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新学员:我也要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月二十六日】我是二零一九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五十九岁。得法后,我明白了人生真正的意义就是返本归真,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

我十分高兴的把我修炼大法的事告诉了妹妹,哪知道被邪党毒害的家人都反对我修炼大法。父亲甚至打电话说:“你要是敢炼法轮功,你就别回家了,我也没你这个儿子。”听完父亲的话,我想,他们并不了解法轮功和师父是怎么回事,但我并没有动心,反而坚定了一念:一定要修炼法轮功。

炼功四天,无病一身轻

修炼以前,我就是能睡觉,晚上睡一宿,脑子也不清醒。第二天上午,还得睡一觉,有时接近中午再睡一觉,甚至有时下午还得睡,总是迷迷糊糊的。我的血压高压达到了190,严重时得扶着墙才能走。心脏病时有发作,严重时只能一侧睡,不能翻身。还有腰疼,经常性的感冒。有时病发作时,让我感到自己随时会离开人世。

修炼大法后,师父很快给我清理了身体,在第四天炼静功中,两只胳膊里象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一样,瞬间感觉身体轻松了。从此以后,所有的病痛全部消失,身体轻飘飘的,像要飞起来的样子。晚上睡六个小时的觉,白天一点也不困。我心里总出现“我要飞的更高”,那种喜悦无以言表。

虽然修炼晚,但是三件事也不能落下

虽然修炼开始的晚,但是三件事也不能落下。除了学法、炼功,我就利用修电动车的技术,给有缘人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世人九字真言。期间也劝退了一些人。

一天天快黑了,有个年轻人车没电了,在我这儿充电,电也充不满,我就想给他讲真相。我骑车送他回到二十里外的地方,我给他讲:我学大法,身体怎么好了,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当时冲破面子心,顾虑心,张不开口等心,我问他入过什么,他说是党员。我文化浅,有些字不会写,让他写。他说,明天上你那取车,我把名字写给你。这是我第一次给人三退,到地方才给人三退。

回老家证实法

二零二一年末,家人打电话问我,能不能回去伺候母亲,哥哥、弟弟、妹妹都忙,没时间。这情况让我左右为难,离开本地回老家,就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我心里非常矛盾,也知道即使修大法了,也得尽孝道,而且还要做好。我把这事跟同修交流后,自己悟到,自己应该回去证实法,讲真相救人。

顺利到家后,一進门,就看见生病的母亲躺在炕上,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我从前教过母亲炼静功,但没有环境学法炼功,母亲就不炼功,但有时听法。

母亲以前腿疼,整夜睡不着觉,每隔一阵子,腿上的肌肉就象有刀子在剜一样,疼得浑身打激灵。现在有时能睡一晚上,也不疼。这一次我回家,给母亲下载了很多交流录音,听了广播,她的各种病都好了,增加了母亲的信心。尤其父亲看到后,很是高兴,说:“炼功还真是挺好啊!”

因为家里人一开始不接受真相,我想自己必须加倍努力做好,让他们看到是修炼大法后我才做到的。因此伺候母亲一点不马虎。母亲晚上几乎是一小时就醒,就需要人扶着解大小便,几乎天天如此。这一段时间下来,家里人都看在眼里,很是佩服。母亲也很依赖我,因为我总是乐呵呵的伺候她。哥哥、弟弟、妹妹们家里有活,只要说一声,我立即前去帮忙,真心实意的干。在给母亲养老金、住院看病钱的问题上,也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一段时间下来,他们看到现在的我和从前的我有了相当大的改变,再给他们讲真相,也接受了,也认同大法好了。

危难瞬间 师父保护

期间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天,我上山砍柴,等把柴火捆完一看,好家伙,这一大捆差不多能有四、五百斤。我把柴火顺着将近七十度的陡坡往下滑,不成想,柴火捆不走直道,卡住了。我就下到柴火捆下面,想给正一正,柴火捆一动,立即将我挤得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几步倒地,手本能地往地上一支,没成想,软肋被一颗削尖的拇指粗的荆条茬子抵住。如果柴火捆继续滚动的话,别说四、五百斤的重量压身上,就那根带尖的荆条枝就能穿透腹腔,要了我的命。就在柴火滚动起来的一瞬间,象有什么东西拉住了它一样,马上停住了。我当时马上明白了:是师父保护了我。

为父亲三退

家里的环境正好了,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哥、弟、妹主动跟我说:你回去吧,母亲我们来照顾。我是想要回去的,但是母亲不让我走,我一说走,她就嚎啕大哭。

过了几天,我做了个梦,梦见毕业典礼。身边的都是小学班的,再旁边是幼儿园班的,我就问我旁边人,没有大一点的毕业班吗?他说有,手指着远处,我就向那边跑,怕不敢趟。我跑啊跑,跑不动还继续跑,路都是泥泞的路了,我摔倒了,就继续爬着向着那个方向努力,爬着爬着醒了。

第二天,我赶紧告诉母亲,师父点化我回去,要不就不敢趟了。这次母亲也同意了,她也知道我需要一个学法的环境。

临走的前一晚,我想必须把父亲的少先队给退了。以前也给父亲讲过,但父亲说:“好就在家炼,别反党。”当时父亲的态度让我有了畏难的情绪,所以再没给他讲三退的事。

于是当晚,我发正念,清理父亲空间场。第二天早上,在饭桌上,我对父亲说:“给您说个正事。”父亲说:“啥事?”我说:“您以前因为成份不好,被共产邪党迫害,到最后还得给他们陪葬,多不划算。”父亲说:“那咋办?”我说:“我给您退了吧,天知、地知、您知、我知,别人不知道。”父亲说:“好,那就给退了吧,别告诉别人。”

只要弟子有救人的一念,任何时候师父都会帮助弟子。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