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修大法三个月 尿毒症不治痊愈

更新: 2022年11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是辽宁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岁,一九九九年三月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当时是因得了绝症,任何方法都治不好的情况下来学大法的。神奇的是,炼法轮功三个月后,尿毒症就不治而愈了。现在把这段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

我二十四岁结婚检查查出患急性肾小球肾炎。但无论是表面还是具体感受,根本就看不出和感觉不到病,而且没有不舒服的感觉。这样过了一年,也就是二十五岁那年又去检查看看,结果从急性肾小球肾炎转成了慢性肾小球肾炎。谁都知道不论急性和慢性肾炎,表面就是全身或部份身体水肿,还有其它各种感觉吧,因我没有感觉所以也就没有重视。而我呢就是不肿,表面看就是正常人一个,什么都看不出来,只有化验单显示有尿蛋白(还有别的我现在想不起来了),都是顶天四个+号,也没当回事还以为小病呢。

后来去中医院抓汤药喝也不好,但随着接触了这一类的病友多了,也了解了这个病是怎么回事了,这一了解不要紧给自己吓着了,再加上怎么吃药都不好,也不像别的病人那样肿,吃了药就消肿,虽没好但能看到疗效,也就是有希望能治好,我呢吃不吃药都一样,没办法我就去挂了当时整个地区头号名医,他看了我的各种报告抬起头来上下直打量我,问我年纪轻轻怎么就得了这么个怪病(肾小球肾炎),最后告诉我:这个病在你身上所表现出来的一切症状,现在医学上解释不了,归纳一下就是疑难杂症,治不了,哪都治不了,不用到处哪儿都去了。我一听眼泪就下来了,这时的我还不到二十六岁啊!怎么就完了呢?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怎么办,不知去哪儿。

Advertisement

那时的我到了二十七岁时就转成肾病综合症,为了能活下来自己吃了不少名贵药材,比如藏红花,冬虫夏草等,吃了不少就是没有效果。后来听说穴位注射有疗效就去了,接下来就是住院治疗。

在这个医院治疗方法是穴位治疗法:所谓的穴位治疗就是每天早晚都要在后背脊椎两侧穴位上注射鱼腥草,从颈椎到尾椎骨十二个穴位上,医生把鱼腥草的药水吸到针管里再扎到穴位上,然后手不断的抖动,如果感到穴位的地方麻了就把药水注射進这个穴位里,如果没感觉麻手就不断的在这个穴位上扎,那个感觉现在都不能再想,就记得后背脊椎两侧都扎烂了也不管用。

直到五个月后没有钱了,医院就让我透析,说是先做个漏,就是把胳膊上的动脉和静脉连起来,每次透析时的针头都是小指头粗,一头一个扎進血管,看着都瘆人,插進去时别提多痛苦啦。另外,每个星期透析三到四次也是花不少钱,我没有单位报销,医药费全部都是自己承担,就是这样,不长时间手里的钱都折腾光了,不得不回家等着了。

回家后丈夫说:把房子卖了吧。我说不行。因丈夫十几岁没有了母亲,二十几岁又没有了父亲,现在就剩这个三十五平的房子了,卖了房子也治不好这个病,我要是死了,房子也没了,他可咋整,住哪呀。想想心里都满是酸楚。没有经历生死的人是感受不到那种体会的。

我就这样每天都在害怕中度过,身体越来越没有劲了,躺着不行坐着不行走路一会就不行了,怎么都不行,有一天躺在床上看着天上的白云流着眼泪想,要是能躺在上面多好啊,可能那里就没有这么遭罪了,能美美的睡上一觉就更好了,什么也不怕了吧(因小时候有时能看到不好的东西,所以每天都害怕,特别一个人晚上在家时更怕)。每天看着自己年纪轻轻的生命在一点点的消失,自己面对自己都要崩溃了,很痛苦。

就这样,没有钱了就找偏方,什么猪小肚(就是猪膀胱),买回来烤着吃,吃的前几次感觉有点用,可吃几次就不行了,还有尿骚味,都不知是怎么嚼下去的。后来听说在瓦片上烤活的茧蛹好用就又来试,结果和上次一样还造了不少业,就这样试了好多种,都是一开始抱着希望随后就跟着失望,那个想活又不能活的自己每天都要面对,不知道今天晚上躺在床上睡觉,明天早上能不能睁眼醒来看到第二天的太阳,就这样这个病转成了尿毒症,自己也痛苦的熬到了二十九岁的三月份。

我家一楼住的一位大姐是炼法轮功的,她的妈妈和爸爸及大姐二姐都是,这位大姐是老三。一九九九年三月正好她的母亲来了,我正好到三姐家开的小卖部打电话询问买药的事。同修的母亲慈祥的问我年轻轻的得了什么病呀?我心情不好的讲给老阿姨听,她笑呵呵的告诉我她有办法,并给了我一本《法轮功》让我回家看,当时的我年纪轻受邪党无神论影响也不怎么信,因以前没有希望的时候也试过练了其它气功,当时好用但过后就不好用了,受这个影响我当时是不信的,但碍于情面不好拒绝,老阿姨又是那么大岁数,人看起来非常慈祥,又是来帮自己的,所以就收下了。

