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派出所

更新: 2022年07月2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日】今年五月下旬的一个下午,我正在家里炼功,突然有人敲门。我先生开门后,见到四男一女,自称是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的,说因有人举报我放卡片到人家车后视镜,警察查看监控录到我发放真相护身符和翻墙卡。

警察A先让我拿身份证核实姓名,然后抄家,旁边有执法录像。他们進到书房,开始我不让他们進,但根本拦不了,他们还拿出手铐。警察B搜走大法书籍,真相卡片和期刊、U盘等,还说在家炼他不管,走出去就不行。我心里一直求师尊加持。我感觉不对,想不起别的,只记得求师尊加持,不要让这些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给他们自己留后路。期间我两次质问他们按真、善、忍做人错吗?他们都一震,答不上。我说我没有违法,我是好人。说你看护身符的内容,多善,我只是想救人,修炼人没有仇恨。

还有大部份资料装在袋里,警察A只拿起上面一大包橡皮筋问干什么用,然后不看了。我“五一”前后看明慧网文章,提醒同修不要长期在住地和单位周围发资料,整理格式化了十几个U盘(这次被一个个打开,都是空的),清了好几张过期光盘,我想都是师尊在点化我,感恩师尊。

警察A让我多拿件衣服去派出所,我说晚上就回家,不用,他和气的说拿多件不妨,有冷气。出了门,我说要拿伞,他说不用,有雨也不让雨淋着我。我更衣和上洗手间都有女警察看着我。上车后我说我不会自杀,我师父说自杀是犯罪(那个温和的警察开着车笑着说那就好),我说所以“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然后讲破绽,说警察也是人,也应该得救,要珍惜机缘,这几个人不答话。

到派出所后,我站着等他们办手续,分局的警察B到了,过来搭讪,说看我很斯文,什么学历,何时得法等等,还说他得法比我早。我当时不想搭理他,反问他问这些有用吗?警察A很客气的让我坐到那种能锁上的椅子。一些问题我要么不记得,要么不想说。他说了两次不敬师的话,我和他对喊,说他不能害自己,我很痛心。他学我说他也痛心。期间,我讲“自焚”是伪火,说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有福报,迫害会报应,害自己害家人。讲了周永康、李东生、陈虻、罗京的报应,他问是否看谁栽了就说是报应,我大声说周永康是政法委,李东生是610,陈虻是监制,罗京播报。我说国家公布的十四种邪教里面没有法轮大法,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已废止对大法书籍的禁令,我拥有大法书是合法的,我让拿关于我违反的法律条文给我看,他含糊说已经定了是×教。我说法轮大法是最正的,他让记下这句话(第二天我看到记录了这句),我又说你敢说真、善、忍三个字是错?他答不上。我说他们知法犯法。然后他们打印记录,我说我不签,他说可以,让看看,我说不看。我说今晚我要回家,我没违法,他说还不行。

此前,他说这次放我,但会追踪。期间问我学历和身份证号码地的由来,我想起要让他知道大法弟子不愚昧不傻,告诉他我读的大学,他说学校很有名哦,你这年纪能读到大学,学习想必不错。他说提讯过几千大法弟子,有正教授。我说大法弟子有很多博士、硕士,你想这些人傻吗?问我资料和书哪来,我说自己做,他说看我无设备。问有没和同修一起学法,答没有。问单位,不说。他说不说也找得到,我说别搞牵连,一人做事一人当。他说已牵连。他知道大淘汰等等,期间他说靠我们几个人就能如何如何?我大声说人认清欺骗,真正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救。他转身不接话。

审讯结束進禁室前,警察A用关心的语气说你吃点东西,我说不吃,我要回家吃。在禁室我一边等待通知我回家,一边想得正念清理空间和警察背后的坏东西,又想起要向内找,挖出一堆人心:安逸心、食欲强盛(花大量时间弄吃的)、洁癖(花很多时间搞卫生洗澡)、色欲心,轻视安全等等。之前也知道执著心长期不去要吃苦头的,此时才真正明白严重性。然后我不断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不好的东西,清除空间场和警察背后的黑手烂鬼和邪恶因素,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不应该在这种地方,我要出去学法炼功做正事。我心里说在修炼过程中我还有很多不足,我会在今后修好,我只归我师尊管,其他任何人和组织都不配管我,我只走我师尊安排的路,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邪恶的迫害。我整晚只眯了几下,没睡着就不断发正念。

