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青年新学员:走在法轮大法指引的路上

更新: 2022年11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一名法轮功新学员,真正走入修炼半年多。我的母亲是位老学员。

魔难

初中时,我跟随母亲学《转法轮》,参加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洪法。我记得那时候还能双盘,背诵《论语》。由于没有实修,也不明白修炼的意义和宝贵,还被央视“自焚”谎言蛊惑,竟还一度相信邪党的弥天大谎,放弃了信仰。后来在大学期间,又一度走回来,随身带着MP3,听师父的讲法,看《九评共产党》,逐渐归正自己的言行,向宿舍的舍友讲真相,为她们能退出党、团、队而发自内心的高兴。

实习过后,我又开始放松自己。走入婚姻后,更是被工作、家庭诸事缠绕的停不下来,静不下来。直至在经历婚姻的背叛后,才被当头一棒喝醒,发愿不再浑浑噩噩的度日。

在外人看来,我有学历,有一份稳定的事业编制的工作,有疼爱我的双亲,还有一个活泼天真的小儿。说起儿子,我给他起名莲梓,他是大法恩赐,使患有不孕症五年的我有了莲梓,在孕三月时,我大出血,仍能平安保住小娃,直至降生。然而,就在我知道了我所经营这些年的美好婚姻是一个假相后,我顿时世界观崩塌了。

师尊点化

我已经许多年不学法了,可慈悲的师父不放弃我。我回家和母亲讲这件事情,母亲一开始有些气愤。在大家眼里,我先生学历、工作、家庭、外貌处处不如我,开始时,家里是不赞成这门婚事的,是我叛逆的硬坚持来的。

我跟母亲说:这个事要是发生在平常人身上,肯定我们要找他,找他全家,不然不能出这口气;可要是修炼人,该怎么做呢?我又讲了师尊点化我的神奇,母亲一下子就平静了。

后来我想,我得转变,放弃那些做坏事的想法,言语温和,原谅了他。最后,因为先生还是不能做好,我也明白缘份已尽,恩怨情仇皆成过往,不争吵,不打闹,没有利益的纷争,就平静的协议分开。先生也从原来相信邪党的谎言,骂大法、反对大法、不让孩子学大法,到后来接受大法真相,写了郑重声明,向大法师父认错,生命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这期间,我又换了一份工作,原单位的勾心斗角和频繁的值夜班,让我的身体健康急转直下,期间患了怪病,像乳腺癌病症,疼痛、肿块,是在对医学不抱希望后,炼了法轮功动功,很快肿块自己破溃、伤口自行愈合。

有句话叫“好了伤疤忘了疼”,再往后,我又开始重复那种争争斗斗的生活,脱发、失眠、暴躁、月经不调、妇科病、腰腿疼、像风湿一样的关节炎、颈椎病、肩周炎都找上了我,平时还要强颜欢笑,不愿让别人知道我的窘迫。我一直是个自诩清高、骄傲的性格,因为从小学习好,被现代观念支配和折磨得身心俱疲。

走回正道

我想走進大法中,只有大法能指引我走回正道。于是从晨炼开始,一段时间后,感觉象换了个人一样。我也终究远离了病痛的折磨和情感的折磨。

家中的莲梓是大法赐予的生命,我知道,他一降生就是大法小弟子,可我前几年没有带好他。莲梓有严重的哮喘,折磨了他好几年。一开始,我还抱有侥幸心理,认为儿子大大就好了,结果去年越发作越勤,后来不到一个月就犯一次病。

犯病时,莲梓的喉咙里发出怪声响,憋的脸色都发青,咳也咳不出来,就感觉一口气提不上来,就要昏厥过去。有时白天发作,有时凌晨发作,每次莲梓难受的直哭,急的浑身大汗。因为呼吸不畅,话也说不出来,平躺也躺不了,反反复复跑了医院好多次,扎激素针、吸氧、做雾化,才能好一些。但治标不治本,药物的副作用和孩子的痛苦,让我万般焦虑。

而后,我想到只有慈悲的师父和法轮大法能救莲梓。我和母亲还有莲梓就一起学《转法轮》、《洪吟》、背《论语》、发正念,那时还有好多字莲梓都不认识。就这样,不足一月,莲梓不用去医院了,彻底康复了,能每时每刻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再也没受过哮喘的折磨,是伟大的师尊给莲梓拿掉了病业。

儿子实修

莲梓开了天目,有时能看到金光闪闪的法轮,逐渐能双盘,会背《论语》及《洪吟》的前十篇,喜欢唱《三退逃大灾》、《大法小弟子》、《法轮大法好》、《盘腿打坐真有趣》,每天睡前听《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莲梓经常会过关,曾经被一个小玩伴扇了十四个巴掌,然后莲梓一直在笑,心里知道在过关。从那以后,他黑黑的脸颊变成了白白的。那个小玩伴问我的母亲,说他是不是傻啊,怎么一直打,他还笑呢?身旁一位修炼人说,你把德都给了他了。莲梓当时心性在法上,没有一点点执著心。

我走入实修

我在原单位有灰色收入,修炼前,觉的心安理得,看到别人都有,就觉的也很正常。后来学了法,知道我之前大错特错了,得到不该得的利益,失去了很珍贵的德。

后来在师尊的安排下,我由公立医院转入私立医院,从那个恶劣的环境中超脱了出来,决心先从好人做起,正常的劳动所得。渐渐的修炼时间也多起来了,抄法,炼五套功法,发正念,突破讲真相的障碍,听师父的话,在逐步走正修炼的路。

曾经在梦中,师尊点化我,梦到好多榴莲长在高高的树上,那树都参入天中。我和母亲交流,母亲说榴莲,就是“留恋”,是师尊让我悟到我还留恋和前夫的感情。当天下午就面对那些场景,没动心,平稳的过关。前几日早晨,醒之前,又梦到孩子爸要带他去迁南山。我醒来后,还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后来母亲说是“千难山”,因为我又回忆起了和之前先生的点滴,又产生出来许多私心杂念。我悟到要去除那些执著心,虽然修炼千难万难,但修炼人心中装着法,不怕难,更要迎难而上,提高心性。

那天单位分宿舍,是三室两厅两卫,我就在想,我是炼功人,我不能把那个利益看得重,不能抢先占那个带卫生间的大主卧,虽然按院方的说法是我的职称最高,我应该住那间。我就和大家说,按年龄排序来选择房间,结果那两位年长的同事更谦让,真心实意的把那间大卧室空出来,给了我。自从修炼后,我知道以后的路都是由师父给安排的,师父给的是最好的,我记住了师父的话“无求而自得”[1]。

执笔的此刻,母亲开始从新抄法,母亲同修说,在抄法过程中,在修去魔性和急躁心。自己还是新学员,深知是法轮大法指引我走向回家的路,我听师父的话,从好人做起,向内找,修己修心,孝敬父母,和母亲一起带好儿子,共同精進,让周围更多的人相信和感受到法轮大法给世界带来的美好。

认识有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