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修炼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一月二十六日】我一直想写写我妹妹的故事,今天终于拿起笔来记录下妹妹在修炼法轮大法后发生的巨大改变,在真、善、忍的指导下修心向善的美好,以此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为弟子们的巨大付出。

师父不只是保护着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更惦记所有善良生命的得救。所以一再告诉弟子们要做好三件事,讲真相,在末劫末世让更多的迷中的世人早日明真相得救度,走入未来。

我妹妹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是我家五口人中最早得法的。妹妹在修炼前性格内向、胆小,也比较多愁善感,从小只有别人欺负她的事情,从来没有她欺负别人的事。可妹妹却有个硬脾气,看父母生气要揍她时,她从来都不知道跑,我就觉的奇怪,她好象就在等着挨揍。换成我,早就跑没影了。

妹妹修炼大法之后,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她是当地最早组织同修走出去证实大法的人,因此去北京上访回来后成为被邪党迫害的重点。这二十多年来,妹妹一直稳步做着反迫害、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情,这几年并且成了我们当地同修之间的协调人,与同修们相互配合共同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一、危难中全心全意坚持不懈的付出

妹夫看妹妹得法之后,整个人都变了,性格变的阳光、开朗,每天都快快乐乐,很轻松,随后也走入大法修炼。他们有一个可爱的四岁小女儿,也跟着他俩学大法,一家三口沐浴在大法中,生活幸福、快乐。

妹妹是小学老师,用大法修出的善教育学生、善待学生,对同事友好。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疯狂打压、残酷迫害。由于妹妹和妹夫進京上访为法鸣冤,遭到了当地派出所警察与妹夫单位的某些人没完没了的高压迫害,随后妹夫被非法关進了当地洗脑班。一天,妹夫在师父的保护下,从洗脑班走脱,与妹妹一起流离失所,由居住地去了当地地级市。

机缘巧合,妹妹和妹夫在那里遇到了同修,加入了一个大资料点,做他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后来资料点遭邪恶破坏,他俩一起被抓。妹妹绝食反迫害致生命垂危,我父亲(同修)想办法把她领回家。回家不久,妹妹怕再次被抓,不得不离开父母再次流离失所。妹夫则被邪党非法判刑十一年。

流离失所中的妹妹,想到妹夫被酷刑折磨,年幼的女儿见不到父母,只能跟着姥爷姥姥生活,简直是度日如年。但她坚信师父和大法,环境将她一改胆怯、内向的性格,在师父的慈悲指引下,与当地同修相互配合,为讲真相救度众生再次建立了资料点。

那个时候,邪恶对资料点十分惧怕,总是虎视眈眈千方百计的進行破坏,资料点不得不经常搬家。设备巨大且沉重,妹妹总是克服种种困难,搬来搬去。为了资料点的安全,妹妹很少与人接触,而且资料点总是设在不引人注意的条件很艰苦的地方。炎热的夏天不能开窗户;寒冷的冬天,没钱供自己取暖,手脚常常都冻僵了。寒暑往来,一年又一年,妹妹为了众生明真相得救度一直做着自己要做的事情。

家中的积蓄越来越少,为了坚持下去,她经常就着咸菜啃凉馒头,喝的是凉水,资料点的资金一分钱都不动,并保证源源不断的为同修提供所需的真相资料。妹妹没钱买衣服,穿的都是同修给的旧衣服,她毫不介意。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邪恶被大量的清除,环境略微宽松,特别是资料点开始遍地开花,由大资料点分解成小的家庭资料点后,妹妹能一边打工一边维持生计、供孩子上学读书,同时继续为同修提供讲真相救人必需的资料。

后来我的父母也因为家庭资料点被邪恶发现被迫流离失所,辗转与妹妹汇合。父母离家匆忙,身无分文,他们的日子何等艰难可想而知。有时不得不靠同修的接济,否则可能就走不过来。

我得知情况后,想办法挤出些钱帮助他们。我也努力想办法挣钱帮助他们。待条件允许后,才有能力还清了同修们接济他们的钱,妹妹那时才穿上我给她买的一件新衣服。

尽管经济条件十分拮据,妹妹和父母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教导、大法的指导下,克服重重困难,坚定、乐观的走在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做着此时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兑现着自己来世的誓约。

二、正念支持妹夫

妹夫被邪恶非法关進监狱,妹妹千里迢迢找到我,让我请律师帮忙营救妹夫。当时,我们毫不犹豫的答应营救妹夫,接着请了律师。由于我们法理不十分明确,我们陪同律师去监狱会见妹夫,几次三番,监狱百般刁难,不允许我们会见妹夫。律师退还给我们一部份费用后知难而退了。

妹妹为了帮助妹夫,一次又一次去监狱要求见妹夫,却一次又一次碰钉子,妹妹用最大的韧性和法中修出的正念,最终争得了会见妹夫的权利。这与修炼前的妹妹判若两人。

妹妹给人做过家教、也干过保洁,甚至做过装修家庭的小工等。她不怕吃苦,工资很低,除了供孩子念书、自己吃饭以外,还要给妹夫送钱,让妹夫在监狱恶劣的伙食能略有改善。妹妹常常写信鼓励妹夫,让妹夫走好自己的路。

当得知妹夫经受不住邪恶的酷刑折磨,违心的写了“四书”,妹妹立即赶到监狱会见了妹夫,在狱警的监督下智慧的告知妹夫他做错了,并征得妹夫的同意,为他写了“严正声明”。

自从争取到会见权利后,每年孩子放寒、暑假时,妹妹就带着孩子去监狱,让妹夫见到自己可爱的女儿。路途遥远,她常常带孩子乘夜晚的火车去,有时人挤人根本没有座位,很辛苦,很辛苦。但妹妹在自己流离失所的日子里,往返于监狱与住无定所之间。此刻再也不见那个胆小、内向、受人欺负的妹妹了。

大法再造了妹妹,她已经变的敢于直面邪恶,为救众生,为减轻妹夫的被迫害,她无所畏惧。

此外,妹妹还在妹夫被非法关押时抽时间去伺候病重的婆婆,由于没有跟公婆一起生活过,吃饭习惯不一样,她有时没吃饱饭,也不敢为自己再做一口饭。为了坚定修炼,为了不辜负师尊的期望,吃苦、受累、挨饿,还要一边打工养家照顾孩子。妹妹吃的苦常人无法想象!

大法无所不能,大法的超常与师父的慈悲伟大,造就了妹妹良好的品德。这次还要补充一点:每当她得知有同修遭到邪恶迫害时,妹妹总是以最快的速度把信息传给海外明慧网,曝光邪恶,以便能减轻邪党对同修的迫害。

现在,妹夫早已结束了邪党非法强加给他的十一年的牢狱之灾,妹妹一家与我父母生活在一起。虽然打工赚钱不多,但维持生计已没问题,他们一如既往的承担着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义务和责任。

乌云渐散,大法弟子越来越成熟。无论未来的正法修炼之路还有多长,我妹妹和我们全家人一定会坚定的跟着师父稳健的走好最后的路。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