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门的一瞬间 我知道又错了

更新: 2022年02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二月十一日】昨天是过年放假的最后一天。我一早起来,五套功法一步到位;上午学了《转法轮》第九讲,合上书时,很满意,这个假期把大法书学了一遍,还学了三本师父在海外的讲法;下午去几个从没去过的小区,发了近一百份真相资料。然后,回父母家美美的吃了晚饭。直到晚上八点,三叔三婶提着礼物進门之前,好像一切都顺利。

三叔三婶愁容满面,说奶奶闹着要卖老宅子,卖的钱给她自己找全天候的保姆,省得我们都去上班了,她一人在家寂寞。前期有消息,老宅子要拆迁了,估计能给补偿最少三套楼房呢!现在卖房子,真是昏了头。我忍不住插话,嫌奶奶不可理喻。

九点,三叔三婶走了。带来的礼物中,有一大兜年前他们自己灌的香肠。爸爸说,冰箱里冷冻室放不下了。我说先放到我家的冰箱里冻起来,等过两天,再拿回来。但妈妈不愿意了,非要爸爸明天就蒸熟了,冷藏就可以。我的火不知从哪里来的,以为妈妈怕我拿走自己吃,心想,我什么好吃的都往家拿,还会稀罕这些香肠?我穿好衣服,摔门就走了,临出门前,眼角瞥见他俩,一边一个呆立门边。

铁门在我身后发出沉重的怒吼。门外的冷风一吹,我知道自己又错了。

回到自己家,我心里难以平静,继续学习《休斯顿法会讲法》。一句法進入眼帘:“人也都是由佛性和魔性同时构成的,人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动恶念或冲动的时候,就是被魔性一面带动的;人在很理性的情况下、心态很和善做事情的时候,是被佛性一面带着。”[1]

我回想这一天,白天自己炼功、学法、发资料时顺利了,就开始沾沾自喜,甚至热衷于评论、参与到这些不该我操心的琐事中,已经掉层次了。还埋怨妈妈怕我吃她的香肠,也许妈妈并不是这个意思,是怕我拿来拿去麻烦。

尽管修炼已经往二十六年上数了,可我一直没有正视这个脾气大、好发火的魔性,想发火,就发,想反驳,就不计后果,甚至一气之下,摔门走人。

如果父母都是常人,估计我还不敢这么放肆,可仗着父母都是修炼人,就不修自己,一次次任凭被魔性支配做出不理智的事情。这不仅不像个炼功人,根本就是魔性的大爆发。魔性爆发的时候,主意识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我是按照师父要求的在修自己的主意识,越来越清醒理性,还是不断豢养张牙舞爪、青面獠牙的恶魔?这样下去太危险了。

师父说:“再有一部份学员,其中包括一些老学员,平时大法的事都做,学法的事也不落下,但有些事关键时刻还是过不去。”[2]

我也属于这种不让师父省心的弟子。我要好好反思,到底是在走形式,还是真正扎扎实实的修自己,实实在在的从法上提高。长期不实修真修,等魔难来时,恐怕哭也来不及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醒醒》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