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大法照亮了我们的家

更新: 2022年05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五月二十九日】我叫莲莲,农村大法弟子,没上过学。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来,也没做过什么大事,只是一心一意地守着家过日子。

我原是个百病缠身的人,家里穷,没钱给我治病,我到底得的是什么病,连查都没查过,就这么挨着,活得走投无路。公爹半身不遂,丈夫整天阴着个脸,靠养羊赚点钱,供两儿一女读书。

抱着祛病健身的愿望,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不久,中共一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只因我说了一个“炼”字,从此邪党对我的骚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零年,我家出了一件丢人现眼的大事——本村一个有四个孩子的有夫之妇勾引我的丈夫私奔了。

从此,两个家庭在破碎中煎熬着。这其中最难的是我,来自邪党部门的骚扰、家庭的压力,让我抬不起头,喘不过气来。孩子们自卑,不愿出门,不愿上学,恨他爸爸。最棘手的是家里有一位七十多岁的瘫痪的公公,始终在我家养着。他有双儿双女,其他三个儿女只是偶尔来看一眼就走,谁也不接不管。但我从不和他们计较。家里的房子需要维修,又没钱。不但没钱,丈夫走时,还向亲友借了钱,向银行贷了款,共计好几万。

丈夫一走,讨债的人怕我也一走了之而黄了帐,堵着门,管我要钱。我好话说尽,立保证还钱。贷的款到期还不上,差点让人下传票把我带走,有人出面作保,才暂且了事。

我以前是个大爆子脾气,爱争理,得理更是不饶人。要搁以前,你走我也走,反正是你的爹,你不管,我也不管。我也一走了之的话,谁借的钱谁还,我概不认账。但是,我现在是大法修炼人了,我要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对人要善,遇事要忍,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好,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好。关键时刻是大法的法理让我横下一条心:现在一家老小这么需要我,我哪儿也不去,就守着老小过日子,还账。

暑去寒来,一年又一年,丈夫杳无音信,我一个人伺候着一个瘫痪的公公,供三个孩子读书,种着十来亩地,还要攒钱还账,盖房,给儿子娶媳妇,为此,我不分白天黑夜地干。因是老房,地基洼,院子里存水,往屋里流,我一人拉土,垫了一尺多高。村上的人说:莲莲是疯了还是傻了?怎么这么能干?铁人不成?

我不是铁人,可我遇到过只有“铁人”才能挺过去的事。

有一次,我被邻居家的狗咬了,把我的一个手指头的一节的一半咬掉吃了,连带整个指甲。邻居吓坏了,想送我去医院。我说:“我是修大法的,没事。”说完,就回家了,根本没拿这当回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久,手指头连骨头带肉、带指甲都长出来了,后来全长好了,连个疤也没有。

不仅如此,在苦中,在难中,在忘我为他的操劳中,因我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我百病全无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我知道是师父看我做的符合法了,就帮我了,让我出了奇迹,大法赐福,做好人真好。

那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升级,我也未能幸免。一次,派出所的人又来找我,孩子们怕我说“炼”被带走,就说:“我妈不炼了。”把来的人给支走了。事后,我越想越不对劲儿,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说不炼呢?我放下手中的活儿,来到派出所。等了一上午,终于见到了管事警察,当我说到“炼”字的时候,他暴怒:“炼吧!先到南墙那儿站着去!等着送走吧!”我站了一下午,天快黑的时候,管事警察不凶了,对我说:“还不回家伺候你瘫爹去?!”

事后得知,派出所想拘留、劳教我,跟村干部一说,村官急了:“这个人可千万别动她,没有她,一家老小谁管?这个家就散了……”

这个家没有散,不是因为有了我,是因为有了大法。

那些年,我种地,上粪比别人少,可收成却比别人多。公爹在我家养老送终后,我又腾出时间,在本村厂子打工挣钱。几年时间,把所有的债全还清了。

不仅如此,顺心事一个接一个。在农村,别人娶一房媳妇要花几十万,而我娶了两房儿媳妇共花了一万。后来,两个儿子由打工仔都变成了老板。仅五、六年光景,我家由一个让村里人都瞧不起的贫穷户,变成了令人夸赞的好人家。有人羡慕地说:“人家是修来的福啊!”至于丈夫离家私奔那一段,人们都好象忘了一样,谁也不再提了。

就在这时,在外面游荡了五、六年的丈夫混不下去了,养不起情妇了,两个人灰头土脸地回来了。

儿子们想抛弃这个曾经让他们受辱的爸爸,我劝道:咱们是修炼人家,对谁都慈悲宽容,不能跟你亲爹耍粗。儿子这才接纳了他。

丈夫回家后,我没跟他诉苦,也没跟他连打带闹,更没找他的情妇理论。首先告诉他的是:没有大法的恩惠,就没有这个家,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他见我的一身病都好了,老爹养老送终的事都办完了,孩子们也成家立业,有出息了,他拐走的钱,我全替他还上了。他感动了,改变了,对家人充满歉意,什么活都抢着干,踏踏实实地在家过日子了。现在他身上带着大法真相护身符,彻底明白了大法师父是救人的了。

丈夫有个手艺,会做家乡老席。今年过年,丈夫带着两个儿子,先后做了十二桌老席,让一大家子人(共十二口,其中四个孙子辈的)和亲友们吃,大家吃的美美的,好不热闹。

望着这幸福的场景,我又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事——想当年,丈夫与人私奔后,如果我也走了,不伺候公爹了,哪有今天?那样孩子们就会失学,甚至学坏,更谈不上有出息了。如果在养公爹的问题上,我和小叔、大姑、小姑们较真、生气、打仗,本来就有病的我,准会气个好歹,还破坏了亲情、家风、村风,还会给村干部添乱,而当我面临拘留、劳教时,怎么会激发起村干部的善念、真心为我说情呢?如果在丈夫回家后,我和孩子们都恨他,抛弃他,怎么会看到今天美满的家庭?

然而,这一切“如果”都没有发生,是大法指导了我,让我说真话,办真事,善待他人,宽容对方。我照做了,我受益了,大家都跟着受益了,真是善有善报啊!

大法照亮了我们的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第二十三届法轮大法日和大法洪传三十周年之际,我代表全家人敬贺师父:

师父好!师父辛苦了!谢师恩!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