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的修炼路

更新: 2022年07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日】我今年六十七岁,现已退休。九十年代在省里一家有名的私企做主管会计。一九九四年,婆婆带我们参加了师父的第七期讲法班。当时我坐在第一排,离师父很近,非常清楚的听着师父讲法。师父身材高大,和蔼可亲,严肃正派。记得有一天我穿了一件休闲服听法,衣服上有些图案,师父看到后说,现在有些服装很不好,特别是有些图案带着很不好的信息。我知道师父是在提醒我,回家把那件衣服处理了。

一、学法、洪法

刚开始并不懂什么是修炼,只是觉的师父讲的好,句句都说到我心里,我就是愿意听。而且师父还能保护我,不受心性不好的人干扰。以前我的性格比较懦弱,不喜欢和别人争强斗胜,谁欺负我,我都忍耐,不敢反抗,更不敢打仗,用我妈的话说“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得法后我很喜欢炼功,每天早早就起来参加晨炼,身体非常舒服,晨炼也从未间断。晚上我还参加小组学法,周日休息的时候,就出去洪法,感到那段时间生活过的非常充实。

记的有一次,我们小组刚开始学法就接到通知,希望有时间的同修能去电视台。我们到了之后得知,电视台正在播放一部诽谤大法的电视剧,已经有同修進到里面和电视台领导沟通,要求立即停止播放该电视剧。大约二十几分钟,同修出来说,问题解决了,电视台同意我们的要求,停止播放。

我在公司做会计工作,单位报销的票据都经过我审核签发,然后报送老板审批。同事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准则要求自己,与人为善,淡泊名利,他们有什么事都愿意和我说。我就把我在法中悟到的理给他们讲,大家都愿意听。我和各个部门同事的关系都很溶洽,领导也认可。由于我工作认真负责,给单位及时避免了两次经济损失,被评为公司最佳员工。

二、進京护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我下班回家后听同修说:政府不让炼法轮功了,咱们明天去省委向领导反映下情况吧。当晚我就给单位领导打电话请假。第二天我就和同修一起去省委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希望政府能恢复我们的正常修炼环境。等到那一看,人山人海,都是和我们一样来向政府反映诉求的同修们。中午,我看到树梢上有飞旋的法轮,有的是一串串的,有的是单个的,还有几个连在一起的,非常美妙。看到这殊胜的景象,更坚定了我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

对于众多百姓的诉求,政府各级领导选择视而不见,不但没有人真正的倾听我们的心声,了解我们的诉求,反而用一辆辆车把我们拉到由全副武装的武警把守的体育场。面对手无寸铁来向领导和平请愿的民众,政府的反应竟是如此紧张。我不明白,我们是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只想要一个正常的修炼环境,而他们到底怕的是什么呢?!

从此之后,全国的所有广播电视报纸等,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污蔑宣传,恶毒的谎言就象恶狼的嚎叫。面对上亿人亲身受益的情况,政府不但视而不见,还无知、无耻、无赖的反复播放邪恶的谎言,毒害世人,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呢?!自此这个邪恶的政党彻底失去了民心、民意。

一九九九年九月,我和亲戚同修一起去了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到处都是便衣。我们在天安门附近,刚走过一条马路,一个人突然从后面窜出来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如果说是,马上就被带走,说不是,就逼你骂师父,邪恶至极。我们被带到天安门派出所,报完地址后由驻京办事处接走送回当地。我地派出所去我单位了解我的个人情况,当时我们一个经理说:“某某是好人,我用人格担保,她不会做对国家不利的事。”

二零零零年,我和两位同修再次進京护法。记的当时天安门广场游人很少,基本都是便衣和警察。我们一走進天安门广场就有人上前盘问:干什么的?我们回答旅游的。有两个高个子武警跟着我们,边走边盘查。我看快到广场中心了,趁他们不注意,从袖子里抽出横幅,双手高高举过头顶,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声音直穿云霄,震撼寰宇,那一刻仿佛空气都凝固了。过了一会儿,武警缓过神,冲过来把我按倒在地,抢走横幅,这时一辆依维柯快速开过来,他们蜂拥而上把我们推上警车,拉到天安门派出所。那里已经有好多同修,大家鼓掌欢迎我们。然后我们站着一起背师父的经文《洪吟》和《论语》。

到了傍晚,警察又把我们分别拉到各派出所连夜提审。他们用欺骗的手段对一老同修说;“看你这么大岁数了,到北京来家里人都不知道,一定很惦记,你告诉我们电话号码,我们打电话告诉你家人你平安没事,然后我们给你买车票回家,我们也不告诉你们地方公安,你回家就没事了。”面对这种欺骗的谎言,我知道有两位同修上当,报了地址。

