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无所有到应有尽有

更新: 2022年01月1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三日】我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邪恶的迫害中,曾被绑架、拘留、劳教、诬判,几乎失去了在人世间赖以生存的一切。但是慈悲的师父却给了我邪恶永远也不能夺去的一切,因为那是一个大法弟子具有的常人永远也得不到的一切。

(一)遭迫害一无所有

那一年,我们一家人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邪恶残酷迫害。我被非法判刑六年,妻子和刚上大学三年级的儿子各被非法劳教三年。虽然他们到期走出劳教所,但由于邪恶不断的找麻烦,他们只好到外地一边做着救人的事,一边过着打工和流离失所的生活。

六年冤狱即将结束的时候,我几乎是一无所有了:工作没了,工资没了,绝大多数的亲友、同学、同事、熟人因邪党的毒害不理解、怕受连累离我而去。因此在出狱后的生活问题上,我做了一个最坏的打算:假如以后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的话,那就去要饭,因为要饭化缘也是过去修炼人的一种生存方式。一边要饭一边做着救人的事,那也是在大法中修炼,也还是师父的弟子。于是就向农村来的犯人打听要饭的事。他们说:现在要饭的不要干粮了,要钱,不给钱就要粮食,你得挖给他一瓢子棒子(玉米)才行。我想这就好办了,咱不要钱不要物,只给一口饭吃就行。

妻子把我接回家时,眼前一片凄凉:地面瓷砖鼓了,房顶漏了,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全都坏了;而且邪党恶徒非法抄家时,不仅把与大法有关的物品全部抄走,他们长期拿着我家的钥匙,把一些衣物和日常用品也掠走了;甚至这房子都成了人家的临时客栈,谁想住就住進来。

妻子两次被非法劳教后,她的工资多年没长过,扣这扣那的,最后到手的不足一千元。但是她心中有法,始终很乐观,邻居熟人见她整天乐呵呵的,都猜不透她到底得了什么好处。

(二)溶入整体

我几乎用了两个月的时间,静心学法,向内找,努力清除造成自己被邪恶迫害的根本执着;加强炼功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使自己的身体尽快改变,以期迅速溶入当地大法弟子的整体,承担起自己应该承担的那份责任。在这期间购买了电脑、电视机,安装了卫星天线接收新唐人,打开了窥世的窗口。

然后,我与妻子去外地看望当年引导我们得法的老同修,以及在魔难中给予妻子与儿子无私帮助的同修们。经过与那里的同修一起学法交流,感到他们整体状态很好,救人项目齐全,而且做的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都很正规、精美,比我们当地超前了许多。老同修善心多多,总想把他们救人的技术、设备、耗材、资金等无偿的支援给我们地区,使我们在整体修炼和救度世人上能有一个大的突破。这样他安排我和妻子参加了本地同修用丝网印刷技术制作传统对联的项目。我们回来时,他帮我们请了师父法像,两个法轮图和一套大法书,让一个同修把制作对联的整套丝网模版、纸张、油漆、工具等装上车,把我们一块送回来。

我们一家人在得法之初,就专门拿出一个房间供奉师父法像。这次回来,我们又恭恭敬敬的把师父法像和法轮图悬挂在墙上,就象先前一样,虔诚供奉。

这时已入腊月,妻子立即找同修商量做对联的事,大家都很高兴。十几个同修忙到腊月二十三,做了一千多副传统对联。这个项目不仅填补了当地用丝网印刷技术制作传统对联和真相不干胶的空白,也增强了同修的正念和整体配合的自觉性,当然后来有了先進的设备、技术和制作方法,做出来的就更精美了。

家里有了打印机,我也开始学习维修技术。这样出现一般故障时自己就能排除,节省了时间,也减少了技术同修的麻烦。

明慧网上发布各种精美的台历、挂历文件后,外地同修已开始大量制作发放。我们地区由于同修认识上有差距,技术上也无人去探究,一直是个空白。从外地带回的精美台历样本给同修看了后,大家都觉的好,在交流中,大家一致决定开启这个项目的制作。入秋后,同修买来一台制作年历的打孔机,让我研究使用方法。我很快掌握了操作技巧,教会了同修。

从此每年第四个季度,同修都能制作很多各种精美的台历、挂历,拓宽了救人的渠道。

(三)揭露迫害

在与同修配合相处的过程中,我渐渐发现,当地最缺乏、最薄弱的环节是在明慧网上揭露邪恶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绝大多数同修被邪恶迫害的经历都没有系统整理过,甚至很少有人知道过,这在整体上无疑是一个短板。我开始帮助同修撰写揭露迫害的文章。

起初许多同修担心自己被迫害的情况实名上网后,会招致再次迫害。我就先去找当地最早被非法判刑并且一家人遭受严重迫害的一位老同修交流。没想到他一听此事,当即双手合十说:哎呀,兄弟,你帮我伸张正义,我是非常的感谢!