第二天我等通知回家,偶有产生杂念时,马上醒悟我只归师尊管,我不必多想,我只管发正念。上午警察A来提讯,進讯问室前还问我吃过早餐没,又问了昨天差不多的问题,让我看记录,我看了,有我不承认的内容,我不签名。我看到处罚书写着行政拘留十天。我说要打电话通知同事,因明天单位的应标工作是我负责做,不能耽误。他说不能用电话,他帮我打。让写下内容,只能写单位等等信息了。我回禁室,想着要被关押那么长时间,以后要如何面对。马上醒悟不能承认,继续发正念,我只归师尊管,其他人和组织说的不算,我想的也不算。往警察和这里的其他人思想中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傍晚,正吃饭,一个小警察急急跑来,指着我说:放了这个,放了这个。他开门,说你还吃不吃,扔了吧,回家吃。他马上让我拿回手机和身份证,让我赶紧走。问我有无落下东西,我说我的书是合法的,我要拿回,他说他们扣了。到没别的警察在场时他又说,那位警察没帮我打电话,怕影响我在单位的工作。当天还采集了我手机信息,十指纹,身体各面特征。我始终没感觉怕,堂堂正正,在师尊保护下,经过二十多小时闯出来。

三天后,户地居委来电话了解相关情况,然后户地派出所警察来电说想见我,问在哪,我说了单位大致地点。他佯装他刚好在不远,想约个附近地方见面,不影响到我单位。我们在附近路边见了,开警车来的警察两人,居委两人。我说认识是缘份哪,见面笑颜握手。我说我是好人哪,真正的好人,警察管坏人,不用管好人。他说有困难要经常找居委啊,要先自己好,别人才好、约周六去他所里,我答应了。快下班,住地居委来电,晚上想来我家里坐,居委和片警。我想这些都是来听真相的,来吧。回家告诉先生晚上有这些客人,让他不用说话,我来应对。先生心烦乱,吃过饭去散步了,本想让他也好好听一次真相,下次再说吧。

晚上街道居委和片警来了,他们来前我一直发正念。我穿的整整齐齐,让他们進屋,客气让座并招呼喝水。我先开口,说我知道你们为何事,说我很困惑,如果按真、善、忍做人是错的,那么要做什么样的人才是好的?然后讲天安门“伪火”,还讲了一些真相,让他们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有福报。片警汹汹的说要遵守法律。我接着说讲到法律,我没违法,讲了国家认定的×教没有法轮大法,讲了书合法,迟点我要找派出所要回。他问另两位还有什么问题,他问了我家里几人,东西哪来,怎么遇到大法等几个问题。然后他们就撤了。我说你们今天听到这些是福份。

周六叫我去户地派出所,还是要问基础信息。我声明谈话中不能不敬我师尊,他们答应了。我如实答了所问基础信息。片警说在家炼他管不着,不要去外面和传别人,我说我不回答。我陈述我们修炼人没有仇恨,不恨任何人和组织,我师尊教诲我按照真、善、忍做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断提升道德,最后修成无私无我道德高尚的人。我们只是揭露谎言欺骗,让人真正明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从而使人得救,避过大淘汰,还讲了“伪火”。一个头发花白的女警说我说的真、善、忍是没错……我说《转法轮》中没有一句反谁,我们是修炼,不求世间的财势权力,不争不斗。我说我没违法,讲了公安部和国务院二零零零年第39号令和国家新闻出版总署二零一一年三月一日第50号令,她让记下说我自述我查过相关法律,没违法,说会核实。她说以后会经常找我探讨切磋,想看大法书,她问这没有大法书吗?我说没有。我说很欢迎你看和了解,改天我给他们准备些资料。

期间分管的副所长進来,片警介绍我就是谁谁,我说幸会。然后他坐旁边,看我个人的信息,我讲“伪火”,他静静的听。我说我们是救人,是善的,我师父慈悲,让我们救人,包括救你们。他说你女儿前程受影响,家人受影响,对家人都不善。我当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又说,你们救人,去美国救啊。我说是的,法轮大法不止救中国人,是救全世界人,法轮大法至今洪传了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已翻译成了四十种语言,美国加拿大澳洲等国家每年都有议员政要出席法轮大法的活动,颁发褒奖令,至今已收到约六千项褒奖令、支持议案和信函等。他无语。大家起身走出门,我向着副所长走去的方向说,我们有缘份才认识,我们是善缘。他们都说是呀,有缘才认识。他们说以后要经常叫我来。

这次更深刻领会,弟子念正了,师父就能做,我们只是修出正念,剩下是师尊做。念不正,师尊就不能做。之前看《道法》不太明白,今天看有新领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