在警察提审我的时候,那真是斗智斗勇,每个问题我都尽量沉稳应答。比如他们会突然问:“孩子在什么大学读书啊?”我习惯性刚要说学校名字,马上就警觉了,机智的回答:“一所地方大学。”在这过程中,我不断的向内找,在法上归正自己,尽量不与他们形成对立。第三次提审时,我看到非常美妙的景象,五彩缤纷的法轮在我眼前飞旋,非常殊胜。当时我就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诗:“美妙穷尽语难诉 光彩万千耀双目”[1]。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回去和同修说此景,同修告诉我那是七彩世界。

经过三天四夜的正邪较量,第五天我顺利回到家中,这几天我没喝一口水,没吃一粒饭,但却精力充沛,没一点疲劳感,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回家后,我在梦中看到了天女散花,花那个漂亮啊,五颜六色,都是透明的。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三、整体配合证实法

从北京回来后,我意识到要好好学法,每当师父的经文来时,我和同修都认真学,反复学,感到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在跳动。那时每天至少学两到三讲《转法轮》,有时更多。那几年我负责资料的传递,每周日早五点多到一位老同修家取资料,然后坐车到我姐家把资料分好,再传给同修。

那时由于学法比较扎实,做证实法的事也得心应手。我和同修晚上出去挂条幅、喷字。因我是上班族,晚上把资料准备好后,基本都是上下班路上,和中午时间出去发。我把资料带在身上,走哪发哪。一次本市的一个同修参加法会的时候被邪恶跟踪,导致与会的同修全部被绑架,给那一区域的救度众生造成损失。我和同修知道后,下班去那里发光盘、挂条幅、贴粘贴,我们默默配合整体救度众生。

后来,明慧网提倡资料点要遍地开花。那时我们发神韵光盘都是同修给送来,同修什么时间来,每次能提供多少光盘都不确定。我就想要是我们自己能做该多好。我和Z同修商量我俩成立个资料点,需要什么就做什么,方便及时。Z同修高兴的说可以把机器放他家。我们买来了电脑和打印机在Z同修家开了个小花。休息的时候我就去Z同修家打印资料,后来真相小册子也都能做了。

这期间有同修送来了刻录机,我们都不会用,也没人可以请教。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就按自己的想法把光盘刻出来了,在电脑上一放还挺好。有一天来了一位同修,看到我们做的光盘问我们:“做镜象文件了吗?”我们傻楞的看着他问:“什么叫镜象文件啊?”同修笑了,教我们怎么做镜象文件。在做资料的过程中,我发现什么也不想就专心做,资料做的又快又好;如果有杂念,思想不专一,做资料的过程就不顺畅。后来我悟到,这是我们在做救度众生神圣的事,只有心态纯净才能做好。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的资料点越做越好,资料越做越全,走出了一条我们自己证实法的路。

我在发真相资料时也面对面讲真相。我讲真相是随机而行,等车时,坐车时,走路时,购物时,随时随地都是很好的机会。一次我在等红绿灯时,看到交警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我就对他说:“你这工作不错,现在很多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你比较幸运啊。”他说:“阿姨,我是考试来的,本来不是考的这个职业,让别人顶了才来干这个。”我借机给他讲共产党的官都贪污腐败,现在中国就是权和钱好使,我问他是党员吗,他说入过团,我给他讲贵州的藏字石和为什么要退党团队,他愉快的退出了团队。这时绿灯亮了,我就和他告别走了。

四、向内找归正自己

二零一九年,我去南方女儿家帮助照顾外孙,脱离了整体学法的环境,虽然也能每天坚持学法,但就是觉的学法不入心,学法不得法,心里空空的。同年七月,我在火车站被邪恶绑架并抄家,恶警带我去医院检查身体,血压高达180,当晚把我送到看守所,一直到我从黑窝出来,血压都是在170-180之间。被非法关押期间,邪恶提审我,我不配合,他们气急败坏的说:你这样可以判你个三、五年。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过一段时间律师来会见,告诉我女儿、女婿要来看我,亲家也千方百计的想办法让我早点出来。可他们都是用人的办法,解决不了神的事。

后来我开始头晕,站不住,腿也抬不起来,上床都费劲,我的心不稳了。我家有高血压史,我哥和我大姐都是脑溢血走的,人心出来了,心就乱了。我想:我要是有什么事,女儿女婿怎么看?亲家怎么想?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在那样的环境里,由于长时间没有好好学法,我逐渐失去了正念,最后妥协了。

回家后我痛悔不已,不能原谅自己,没脸面对师父。我问自己:怎么办?就这样消沉下去吗?还是爬起来奋起直追呢?我想起师父的话:“我不喜欢你们自责,一点用都没有。我还是那句话,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2]我被师尊无量的慈悲震醒了,内心涌动着对师父无以言表的感恩,同时心中也升起了坚修大法到底的决心和希望。

