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我们这一大家子(2)

更新: 2022年05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四日】(接上文

三、风云突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与中共撕下一切伪装,开始全面残酷镇压法轮功。那时我已经不上班了。

早在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五日,我就与当地三名同修包了一辆出租车,一同進京上访。我们四月二十六日到达北京,听说天津抓捕法轮功学员事件问题解决了,我们就回来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与当地同修去省政府上访,看到很多省内的同修都来上访,大家想用亲身经历反映情况,告诉政府取缔法轮功是错误的,法轮功是好的。可是面对上访法轮功学员的是警察、警车和防暴警察。法轮功学员被拽上各路的公交车、大客车,一车车的往上拽。不上车的法轮功学员就被连打带踢的,不管多大岁数的人。

那时候,正赶上学校放假,多数同修都被关到各学校的操场上。关到那里后,不断有警察问同修们的姓名、住址。我也不知道被抓到哪个学校了,但是感觉离家很远。在操场上呆到晚上,趁着没人注意,我跑了出来。我不知道东南西北,有车就上,很晚才辗转回到家。家里早就知道中共镇压我们了。L告诉我:“不能炼功了,在家老实呆着。”婆婆和小姑子也担心我,让L看着我别乱跑。

当时L与当地派出所警察W关系好。迫害开始后的一天晚上,W打电话让L带着我去派出所一趟。到了那,W让我写一个不炼功的“保证书”,说:“回家愿意咋炼都行,我们不管你。”我不写。W便让L做一下我的工作。L问我能不能写?我说:“不能写。”他便开始踢我。W听到动静出来了,对L说:“我们没打她,你咋还打上了呢?!不写就不写吧,回去吧。”回来后L就看着我,不许我炼功了。他在家的时候我不炼,他一走,我就炼。

有一次,我正打坐呢,L回来了,我的腿疼得实在搬不下来了。他進屋后,看到我疼的样子,“扑哧”一乐,笑话我说:“真熊,盘个腿疼成这样!”从那以后,他就不管我了。婆婆一问到我,他就说:“没事,天天在家呢。”后来我進京证实法,L把大法书藏起来。有一次当地公安分局警察来我家里非法抄家,L把大法书和师父法像都让邻居帮忙拿走,放好。

其实L那时也挺矛盾,他知道大法好,他也看到了我修大法后的变化。但他内心惧怕恶党,他是怕我遭迫害,怕这个家散了。那时候L又开始喝酒了,尤其心情不好的时候。

有一天晚上,我与同修们交流想上北京。在回家的路上,我遇到了婆婆,婆婆说L拿着菜刀到处找我,现在已经被安顿在她那里睡下了。婆婆让我出去躲躲。我笑着说:“妈,没事的,不会有事的,回家吧。”婆婆叹口气,转身回家了,她怕L醒过来再闹。

第二天,L醒酒后回家了,啥事都没有。我告诉L:“我炼功不偷不抢,家里的事也都是你当家,我没做见不得人的事,你也不要有压力。以后大法平反了,你会因为我炼功坚持到底而自豪的。”L没说话。从此后,他没再打过我,也不阻挡我修炼了。

四、两次進京证实法

地方政府不给解决问题,只有進京反映情况了。我每次進京,都是一路背诵着师父的诗词:“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

我与一位女同修都是第一次去北京,人生地不熟。下火车后,我俩就走散了。我被当地派到北京截访的村干部发现了,这个人与L关系很好。他把我拽到一边说:“你太天真了,上访也没用,信访办里坐着的都是公安局的人。你赶紧回家。”一路拽着我,买了车票回家了。

从此,L开始不许我管钱。那时我已经不上班了,每次买东西都得跟L要钱。买东西剩下的几毛钱、一元我都攒着。慢慢的,攒够了火车票钱,我就与一位女同修(该同修后来被迫害离世)坐最便宜的那趟火车第二次進京了。一路上,还是背诵师父的诗词:“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1]。

这次,路上没遇到任何拦截。到了北京,我俩又走散了。我一路打听,走到了天安门广场,看到有同修在广场上炼功,有同修在打横幅。我到附近买了一卷纸,买了一个眉笔(当时能写字的只有它)。我用眉笔在纸上写了:“法轮大法好”。