老阿姨告诉我看的时候一定要把手洗干净,尽量多看,尽量坐着看,我点了点头就拿回家看了起来。那时也没多想,就想赶快看完送给人家,就用几天功夫看完就送过去了。没想到送的时候还是这位老阿姨,还完后我以为就可以走了,结果老阿姨告诉我等等,又给了我一本更厚的《转法轮》,我当时就说我看不了,这得看多少天呀,更何况我看的时候就是应付的心态,根本就没看進去。老阿姨告诉我说这本书不用急着还,尽量每天看一讲,我说我身体不好,坐不了那么长时间。老阿姨慈祥的说:那你就按你的情况来定,你尽量试试。我这个人面子心重,不好意思对那么大岁数为自己好的老阿姨说不,就又手捧着《转法轮》来家了,开始时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修炼。

到家后也没多想洗了手坐在沙发上,两只手捧起书读了起来,看着看着感到累了,身体一点点的倾斜了就顺势躺在了沙发上读,可一下想起了老同修的话,就想坚持一下坐着读吧,就又坐了起来,就这样反反复复的折腾着坚持着读了一讲,心想:今天可算读完了。第二天还是这样读的,第三天还是,没有什么感觉,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到了第九天读完了全本《转法轮》,每天象完成任务似的,但又不得不去读,就象电影片子拍好了一样按部就班的演就是了。等到第十天,我静下心来看看我自己,突然发现我好像有点劲了,读书不怎么累了,在家走来走去也不是很累了,也不是坐哪都不得劲了,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少了什么东西,心也不那么烦躁了,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办了呢。那既然看完了就得还给人家呀,我就下楼去还书,结果老阿姨回家了,接待我的是她的女儿三姐同修。三姐告诉我:不用还,你拿去看吧,看明白了你就知道怎么办了。我当时听得一头雾水。两个月后看明白了把书钱给了三姐,敬心敬意把书请回来。从此真正走入了修炼之门。

捧回书的第十天我就开始了每天的读法,因为身体原因没有事可以做,丈夫每天下班回来洗衣做饭,我除了生活能自理,剩下的就是喘气,其余我都做不了,只要不没事找事和丈夫吵架就行。所以每天能坐下来静静的读法,那时还不会修心,可是每天也没有什么时间看他,就是读法。读法后也没有什么看他不顺眼的地方了,心态也平和了许多自然就不想找事吵架了。

就这样一个多月后我可以洗衣服做家务了,甚至可以洗毛毯了,那时的自己没有多想,就知道读法,收拾家,丈夫也看到了我的变化,也挺高兴的。

一个月以后,三姐同修在楼下喊我早上和她一起去炼功,我都不知道有炼功这一说,但早上太早我起不来,这时丈夫就一个劲的让我去,我说那明早看看吧。虽然我能干活了,但自己感觉站时间长了还是不太能行,所以挺打怵。

第二天早上,三姐五点在楼下喊我,丈夫就催我快点,我虽然打怵也还是去了。从我家到炼功点不算远,五、六分钟的路,但是以前就是这样的路我也要歇四次呢,虽然好多了但因长时间不出门走道还是打怵,但比以前那是强多了,能不用休息就到了炼功点上,心里真是高兴啊。

可是炼第一套功法的时候还行,不太会也没劲就比划,等到了第二套功法就完了,头前抱轮差点没晕过去,辅导员赶紧把我扶到一边坐下休息,我想这样不行我就回家了,回家后也没多想以为自己炼功不行就学法吧,就接着读法。

到第三天早上,三姐又在楼下喊我,我就又像看书那样不想去但碍于面子就又去了,就这样一天天坚持下来,后来三姐同修每天领着我参加学法小组,这样我俩每天很有规律的学法炼功,有时间就去各个地方洪法。那时,到处都能看到同修背着黄色的小书包,哪哪都是,看到同修都特别亲。就这样不知不觉到了第二个月,我都忘了自己是个病人,和三姐满身是劲的到处去,白天去洪法,去炼功,晚上去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带,后来晚上回家就抄法到晚上十一点再睡,就这样日子过得很充实。

再后来,我早上到炼功点上炼完功,回家学完法后就自己在家炼,尤其第二套功法没有炼功音乐(那时都是辅导员每天早上提着录音机到炼功点上播放炼功音乐),不知道时间我就站在钟表前面炼,后来不知怎么抱轮时间越来越长,一个轮能抱半个小时,四个动作抱了两个小时,就这样看着时间抱了下来,病也不知不觉不知道怎么就好了。

后来想想尿毒症三个月奇迹般的好了,抱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当时我也忘了治病啥的,就是跟着老学员到处去学法洪法,那段时间真的是幸福啊!

自从病好了,我对师父的感恩真是无以言表,每天就是高兴,到处说大法好,也告诉了给自己化验了好几年的化验师自己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她们都感到很神奇。也告诉邻居自己的事,并一有机会就和她们讲真相,不分老幼都讲,那段时间没有怕的想法,就知道师父是清白的,还自己师父清白。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