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农村老太的“壮年人生”

更新: 2022年05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九岁,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妇女,生活在东北一个闻名全国的鱼米之乡,靠种地为生。

我自家的地加上承包的地一共有十多垧水田,还有旱田。我和儿子、儿媳三人种地,从不雇人。虽然我已接近古稀之年,但跟孩子们一样在田里劳作,春种秋收。在我周围的人都说:“这老太太可了不得,太能干了,能顶两个壮年劳力!”

是呀,年轻人干活都干不过我,我干活就是不累。我能有这么好的身体是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大法在我身上展现出奇迹,让我从人生的晚年又回到了青壮年时期。我的亲人和周围的父老乡亲因此都认同:法轮大法好!

得法修炼

一九九八年,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亲戚来我家,给我播放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听了以后感觉很好。后来这位同修又为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因为我只上过小学一年级,不认识多少字,我就把书放在了一边,有空儿我就去找人玩扑克。

我那时候身体不好,腰疼坐不住,后背总像背块石头似的沉,晚上总让孩子帮忙捶背。我还有严重的关节炎,必须吃药才能睡着,气管不好,到冬天总是咳嗽。有一天同修来了,问我看没看《转法轮》,我说没看。同修说:“你得看呐,你知道你背后有多少等待得救的生命让你给耽误了?”我听了心里一动,心想:我的修炼还牵扯别人能不能得救?那我真得看了。

当天晚上我就拿起书看了几页,一行字不认识几个,但神奇的是,看了之后就感觉身上很舒服,当时我就告诉孩子不用给我捶背了。那天晚上我没吃药,膝盖却没疼,全身还有种从未体验过的舒服,好像一瞬间身上的病全没了。

从那一天开始,我认定法轮功是真正的佛法,从此走入了大法修炼。

开始学法的时候,不认识几个字,我就问身边的人,并联系前后的意思,一点儿一点儿的捋,一句话就捋顺了。说起来真是神奇,慢慢的我能把整本书的字全认下来了,现在能通读《转法轮》。

有一天,我做了个梦:我去插秧但找不到地了,看到有一群人在那里说话,有一个女的主动过来跟我搭话儿,说她给我带路。我看见她穿的衣服都是带圈儿的,她在我前面走,我在后面跟着,她就不停说,我说她好像是附体,她说她都修了八百多年了。我说:“八百多年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呢。”走到一个围栏,她过去往旁边推了推,我也过去了。我们又走了几步,她就消失了,我抬头一看,这里是离家很远的尖砬山……我就醒了。醒了之后我明白了,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上的附体,那个“她”是一条蛇,就住在现实中的尖砬山。从那之后我身上可轻松了。

一天晚上我学法时,看见书上的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的,我赶紧招呼家人说:“大伙儿快来看看吧!”家人一看,都惊讶了:“哎呀!真是金光闪闪!”都感叹:“这可真是佛法呀!师父说的全是真的。”

儿女帮我传真相

我有四个孩子——三个女儿,一个儿子。他们早已成家,他们没有修炼,但是他们都了解大法真相,从我身上看到修炼大法的美好,儿子、儿媳、女儿、女婿都经常跟我出去发资料,他们也都在大法中受益。

我的大女婿得了胰腺炎,我给了他一张《九评共产党》光碟让他看。看了之后他说:“哎呀!这才是真实的历史!”看完一瞬间,他的病就好了。他说:“这个法太神奇了!”每逢过年过节,他给我钱我都不要,他说:“拿着吧!拿着做点儿真相资料。”

家里资料多的时候,我的小女婿晚上就骑着摩托车带着我去很远的村子发,他为大法做好事,积了功德,师父也管他。有一次他正在我家,他头疼,疼得有点儿受不了,就跟女儿要钱要去医院做CT,看看脑袋到底是咋了?我随口说:“哎呀,做啥CT,看看真相资料吧。”旁边正好有《明慧周刊》,他顺手拿起,看了两页就放在一边儿睡觉去了。睡醒后说他做了个梦,梦见一个男子,穿着灰衣服,拿着一个帽子扣在了他的脑袋上,他的脑袋就像过电一样呜呜的响。醒来脑袋可清亮了,一点儿也不疼了。他对我说:“妈,这是真事吗?”我说:“咋不是真事呢?这是师父给你调整身体,因为你跟我出去发资料,你也是在证实法,你也受益了。”他发自内心的说:“我太相信大法了!”直到现在,不管在什么场合,不管有多少人,他都敢证实法,说:“我啥都不信,我就信法轮大法。”