我很快把他一家人被迫害的经历整理出来,发给明慧编辑部,网上很快就发表了。然后以此为例,我再与其他同修交流,许多同修渐渐的去除了怕心,原先不愿曝光迫害经历的同修也主动找到我,让我帮其写稿。有文化的同修自己整理初稿,我再与其交流后完善。这样经过两年的时间,当地多数被严重迫害的案例都整理出来,并先后在明慧网上发表了。早先警察还对曝光的事打电话问问,后来连问也不问了。

在大量曝光邪恶迫害事实的基础上,我开始编辑当地多年来邪恶迫害案例的综述。但是干扰很大,总是形不成思路。可是时间不等人,我也不能再拖下去,就给自己下了限时完成任务的指令,要求自己必须在当年第四季度完成初稿,次年第一季度补充修改完毕。揭露邪恶迫害,邪恶不甘被消灭,因此它们不仅干扰我的思想,也在我身体上下手。从十月份开始,它让我右腿疼痛,有时下楼都困难。最严重的时候,它让我疼的打坐都盘不上腿,需要长时间的压腿才能盘上。

成稿后又征求了许多同修的意见,把当时所能了解到的同修被迫害的信息全部概况進去,于次年第二季度初,如期发给了明慧编辑部。编辑部同修审阅修改后,很快在明慧网上连载,成为当地全面系统揭露邪恶迫害的一个重要文本。连载完毕后,我与同修商量,把这个综述编纂成正规书籍,作为真相材料在当地大量发放,震慑了邪恶,鼓舞了同修,也在一定程度上唤醒了世人。

综述发表两个月后,妻子在发放真相册子时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强行绑架,進而抄家,把我和到我家来的同修也绑架到派出所。但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我们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在二十四小时内,全都闯了出来,没有形成更大的迫害。之后,我和妻子在外边租住了一段时间,当时正值诉江大潮兴起,在同修的配合下,为近百名同修整理打印了诉江状,和同修们一起跟上了这一重要進程。

在不断曝光邪恶迫害的同时,我也帮助同修撰写交流文章。有些同修只能写成流水账,不识字的老年同修只能是反复交流、询问,最后整理成文。这样每年都有几篇五·一三和法会征文发给明慧编辑部,大多文章都是在法会以后发表。同修因此受到鼓舞,从而更加精進、更加用心的投入到救人的实践中去。

在帮助同修撰写揭露文章和交流稿件的过程中,我真切的看到了同修在面对邪恶迫害时生出的正念和承受的痛苦,看到了同修迫切救人中体现出的善心与慈悲,深深的感受到了同修对师对法的无比坚定与感恩。这一切都促使我在正法修炼的進程中精進不怠。

(四)应有尽有

我深知,大法弟子修炼的路是师父安排的,只要我们能够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坚定的往前走,无论什么时候师父给我们的都是最好的。我没有去打工,但是师父却给了我正常的生存环境,也为我平衡了方方面面的关系。

我走出监狱第二年的春天,隔壁邻居找人在楼顶做防水处理,过程中施工方说我们两家同时铺油毛毡最好,这样两家的接壤处就不会漏雨。邻居过来一说,我想这不是特意来帮我解决房顶漏水的吗?接着与施工方商量,确定了施工标准和价格,第二天就把整个房顶做好了,而且从此再没漏过。

到了这年的初冬,为解决地面瓷砖鼓裂的问题,家里做了简单的装修,铺了木地板,购置了冰箱、沙发及其它家用小电器,安装了取暖洗澡两用壁挂炉。儿子回来过年,又帮助购买了洗衣机。这样正常生活用品就基本置办全了。家里装饰一新,贴上传统对联,同修都说象新房。这样做的目地不只是为了生活方便,还有一层意义,就是减少不明真相的世人对大法弟子的负面看法。

在邪党十九大和次年的两会期间,上面打着所谓“维稳”的幌子,责令妻子单位对她全天监视,每天派两个人在家附近看着,其中有一个还是局领导。我和妻子把他们请到家中,沏上茶,每天上午讲一个小时的真相。他们单位上下都听明白了,改变了对法轮功的看法。局长看了真相U盘,对法轮功有了更深的了解,说:早晚得给您(法轮功)平反。然后,他尽其所能与有市、区关部门协调、向区领导积极争取,直至反映到省六一零。最后区领导召集有关部门,达成综合方案,为妻子办理了退职手续,养老金是原发工资的两倍多,而且从此每年都长点儿。即使如此,这也仅是她正常应得退休金的一半,但是在邪恶迫害仍在持续的情况下,局长也真的是尽心尽力了。

经历了这场旧势力强加而又不被承认的血与火的考验,我们见证了“法徒血洗尘”[1]的悲壮,除了兑现誓约完成使命的责任,对于人世间的一切再无所求;但在现实的正法修炼中,我已应有尽有,而这一切都是师父慈悲赐予的。实践证明: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大法弟子失去的是业力和执着,得到的将是层次的提高和世人的得救。

谢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救你实在沉〉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