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两人学法小组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九月四日】集体学法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几年前,我与A同修相识。不久,我俩成立了二人学法小组。

那时,我被非法关押六年后回来两、三年了,但是很多人心放不下,对我的干扰很大。我过不去关时,时常以泪洗面。A同修曾经多年中断了学法、修炼,处于断断续续学法的状态。除有时去参加集体学法外,自己在家连一遍《转法轮》都没学过。

A同修比我大二十岁。学法时,她读不成句,添字、丢字的现象随时出现。说出的也都是常人话。但因为是同修,所以感觉很亲。我没有产生任何负面的想法,很珍惜这个学法环境。我默默的和A同修一起读法,耐心的根据同修的接受能力,一点一点的帮她纠正,从来没有厌烦过。日复一日,一天一天的走了过来。

A同修很有上進的心,对自己的学法状态很着急。我指出的错误她都虚心接受,努力读好。她把容易读错的地方写在纸条上,夹在书里,书里夹满了纸条。经过几年的时间,不断的归正读错的地方。那些长期习惯性读错的地方,经过数十遍、甚至上百遍之多的更正,近来几乎都没有了,读法也达到了非常流利的状态。

但是长期以来,A同修学法不能入心,被干扰的非常厉害。学法时,思想中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很难集中在法上。经过多次交流、向内找、发正念、系统的学习师尊在各地的讲法等,加强主意识。后来,她又一个字、一个字的念《转法轮》,皱着眉头,把注意力集中在每一个字上面,不允许自己乱想。

虽然A同修这样控制着不想其它的事了,但还是不知道师尊在讲什么,就象隔着屏障,不往脑子里進。有时在学法中,我会突然问她这段法中的一个问题,比如,“修炼的目地是什么?”这样很直接的、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问题,加强她的注意力。或者带着这样的问题,再去重学一遍这段法。

A同修又一句一句的背法,记住一句法,再背下一句,不再重复。用了一年多的时间,A同修背完了一遍《转法轮》。后来,我们又念完一段,我再重复念同一段。如果觉的自己没有入心,还重复念这段,直到自己觉的可以了,再往下学。

我们想了各种办法,A同修很着急,也很努力,一心要学好法,一心要好好修炼。我也时常鼓励她,告诉她会越来越好的。师尊有的是办法,只要我们用心,尽力做好就行了。

师尊看到了A同修的这颗真心,就帮助了A同修。突然间,A同修觉的能看進去法了,思想中那些翻腾的东西不那么强烈了,能够控制住了,而且能看到师尊在讲什么了。特别是近一年来,有了非常大的突破。她经常说:“哎呀!你看师父是这么说的,我以前都没看见,不知道啊!”

在日常生活中,A同修知道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了,非常严格的要求自己。讲真相做的也越来越好。听A同修讲真相,就觉的她说的话怎么那么贴心,那么的实在。那口气、那态度,让人感觉的到真的是为对方好,人们很容易就接受了。

以前,A同修在家很强势,爱挑毛病,别人干什么,都不随她的心,总爱指指点点,现在完全不一样了。一天,A同修买回来菠菜,择好后,没有洗就放那儿了。她老伴不知道,下锅就给焯了。她发现水里全是泥沙,就问老伴:“菠菜洗了吗?”老伴回答:“洗了。”她刚想指责,但没有出口就忍住了。她自己洗了好多遍才洗净。之后,她还想问老伴:“怎么没洗就焯水?”又忍住了。吃完饭后,又想较真儿,但是她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就不问,都吃完了,还问个啥?今天这个关我非得过去,就是不问。心放下了,自己感觉也很畅快。

以前,A同修经常出现过敏假相的干扰:烂嘴、溃疡、嘴角起泡、口唇肿胀;有时鼻子红肿,流黄水。耳道流黄水,疼痛,眼睛也不舒服。有时一处出现症状,有时口、鼻、耳朵同时出现,时轻时重,反反复复。每次都持续很长的时间,很无奈。

有一天,刚有点出现那个苗头,A同修突然意识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这些东西,什么过敏不过敏的。当她思想深处发出这么坚定的一念之后,那个症状就消失了,邪恶的干扰解体了。

再说说我。因为我安逸心重,被困魔干扰很大。乏了,或有一点不舒服,躺那就睡,耽误了很多宝贵的时间。

二零零零年,我因为被迫害失去公职后,丈夫做生意,我只需管理公司的账务,时间很充裕,所以学法的基础还是比较好的。而且,我多年来都能上明慧网,所以对法理有一定的认识。只是走出牢笼后,面对一些事情,迷于其中,很是懊恼自己不能超脱出来。

和A同修一起学法后,改变了我懒散的状态,我们可以相互督促、提醒,鼓励,对我的帮助很大。有时间的时候,我上午出去讲真相,下午去A同修家学法。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经常切磋学法体悟,交流过关心得,比学比修。渐渐的,我的心性升华上来了,看似不可逾越的关和难化解了;心的容量扩大了,不再计较个人的得失,只为展现法轮大法的美好,只为众生能够得救。

下面举几个通过集体学法和同修的帮助,我过的心性关:

丈夫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抵不住我屡次被邪党迫害的压力和色情的诱惑,与一个单身年轻女性交往多年。这件事曾象阴云一般罩在那里,挥之不去。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心,向内找,平和的化解了。对方也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并有了好的归宿。现在丈夫明白了大法真相,走到哪里都夸自己的媳妇有多好,说他的福份都是我给他带来的。

我被迫害刚回来时,丈夫的公司没有什么生意,都两、三年了,欠债逾百万,丈夫被四处追债。我按照大法法理的指导,尽力安慰丈夫,守住心性。历时两年半的经济困窘,在师尊的安排下,生意一单接一单,很快还清了债务,走向了良性循环。

