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执著 体悟修炼的玄妙

更新: 2022年07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在大法中亲身经历了很多神奇事,体验了大法的超常与师尊的无量慈悲。

我没上过学,不识字,可是大法的神奇使我不但认识字了,而且一天能读四讲《转法轮》,其他大法书也都能流畅的读,明白并亲身体悟到了很多超常的法理。今天与同修们交流向内找、去执著心过关的几件事。

从两盆花看自己的执著心

前些天知道一位老同修正在消业,我就去看看她。一会儿她的儿媳(也是同修)过来对我说:“我恨你们,你们没人性!”(意思是同修们都不来帮她婆婆)。我当时也没说什么,她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这时我对她说:“这是你说的话吗?”我的意思是大法弟子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回到家向内找,也没找到自己有什么不对劲的做法。突然想起《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说恨是由低灵烂鬼与败物构成的。于是我就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共产邪灵。发着发着,我突然明白了:是我有怨恨心呀!

事情是这样的:我地有夫妻同修做卖花生意。一个月前,我买了他们的两盆花。因为我不会养花,就问卖花的女同修:“这花好养吗?”同修极力推荐说这花很好养!等我把花搬到家才发现其中一盆花的叶子已经耷拉了,过了三、四天连花带叶全掉没了。没过多久另一盆也死了。我心里有些生气。

过了几天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卖花的男同修,我就对他说那两盆花都死了。这时他才说:“那种花不好养,就是夏天你买回家它也活不了,这种花特难养!”本来我已经没什么气了,一听这话,我一下就来气了,心想:“你明知道不好养你还卖给我!”嘴里没说什么,心里却过不去了。回到家心里就翻腾起来:“我对你家那么好,这男同修被迫害不在家时,我什么都帮你们,生活上、经济上、精神上尽心尽力帮助。可你明知道这种花不好养你还卖给我?凭我们的关系你就是白送给我两盆花也得给我好养的呀,怎么能这样呢?”就这个怨同修的心一直没去掉,时不时就象翻账本一样纠缠着、困扰着我难以自拔。

这次听老同修的儿媳对我的抱怨,我开始向内找,还帮助过病业关的老同修发正念,清除她儿媳背后的共产邪灵的恨。我边发正念边想:“这么多同修她为什么偏偏对我说‘我恨你们’呢?”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这是师父借她的嘴点化我,是我有怨恨心呀!她的表现就是我的翻版呀!于是我找到了自己的怨恨心、利益心、妒嫉心、情、求名心等等,彻底清除这些执著心。还想到那两位卖花的同修,发现他们的许多闪光点,也想到了他们修炼路上的艰辛,都是难以承受的!

这时我一下子泪流满面,所有的怨恨等执著心荡然无存!哎呀,修炼太美妙了!看似给别人发正念却是实实在在修自己呀!

过了两天路遇那位老同修的儿媳,她对我说:“我还想上你家去呢。”我问:“有什么事呀?”“我想跟你道个歉。”我说:“不用道歉,我还感谢你哪!此事暴露出我很多执着心,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哪!”

我们俩都笑了。谢谢师父的慈悲点化!

坚信大法 解体病业假相

今年七月份,我发现坐着时肛门处有些疼,解大便也疼,洗澡时没发现什么,后来就更疼了,再洗澡时往里一摸有一个很硬的东西。脑中突然想起某同修的病业假相是某某癌。我一下就警觉了:“这不是我在想,我怎么能动这种念呢?!这不是我。”我很坚决的打出一念:“我灭你,连动这念头的根都灭掉,永远不允许有这种念头!”紧接着开始大量学法,大量炼功。

两天后那个硬疙瘩在原地就没了,可是它又跑到外阴的边上去了,不经意一碰还有些疼。我一看是一个玉米粒大的脓包。我就没拿它当回事,就继续加强学法炼功。两天后脓包不见了。

修炼前我一沾凉就尿血,每次还疼痛难忍,身体非常虚弱。修炼后,两次消此病业: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初,觉的腹部有些不舒服,一排尿都是血,一连四天,最后那血都是黑色的。我侄女开诊所,她催我赶快去医院,说尿黑血肯定是肾坏了,万一转成“尿毒症”怎么办?我当时心态淡定,一点也没被她的话带动,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消业。我乐呵呵的说:“没事,我修炼大法,没事。过几天就好。”我就加强学法炼功。五天后一切恢复正常。

我家有一个小家具厂,收入不算多,但在农村来讲还算比较富裕的了:盖了十六间大瓦房,还有一些厂房,还有搭建的大厂棚,娶了两房儿媳妇。

可好好的一个家,突然的祸从天降!二儿子负责联系业务,客户转账都往他手机上转。我不识字,从来不过问钱的事。一天突然得知厂子亏损了不知道多少万(丈夫和儿子不敢告诉我实际数字),而且最后只剩下了三个客户。厂房和大厂棚都抵了账,还借了亲戚们的几万元,还欠了几十万的贷款!

这塌天之祸使我难以承受!可眼看就要到给人家腾房子的期限,我出去租房也没租到。内心有说不出的苦涩!那一天我收拾东西,对丈夫说:“你抱着被,我抱衣服,咱们走吧。”

那一刻,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一生的辛劳,突然变成了要饭的乞丐,连个住处都没有了,多丢脸啊!面子心、利益心、怨恨心等等拼命往出冒,我几乎要崩溃了!我的头发白了,眉毛也白了,我耳边总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死吧,死了吧,早晚不是死嘛,现在死了好装裹好棺材,把你成殓起来多好。”

我知道不对劲儿了,我怎么成了这个样子?这是旧势力要害死我!这时一下想到了学法。我抱起一摞大法书,坐下开始学法。学了四本书,可不知道学的是什么,学不進去,但我坚持着继续学。后来渐渐的心静下来了,也能看到法理了。

那天晚上我做了清晰的一个梦:我和妹妹都是女兵,头系小粗布绢头,我手持长刀,妹妹使长枪。旗杆上是一个大大的“宋”字,是番邦犯我边界了。我是这场战斗的首领,战打得很艰苦,惊心动魄。为保护老百姓我杀了很多人。我用腰带擦着刀上的血,妹妹的长枪上也淌着血……我一边部署指挥着战斗,一边问下属:“敌方是谁领队?”下属答道:“是某某某。”(正是我现在的二儿子的名字)那场仗我们打胜了。

醒来后我一下明白了,这是业力轮报,是师父的慈悲点化啊!我继续学法,随着深入学法,心越来越平静。

这时大儿媳妇来了,拿来十五万元钱说:“妈,这是你前些年给我的钱,我一直没花。现在用这钱给你们买房子吧。”我的眼泪流下来了,我知道是师父为我解难了!正好,有一家刚装修好的四间正房卖给了我们。

修炼就是这么玄妙,看似无路,当你把心放下的时候,却是柳暗花明。师父啊!弟子用什么语言也形容不了您的慈悲与伟大!

结语

这些年我有一个深刻的体会:无论是过病业关、还是心性的关,我都是强迫自己大量学法,大量炼功,过程中向内找,就能很顺利的走过来。就是这样不知不觉的升华着,这也是信师信法的体现吧!“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看我有了坚定信念,心性提高了,就把业力给我消了,转化成了德,又用德给我演化成功。功长上去了,在回家的路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所以我们要改变观念,笑对魔难!

感恩师尊慈悲救度!合十

感谢同修们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