我小外孙女有一次拉肚子,病情很严重。我二女儿让我带她去乡里的医院打针。我领着外孙女去了乡里,没去医院,直接去了同修家。我和同修领着孩子学了一会儿法,打了一会儿坐,学完之后,孩子的病就好了。我问孩子想吃点儿啥?她说想吃点儿烤串儿。拉肚子是不能吃烤串儿的,可她吃了啥事没有。吃完之后我们就回家了。

二女儿问我:“妈,你给她打针了吗?”我说:“打啥针呀,没打针,打坐了,学了一会儿法就好了。”二女儿说:“哎呀,这大法也太神奇了!太好了!我姑娘拉肚子那么严重,既没打针也没吃药,病就好了!”自那,二女儿坚信大法。

我的大女儿和二女儿也常跟我出去发大法真相资料。在早些年迫害最严重的时候,她们跟我说:“妈,现在迫害可严重了,你别出去了,我们替你出去发吧。”我说:“没事,咱们大伙儿都出去发吧!”我就领着两个女儿晚上出去发资料。

有时我儿媳妇也要跟着我出去发资料,于是就轮流出去发。有时带的资料多,儿子就晚上骑着摩托车带我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发。儿女们还都主动的给大法弟子捐钱做资料救人。

我孙子是怀胎八月出生的。儿媳妇怀孕八个月的时候去做孕检,医生说孩子发育不全有毛病,建议不要这个孩子了。我想他也是一个生命,那就剖腹拿出来吧,能活就活,不能活也得给他一线生机。所以我孙子就成了个早产儿。

孙子是八个月的胎儿,又是剖腹产,出生后直接放在保温箱里。可第二天早上就不行了,没有呼吸了。医生赶紧抢救!我马上求师父救救这个孩子。结果几分钟后他又有呼吸了。医生赶紧让我们坐救护车转院去省城大医院治疗。孩子在省城医院被大夫确诊为心脏微闭、肺发育不全、呼吸中断造成大脑缺氧形成脑瘫等严重疾病。在省城医院住了半个月。

在孙子住院期间,我做了个梦:我在高层空间下走的时候,往下一瞅,老深了!心想:我咋下去呢?正想的时候我就下来了。回头一瞅,我的孙子也跟着我下来了。但是他走路有点儿费劲,我就用手捋了捋他的脚,他就能正常走路了,我就领着他往前走……

孙子生下来的时候双脚是翻背的。

在孙子住院期间,一天我梦见:他回来了,身体好好的,却是四个小孩儿,一个是元神,三个是副元神。到家之后他眼睛四处张望,好像是说:这家我咋头一回来呢?瞅完之后他就躺在了炕头的枕头上。孙子出院回来那天,家人真的把他放在了炕头儿上,就跟梦里见到的一样,他眼睛四处望。我想这咋跟我梦见的情况一样呢?这是师父点化我:大法弟子家的孩子都是有来头的。

孙子出生一个月后去医院复查,结果所有的疾病都没有了,一切正常,完全是个健康的孩子。

如果换在一个常人家,孩子即使能活下来也会留下后遗症。是师父救了他。孙子两三个月的时候,我用车推着孙子在村子里走,别人都撵着看,他们当初都以为孩子活不了了呢,这时说:“这孩子咋发育的这么好呢?这么招人喜欢呢!”我借机讲真相证实法,他们说:“修大法真有福啊!”

有一次,儿子开着手扶农用车,拉了一车人去山上捡蘑菇,走在山坡上,车突然失灵往山下滑,山下面是水库,车滑的太快,人又下不来,把车上的人都吓坏了。可是车滑到下面就被卡住了,正好停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有惊无险!