丈夫老家在农村,兄妹五个,互相之间都不和气。小叔子俩口子和公婆住对面屋,打的水火不溶的,与小姑子象仇人一样不来往。过去我对公婆也不满,因为我们结婚时,一分钱没给,还私自仓促定下婚期。因为没时间买衣服,我穿着旧衣服举行的婚礼。我娘家没有办酒席,继父找了几个叔叔婶婶把我送去了婆家。这事我一直觉的公婆做的太过份。

修炼大法后,我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公公脑梗后,便把公婆接来我家。不久,婆婆患肝癌医治无效去世。我尽心尽力照顾行动不便的公公。丈夫除了早餐,很少在家吃饭,什么忙也帮不了。公公常年吃药、多次住院,不知道讲卫生。过程中,我修去了很多顽固的人心:怨恨心、利益心、嫌脏、嫌弃、嫌麻烦、嫌累、怕耽误时间、这看不惯、那不顺眼等等。

在面对丈夫外遇、经济困顿、小姑子占房子的心性考验下,无论内心怎样的煎熬、难过,我全都忍在心里,向内找,去执著。从来没影响过关心照顾老人,没给过老人脸色。不攀不比,做自己应该做的。因为师尊告诉我们做好人。

我被非法判刑后,小姑子一家住進我家,帮助丈夫照顾我儿子。两年后,公公生病也住進我家,丈夫就买了三室的新房子,与公婆一起搬了过去。价值几十万的旧房被小姑子过户到她的名下。丈夫跟我说,这三年来小姑子帮助照顾孩子,她丈夫还帮助协调运货,让她给我们一半的房钱就行了。后来丈夫因急需用钱,要借房照用一下,办张信用卡,小姑子没给,哥俩就掰了。

我回来后,丈夫就叫我去要那一半的房钱。小姑子说:“我哥说房子给我了。”还说了一大堆我丈夫做的不好的事:抽名烟、喝好酒、耍钱、搞外遇等等,一无是处。那一刻,如果没有修炼大法,我真的不知自己会是什么样子。因为我心中有一念:“自己是大法弟子。”因此,我基本保持住了平静,忍住了眼泪。

经过几年的修心,不断的在法上提高认识,我彻底的放下了执著。现在我与小姑子和睦相处,小姑子没工作,身体还不好,经常吃药、住院的。她丈夫靠偷着跑出租车维持着生活。我真心的帮她、关心她,经常给她还在读书的女儿钱,请他们吃饭。我几次诚心的告诉她:“有什么事需要用钱,吱声。”就象从未发生过房子那事一样,因为在我的心里,那房子我已经坦然的给她了。同时,在我不断的开导下,丈夫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也能和他们说句话了。

两年前,我花十万元买了一台二手车,这样自己有事时方便。因我在家里能办公,用车的时候并不多。小叔子就动了心思,去年来找我丈夫,说包了个小工程,要借车用。丈夫爱面子,也看出小叔子的想法,心想索性给他吧,家里车串换着用也够了。就打电话跟我说小叔子要借车,让我把车先给他。

丈夫回家后,我问他怎么回事。丈夫吞吞吐吐的,一会儿说借给他,啥时用再要回来。一会又说,他跟小叔子说了:“你跟你嫂子说一声,给你嫂子一点钱。”我就问:“你是不是想给他?”丈夫说如果我不同意,那就听我的。我想着师父的教导,我同意了。

我告诉丈夫:“师父告诉我们要修善,你有什么想法直说,别绕来绕去的。什么我都能够理解,一下子想不通,过后我也会想通,我会尊重你的想法。他说是借,那啥时还哪?你说用时去要,那啥叫用啊?说给点钱,一则他也没想给。再则,要多少啊?要五万、六万的,他不能给。一万、两万的?又何必?你让他跟我说一声,他一个电话都没有。你想想,如果不是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就他们这样处事,老人他不管,年、节的都不来看看老爷子。有什么功劳来要车啊?但是,我修炼了,大法师父要我们做好人,遇事替别人着想,所以我不跟他计较。我只说这个道理。”丈夫听了我的一番话,哭了。

年底,小叔要给儿子买房子,来借钱,说自己只有五万元。本来之前我和丈夫商量好的,他买房借给他十万。可是如今他要买100多万的房子,首付要40多万,说自己只有五万。小叔家多年来盖了两个蔬菜大棚,三十多亩地,曾和别人说每年卖玉米能卖四、五万元,两个女儿也都早已成家,如今却说没钱。

丈夫生气又无奈,说:“就十万,多了也没有。要不你找你嫂子想想办法。”小叔子领着侄子来了,小叔子坐在那里,一句话没有。侄子翻来覆去的给我讲房子。说两个姐姐,一个能借三万,一个五万。其它的钱没地借去,就得我们给想法。我说:“虽然这几年公司生意不错,但是资金垫付很大,又上了几套新设备,手里也没闲钱,今年又在银行贷了款。你们再张罗看看,我们再想想办法。”

晚上丈夫回来,喝了点酒,闷闷不乐的,唠叨他弟弟不拿钱,非逼着别人借钱给他。看的出,丈夫不想侄子买不上房子,又觉的在我这说不过去,左右为难。我想我是修大法的,任何事都没有偶然的,不能跟常人一样的做法。于是,我安慰丈夫:“别跟他们计较了。”我又主动说:“最多可以给他拿二十万,剩下的,让他自己想办法。”丈夫安心的睡着了。

在大法的指引下,我们这个二人学法小组平稳的走在师尊安排的修炼路上。我非常珍惜我们的修炼环境和修炼机缘。在此,感谢同修提供的学法环境和无私的帮助。愿我们共同提高,共同精進,不辜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