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二嫂修大法 全家和睦受益(上)

更新: 2022年05月3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底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今年六十三岁。修炼二十多年来,我从一个整天在疾病的折磨中苦苦挣扎的年轻的老病号,变成一个身心健康、快快乐乐的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在这里,我把亲身见证的大法的美好、超常与大家分享。

从老病号到无病一身轻

修炼前,我曾患过多种疾病,原因是生孩子时在月子里受凉,导致浑身疼痛无力又特别怕冷,常年感冒不断,胃痛,恶心呕吐,严重失眠,还有严重的妇科病。为治病我吃过几百副中药、扎针(自己给自己扎)、刮痧及各种偏方,两人的工资都让我吃药了,还不够,经常是先借钱看病,发工资时再打饥荒。医生说我真是医院里年轻的老病号。

产假结束后,我根本上不了班,丈夫就骑自行车带着我不断地到我学校找校长请病假(我原来是乡镇初中教师,后来调到丈夫所在国办学校),一次只能请假一周。后来因学校人手不够,我便硬撑着坚持上班,回家后做饭得两只手拿小铲子炒菜,吃饭时已无力夹菜。白天上班,晚上煎药,还要照看孩子,活得真是苦不堪言。心想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有病乱求医,我又学了好几种气功,也没管用。后来我干脆失去了信心,就这样熬吧。

我的邻居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多次向我介绍大法,我不信,也不想学了。她看我整天遭罪,就不厌其烦地劝我说:“这个功法真的和其它气功不一样,你看我肩周炎、颈椎病那么厉害都好了,你快试试吧。”就这样,在不好意思推辞的情况下,我跟邻居们学了起来。一学才知道,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佛法修炼,炼功人必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哪里都要做好人,只炼动作不修心性不能算炼功人,病也好不了。通过阅读《转法轮》,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也明白了我为什么年纪轻轻的就得了一身病。这时我那个后悔啊!怎么不听人劝早点学大法。

从此以后我不再怨天尤人,就按照大法去修炼,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我一身病好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原来炒菜两只手拿小铲子,修炼后,一个大桶,两只手同时提水;从后勤处往办公室提煤,我也是两手同时提两大桶煤。原来一年我能感冒三百天,尤其是洗头就感冒,每次洗头前我都先吃上两片感冒通,只要头发浸在水里,就开始流鼻涕。那时我最怕洗头了,一洗头就感冒,一感冒浑身疼痛就加剧,每周都这样恶性循环。炼功后,大冬天我也敢用凉水洗头,而且洗完头就往外走,头发都结冰了,也没感冒着。

我原来失眠非常严重,经常需服安定片还久久不能入睡,曾经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服四片安定片都不管用,最后服用对大脑损害很大的冬眠灵,每天也只能在晚上两点以后才能迷糊两小时,白天站都站不稳,感觉整个身体都垮了。修炼后,晚上无论几点,躺下就睡着,再也不为失眠困扰了。且二十多年来,我每晚只睡三、四个小时就足够了,白天精力充沛。

在这里,我讲一下自己消病业的过程,切切实实体会到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拿掉了病根,根本不是自己炼炼动作炼好的。先说说这浑身痛是怎么好的。

刚炼功不几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浑身上下都痛,比没炼功时都严重,翻身都困难,可是起床后就好了,白天上班活蹦乱跳的,到晚上又开始痛。通过学法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理身体,是大好事,所以一点也不害怕。过一段时间后,就完全好了。

我们刚开始炼功时,一般都会拉肚子,从法中我们知道那是师父给净化内脏。可我炼功两、三年也没拉过肚子,我一直纳闷,我怎么就不拉肚子呢?时间长了也就不想了。二零零二年夏天中考我监考,监考的第一天,早晨起来我突然开始拉肚子,到入场时,我已跑了三、四趟厕所。监考期间是不允许上厕所的,当时我有点发愁。第一场考语文,提前半小时入场,从入场到结束订完卷子共三个多小时,可我一次厕所也没上,到订好卷子上交后就憋不住了,赶紧跑厕所。下场开始后,两个多小时,一点事没有,订好卷子上交后又赶紧跑厕所,一天下来都是这样,跑了六、七趟厕所,却一点都没耽误监考。并且我一直按要求站着监考,一点也没觉着累。

再说说妇科病是怎么好的。修炼前我妇科炎症很严重,也是用过多种方法治疗都无效。修炼后,一次来例假,半个多月才结束,每天量都很多,经常是哗哗的流。当时家人都害怕极了,让我到医院看看。我说:没事,不用看,淌完了就好了。结果那次例假结束后,妇科症一下全好了。

胃痛的毛病也是在炼功不长时间的一天晚上,持续疼了两个小时后好了。从我身体的康复过程充分见证了大法的超常。

“到什么时候俺都叫二嫂”

修炼前,我因为身体不好,家务活大多是孩子的爸爸干,包括发面做馒头等。回婆家、娘家就更不干活了。炼功后,家务活我几乎全包了,回婆家、娘家,進门我就开始干活,吃完饭一大家十几口人的碗筷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刷洗,特别是冬天,因为那时家里洗碗没热水器,她们都受不了冰冷的凉水,十五、六口人两桌的碗筷,每次我都要收拾一个多小时。

