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修去人心 坚定修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七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在丈夫的引导下走入大法修炼的。看过一遍《转法轮》之后,被书中讲的如何才能真正做个好人的道理所折服,而且以前身体上的多种慢性疾病,如肩周炎、妇科病,结核性胸膜炎、低血压等通过修炼全都好了,感到大法太神奇超常了。

明悟法理 兑现使命

得法不久,我便参加了当地的一个学法小组。通过不断学法修炼和同修们在法上切磋,知道了师父是来救人的;大法弟子是有救度众生的责任和使命的。于是便和同修们配合,出去发《九评》书和各种真相资料。

一天晚上,几个同修带我去某个小区发资料,因我是第一次做证实法的事,觉的很神圣,也没有怕心,所以很快就把自己手上的资料全部发完了,后来,同修又把剩下的资料给了我,我很快又都发出去了。回到家已是午夜了,但一点也不觉的累,却感到从未有过的一种幸福和神圣感。

师尊保护 小花盛开

在一次发资料的过程中,做资料的同修被绑架,协调同修找到我,让我做资料,我欣然答应。同修给我送来了电脑和打印机,我虚心向技术同修学习打印技术,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耐心帮助下,很快便能独立的下载和打印了。

随着资料需求量的越来越大,由原来的一台打印机增加到三台。资料的来源都是从明慧网上下载,而且内容也越来越丰富,如:真相期刊、真相光盘、不干胶、条幅、真相展板等。

魔难中信师信法 坚定修炼

二零零八年,丈夫在一次给同修送资料的过程中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得知这一消息后,我伤心欲绝,法也学不進去了,整天以泪洗面。我知道自己陷入了情中已经无法自拔,这样下去很危险哪。我告诫自己一定要振作起来,于是一遍又一遍的含泪背诵着师父的法:“大法徒 抹去泪 撒旦魔 全崩溃 讲真相 发正念 揭谎言 清烂鬼”[1]。就这样,师父的法不断的加持着我的正念,我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

过了几天,我和儿子去了父母家,把丈夫被绑架的事情说了,希望能得到母亲的一点安慰,出乎意料的是,非但没得到他们的同情,妈妈竟一改常态,恶语相加,说我们跟共产党对着干,不好好过日子,逼我马上把以前欠他们的已经说不要了的两万块钱还给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犹如晴天霹雳,无疑是雪上加霜。我忍无可忍,气恨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心里恨恨的说:就不还!然后拽着儿子摔门而去。

走在路上,越想越气,伤心的泪水扑簌簌的往下流,和儿子哭诉道: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绝情的母亲?意想不到的是儿子竟对我说:“妈妈,你是谁呀?你不是个炼功人吗?怎么和常人一样了呢?”听儿子这么一说,我猛然惊醒:这不是师父在用儿子的嘴点化我吗?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是呀,妈妈的表现不就是让我提高心性的吗?我怎么还愤愤不平呢?我这不和常人一样了吗?我立刻擦干泪水,在心里跟师父道歉,同时也感谢儿子的提醒。

我们一边走一边发着正念:清除自己一切不正的思想念头和旧势力强加的干扰因素;清除一切对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干扰因素。就这样,在师尊的加持下,一路上讲真相劝退了十一人。然后和儿子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就象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

二零一二年,丈夫再一次被绑架,我和几个同修去派出所要人,同修们在外面发正念,我独自一人進去。在三楼找到了所长办公室。我说明了来意,所长说自己是新来的,不知道事情的经过,让我等办案人过来,然后他打了电话。

在这期间,我给所长讲了真相,并告诉他法轮功是佛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世界各国都有修炼法轮功的,包括台湾和香港,唯有中共江泽民镇压。听我这么一说他立刻反问道:那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啊?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就接着说:我丈夫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希望你们能把他放了,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得福报。那个所长笑眯眯的瞅着我。

这时,来了一个高大的年轻警察,我猜想他就是办案人,就询问我丈夫的下落,并索要丈夫的车钥匙和背包。他不提丈夫的事,说现在所里没车,等一会车回来,用车把我送回家去。我一听觉的不对劲,把我送家去,能是好事吗?这么多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他们根本就没讲过什么仁慈,更不讲什么法律,无非就是绑架、抄家、判刑,我决不能上他的当,我今天必须得回家。

这时又来了一个小警察。我说我要去洗手间。那个办案警察说:在四楼。并让年轻的小警察跟随我。我心里想:在四楼,我不好走脱啊,要是在一楼就好了。就这么一想,师父就帮了我,那个警察马上改口说在一楼。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没有了怕,一边下楼,一边对跟随我的小警察说:你千万别参与迫害法轮功,那样对你不好。他说没有。

到了一楼,小警察用手一指,我一看洗手间正好对着派出所的大门,我心里有了底。我進了洗手间,发了一分钟的正念,心里默默的背诵着师尊的法:“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泰然的走出洗手间,头也不回的快步向派出所大门外走去。看见一个同修还在发正念呢,就示意她通知其他同修赶快离开。就这样,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在同修的正念加持下,安全的回到了家中。

通过这件事,使我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真切地体会到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4]法的无边内涵。

转变观念向内找 儿子又开始主动学法了

儿子和我一起得法,我们一家三口每天都一起学法。一天,我叫儿子学法,怎么叫,他也不来,我有些急了,数落他几句。没想到儿子却怒目圆睁:要学你自己学去,别老要求别人,一点自由都没有。

