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法语新唐人的成长之路

更新: 2021年09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从二零二零年三月至二零二一年九月,新唐人法语节目从无到有,从开始的每天三分钟真相视频,到现在的每天一小时节目,从开始的一万订户到现在十五万订户,回首这一年半的成长之路,恍然如梦,期间的每一步倍感师父的加持和大法的神奇。我最深的体会就是:“什么都不想”,就做师父要的,该有的自然就有。

一、什么都不想 就做师父要的

二零二零年三月,法国因疫情原因封城,法国同修提议,中文新唐人团队跟法国同修合作,做法语真相小视频。我当时没多想,第二天就组建起了团队,大家都知道应该做了,但是毕竟是中法学员第一次合作,所以原本预计需要一周时间把流程理顺,然后再做视频,但没想到一切都特别顺,感觉有一股很大的力量把大家聚在一起。我们没用一周的时间,而是隔天就做出了视频,法语配音的同修刚好是我几个月前把话筒借给他的那位,好象之前就安排好了。

真相视频团队运作了三个月,一周出五条、三至五分钟的小视频,直到人们对中共疫情关注度减弱而告一段落,为后来的法文新唐人团队打下了基础,我们也开始正式筹划做完整的十五分钟法语节目。

从五分钟到十五分钟的节目,意味着工作量增加了三倍。其实之前的三个月里,我自己已经感到做的十分辛苦,因为同时还在做着一份全职工作。本想忙过一段时间后能休息一下,没想到反而任务更重了,但一切的发展又是那么自然而然,感觉师父在推着我们走,我们只管用心去做,事情一件一件的往前推進。在一个月内,我们第一个法语节目“聚焦中国”(Regards sur la Chine)走上了正轨,很神奇 ,并没有感觉到工作量比之前大很多。

第一个节目推出后,整体的节目制作流程清晰了,我们紧接着推出了第二个法语原创节目“新视界”(Nouvel Horizon)。当时也是没多想,就是知道时候到了,到该出这个节目的时候了,就一刻不停的做,需要人才的时候,人才就自己出现,感觉像做梦一样,如今回想起来很多细节都淡忘了。

一个月后,我们又推出了第三个法语节目“法国精神领袖”(Esprit Français)。三个月内,我们推出了三个法语节目,陆陆续续有各方我不认识的同修主动联系我要求加入团队,我都不需要花时间找人,是人才主动上门。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

我们的三个节目虽然推出了,但是收看人数不太多,订户增长也比较慢,每天一百多人。我四处打听推广频道的办法,只要有好的建议,我都会尽快尝试,当时正值美国大选的动荡时刻,新唐人总部建议我们试试美国大选的新闻,从我们开会讨论到正式推出,只用了两天时间。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我们正式推出法语美国大选新闻,收看人数和订阅数迅速以十倍甚至几十倍的速度增长。法语新唐人真正的飞跃也从这一天开始。中国人讲天时、地利、人和,我们抓住了这个契机。作为修炼人,我们知道是正法到这一步了,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了,该有的自然就有。

那几个月中,我们每周的工作流程都在更新,每周都在调整,让节目出的更快,更多,整个团队成员都是完全配合,尽管我一直有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但还是在师父的加持下不知不觉走了过来。

师父说:“我们在炼功的时候,你不想好事,也不能够想坏事,最好是什么也不想。”[1]

我体会到作为炼功人做事时,越不带自己的观念,不去想可能遇到的困难,踏踏实实用心去做的时候,就越容易成功,师父和众神就会帮。

师父说:“大法弟子,你们在现在树立的威德中,我是不给你们封顶的。”[2]

我体悟到,我们不要轻易给自己设限,认为自己就能做这么多了。

新唐人从开始的每天三分钟视频,到十五分钟,半个小时直到现在的一小时,每一次我都觉的是到了极限了,但回过头一看,我们还可以做的更多更好。过程中还深刻体会到,我们走的每一步都是在为未来打基础,都有师父的精心安排,很多事情是一环扣一环的,同修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建议都不要轻视,都可能是师父的点化,都可能对项目发展起到决定性作用。

