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出正念 闯过生死关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六日】二零一四年九月,我遭邪党迫害出狱,因在黑窝被关禁闭,蹲小号,长时间不让睡觉,暴力殴打等迫害,导致我身体受到巨大的伤害,造成不同程度的内伤。

在出狱的第三天,我突发呕吐,腹泻,没有了味觉,吃不進任何东西,接下来持续40天高烧不退,高烧前冷的发抖,高烧后大量出汗,因为消耗了大量的体能,人很虚弱并伴有呼吸困难,40天里很少吃东西,睡觉也很少,身体出了严重问题。面对这种情况,儿子及家人都很着急,多次催我去医院看病,均都被我婉拒了,但到了第40天,情况表现特别严重。当时自己正念很弱,有了怕心,由于自己没有从根本上放下生死,最后还是去了医院。

医生作了全面检查后,发现内脏各个器官都有严重的炎症,各项生命指标都到了最低临界值,医生都不知道该往哪个科送更合适。最后他们商定先送到重症监护室抢救。检查出我的肝脾有脓肿,有严重炎症,初诊为肝癌晚期。次日凌晨急转苏州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又作了全面检查,最终结论是肝癌晚期。

当时身体状况极差,处于病危期,在床上坐起来都很难。这时我开始思考,得法前患多种疾病,炼功一月全都好了,从此无病一身轻,十几年再也没到过医院看过病,身体一直很好,现在怎么会出现这种状态?当时我悟到了这是旧势力等邪恶生命钻了我放松了的空子,对我進行的干扰和迫害,法理我也明白,但我当时就是没有正念和信心去彻底否定它。

十几年来,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消去了病业,净化了身体,拿掉了病根和另外空间的灵体,师父替我承受了很多,怎么现在还有病业呢?迷茫,困惑,住在医院里这哪还象修炼人呢?!

在我住院的第12天,有一位我不认识的同修来医院看我。到了我病床前,什么客套话也没说,就直接了当的说:你修来修去修到医院来了?你这是法理不清、正念不足。师父帮你承受了那么多,就这点心性关你都过不去了,你到底还想不想修?我说肯定要修的!他说修就出院,修炼人是没有病的。这样一下子就点中了我的要害,当时就感到象是师父在严肃的棒喝我。我的那面似乎突然明白了,正念也随之出来了,悟到了我是师父的弟子,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任何的其它安排、干扰和迫害,我都不承认,要全盘否定。我是大法弟子,我没有病,我出去救人,做好三件事,兑现史前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正念一出,全身病痛基本消失,接下来就能下地走了。决定出院后,我让同修马上接我回家,同时也停了每天近五千元的药费。

出院后,家人无法接受,他们认为这么严重的病,药停了,医院也不去了,这不是拿生命在开玩笑嘛?会有生命危险的。他们每天都催我到医院去,特别我儿子用了很多办法要我去医院,我说我没有病,我再也不去医院了。亲情的纠缠持续两周后,他们看劝说无效,就说无论我出现什么情况,他们都不管了。我说不用你们管,我有师父管!我说我没病为什么要去医院呢?!可能当时我正念很足,所以后来他们也就平息了,再也不提去医院的事了。从此,我每天在家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不管身体多么难受依然坚持,结果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了,一个月后就完全康复了。他们也亲眼见证了大法的超常,神奇。现在他们也就再也没有提出过让我去医院了。更在神奇的事实面前无话可说了,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闯过了生死关。

按照医生的当初诊断,我是肝癌晚期,最多活半年,医生强调一定密切关注我的情况,特别是注意不能出现以下三种情况,否则就没救了:(1)持续高烧。(2)腹部积水严重。(3)下肢浮肿。

从医院回家后的当天就出现了39度以上高烧,烧的晕头转向,头昏眼花。3天后腹部严重积水,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一周后两腿严重浮肿,肿的好像肉都要崩裂了一样,疼痛难忍。当时我只有一念,我的一切全部交给师父了,信师信法到底。我这不是病,是假相,是旧势力的迫害和干扰。师父反过来利用它对我信师信法的考验。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没有病,我一定要闯过去。

一个月后,我真的闯过了这次生死大关。我也悟到了,我这次问题的出现,是因为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没有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三件事也做得不好,所以被旧势力钻了我不精進的空子,想毁掉我的修炼。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把我从旧势力的手中抢了回来。我一定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结果。在今后修炼中做到静心学法,多发正念,多救人,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弥补在修炼路上没有做好的一切,精進实修,做一个师父合格的弟子,跟师父回家。

由于学法不好,悟性差,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