我写了严正声明,开始系统的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并加强了发正念。随着不断的静心学法,我的主意识也在逐渐清醒,向内找到自己很多的执著心:争斗心、怨恨心、愿意听好听的,不愿意听说我不好的、懈怠懒惰等。我意识到,这一切执著心的根源都出自于对自我的执著。而这些多表现在家庭中,因为和同修之间有矛盾能及时向内找,知道这是修炼。可是在家里就放松了,心情好了就忍一忍,心情不好就顶几句,根本没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女儿说我:这么多年你心里就自己那点事,别人说啥都不当回事,你根本不会体谅别人的感受。孩子的话刺痛我的心,她说得对,这就是我修炼的大漏,所以才被邪恶抓到借口迫害。向内找,我没有体贴丈夫,没有善,从不把他当回事,并没把他当成我要救度的众生去慈悲他。找到这,我才明白丈夫为什么总是和我对着干,他是在帮我提高,可我总是用人心把向内找提高的机会一次次推开。

现在我才惊醒,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感谢丈夫做我修炼提高的基石,我现在认识到一切都是有序的安排,只是自己悟性太差。当我真正的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并开始注意修去它的时候,我周围的环境也开始向好的方向转化,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蔓延各地封城,我悟到大劫将至,众生得救的机会越来越少,我想应该抓紧时间救度众生。我把家里所有的资料拿出来,从我们楼一个门洞一个门洞的开始发。解封后,我又去同修那拿来资料发。不久我就做了一个梦,大家都在上车,我却站在路边。同修说:你快上来呀。我说我没有票,同修说:没票也能上。醒来后,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

五、讲真相救众生

二零二零年三月,我又来到女儿家,在这里虽然人生地不熟,也有我要救度的众生。南方人说话语速快不容易听懂,开始我就找北方人讲。北方人比较朴实好搭话,聊天的时候我就给他们讲藏字石,现在的形势等,基本都认同我说的都能做三退。

有一天下雨,电闪雷鸣,雨刚停我去市场买东西,走到一半雨又下起来了。上哪避雨呢?这时旁边小饭店里的小伙子对我说:“阿姨,快進来避避雨,不然衣服都浇湿了。”我看着孩子挺善良的,就進去和他聊起来,原来他是河南人,在这当厨师。我给他讲真相,他愉快的退队了。等雨停了,我继续往前走,没到市场雨又下起来了,这时旁边理发店的小伙子过来说:“阿姨,快進屋里坐会,等雨停再走。”我高兴的進店和他聊天,他和另外一个小伙子都入过团队,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退出了团队。

雨停了,我来到市场,一个卖杂货的摊主问:“阿姨,买点啥?”我说:“先看看。”就和他攀谈起来。他自我介绍说是山东农村的,以前在家种地很辛苦,一年挣不了几个钱。我趁机和他说现在政府腐败把老百姓推向苦难深渊,共产党篡政以来利用各种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现在天怒人怨老天就是要收拾它了,又给他讲藏字石及为什么退出党团队。他告诉我入过队,说:你给我退了吧。又一个生命得救了。

我在市场买东西不论是青菜、水果、鱼、肉、蛋等,一次买一家,然后讲真相,基本卖家都能退。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市场和超市是我讲真相的主要场所。我到超市去购物,遇到一个黑龙江的女士给我介绍她们的养生馆,我借机给她讲真相,她很认可,退出了少先队。接着她说:给我老公也退了吧。我告诉她得本人同意,否则不好使。她说:我老公听我的,你给他退了吧。以后她在超市看到我就喊:“真善忍好!”

社会底层的百姓比较淳朴,容易接受真相,有时我也给看着比较有身份的人讲。一次在超市看到一个穿着比较讲究的女士,我先夸她有气质,很像我的一个朋友,刚才差点认错。她很高兴,我们就聊起来。我问她是党员吗?她说家里成分不好没入过党,只入过团,我给她讲真相,告诉她中共通过历次运动迫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血债累累,天要灭它,入过其组织的赶快退出来,才能保平安。她顺利的退出了团队。

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看到一位女士穿着很时尚,我走上前去说:你这件衣服很漂亮,很符合你的气质。她笑着说这都是以前买的。我问她是做什么工作的,她说是政府机关的,我说那你工资一定很高了,她说还可以,生活没问题。我说:是啊,你们一线城市工资比较高,二三线城市工资低,只是维持生存,尤其是企业人员。她说现在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国家的调控有问题,底层特别是农民工生活很艰难,她很同情。我看她很善良,给她讲中共的腐败和藏字石,她很认同,并退出了党团队组织。

回首我二十七年的修炼历程,每一步的提高都离不开师尊的点悟与加持,每一次跌倒后的爬起,都源自师尊的慈悲保护与鼓励,弟子万分感激与珍惜师尊用心血为我铺就的路,在今后有限的时间里,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

弟子跪拜师尊,再次向伟大师尊表达弟子无尽的感恩!

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法轮世界〉
[2]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