我把纸卷个纸筒,来到天安门广场,高举着自己做的“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时真有种顶天独尊的感觉,很静,没有任何人心。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个警察过来抢走了我的横幅,把我交给广场的一个清洁工看着,他就走了。当时我因为不想回家,也没走开。后来看到有同修在广场上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便加入了他们。

之后,我被绑架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里面关着各地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同修们只是为了给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就被非法关押。大家一起背《论语》,背《洪吟》。有人起头,大家就一起背。

警察开始一个个的盘问同修们的姓名、地址。由于人太多,几个同修被关在一个房间里非法审问。我由于没承受得了受刑,说出了姓名和地址。当晚,我被送到家乡所在地的驻京办事处。第二天回到家乡,刚下火车就被带走非法拘留七天。那时L已经把孩子接回来了,从此后我再也没有机会攒钱了。

一九九九年年底,我和L带着孩子回了一趟娘家过年。L去买的车票和礼品,不让我动一分钱。到娘家后遇到二表哥,他给了孩子一百元压岁钱,我悄悄地把钱留了下来。

五、第三次進京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七,我决定再次進京,放下人的一切,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早晨,他们爷俩还在被窝里睡着,我起来后把炉子点着,轻轻的离开家直奔车站。坐客车到外地后,又坐火车進京。我身上就一百元钱,别无它物。我心无杂念。上车前,我买了一袋苞米花、两根黄瓜。我一路无阻到了北京。

我把准备好的横幅放在袖口处,决定上天安门城楼上打横幅。我站得高,能看到横幅的人多嘛。上城楼要搜查,很严格。我手无一物,大摇大摆的就上去了。横幅刚打开,就被发现了。又和上次一样,我被非法关進天安门派出所。

我遭受了非法审问。警察用沾水的胶皮棒打我(打完后,人身上的伤痕当时不明显)。警察把我摁在桌子上,从颈部以下开始打,一直到小腿。一下一下挨着打。虽然打的声音很响,但是我没感到疼。我心中感恩师父为弟子的承受。

我暗下决心,这次决不报姓名和地址。警察边打边说:“你们这些人真傻,你们师父发了财去了美国。就剩下你们这些傻子还在炼,聪明的人都不炼了。”我说:“别人炼不炼跟我没关系,我也不是给别人炼的。你说我们师父发财,那是造谣。我们师父没要过我们一分钱。佛法面前,人人平等。我师父去外国传法去了。”他就不作声了。

由于不断有法轮功学员被抓,到了半夜的时候,我与另外两名女同修都是没报姓名、住址的,被警车拉到一个看守所。车上还有两个女犯人。但看守所只接收两个女犯,我们三个人被警车拉着扔到了半路。

两个女同修有一个是河北的,一个是山东的。河北的同修带着我俩,在公路两边的树林里走。当时的环境太恐怖了,到处都有警察,警车到处跑。被雇佣的社会闲散人员很多,他们手里都带着棒子,对大法弟子行恶真的是有恃无恐。各个车站、公路、街道、旅店,哪里都有人巡逻。

凌晨时,我们三个人走到了一个砖厂附近。工人们上班早,他们升起火在烤馒头吃。我们又冷又饿,走过去,工人们一看就知道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他们招呼我们一起吃烤馒头,我们谢过他们,边烤火,边吃馒头。我们告诉他们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是让人做好人的。他们说:“知道,知道,你们吃完快走吧,躲着点,警察到处查。”

到天亮的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位山东的男同修R。他因为家被封门,所以只身来到北京。他落脚在一位同修家,离北京四十里路。那位同修和老伴都修炼。R带着我们一同来到那位同修家。在那里,又遇到了当地的一个女同修L姐,L姐很稳重,也很理智。大家决定先住下来学学法,再作打算。L姐当时在当地是协调人,很忙,不常来。晚上休息时,同修看到我背后从上到下都是青紫色。

在同修家,经常都是买馒头,吃咸菜。每次买馒头又不能买太多,怕引起别人的怀疑,两位老同修轮流去买。我们这四个人是生面孔,根本就不能出门。有一次,阿姨同修做了一锅白菜汤,油汪汪的看着就好吃。我盛了一碗,特意多盛了一些菜叶。可是碗到嘴边才发现,菜叶上有一条虫子。我给同修看,她们说没有。我当时悟到:是去我贪吃的执著,去掉嫌弃阿姨同修做东西不干净的心。我端着碗,大口大口吃了起来。从此后,这颗嫌弃的心就去掉了。