一九九九年腊月十六日,我婆婆去世,大伯嫂感冒,小妯娌面临生产没回来,全家人加上帮忙办丧事人员的饭菜都由我一个人做。那时农村没有卖馒头的,我都自己发面做。忙活饭菜的同时,我还抽空用姜煎鸡蛋给因悲伤哭泣过度加上感冒导致嗓子嘶哑说不出来话的两个小姑子吃。三天时间,我几乎马不停蹄地干活,但我没觉着有多累。回自家后,我们一家三口人的衣服里里外外都换了下来,拿到外面的自来水龙头处洗。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最低气温是零下十三度,当时我儿子劝我这么冷的天不要洗,我说:没事,我不怕冷。他说:那我帮你洗吧。结果他刚把手伸進水里立刻抽了回来。我让他回家不要管了,我自己洗就行了。一位数学老师看到后说:某老师,我真服了你了!

我被非法劳教期间,有人挑唆丈夫与我离婚,当时我大伯嫂就不让了,我小姑妹夫也对我丈夫说:二哥,不管你们怎么样,到什么时候俺都叫她二嫂。我小姑子则在我回家后对我说:二嫂,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急,整天想着二嫂你赶快回来吧,我知道二哥不是那样的人,但时间长了,保不住他不被诱惑。

我出狱回家后才知道,小姑妹夫打工干活时,被石板砸伤导致腰椎以下瘫痪,当时他们家种了十七亩地,小姑子一个人种着很累。我刚回家时,校长不让我上班。我就每周一找校长讲真相,要求上班,然后帮小姑子干活。我劝校长不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说:因为你们几个炼法轮功的给学校带来很多麻烦。我说:校长,你这样说不对。大法要求我们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怎么会给学校带来麻烦,是这场迫害造成的,你也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我又给他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四二五”等真相。

最后我说:看一个教师如何,首先看人品,再就是看工作,您说我们这几个炼功的老师工作怎么样?他立刻说:工作这没说的。因为我们这几个人,无论是教毕业班还是教基础年级的,教学成绩每次都是全市同类学校第一。并且我们所在的教研组都是优秀教研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各自几乎承包了办公组卫生的打扫,每次检查卫生都是最高分。我还告诉他,大法要求我们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向内找,同时在利益上不争不斗,要都这样你这个校长可就好当了。

周一给校长讲完真相后,周二至周日我就到小姑子家帮她干活。去时我买好肉、菜等,每天买新鲜黄瓜直接带到地里,给小姑子雇来帮忙干活的人吃,他们都很感激。当时正好是秋收大忙季节,收花生(都是手工一墩一墩的拾),掰玉米棒子,割玉米秸我样样都干在前面。那几个人说:我们以为你干一阵就蔫了,没想到你还一直当把头呢。我告诉他们,我原来可是浑身是病,是炼功才有了这好身体。干完活中午回小姑子家,小姑子累得坐那说:二嫂,不着急做饭,咱先歇歇再做。我说:你歇歇吧,我来做。我做好后,才叫她吃饭,下午我们再一块去地里干活。整整干了一个秋天,活干完了,我也上班了。

二零零四年,小姑妹夫因为残疾人盖房有补贴的一万元钱,他张罗着修了房子(当时是村里最大的房子)。他弟弟(当时四十多岁,没成家)不干了,说他父母活着的时候,他四哥(小姑妹夫)欠父母的养老钱,非要他四哥给他一万块钱,不给就杀他全家。真的三天两头拿着斧头到他家要钱。吓得小姑妹夫两口子整天提心吊胆。报派出所后,拘留了她小叔子几天,说是因没有杀人事实就放了。小叔子回来后照样到他哥家闹。小姑子就把孩子送到我家来上学。过了一段时间,小姑子也不敢在家住了,说都吓出心脏病了。小姑妹夫就让小姑子也离家躲开了,说反正自己已经瘫痪了,要杀就杀吧。结果他弟弟也不去闹了,但不准任何人到他四哥家。他二哥给他四弟送饭,被老五打得住了一周医院;邻居谁送饭就打谁,吓得没人敢去了。

这期间我一直隔两天就去送一次饭,每次我都特意给他包包子,去的那天再带点熟菜,把电饭锅里加上水放在炕上,这样他可以自己蒸着吃。过两天再去送,同时把电饭锅加上水,再把他几天来的尿布洗完晒上。小姑妹夫非常感激,虽然盼望我去,又怕他弟弟找我麻烦,就不让我去。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看着他饿着不管,就告诉他: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在这之前,我买东西到他弟弟家去过,给他讲了真相,并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天理,劝他不要这样对待他哥嫂。他说:二嫂,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也碰到几次他弟弟拿斧头到他四哥家,见我在场,他赶紧把斧头别在身后,转一圈走了。

我一直给小姑妹夫送了一个多月的饭。看我去没事,后来他妹妹也去帮忙洗尿布,直到我小姑子回家。但孩子还是在我家这边上学,住了一年多。那段时间,我真是忙得不轻。我自己要上班,要照顾孩子上学,孩子很淘气,跟人打架了,我要买上东西带着他去给人家道歉,还要到他家来回跑。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真是做不到的。是法轮大法教我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

(待续)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