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向儿媳认错

更新: 2022年07月0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七月八日】我和妻子同修退休以后,一起来到了儿子居住的城市,帮助他们带孩子。来儿子家之前,我们看了许多同修的交流文章,觉的家庭魔难不会有多难过,毕竟是家庭关,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在同修的交流中看到同修在家庭魔难中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被同修的大忍之心所感动,经常是眼含热泪看完的,同时对我的心灵也产生过强烈的震撼。对那些家庭魔难大、心性守的好的同修从心里佩服,知道只有在宇宙大法中才能修出这么高的境界,也只有在宇宙大法中才能修出这么大的大忍之心。感慨之余不免也会产生愤愤不平的想法,认为有的同修太懦弱,太好欺负了,甚至还假设如果我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如何如何去对待。

我们如期来到了儿子的家,儿子从小就和我们一起学法,大法在他心里已经扎下了根,只是因为工作后离开了家,不能在我们的督促下学法,再加上娶妻生子,渐渐的变成带修不修的状态。儿媳妇是南方人,知道大法真相,很认同大法、认同真、善、忍,支持我们修炼

开始大家在一起住,由于生活习惯处事观念不同,也会发生一些碰撞,但也能相安无事。但时间长了慢慢的就有了矛盾,只是碍于面子大家都不表现出来。我和妻子经常互相提醒:这是儿子、儿媳的家,不是我们自己的家,不要用自己的观念去要求他们,说话做事更不可强加于人。就这样,表面上还过的去。

有一天,儿媳给孙女喂完了饭就把她放在了围栏中,我们开始吃饭。这时小孙女在围栏里哭闹,我觉的很闹心,儿子和儿媳知道她在故意耍小脾气,所以就不理她,我就有点坐不住了。就在这时孙女放声大哭,哭的撕心裂肺,儿子儿媳仍然不动,可我按捺不住了,站起来去抱孙女,这时儿子儿媳都说:“不要抱她!”我全然不听他们的劝告,过去就把她抱了起来,好象只有爷爷才疼爱她。这时儿媳也过来了,脸色很难看,对着我说:“不叫你抱你就不听,你这是想把她惯坏了,快把她放回去。”我听了这话心里极不高兴,碍于公爹的情面没说什么,但一直抱着孙女不肯放下。儿媳一看我这样,马上走过来从我的怀里夺走了孙女,哭着到了二楼進了她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我面红耳赤呆呆的站在那里。妻子、儿子也表现出很尴尬的样子,都沉默不语。饭是不能吃了,我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剜心透骨的难受,那种滋味真是一言难尽。活了这么大岁数,在常人社会中我也是个小有地位的人,在工作单位也是个受人尊敬的人,在家庭中也从来没有人对我这样,更何况是一个晚辈对我这样,真是受不了,打心里咽不下这口气!

虽然气上头顶,咽不下这口气,但心里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修炼人和常人发生矛盾,当然是修炼人不对。慢慢的清醒了,开始冷静下来,把刚才的经过在头脑里重新过了一遍,然后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对。在找的过程中,一开始认为疼爱孙女没有错,长辈关心爱护晚辈没有错,儿媳这样对我就是不尊敬。为自己找出了一大堆人的理由,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应该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去做而不能按照常人的理去做。虽然当时忍住了没有发脾气,但心里是非常生气的,特别是被儿媳呵斥几句后,面子上更是过不去。

我想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魔难来了,就是提高的机会来了,遇到矛盾就得找自己,任何事情都是与自己的修炼有关系,绝不是无缘无辜出现的。没有矛盾就没有提高,没有魔难就不叫修炼,矛盾越大,刺激越大,提高越快。

从法上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就找到了自己在这件事上的人心与不足:

一、儿女情太重。过去的三十年里,对儿子的生活、上学、工作、婚姻、生子哪一件事都牵着我的心,儿子现在成家立业了,没什么可牵挂的了,这个情又转移到孙女身上来了。虽然知道她有爸爸妈妈关心教育,但自己心里还是有许多的牵挂,许多的不放心。

二、自以为是的心。修炼了这么多年,这真是一颗顽固的人心。一遇到事时它就会跳出来,认为就应该按我说的这样做,对别人说的话听不進去,认为就自己说的对,就自己做的对,自高自大自认为比别人强。刚才发生在孙女身上的事已经把这颗心暴露的淋漓尽致。

三、注重面子,不能被人伤害。把个人的面子当成尊严,只愿意听好听的,不愿意听刺耳的话。自己在工作单位,多年的党文化熏染养成的东西真是难去,虽然表面上能不动声色,但内心里翻江倒海。

找到了这些执着之后,我的心亮堂了。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儿媳这几天刚和我们一起学法,如果因我们闹矛盾,互相不答理,会不会把她推出去?她有可能就不学了,哎呀,这可是多大的事啊!我可不能因为这次的不愉快而毁掉一个和大法有缘份的生命啊,我可不能上了旧势力的当!

想到此,我马上回到了餐桌旁,决心放下自我向儿媳道歉。

这时,儿媳也在儿子的劝说下抱着孩子来到了餐桌旁,我首先开口说:“小云,刚才是我做的不对,不应该顺从孩子的任性去惯着她,我这样做对孩子的教育不利,是你们说的对,我不应该这样做,你别生气了,我今后会好好注意这个问题,我们吃饭吧。”妻子和儿子一看我主动的承认了错误并主动向儿媳道歉,都感到很惊讶,因在他们的印象中这是从来没有的事。他俩都开心的笑了。这时儿媳也说:“对不起爸爸,请您原谅。”

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儿子和我说:“爸,那天你做的真了不起,你能主动承认错误并主动向晚辈道歉,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我郑重的说:“是大法让我这样做的,是师父让我这样做的,我们全家人都要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