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L姐带着当地的同修来到老同修家,加上我们四个人一共有十五个人。大家分别带上准备好的东西:两个大横幅,其中一个大横幅准备五个人打,上面写着:“法轮大法镇邪灭乱 圆容不败”;十五个小横幅,上面分别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有两个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氢气球由一男一女两位老同修带着;一些红色自喷漆和刻着“法轮大法好”的模板,由我和R带着。

除了拿着氢气球的两位同修外,大家都分别带一些真相信、真相资料和一些真相粘贴在身上。大家兵分两路,每路一个氢气球。商量好進京路线和進京见面的地点后,我们带上准备好的手套就出发了。L姐带一队,我与R带一队。

一路上,我们选干净、显眼的地方,尤其是一些十字路口、丁字路口,我们喷上红色的自喷漆:“法轮大法好”。同修的模板刻的真好,端端正正,工工整整。别的同修送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送真相信,各尽所能。

走到半路的时候,我们被巡逻的警车发现了。大家一下子散开了,只有拿氢气球的阿姨同修被发现了,她把氢气球藏好。由于天黑,警察什么也没发现,看到只有一个老太太,就开车走了。巡逻车走后,R招呼大家集合,然后继续前行。另一队中途也遇到了巡逻车,但没被发现,有惊无险。

到了北京城外,天已快亮了,大家简单整理了一下,三三两两的往天安门广场走去。到了广场,先由两位老同修缓缓放飞手中的氢气球,好多人都看到了氢气球和上面“法轮大法好”的大字。氢气球上升得很缓慢,就象被有人拽着一样。警察发现了,去抓氢气球。

L姐与我们四个同修迅速打开大横幅,高高举过头顶,向浩瀚苍宇呼喊出最响亮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其他同修立即拿出各自的小横幅,举了起来。

警察们一边打电话找车,一边冲了过来,象疯了一样。他们直奔大横幅,因为横幅太长,他们根本抢不走,就把横幅往他们身上裹。我们就向反方向转,把裹着的横幅再打开。同修手中的横幅被抢走了,大家就都过来一起护着大横幅。大家不停的喊着:“法轮大法好!”不断的与警察周旋,护着大横幅……

过了很长时间,大横幅被警察抢走了。警察又累又恨,连踢带打的往车上拽同修,可没有一个警察来抓我。我立即把身上的小横幅打开,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一回头,把我也抓走了。

到了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听警察说来北京的法轮功学员太多了,北京市区已经没有地方关人了。晚上,警察找来很多大客车,很多武警,决定把大家分流。年轻点的男同修站在第一排,大家胳膊挽着胳膊,共同背师父的《论语》,武警们上来连踢带踹,气喘吁吁的把人一波波拽走。我与R、L姐还有河北、山东的女同修一起,被分到密云县公安局。

当地的刑警连夜非法审讯我们。审我的警察关上门,开始问我姓名和地址。我不说话,他便开始扇我耳光。手打疼了,就用塑胶鞋的鞋底打。听着“啪啪”很响的声音,但是我的脸上没感觉疼。我心中默默的感恩师父。

这个警察对我说:“你说了姓名就放你回去,是不是德州的?”我说:“不是,我不能说姓名。如果我说了,我们当地的官员就被免职了,当地片警也会丢了饭碗。师父让我们做好人,所以我不会说的。”这时外面有人喊:“不说的就送走!”

我与L姐一起被送到当地拘留所,那里一共非法关押了我们十六个人。拘留所是水泥地,又潮又冷,根本就没法待。有一位同修拿钱买了一个大被子,大家围着被子坐了一圈。那位同修又拿出身上仅有的一根黄瓜,大家每人咬一口。轮过一圈,黄瓜还剩半根。

我与L姐商量决定绝食,那位买被子的同修也一起绝食。三天后,警察拉我们三个人到了当地的车站。警察告诉我们:“以后别来了。”说完就开车走了。

我们悄悄地来到一位同修家,他儿子正好从外面回来,告诉我们他妈妈一直没回来。村里经常有警察来,村里还有举报的,让我们快走。

L姐与我来到了一个空屋子,我看L姐对周围非常熟悉,心里猜想可能是她的家吧。我们小声交谈,决定先回家。天亮前,我们离开那里来到车站。从北京去往外地的旅客没人查,L姐为我买了车票,还买了馒头、咸菜,让我路上吃。我当时已身无分文了(钱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被警察搜走了)。L姐问我:“到家时,车站离家远不远?”我知道她想给我路费,我说:“不远。”我不想让L姐再为我花钱,大法弟子做真相资料救人太需要钱了。

