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托起、让我超越

更新: 2021年09月1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十九日】今天把自己的修炼的片段整理出来与同修交流,向师父汇报。

一、去情

“情”似乎是我修炼中的一个死关,未放下的情也成了旧势力对我多次迫害的借口。记得2003年从劳教所出来后,丈夫就和我说:“我已起诉你两次了,你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那时我虽然被劳教所迫害的只剩一口气了,仍深深陷在对丈夫的情中,因而正念不足。尽管不想离婚,也觉的无可奈何,因而尽管在法庭上我据理力争,还是被强判离婚。离婚后的我觉着万念俱灰:“哎,家里的碗盘筷子有什么用?家有什么用?”我踟蹰在街头不想進家。记得有一次我被失去丈夫的痛苦所笼罩,像要被情吞噬一般。我蜷缩在床上,双手抱头:“师父,求您救救弟子。”慢慢地我从弥漫的痛苦中苏醒过来,我知道师父为我清理了很多很多败物。

一位老年同修看到我陷在情中不能自拔,她语重心长地说:“孩子,放下情吧,别因为情把救度众生的重担扔了。”我对同修说:“你们放心吧,我会振作起来的。”虽然我能静心学法,也努力的在排斥,情也在逐渐放淡,但仍未能彻底从情中走出来。

师父说“任何人心都会被魔放大”[1],我意识到我没有那么重的情,是被旧势力因素加强放大了。每次发正念时对情也一直在清除,有时发着正念还有干扰:某某又离婚了,你准备和他复婚吧。虽然我极力排斥,但仍未根除,加上在正念不足时又想再组织家庭,造成又被绑架了两次;虽然每次都能正念正行,在师父的保护下破除旧势力的安排,但每次身体都受到极大摧残。记得2014年被绑架,在监狱时,对丈夫的情还时不时的来干扰我。

2018年从监狱回家后,决定暂时不工作,重新背法。我除了学法,就是发正念,白天晚上的不睡觉,人还很精神,这种状态大约持续了近一个月。在背法中,我感到对丈夫的情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终于我高大起来,终于彻底摆脱了这份男女之情,知道它再也左右不了我,它什么也不是。我由愁苦、压抑变的平和、快乐。

二、师父赐予的工作

自从2001年被迫离开教学工作之后,一直没有稳定的工作。但无论怎么艰难,我都始终珍惜分分秒秒地做着三件事,每天基本上发完12的正念睡觉,3:40开始炼功。有时需配合同修,连续整宿不睡觉,第二天还照常工作。我充沛的精力得益于我能坚持炼功,有时救度众生的事太忙了,三四天炼功少了甚至不炼时,晚上十点多钟就困,就想睡觉,我就赶紧好好炼功,就又精神了。

大年初三时我去给一位同修拜年,和同修谈起找工作的事。同修对我说;“你这么柔弱,不能再干体力活,你得发挥你的长项,再回教育。我可以出资帮你一下,能否办个幼儿园?你可以考虑考虑。”我对同修说:“我不擅长操心,办幼儿园不行,但我可准备到民办学校应聘,再回教育。”我回家就开始找教材、熟悉教材。

约大年初八时,一熟人给我打电话,问我想去教学吗?我说想去教学,只是担心过不了应聘这一关,要是直接让我去教的话,还行。他给了我一个老师的号码,那位老师又把校长的号码给了我。三四天后,那位老师给我打电话让我赶紧联系校长,说一位老师突然辞职,学校缺老师,催着让我联系。我打通了校长的电话,他问了我的学历和年龄,让我去试讲。我对他说我高中教材不熟悉,他说:“你来就是,你们那时的大学生,比现在的研究生也强一百倍。你来就是。”我只教了一年的高一,又近20年不教学了,去应聘是有压力的。在校长的鼓励下,我去了学校,他们给了我试讲的课题,让我准备了半个小时,试讲了10分钟的课,四天后通知我报到。

后来我悟到因为长期未了的情,造成了旧势力想把我从经济上拖垮,所以造成了我经济上的困顿。等我放下情后,师父给予我最好的安排,让我回归教育,在这一行业中修炼,救度这一行业的无量众生。

