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表哥的修炼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日】表哥家住乡下农村,快到八十岁了,没啥文化,但爱写毛笔字。虽说不成什么字体体系,倒也端正认真。墙上的《洪吟》,还有警察入室违法的条文,都是用毛笔写的。

那天表哥下地干农活回家很累,头朝里顺土炕就睡着了。表哥耳朵聋,是被推醒的。睁眼一看,满屋子的人,有看《洪吟》的,有看宪法条文的。他们奇怪老头还研究法律。见表哥醒了,派出所的警察就问:“你还炼法轮功吗?”

表哥揉揉眼睛看看,不光派出所的警察,村里、乡里干部都在。表哥说:“不敢不炼呐!我老伴肺癌都炼好了,法轮功被镇压迫害,一吓唬就不炼了,结果她死了。我不愿意死,还想炼。”

干部们也没啥好说的,就说:“炼就在家炼,别出去宣传。”表哥说:“儿子说我岁数大,不让随便乱走,比你们关照还紧哪!”就这样一群人走了。

时隔不久,表哥又被骚扰了,并被带到派出所。离家之前表哥说:“我得给师父上香。”并磕了九个头。看着偌大年岁跪地虔诚地磕头,年轻警察乐了。

到派出所,表哥问:“有啥事?”警察说:“叫你在家炼,你不听,你看!”说着打开监控录像。只见表哥正往电杆上贴粘贴呢,被上边的摄像头拍个清清楚楚。表哥风趣地说:“这个人真有点像我呀。”逗得警察哭笑不得。

警察见表哥并不否认就问粘贴哪来的,这下可把表哥难住了。修炼人不能撒谎,可实际情况又不能说,决不能出卖同修。于是表哥聋了,一再让问话的警察大声,直到声大如雷了。表哥心想这也不是办法,就又不聋了,说:“你问粘贴呀。我也纳闷,不知道谁扔我院子的。”警察又问:“人家扔你就贴呀?”表哥无奈地说:“没办法,这把年纪三更半夜的谁愿意深一脚浅一脚到处走啊!因小时就听老人们说将来要收人过大筛呀,这不是瘟疫起来了吗!国歌都说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啦。你们年轻不知道,我早就听说了。如果我明知道这些不告诉别人,是见死不救呀!真到那一天我良心有愧呀!可我耳朵聋讲不好,只能辛苦点,那我就贴呗!”

表哥的纯朴的话语让警察动了善念,警察摆摆手,让表哥回家了。其实,多年来表哥一直做着讲真相救众生的事。骑个破自行车,除了铃不响哪都响,晚上方圆几十里出去发资料、挂条幅、贴粘贴。没资料就自己写,累了躺下休息一会儿,车子没气儿了就推着走,迷路了等天亮找人打听路回家。有时到家都快中午了。

表哥也曾多次遇到生死大关。一天表哥赶马车拉一车粮食去卖,结果马惊了,车翻了,表哥被扣在车底下。好在表哥正念足,喊着:“大法好!师父救我!”表哥竟神奇地从车底下钻了出来。后来孩子知道后,强行送他去医院检查,发现肋骨多根骨折。医生看着片子又看站在眼前的表哥,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表哥看出医生的疑惑,就告诉说自己是修法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所以神奇。当时有许多围观的人,被电视谎言宣传欺骗,抵触大法。有人说:“既然大法保护,怎么还骨折呢?”这时表哥耳朵不聋了,告诉人们说:“杀生还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理。我生生世世做什么坏事不知道,但上半生杀猪宰羊的,不得还吗?那么重的车和粮食连辕马都倒在车辕上压着,多大重量,别说我老头儿,就是年轻的十个八个的也会完蛋的。都是大法师父保护,不服行吗?”人们点头赞许,觉得不可思议,说骨头伤得那样,如此声音高亢不得不服。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