一目十行,能立即理解,并能记住,默写下来,我都惊讶于自己当时的表现。没想到本来时间就短,当晚我小区那片儿又停电了,我守住心性不慌不急,找到附近的麦当劳,在那里学到半夜三点多钟,基本上该准备的都差不多了。第二天,我精力充沛、信心满满的顺利的通过了四轮面试。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加持,当我在修炼上精進做好的时候,师父都会帮助弟子。

这件事情过后,再去参与拍摄时,我太太给我的阻力也没有那么大了。

可是修炼就是逆水行舟,考验总是会一个接一个的来。不久后,我家中又出现了各种麻烦事,由于自己情太重,往往好多事情绞在一起,疲于应付,总感觉时间不够用,尤其我们在拍一些大片或重要活动的关键时刻,常常会出现各种干扰。问题出现的时候,我却用人心去对待,没有把证实法救人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而总是放在了最后,把人中的事情都先安排好了,再去考虑项目的事情。而且自己当时非常强调时间预先安排,希望剧组能提前告诉我拍摄计划。可是剧组成员很多也都有自己的工作、家庭、各方面的事情,还要找拍摄场地,协调一个时间是不容易的。结果往往通知的拍摄时间与我的预期或安排常常冲突,搞得我很麻烦,面对这样的事情,我没有从法上去认识,也没有找自己的问题,相反时间久了,我就生出了抱怨心。

有一次,我们有个新片要拍摄,我问是否会在某个时间段开拍,那样我可以提前安排请假。得到确认后,我提早做了安排,让我太太在那段时间回国,顺路可以去日本玩玩,这样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结果计划有变,到了预定的时间段却没能拍摄,我终于忍不住了,对着协调的同修大发脾气。

回家后,我学法和炼功的时候,静不下心来,总好像心中有个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太差劲儿了。”我认识到了自己问题,其实就是太自我了。大家都是为了共同的做好这个讲真相救人的项目,我又不是在给别人做,每个人都是在给自己做。

当晚,我就向同修做了道歉。后来才知道,其实别人遇到的难更大,只是人家没当回事儿。而我却人心太重,被情所困扰,干扰不断,总也过不去。

其实剧组的同修对我都很包容,我经常迟到,害的大家总得等我。修炼是很严肃的,正法救人的事要求我们要时刻保持正念。我发现每次去参加拍摄时,如果我不注意提前出发,而是掐着点儿走,就会有麻烦,不是路上堵车了,就是地铁出事了。

一次,我下班后,要去一个指定地点拍场戏,结果偏偏那时地铁出了问题,非常慢。同修得知,二话不说,让我在最近的地铁站下车,她马上开车来接我。当时正值下班高峰,路上通常会很堵车,结果我坐了一站地铁出来,同修已经在等我了。我也不知道她当时怎么开的车,七绕八绕,飞驰一般的到了拍摄现场。其他同修已经等待多时了,好在天还没黑,光线尚可,给我很快化好了妆,大家没有任何埋怨,演员立刻入了戏,顺利完成了拍摄。

回家的路上我在想,为什么别人该堵车的时候不堵车?而自己乘地铁通常准时却关键时刻出状况?为什么自己总是被干扰到?今天不是一场简单的戏,却能在天黑之前很短时间内顺利拍完,我理解是剧组同修们的协调、配合,祥和以及互相包容的场否定了外来的干扰!这样的事情在拍摄中发生了很多很多次,让我懂得作为修炼人,要完成好自己的使命,要能救度众生,修炼真的就是第一位的!

不知不觉间参与电影这个项目好几年了,回头看看感慨很多,有幸参与的影片从真相短片《回家》、《送礼》到中长片《唤醒》、《旅途》、《难忘的岁月》、《密码》再到今年的贺岁片《年年有余》及长片《抉择》,当初我以为就是来帮个忙的,没有想到这就是自己参与证实大法的修炼路啊!过程中也曾怀疑过自己的选择,怀疑过我们拍出的片子究竟能起多大作用,魔难和干扰多的时候甚至也动摇过想离开,但看到剧组同修们默默的坚持,辛苦的付出,这个修炼人的团队就象磁石一样牢牢的吸引着我,使我尽力想融入这个集体跟上正法進程。

每次我们的片子一发出,马上就有大陆的同修反馈说在刻录光盘广传。二零一八年,我主演的《密码》获得了加拿大国际电影节的特别大奖,电影节主办方发布消息后不久,他们的网页就受到了骇客的攻击,这让我明白了,原来邪恶对我们的真相片是如此的惧怕。后来新世纪的影片又连续不断的获得各类国际电影节的大奖,有几十个之多。那么多的常人评委都把荣誉给予了这些正面表现大法美好的真相片,说明他们是看懂了,心灵也被感动了,而这些选择把荣誉给予大法真相片的人,也为自己的未来做了最好的选择。我理解这也都是师父在鼓励我们继续努力,做的更好!

电影是一门综合的艺术,要走好这条路,不仅要在修炼上提高,也要提升自己的各种技能,这样救人的力度才会更大。新世纪一路走来,正是本着这个原则在做。师父说:“做什么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1]

以前,我只是注重我们拍出片子的结果,现在,我懂得更要注重过程,重视平时点点滴滴的修炼提高,包括各种培训也都是修在其中。以前我羞于说,我想当一名好演员,现在我十分骄傲的说,我有幸成为了一名演员,我想成为一名好演员,因为这是为了救度众生,因为这是我的使命,因为这是我修炼的路,我要走好这条路!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加拿大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