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同修以我为戒 严肃对待修炼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十四日】我是一名老学员,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不长时间,有次下班刚到家,妻子无缘无故、劈头盖脸的骂了我一通,我立即想到师父的法:“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1]。我很感激师父的苦心安排,我流泪了。

妻子看到我流泪,以为我是觉的委屈了,接着训斥我:“啊,说你几句就受不了啦?”其实她哪里知道,我是感恩师父而落泪的。

那时住平房,一次家里买煤,我在往车上装煤时,想到自己是修炼人,不能挑,于是好坏一起装,卖煤的人以为我眼神不好,专门挑煤矸石给我往车上装,我跟没看见一样。师父鼓励我,晚上在梦中看到很大一块黑色的业力飞走了。炼功时看到头顶上有一朵很大的花在旋转。

我是乡干部,在乡政府上班。下乡工作时,有的村干部看我老实,专门欺负我,什么怨气都往我身上撒,我记着自己是修炼人,不和常人一般见识。

那年村里修河道大坝,需要运石头。乡领导让我监工并记录石头方量。村干部和运石料的人都想从中捞好处,让我多记方量,我想到自己是修炼人,造假的事儿不能做,没有答应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又用钱贿赂我,也被我拒绝。他们很生气。后来这个村干部当着很多人的面无故骂我,还扯着我的衣领要打我,我感觉太没面子了,没忍住,就和他干了起来。回家后我心里一直很难受,感觉修炼太难了,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业力太大了,修不了啦。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师父带我去了一个象古庙的地方。屋里有一个人,那人见我二话不说,举起枪就向我开了一枪,师父迅速用自己的身体替我挡住,子弹打在师父的胸口上。师父用手捂住胸口,血顺着师父的手指往下流。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师父转过身微笑着对我说:“现在行了,可以修了。”

我从梦中惊醒,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从那以后,村干部就再也不无故欺负我了。我认识本地一位女同修。一次打坐中看见师父法身也在她身边打坐。突然从外面闯進来四个大汉,手里拿着铁锤、铁钎,说同修欠他们的命,今天就是要她还命来了。师父法身说:“我替她还。”那几个人就将铁钎从师父法身的前额钉入大脑中,整根铁钎都钉進去了。师父法身睁开眼睛,铁钎子自己又冒出来了。那四个大汉吓得立即跪地求饶。

慈悲的师父为弟子们承受的太多太多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疯狂诬陷大法,攻击慈悲伟大的师父,我和同修们尽自己所能向世人讲清真相。我给全县各级政府部门及各个乡政府的领导们邮寄过真相信,有的领导就是通过我的信明白了真相,从而暗中保护大法弟子。

邪恶迫害大法最疯狂时期,我被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由于我缺少正念,被犹大谎言欺骗,糊里糊涂的被转化了,说了大法的坏话,造下了很大的罪业。

师父不放弃我,安排本地同修和我交流,告诉我转化是错的,犹大们说的全是谎话,目地是骗我们放弃修炼。不修了就是个常人了,还谈什么提高层次?!我这才明白过来,又从新修炼。

我知道师父为度弟子吃了无数的苦,我下决心一定好好修,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加强学法,努力精進,参加到本地学法小组,三件事都不落下。有一天儿子对我说:“爸爸,你身上怎么到处都是卍字符?”

我们乡里的一把手(乡党委书记)明白大法真相,非常信任我,让我管理全乡各村的财务账。

这是一个令常人非常羡慕的工作,每年都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钱在我这里進出。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将账务管理的井井有条,从不差账。领导们背后都说:还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可靠。

后来我梦见自己修的层次很高了,离自己天国的家只剩下很近很近的距离了。我有些沾沾自喜,逐渐的放松了修炼,不象以前那么严格要求自己了,不参加集体学法了,也不看《明慧周刊》了,认为同修体会中所谈的我也能悟到。其实危险已经向我走来了。