开车回来的时候,儿子的衣袖长,不知挂住了车的哪个地方,车又一头朝路边的沟里扎了下去,正好下边有一棵大树把车挡住了。因为惯性太大,儿子从车上弹了出去,却一个后空翻儿站在了地上,人和车安然无恙。师父又一次救了这一车人!如果没有师父的保护,就不知会出多大的事呢!

我老伴对大法很尊重。我得法初期的时候,每次到发正念的时候,他都会喊我该发正念了!一直到现在他都会提醒我到点按时发正念。后来他得脑梗瘫痪了,也是师父帮他调整身体,他才又能走路了。和他一起得相同病的人都已经去世,他得脑梗十多年了,现在还能走。别人都夸他身体好。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万物有灵为法来

师父说:“什么事情都不是偶然的,很多高层生命都下来转生想与大法结缘,人也在轮回转生,人数就这么多,人皮就这么多,再多了这个地球也装不下,所以高层生命转生成动物的、植物的都有。人类这的很多生命都不简单了,都不是一般的生命了。”[2]

在农村家家都养家禽家畜,我家也是一样。因为我修大法了,师父讲过有关不杀不养的法理,我就不让儿子儿媳养这些东西。我不杀生我也不想让他们杀生。可是他们不听,我一想,他们是常人,养就养吧。

有一次儿媳养了一群鹅。一天晚上我做梦:一帮人来到我家院子里要给我打工。醒来之后我一想,这些鹅可能都是人转生的,它们能到我家来是来得救的,我就得让它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又有一次,儿媳抓了很多鸡雏回来养,都是白色的,我就也对它们讲了真相。有两个鸡雏儿嗓子有毛病,老呕儿呕儿的叫,我就把这两只单抓了出来,放在一个箱子里,搁在了一边。

晚上睡觉就做了个梦:我家来了两个小姑娘儿,站在贴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年画的墙下边跟我说:“我俩要走了,明天我俩就走了。”结果第二天早上,这两个鸡雏就死了。我一想,梦里的那两个小姑娘就是这两个小鸡雏儿,它们到我家是为了转生后得法修炼的。

“这老太太神了!”

我跟儿子在一起过日子,平时既干繁重的农活,还要操持家务,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心态平和,从不抱怨。因为我能守住心性,看淡了金钱名利,所以身体就出现了超常的状态,无论干多重的农活,从来不累,身体一身轻。

我跟儿媳妇在地里干活,干一会儿她就累了,就跟我说:“妈,快歇一会儿吧,吃点儿啥吧。”我说:“才干了多一会儿啊就歇着,你歇着吧。”她就歇着去了,我自己干活。回到家她就躺在炕上,说:“真累啊!累得不行了。”我想她是常人,我是修炼人,回到家就啥也不让她干了,无论多忙的时候我都起早贪黑做饭,干家务。

在地里干活的时候,我经常背法,背《洪吟》,把自己溶于法中,所以就出现了超常的状态。有一次我推着玉米播种机种玉米,它是一个圆形的轱辘滚儿,用人推着播种。我家的地有坡儿还挺陡,我推着它上坡挺沉的。心想:这得啥时候种完啊,我还得学法,我还有事要做呢。就这样一想,播种机突然变轻了,它往前跑的可快了,我得把住它撵着它走,要不就跟不上它。

儿媳妇比我胖,还年轻,轮到她去推的时候,她就推着费劲,回来累的不行。我老伴儿跟她说:“我看你妈推着挺轻快的,你岁数小咋还没你妈快呢?”她说:“我妈不是学大法嘛,她推着说轻,就不累,我推着就沉。”

早些年我家没包地,地少,我就出去打工,只要我去哪里干活,雇主就用我不用别人。因为他们知道我干活不糊弄人,心地好,干得又快又好,当然就愿意用我。我走到哪真相就讲到哪,我用言行证实大法的美好,众生也认同大法。

