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有多少?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四月三十日】二零一一年,我因不幸患乳腺癌,而有幸得法,走入大法修炼。之后,师父很快给我净化了身体。无病一身轻,我又出来工作了,在一家体检中心上班。

二零二一年,我感觉工作忙了就头晕耳鸣,持续了很长时间。单位每年年终免费给职工体检,以前,我从不参加;我是修炼人,师父早已帮我净化了身体,我没有病。可去年,就有点不稳,怎么老是头晕?我也没少发正念呀!

正逢大哥因脑梗去世,我妈也是脑梗去世,我二哥、嫂都有这方面的病,我怕我也会象他们一样,又怕自己是不是做过化疗、放疗而贫血呀?脑中会不会有转移肿瘤呀?

当时,我在放疗科上班,隔壁就是CT室和化疗室。单位年终体检时,一天,同事们都检查完了,都闲着,我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去抽了血,做了脑部CT。结果,化疗室同事说:你的血怎么这么干净,一切指标正常。

CT室的王主任说:你为什么要做CT?我说,我头晕,怕脑梗。他说:一般人过五十岁或多或少都有不同程度的脑梗(我已经五十三),可你自己看看,你的脑腔比谁都圆、清晰,你怕什么?!你现在还晕不晕?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这都是假相。顿时感觉头真的不晕了,心里也轻松了,我摇着头,笑着说:“不晕了。”

我惭愧不已,对不住师父。自己曾经病成那样,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还放不下生死,不信师信法,没有师父的救度,我今天还能出来上班吗?还能有比一般人都好的身体吗?

为了让我更加坚定信师信法,师尊又安排了一件对我来说刻骨铭心的事。

我婆婆因多年腰痛的顽疾,随我走入大法修炼。八、九年了,再没有发生过腰痛。婆婆在乡下住,我想把她接来,一来帮我打理下家务,二来一起学法,互相促進。

可是,第一天晚上她还好好的,第二天一来,她就感到全身无力,腰痛的厉害,最后发现腰部出现两巴掌大的疱疹。我以前开过诊所,知道这病不是一般的病,农村叫“蛇缠腰”,如果发展到整个腰部,就会丟命,一般至少需要两三个月才能治愈,而且愈后后遗症长达一年以上。

婆婆是个非常坚强的人,在农村养五个孩子,吃过很多苦,从不轻易叫苦叫累,可是这“病”来的太猛,她不能吃不能喝,躺在床上起不来,头晕,三天时间就骨瘦如柴。

我知道这是个假相,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我鼓励婆婆说这是好事,只要坚定的学法炼功,一定能闯过这一关。

我陪她多学法,晚上炼功,她站不住,我总是先让她喝点热水或牛奶后,再接着炼。开始炼半个小时,后坚持到一个小时。最后她痛的实在受不了,她也动摇过:让公公买包老鼠药,死了算了!

我说:妈,你也知道,我们没还完业债,早结束生命,下到地狱,也不会好过的,师父都给我们最好的安排。您腰痛那么多年不好,师父给你拿掉了,就剩这点黑气往外冒,不吃点苦能行吗?!

这一说,婆婆又坚定些。公公看婆婆难受,到我伯爷(老中医)那拿回止痛药,婆婆只瞄了一眼:我还是要炼功,只有师父能救我。结果,不到二十天,婆婆完全好了。一家人又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婆婆的病业关让我又一次亲眼目睹整个过程,再一次让我坚定的信师信法。每每唱《三炷香》这首歌,我都哽咽、泪流满面,无限感恩师父的洪恩浩荡!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