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年中突破病魔干扰的经历

更新: 2022年05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夏天,因为修炼上的放松,我在一次家庭关中没守住心性,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当时左眼视力模糊,视物不清,眼睛里好像有阴影挡着。

开始时我心里很紧张,马上意识到自己错了,赶快向内找,在法中归正自己,同时发正念清除邪魔。但收效甚微,时间一长,思想上就产生压力,不知到底哪颗心阻挡着。

到二零二一年春天,我的身体状况仍然很差。有时头晕目眩,走路两腿无力,视力又差,遇上路不平的地方,不好好看着,一不小心抬起脚找不到落脚的准地方,一脚深,一脚浅的,苦不堪言。尤其在大陆出去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还存在安全问题,我都是白天出去做的。每次出门,我先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我。每次都是信心百倍出门,顺利归来。虽然在做的过程当中,有难度,苦一点,但心还是快乐的。虽然我还没达到像师父说的“吃苦当成乐”[1],但是,我还是能坦然面对。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上大约有两年没见面的A同修,当时她有急事,我俩交谈几句就分手了。再次见面时,她问我:“现在怎么样?”我说:“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她说:“我也看出来了。”我一听,既然她看出来了,我就和她大概的说了我的身体情况。这事我没再跟任何同修说起,因为现在救人时间紧迫,我怕同修知道了为我担心,分散精力,我有师父管。

结果A同修很负责任,到她的学法小组谈了我的情况,引起B同修的重视。通过A我认识了B,B念很正,交流中都能站在法上,负有责任心,她帮我理顺了思路。先着手从敬师敬法上找问题,再找家里有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别的没有,再从家里的照片上查找,从穿戴到背景,这一找还真有问题,有胸前戴毛魔头像的;有戴红领巾的;背景有五星血旗的;还有一张在北京天安门前有毛魔像的。我把这些坏东西清理掉之后,归正自己。空间场干净了,正念足了。

那天发正念,突然想起我应该用神通清理干扰我身体的病魔假相。我这才想起师父说过:“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有能量的,本身就是除业除菌者”[2]。

从那天开始,我每天拿出固定时间,晚上八点先清理自己,再清理自身的空间场,天天如此。再有《明慧周刊》中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有关于发正念的交流对我也有很大帮助。

一天我去A的学法小组。半路上,我突然发现:哎!我走路两腿有劲了,头也不那么晕了,当时心情无比激动。那天我有事去找C同修。说到发正念的事,顺便谈了我眼睛的情况,她问:“你发正念了吗?”我说发了。她说:“你怎么发的?”我说了发正念的经过。她说:“你说的也没错,但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上,要站在证实法的角度。”谈到向内找,她说:“看你小心翼翼的。”那段时间我确实很累。

当时她说话语速很快,态度严厉,劈里啪啦几句话犹如棒喝般敲醒了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找到自己有顾虑心、怕心、私心。这时我彻底明白了,以前我是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上,太注重结果,所以出现前段提到的收效甚微。

重新调整发正念的思路,首先站在正法角度,我随师下世就是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不管我表面这个肉身怎样,那只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个载体。我修成的那面已经隔开了,那才是真正的我。我现在发正念就按照师父在关于发正念中一些要领。没有了细节上的那些繁琐的东西。我豁然明白那两句正法口诀足以震慑所有邪恶,其内涵深,范围广。

个人所悟,如有不妥,敬请指教。

感恩师尊慈悲苦度,感谢同修无私相助。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