三、师父让我超越

虽然我接手的是高二的学生,但已進入高三学习。我必须在短时间内把所有教材熟悉一遍,必须把知识系统化、框架化,而我以前只带了高一就离开了课堂,又近20年不教学了;却一下承担高三复习的教学,想想就可以知道难度有多大。当时师父真是给我开启了智慧,能过目不忘,加上我对工作兢兢业业,很快就熟悉了教材,能胜任这份工作了。

在学校这个新的环境中,我按照大法真、善、忍来不断的完善着自己。记得有一次我刚接了一个班级,讲课时两个学生在说话,我用眼神制止了他们三次。他们还是说话,我让那男生站起来,那男生就站起来了。但我让那位女生A站起来时,那女生突然啪啪拍着桌子,歇斯底里的对我吼起来:我没说话,你凭什么让我站?我就不站。我当时毫无思想准备,霎时教室静得连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得着的感觉,所有学生都盯着我。我平静了一下,就和学生说:“这事课下再说,那咱们继续上课吧。”

课后其他学生和我说,这位女生和所有任课教师都吵了,化学老师都被她气哭了。她只要情绪不好就要发火的,不管你说的对或错。其他老师都不敢管也不愿理她,随其自便。这件事也让我感到现在孩子道德层面的缺失,我精选了很多神传文化的故事,重新排版后课前在多媒体上让学生读。不长时间后因高三需要老师,又把我调到高三。半年后我偶尔经过那个班级时,恰巧遇到女生A,她突然抓住我的手对我说:“老师,我想死您了,您什么时候再教我们啊!”

在教学中,我注重把传统文化渗透到教学中,我想办法破除中共的无神论,智慧的揭露中共的谎言。讲天人合一时我会启发学生评价毛泽东的斗争对中华民族带来的巨难,讲中国的博大精深时,我会把秦、汉、唐、宋、元、明、清、共产党都列上,让学生思考历朝历代、包括当今的中共国是否都属于中国?每一个朝代是否等同于中国?讲“温室效应时”从全球能量失衡的原因讲到2020年的天灾人祸,我问同学们是否得到了逃生的秘诀,有的学生就喊:“诚念法轮大法好,危难来时命能保。”

因秉承着真、善、忍善待学生及同事,因而因修炼带出的纯善纯美他们也都能感受到。一次有位男生告诉我:“老师,我们班的女生都说您是从天上下来的,是仙女,您是喝着露水长大的。”而且不止一个班级的学生这样对我说。一次一位女老师对我说:“李老师,你的脸上带着慈悲、祥和,我们愿意和你在一起。”

修炼大法不仅带给我慈悲、祥和的场,也使我拥有年轻的容貌。有一次我在前边走,一群女老师就在我后边议论,你们说李老师哪里像五十多岁的人,我一直认为她的孩子才上小学呢。

刚来这所学校时,学校领导对我还是不太信任的,让我接手的班级是差生、艺术生。武汉瘟疫期间上网课,一些普文的学生也分到我带的班级,返校正式上课后市里進行一轮验收,经我带的一位普文学生由年前市统考成绩的61分提高到81分。年级主任算奖金的时候分给原来的任课教师,当时我很坦然,也没找领导。在一个合适的机会,我半开玩笑地对主任说:“主任啊,以后再让我干活,分奖金的时候想着我啊,您分给我教的那名普文学生成绩提高了20分,進入重本线。”主任对我双手合十:“李老师,实在对不起,我当时忘了、忘了。”

虽然我在领导眼中很不起眼,但在学生口碑中已相当好。记得一学生课下总到办公室问我难度较大的题,我心想艺术生不用做这么难的题啊。我就问他:“你专业过关了吗?”他说:“老师,我不是您的学生。”我就问他:“你怎么认识我的?”他说:“上网课时,您给我们上了一节课,我就打听到您了。”因为我们文综组老师太多,所以我就在其它办公室里,他打听到我还真不容易。后来有几位不是我教的学生主动找到我让我辅导(免费的)。2020年我教的艺术班学生中高考成绩最好的那位比普文考上重本的学生高出十几分。校长二话没说,今年把最好的两个尖子班学生让我带。

我深深的知道,是师父给予了我这一切,是师父把我托起,让我超越。也真心希望同修们在自己所在的行业,把真、善、忍溶入到自己的工作中,让我们共同超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