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多岁了 在背法中闯过病业关

更新: 2022年06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七日】我于一九二八年出生,今年九十四岁了,二零零四年十月十日得法。现在独居。

在师父传法三十周年之时,把我最近两年来学法、背法、同化法的事实写出来。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我九十多岁了,可是面容不老化。虽然年轻时代,在邪党的统治下,在工作中,留下许多后遗症,使我痛苦不堪。尤其是在生孩子的月子里,都得下乡;大山区,深山老林,山路难走,到处是水,随着山势,九曲十八弯,都得趟水过河,特别是夏天雨季,一天就要趟十几道凉河,才能走遍山村。连续好多年,使我的身体落下许多病,走路艰难,行动困难,非常痛苦。

但是学大法了,使我身心健康,九十多岁了,头脑清晰,面容不老化。这都是师父慈悲赐给我的洪恩,谢谢师父!

二、在背法中闯过病业关

在二零二二年二月二十八日那个夜晚,在洗澡时,摸到右腋下,肋骨处长了好几个、栗子那么大的疙瘩时,显得又硬又大。我消灭它,就念师父赐予的发正念口诀。刚念完,右肩头就极力的往前弯着,疼的很厉害。

澡没洗完,我就快速回到卧室,这时,右胳膊抬不起来,左手也干不了活了。好不容易倒在床上,手也盖不了被子,那时的天气还很冷,全身体又疼又冷,而且疼的够呛。我赶快求师父救我,紧接着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了夜里十二点,该发正念了,身体起不来,也立不了掌,只好念正法口诀,发完正念,还是念九字真言。后来困极了,就睡着了。到三点钟,又冷又痛。冻醒了,赶快求师父,我得去厕所呀。这屋里供着师父的佛堂,不能尿床啊。我很吃力慢慢的到厕所,从厕所回来。

凌晨四点,手也推不动助听器,炼不了功。那就学法吧,眼镜掉地上,摔坏了,身体发冷,难上加难。只好给村里超市女老板打电话,买几样东西,你赶快给我拿,叫她送过来,顺便叫她给我穿衣服。她帮我穿好衣服时,那个疼啊。她走后,还是学法吧。我就背法,在背法中同化法,用法理来对照我,向内找自己的原因。

这次病业的根源,还真多,主要是电费的问题。前些年,是自己交电费,老比别人交得多。因学大法,去利益之心,从不计较。后来,我儿子交,他在外地工作,交多少钱,我不知道。

到二零二零年,他不好意思跟我说,他就跟他姐姐说。他说:妈那电费一个月就得八百元,姐,你算算,这一年,我得给妈交多少钱,又是这么多年了。

这时正是暑天,我女儿回来,就限制我用电,我中暑了,流鼻涕、吐痰。自从学大法后,没有的症状,今天又出现了,还很严重。好痛苦、好伤心。这就引起我想找政府,告状儿女,你们就这样对待我。回忆起当年下乡的情景,那么艰苦险恶,毒蛇猛兽、暴风骤雨、崎岖山路、夜以继日。艰苦的工作连续多年,一直到移民到平原地带,含辛茹苦的把你们养大,你们就这样对待我。心情愤愤难平!

师父的宇宙大法,无所不能。在背法中,同化大法,突然发现自己不对劲,我刚才的表现背离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大法弟子心性怎么能这样?!这是怨恨心、争斗心,是利益心。这些原以为已经修去的心,它们又回来了。这怎么不叫邪恶钻空子?!这是师父在棒喝我。这些坏的物质招来的魔难。

我立即给师父上香、跪拜师父、忏悔。这时,右肩和后背就不痛了,双手也能干活了,全身恢复正常了。真是师父帮我拿下去坏的物质。谢谢师父!这就是师父的苦度和保护,不是说声谢谢就能报答得了的,只有学好法,同化大法,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用自己的实修来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目前,背法正背到第九讲:“气功与体育”。师父讲:“但是具体它的锻练方法,采用的手段和体育锻练差异就很大。体育锻练想达到人的身体健康,要加强人的运动量,强化人的身体训练;而气功修炼则恰恰相反,不叫人动,动也是缓、慢、圆,甚至于不动、静止。”[1]

我悟到“静止”作用很大,在炼功和发正念中,真能达到“静止”这个状态,感觉非常美妙。美妙我感觉到了,还很深刻。我一定坚持下去,发正念时,要真正达到“静止”标准,能量场很强,威力巨大,除恶效果好。

自从我背法以来,同化法的例子很多,今天就不举了。我写交流稿的过程不顺利,因为这个手不好使,眼睛犯迷糊,写字难看。但是,我不能老索取,不付出。这笔既然拿起来了,就不能放下,再难也要写下去,向师父报告我的修炼体会,这也是师父最欣慰的。

我一定走好师父指的路,学法、背法、同化法,做好三件事,以报答师父的救度洪恩。跟师父回家。

叩拜师父!感谢同修的帮助,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