二、在同修的“指责”中提高上来

在开设的几个法语节目中,其中有一个访谈节目由我主持,期间同修的各种负面“指责”,也让我的心起起落落。我的法语并不是很好,也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主持一个法语节目。但是机缘巧合,刚好在美国大选的风起云涌时,我将自己之前做的两个专访包装成了法语访谈节目。有同修鼓励我可以长期做这个专访栏目,但我心里知道,这对自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开始的时候,因为美国大选的话题很吸引人,尽管我的法语不是很好,同修的反馈大都是鼓励性的和正面的。

但当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后,各种各样的批评便纷至沓来。比如:感觉采访的问题重复……等等。当然还有我的法语水平问题,说采访的节奏太慢,也有同修直接说不应该由中国人主持这个节目。最后,有同修把她常人朋友的反馈发给我,说新唐人怎么留着这样的记者。面对最后这个反馈,我无言以对,字字都好象扎在我的心口,自己做新唐人记者十年,兢兢业业,怎么会得到如此评价,况且我不止是新唐人的记者,还是新唐人的负责人,我这岂不是在损坏新唐人的形象吗。我含着泪给同修回信说:“我确实也感到自己不能胜任,或许我应该停下来。”同修回信说:你应该向内找,求师父帮助。还说她会为我和节目发正念。我心想,发正念也不能把我变成法国人呀,语言的提高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呀。当时的我真的很茫然。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3]

面对这些指责,我知道没有偶然的事情,是我要过的关。为什么说我是不称职的记者,我这么受不了呢?这么心痛呢?就是因为触及到了我求名的那颗心,而且还很强。我一直很在意自己的采访是否有很多人看,还会跟其它节目比较,如果自己的节目看的人少,心里就不是滋味,这是很强的争斗心和妒嫉心。带着这些不纯净的心,我又怎么能把节目做好呢。事实证明,效果最好的采访都是在完全不经意间成功的,因为不带有常人的执著。现在的我渐渐的放下了怕同修指责的心,那些能让我伤心的负面评论也渐渐没有了。

访谈节目开设至今已经十个月了,过程虽然辛苦,考验也多,但其实最大的受益者还是自己,准备每一个采访的过程都是一个提高自己的过程,我更仔细的观看了《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九评》等纪录片内容,自己的头脑也越来越清晰,每个受访者的专业领域也不断的丰富着我,我在一点一点的進步。就像师父讲的:“大法弟子今天你们所做的一切,你们不是给大法做,也不是给我这个当师父的做,你们是给你们自己做。”[4]

三、向内找 闯过生死关、病业关

在做访谈节目的这十个月中,因为经常需要熬夜,通常是一周有四天要熬到凌晨四至五点钟,有时更晚,感觉对身体的损伤很大,也经历了几次生死关和病业关。

几个月前,有一次剪视频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因为节目的播出时间是第二天中午。剪完的那一刻,突然觉的身体很不舒服,全身发冷,脑袋发热,心跳加速,本来已经很累了,却根本无法入睡,我只能在这种情况下打坐。我觉的自己的元神在远离,当时真是害怕了,我努力回想师父的样子,竟然师父的样子也想不起来了,我更害怕了,一次次呼喊师父的名字,更加努力的回想师父的样子。在那一刻,我开始向内找,曾经与身边同修包括其它大法媒体的同修之间闹矛盾的情景历历在目,当时感到无比的遗憾,认识到自己没有修好,根本不够标准,所有的那些矛盾一下子变的那么的不重要和不应该。一小时的打坐中感受到很强的能量,让自己一点点的恢复过来了,就像师父讲的:“炼功能最好的消除疲劳,是使身体迅速恢复的最好办法。”[4]

然后,我的头脑在一遍一遍呼喊师父的名字中渐渐入睡了,我活过来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突然倍加珍惜每一天,也真的放下了很多东西,什么视频的点击量啊,真是不会再执著了,心也变的空了,静了,不会被很多负面东西所带动了,我开始把每一天都当成自己的最后一天。

一次学法中,学到师父在讲法中讲到了发正念的重要性,师父说:“我这么说吧,大法弟子走向圆满要做好三件事,是不是?发正念是其中一件事,这么重要为什么做不好?!为什么把它看的那么简单、不重视起来哪?已经知道这么重要了,而且三件事其中一件你做不好怎么办?”[5]