六、与同修配合证实法

我到家是第二天傍晚。出车站后决定去我家附近的P姐家。修炼后我们经常在一起,我想从她那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因为没钱,十多里路走到P姐家已是半夜了。我跳到院里,轻轻的拍窗户,P姐听到我的声音,急忙开门。她问了问北京的情况。我俩交流后认识到:应该让更多的同修走出来证实法。

第二天,正好外地同修开车来取订好的真相资料,我与P姐一同坐车去了外地。在那里开了一个小型交流会,我讲了同修们在天安门广场证实法的壮举,P姐交流了现阶段自己对一些法理的认识。我俩又继续四处找同修交流。半个多月,走了多少个村子不记得了,遇到多少同修也记不清了。只知道通过交流,有更多的同修汇入到了進京证实法的行列。

第二次回到P姐家已是晚上。她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我说出来两个月了,想回家看看。我笑着对P姐说:“我丈夫L有个习惯,晚上睡觉总关机。我给他打个电话,如果开机我就回去。”P姐拿来电话,我一打电话,L的手机没关机。

我告诉L:“我回来了。”L高兴地说:“我就知道你要回来了,昨天一只喜鹊在咱家院里叫了一早上。我这两天电话一直开着。你马上打出租车回家,到家我给车费。”我与P姐相视一笑,心中感慨:一切都有师父安排。

回到家门口,L早已把大门打开。我進屋后,他把给我买的内衣内裤、外衣外裤都拿出来了。他告诉我,以后上北京穿的好点,别给他丢脸。我问他,是否又带警察去同修家找我了?他说没去。我没看到孩子,L告诉我,孩子一直住在婆婆那里。第二天,我去看望婆婆一家人,婆婆说她们特别担心我,天天睡不好觉。见我平安回来,都特别高兴。

七、在家乡传真相

L怕当地派出所骚扰我,就让婆婆帮我们带孩子,L与我来到了我父母家,开了一个游戏厅。我自己看管游戏厅,L会经常过来帮着修理机器,上游戏卡。

有一次,他说想看看《转法轮》这本书。我又陪着他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完一遍后,L说明白了一个问题:人不是猴子变的,人是从宇宙中来的。可惜以后他就没再看书了。

我在那里与当地同修联系上了,同修们提供真相资料,大家共同配合大量发资料。我经常是白天看着游戏厅,晚上出去发资料。有时候发完真相资料回来时,天都快亮了。有时,L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出去发。有一次,L嫌我贴的粘贴太低,怕别人撕掉,他就揭下来贴到高处。

一次我们发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发现了,我便又回到了婆婆这里。正好我也不想干游戏厅了,因为多数来玩的都是学生,我觉得炼功人挣这种钱不好。

回家后,我开始用喷字、发真相资料、挂真相条幅的方式证实大法,平房、楼房我都去发资料。我把外衣里面缝上个大兜儿,可以装真相资料,装自喷漆。尤其是冬天的时候,把羽绒服里面缝两个兜。因为漆怕冻,就把备用的自喷漆装里面。喷字前把漆拿出摇匀,让喷出来的字深浅一致。我用红漆喷的字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法轮大法是正法”。后来几年也用黑漆喷“法办江泽民”、“全球公审江泽民”等。

有一次我去表姐家(表姐暂时没修炼)。晚上我让表姐带我出去,我俩先发资料,然后我们又去喷字。我们先来到学校,我跳墙進到校园里,把漆摇匀,在各个班级的墙面上开始喷字。

在学校喷完字后,我俩又来到了大队部,表姐在暗处等我。大队部屋里开着灯,乱哄哄的一群人在打扑克,正是喷字的最佳时机。我选好位置,开始喷字。我脑袋里空空的,什么都不想,全神贯注,力求把每个字都喷好。往家走的时候,表姐告诉我,刚才在大队部喷字的时候,一个男人站在我身后,看我快喷完了,他才悄声的离开。这把表姐吓坏了。我告诉表姐:“做正事不用怕。”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威德〉

(待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