这一年多来,我经常在每天学完一讲《转法轮》之后,就开始浏览常人网站;有时还在网上下象棋、玩扑克。有时玩到半夜,不修炼的妻子不止一次的说我:“你是修炼人,怎么不看法呢?怎么还玩手机呢?”我听了不以为然,还觉的她多管闲事儿,意识不到是慈悲的师父在借妻子的口点化我。更让我羞愧的是,我还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利用手机软件输入自己的生辰八字为自己算命。

日久天长,我变的越来越消瘦,妻子说我得了糖尿病,让我去医院做检查。我说修炼人没有病。妻子就给在外地工作的儿子打电话,讲了我的情况。儿子儿媳立即回来了。

到家之前儿子先到医院交了三千元的体检费,要我做全面检查。我不想去,可是钱已经交了,又不给退,我就同意去做个检查。

这一查,结果是:“重度糖尿病!”

家人逼我治疗和吃药。我虽没吃药,心里已经不稳了。

有一天,我做了个奇怪的梦:师父坐着莲花来到我面前,还有两位护法神跟在师父左右。师父很不高兴,一句话也没说,接着给我打了一套大手印。那两位护法神非常严肃的看着我。我不明白师父的手印是什么意思,心里非常着急。师父依然没有说话,很严肃的看了我几眼后就与两位护法神一起离开了。

师父刚走,就又来了一位神,这位神非常非常愤怒的指着我怒骂:“安排你当神你不当,非得要当人?你师父为了你承受了那么多,你却不好好修!拿你师父的慈悲当儿戏!你觉的当人好吗?把你的业力都还给你,可你欠下神的债、欠下你师父的债你怎么还?你不好好修,那可不只是毁你自己,有多少神都得陪着你遭殃……”那个神骂了我很长时间,才恨恨的走了。

我被惊醒了,知道这不是梦,是真真切切发生的!我很想再认真好好修炼,返回到修炼如初的状态,可是感觉已经晚了,来不及了,有一种不好的力量向我袭来……

一天我从外面回到家,却无法用钥匙开门,感觉头脑昏沉沉的,眼睛好像看不清锁孔,努力了老半天也没能打开家门。妻子听到门外钥匙响,却好大一会儿也没见人進屋,感觉奇怪,就来把门打开了。看我的状态太不正常,又急忙给外地的儿子打电话。

儿子赶回来把我送到了县医院,医生说情况危急,赶快去大医院。我被送到了某市大医院,确诊为脑梗和糖尿病并发症。住院治疗十多天后有些好转回家了,在家继续吃药治疗。从住院那一刻起,我几乎失去了记忆力,看东西也看不清了。整个住院过程中什么都忘记了,连“法轮大法好”都不会念了,只有真、善、忍三个字还印在脑海里,其它修炼上的事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

得到消息的同修陆续来看我,鼓励我学法,说读不了就听,我答应了。有的同修还给我送来了装有《忆师恩》的播放器和师父的新经文《醒醒》及《洪吟六》。

学法对我可太艰难了,想学《转法轮》,可是不认识几个字,加上眼睛视物不清,一天学不了一页。《醒醒》这篇经文,同修给我读了一遍,后来我自己看了两个多小时才看一遍,但我不灰心,不放弃。

通过同修的帮助,通过自己醒悟后的坚持不断的努力,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和修炼状况基本恢复正常。可是家人每天看着我,让我吃药。家人原本都知道大法好,可是因为我,家人再也不相信大法了!我的罪有多大呀!

师父说:“人修起来难,可是掉下去太易了,一关过不去,或太强的常人的执著放不下就可能走向反面,历史的教训太多了,掉下来时才知道后悔,可是晚了。”[2]

修炼真的是太严肃、太严肃了!我因为产生了自满的心,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因此摔了大跟头,险些一毁到底。我后悔极了!悔恨的泪水流不尽……

今天带着万分的愧疚,说出这段不堪的经历,旨在提醒同修,一定要以我为戒,一定要严肃对待修炼,千万不可放松,千万不可自满,千万不要自以为是,千万别玩手机,千万别看常人网站,千万要坚定实修到最后,千万要以法为师,不要以梦为师!千万不要拿师父的慈悲开玩笑!这是我几乎用生命为代价换来的血的教训啊!

叩谢师尊!

请同修批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法不可窃〉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