突然想到自己因为经常熬夜,早上六点这次发正念基本都没发过,自己以前也没觉的什么,说起来真是惭愧,每天都差一次,那还谈什么圆满啊?我不再给自己找任何理由了,从二个月前开始,我每天4次发正念绝对不错过了,起码把自己空间场内的邪恶清除。实践中也确实没那么困难,而且坚持四次发正念后,无形之中熬夜到很晚的情况也变的比以前少了,事情悄悄的就有了变化。

一个月前,我还经历了一次病业关的考验。也是在做完视频后,手离开鼠标的那一刹那,手心一阵钻心的剧痛,就好象补牙时神经被触碰的感觉,开始以为就一下,没想到之后每几分钟一次……我要崩溃了,心想这剧痛要伴我一生该怎么办?我怎么做证实大法的事呀?完全没了正念。

其实这段期间我是每天炼功,学法,背法,发正念都不漏的,我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打电话给跟我合作最密切的同修,问她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同修说我善心不够,有时在做事情时,如果不合我意,我就会生气,会严厉指责对方,而且还重复好几次,但我自己对此完全没有察觉。

仔细想来,这种对同修的不善,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跟私心是紧密联系的,跟师父要求的修成“为他的生命”[6]相差很远。虽然我表面上每件事都做了,但并没有好好修自己,在潜意识里面还有一种有求之心,觉的这些事情都做了,就应该事事顺利了,其实还是私心。

手疼在当天晚上渐渐消失了。但是一周后,突然又出现了。后来我学法时,看到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你老认为自己是个常人,老认为是有病,那怎么炼?我们炼功中来了劫难的时候,你还把自己当作常人,我说你的心性那个时候就掉到常人那儿去了。”[1]

这时我突然明白了,是呀,我就是把它当成病了,我也确实是怕了,怕得病,那病就能压進来。炼功人是没有病的,我们碰到的任何事情都是好事,身体出现的任何不舒服也好,都不能干扰我们证实法的事,其它的我就不必在意了,只管做我该做的就好。这之后,这种剧痛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偶尔有一点,也是那种很轻微的,隐隐能感觉到的,但我已经完全不去感觉它了。

四、释怀与其他大法弟子办的媒体间的矛盾

一直以来,大法弟子办的媒体中的电视和报纸间存在着矛盾,尤其是报纸也开始做视频以后,双方似乎成了竞争关系,矛盾更显突出。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为了修炼才出现的矛盾,是为了证实法才出现的矛盾。”[7]“在学员的修炼中会出现很多矛盾,许许多多的心放不下,环境状态就不会好;反之就会非常好。出现一些问题呀、矛盾哪,自己不向内去找,矛盾就会突出,那是自己的执著造成的矛盾突出。”[7]

我仔细想我的执著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矛盾一直在,而且还加深了?就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向内找,我只是从常人的角度看问题,认为我们资源有限,不应该在同一个媒体集团里发展两个品牌的视频。但其实归根结底还是那颗私心,不想让自己的团队被别人挖走,不想让其它项目影响了自己项目的发展,带了很多自我的东西和因素,而没有考虑到师父要的。既然师父让我们成立了多个不同的媒体,广播,报纸,电视等,就是希望我们通过不同渠道多救人,因为目前视频是大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所以其它媒体形式的同修也希望用视频救更多人的想法也很自然,但他们又不具备这方面的技能,所以如果新唐人团队能给他们技术支持的话,应该能救更多的人。我确实应该放下那颗患得患失的心,就是利益之心,觉的这种合作对于新唐人没好处,就不想合作,从而让神圣的证实法,救众生的事情不能发挥最大的效应。

在此,感谢那些在矛盾中指出我不足的同修,我现在真正意识到了所有指出我不愿跟其它媒体合作的指责都是对的,因为我确实没有那颗想合作的心,也没有向内找,从而使矛盾变的突出,也很庆幸自己终于可以心平气和的,把心放下来思考这个问题,希望不久的将来我们大法弟子办的各大媒体都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展现大法的辉煌!

最后想以歌曲《风雨同舟》的歌词做结语,希望跟法国的大法弟子们齐心协力,助师正法!

有约在先,今生又重逢。
生命中荣耀,与正法相连。
一年又一年,走到了今天。
大法弟子心相连,开辟出一片天。
风雨同舟助师行,
愿把真相传人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

(二零二一年法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