听了儿子的这番话,我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眼泪“唰”的涌了出来。一向温顺贤孝的儿子怎么突然变的这么不理智了?从小到大,他也没这么跟我说过话呀!肯定是我哪里出了问题。

我强忍着泪水开始向内找,这一找,还真找到了不少执著心:如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显示心、欢喜心、虚荣心、高高在上的心、指导别人的心、自以为是的心、不让人说的心等等,特别是一贯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不允许别人有不同的意见,否则就不舒服、不接受、不认可;自己永远都是对的,错的永远都是别人,总是对别人发号施令、指手画脚。这种从小就由邪党灌输的党文化思维理念深深地毒害着我,使我长期以来认不清真正的自我,更找不到自己的问题所在。

今天儿子的表现恰好暴露了我诸多的人心,使我认清了党文化的根源,我要彻底清除它、解体它。之后我向儿子道歉,表明自己错了,希望能得到他的原谅。儿子笑了,我也笑了。从此以后,我再也没强迫儿子和我们一起学法,可他自己却主动来学法了。真象师尊讲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5]

修去怕心 包容同修

我们小组有个A同修,是去年B同修介绍给我的,是个老学员,九三年就得法了,并跟过师尊几次讲法班,可平时学法状态很不好,经常犯困,表现的也很不理智,人的各种观念太多。大家怎么和她交流都没有改观。去年被绑架到拘留所,被迫签字后放回。当天,我丈夫去看她,她跟我丈夫说第二天要来我家学法,问我同不同意。我有些顾虑,不想让她来,就对丈夫说:先让她在家呆一段时间吧。丈夫说行。我看出丈夫也不是很愿意让她马上就来。因她的大法书被全部抄走,丈夫说给她送去几本,让她自己先在家学着。

丈夫给A送书去了。我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不让A来呢?怕。怕什么呢?怕自己受伤害,为什么怕自己受伤害呢?私。私来源于哪里呢?来源于旧宇宙。旧宇宙的生命是怎样的表现呢?执著自我,维护自我,放不下自我。可真正的我是谁呢?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又是怎样的生命呢?是新宇宙造就的、符合新宇宙真、善、忍特性标准的生命,是无私无我的。这一问一答,我认清了那个“假我”,发正念从思想中彻底的清除了它,顿时心情变的豁然开朗,怕的物质荡然无存。

丈夫回来后,我和他交流了我的想法,丈夫也说了他的想法:本来想告诉A先不让她来学法,可怎么也说不出口,想到A在难中,不能往出推同修,就没说,同修也就顺理成章的来学法了。

通过这件事,我和丈夫都得到了提高。师父说:“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6]

突破魔难 疫情期间配合同修救人

自从二零一九年冬季以来,武汉肺炎(中共病毒)肆虐全球,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同修们都感到了救人的紧迫。那段时间,因我身体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反应,无法出去,就在家里打印资料,丈夫出去发放。丈夫每次出去,我都给他发正念,直至他平安回来。

一次小组学完法之后,一同修建议去她们小区(是高层共十七层)发资料,得爬上去,下楼可以坐电梯。最好五、六个人。有的同修说,没经验不去,有的同修说有事,有的同修说在家发正念。我因身体状况也没吱声。还是丈夫打破了僵局,说他去,我一看人数不够,就说:我也去吧。丈夫不太同意我去,让我在家发正念。一同修说丈夫对我有情,丈夫不吱声了。我知道他担心我的身体。我说:有人发正念就行了,救人这么紧迫,我不能不去,你放心吧,有师父呢,我没事。

到达目地地后,我们每人分三个单元,其中有两个同修一共三个单元,我心里就不太舒服了:她们两个好好的,怎么和我一样呢?协调同修是怎么协调的?但既然来了,就放下心做吧。

我背着资料走進了第一个单元门。刚走了几个台阶,就难受得不行,必须停下来喘一会儿,就这样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终于上到最顶层。我开始一层一层的往下发,把每一份资料端端正正的贴到每一家住户门旁的墙上,使他们开门就能看到,并发出一念:让所有的众生都能珍惜真相资料、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我一边发一边求师父加持我,给我力量。就这样,发一会喘一会,喘一会歇一会,也不知用了多长时间,终于把第一个单元发完了。

我又来到了第二个单元,看见门前有扫雪的,我也没管,就進去了。第二个单元总算发完了。我又到了第三个单元。心想:这回从下往上发,下楼的时候,还可以坐电梯。发完第一层,上到第二层缓台时,看见有一张沙发放在那里,心想太累了,坐下歇会吧。刚坐下,一想不行,说不定其他同修已经发完了,他们看不到我会着急的。我强忍着难受,继续往上爬,终于全部发完了。心想这回可以乘电梯下去了。可是怎么按电梯都不动。心想:这是去我的安逸心呢,走着下去吧。当我走出单元门,看见丈夫正东张西望的找我呢,其他同修也都等我一个多小时了。

感谢师父给我安排这次救人的机会,成就着弟子。从中我也发现了自己还有怕吃苦的心、安逸心、懒惰心、猜忌别人的心等不好的人心和执着,在今后的学法中,我要克服这些人心,并不断的去掉它。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清醒〉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