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一个未接电话找自己的执著

更新: 2022年07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八日】前两天的一个早上,在单位食堂吃过早餐,到办公室上班,随意看了一眼手机,发现七点半左右分管我们这部份技术工作的书记给我打过电话。那时我正走在赶班车的路上,同时还在听师父讲法,未听到来电话的铃声。我自语:“书记七点半就给我打电话干啥呢?”主任就对我说:“他后来又给我打了,问个工作上的事情,我给他说过了,你不用管他了。”

我想出于礼貌还是给他回个电话吧,可突然想起昨天他在工作群里说今天有会,主任也说他早晨有会呢,我想那就不打扰他了,发条短信说一下好了,反正他想问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不料消息发过去之后,书记回了一句:“没接电话也不打回来,姿态真高。”我一看他这是生气了,就有一丝紧张,转念又一想:“他尽乱用词,‘姿态真高’那明明是夸别人境界高有涵养的……”我回复道:“我才看手机,怕您在开会所以没敢打电话打扰。”他回复:“我没有开会。”似乎还是不太高兴。

我想:他平时没啥官架子,是大家公认的讲道理、情商高的领导,今天却一反常态,很明显是师父安排来帮我提高心性的。可能是这两天三件事我做的还不错,早晨在班车上听法时还悟到了一个法理,看来自己的心性也要同步提高了。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一样,“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1]

于是我就打电话给他,笑呵呵的又简单解释了一下,他似乎并没有太生气,说:“打电话接不到很正常,看到后要打回来。”然后又问了我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这时主任可能觉的发生这件事多少与她传达信息有误有关,就说:“没事儿,他给我打电话我有时也没接到,我也没给他打回去。”

这次我倒没有向外找,心想,这次心性考验算是通过了。但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通过这件事正好再查一下自己还有什么心?

看到自己有怕被人说、想保持一个好形像的面子心;怕被人冤枉、不愿受委屈的心;急于解释的急躁心……

和以前相比有所提高的是没有了向外看的抱怨心。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为自己找理由,抱怨领导还没上班早早就打电话,也不想想我们正赶班车呢,谁能听到呀;抱怨主任误导了我,否则我直接回电话也就没这些事了……而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巧妙安排好了的,怎么能抱怨师父为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机会呢!仔细回想这次考验也挺奇妙的,他不合时宜的说了句“姿态真高”,就好像是考试时把答案写在了问题里面,都说我姿态高,我能不高姿态吗?怎能去和一个常人计较呢?

不过仔细再深挖,发现还有一个根深蒂固的、平时不太注意的大执著:“姿态真高”,这不是提醒我有一颗自命不凡、高高在上、不能被人说的心嘛!

我从六岁就开始修炼,在大法中开智开慧,从幼儿园到大学,学习成绩大多数是班上第一名,工作后负责技术分析部份,多次在技术比赛、论坛演讲中获奖,不知不觉形成了一种惯性思维:只要参加比赛我就要得第一、我就应该做的最好。产生了好胜心和名利心。有一次得了一等奖后,一个领导开玩笑说:“以后你别参加比赛了,你一参加,别人都得不了第一了!”我当时并没悟到是师父借他之口点化我,还以为他这是夸我呢。

表面谦虚低调,久而久之却滋生了欢喜心、虚荣心、爱听好话的心以及不愿被人说的心等等。面对同事的夸赞,我甚至半开玩笑的说:“习惯拿第一,不太习惯是第二名了。”可见求名的心已经多么强!

因为从小修炼,一直觉的自己超凡脱俗别人都是凡夫俗子。虽然也积极热心帮助同事,却从来不愿迎合奉承领导。连同事都说我“清高”,当然她是褒义,我当时心里还挺受用,没有悟到是师父借她之口点化我有高高在上的人心。有时大脑甚至冒出这样的想法:“只要我想做的事就能做成,没有能不能,只有想不想。”其实这根本不是真我想的,是那个证实自我、狂妄自大、贪天之功的执著心反映到我的大脑中的。

有能力、有才华是师父给我的,也许是我以前发过这方面的愿,师父就让我用来同化法、讲真相救人、弘扬传统文化、兑现誓约用的。表现优秀是大法要求修炼者达到的状态,我达不到还不行呢!又有何颜面自居呢!?师父的慈悲威严洪贯穹宇,然而师父始终是那样谦和善良。我要彻底认清、否定这些执著心,纯净自心、同化大法,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完成好师尊赋予的使命,不辜负师尊的选择与慈悲救度。

一点体悟,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