后来儿子又承包了一些水田,我们家的活儿就更多了。我老伴儿有病不能干活,我就和儿子、儿媳三人种地,从不雇人。

春天育稻苗的时候,儿媳妇坐在棚里往秧盘上盖土,我蹲在地上摆秧盘,一个棚我蹲着一气儿摆完,一点儿也不累。春天插秧的时候,先放水泡地,然后再去地里捞出漂在水上的稻根子和草。我家曾经雇过一个男劳力给捞草,一垧地捞一天多到两天的时间,还捞不干净,后来我就自己捞,一垧地一上午我就捞完了。十多垧的水田里的稻根和草都是我一个人捞完的,而我一点儿疲劳的感觉也没有。

到了秋天割完稻子之后,还得晾稻子,十多垧的地我一块地一块地的晾稻子捆。别人家这些地都是好几个人晾,还累得够呛,有的是几家人搭伙晾稻子,也累得够呛,我们家这些地我一个人就晾完了,还不累。他们都感慨的说:“这老太太可真能干啊,这老太太神了!”

我家还有四垧半的山地,种的都是嫁接红松,因为光忙着种水旱田了,山地里长满了蒿草,远远的望去象一个大草甸子一样,一眼都望不到边。儿子儿媳打怵就不管这块地了,种在里面的松树苗也不要了。我一想不行,得把它收拾出来,农闲的时候我就早起,天天骑着电动车去山地割草,我边干活边背法,也不愁也不累,终于把这四垧半山地里的蒿草割完了,露出了松树苗。别人都说:“哎呀!瞅着这些地的活儿都眼晕,这老太太一个人就干完了,这老太太顶一个好劳力。”旁边另一个人说:“啥?顶一个劳力?顶两个好劳力!”

村里人都知道我是因为炼了法轮功后才这么能干,才这么超常的。

救度众生

我们家的地多,我每天都在地里干活,碰到有缘人我就给他们讲真相。走到哪兒我就把大法的真相讲到哪兒,做事为别人着想。我承包的地的地邻跟我不是一个村儿的,稻田插完秧后需要看水放水,我家稻田放水的时候,我还帮着地邻看水放水,到吃饭的时候我就招呼他吃饭,我把我带的饭送给他吃。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后来他一见着我,老远就招呼我,还跟他们一起的人说:“就这老太太,可能干了,心眼儿还好。”我借机给那些人讲真相、劝三退,证实大法好。

有一次白天,我去挨家挨户的送资料,有的人说,这大白天的,你还敢发这个?我说:“我着急救人啊!”我没有因为家里的活多而停止过证实法。

我们村子的人我都是挨家挨户讲真相,我特意给村长送去的真相资料,给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他很认同大法。有个别不认同的人,我都给他们送去了真相资料,他们看过之后说:“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资料上说的有道理。”该三退的都尽量劝他们退了。

附近的十里八村,我也是挨家挨户的讲真相,还给父老乡亲送去真相资料和台历,他们都认同大法好。

对平时一走一过碰到的人,我也讲真相,不管是上山还是下地干活,还是家里来的客人,我都会给他们讲,包括收废品的人。

一次乡政府的人来我家办贷款,看见门框上贴的“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就问:“你们家咋还贴这个呢?你们家谁炼法轮功啊?”我说:“我炼,我以前不是一身的病吗?刚一看书病就好了。大法太神奇了,这是真正的佛法。”他们问:“是真事吗?”我说:“是真事,是我亲身体验的。”他们说:“嗯,那是真好!”

结语

师父讲过小和尚烧火做饭又苦又累的法理。我修炼这么多年,就是听师父的话,把自己“溶于法中”[3]。虽然一直干繁重的农活,但我并不感觉苦,更不觉得累,因为法在制约着一切。在大法在大陆遭受严重迫害的环境下,我的家里家外一派祥和。

每当我走到哪儿,周围的父老乡亲都说:“你看这老太太可真了不得,学大法,能顶两个壮劳力!”人们都感叹我真能干活,也知道是因为炼法轮功才炼出了这样的好身体。从我的言行中他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朴实、善良。我庆幸自己能当上师父的弟子。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