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里讲真相的故事

更新: 2022年08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八月五日】以前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我经历过被劳教迫害,这二十多年中,还经历过多次被洗脑、跟踪、绑架等,已经记不清了多少次被迫害。

二零二一年六月,我被绑架到了当地看守所,沮丧之情绪阵阵袭来。

来到看守所,经过十四天的隔离后又换一个监舍。一進去,号长就仔细询问因何事進来的,当得知我是法轮功学员后,对我很感兴趣。号长是本地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是个八零后,因收钱后给人办事没有办成,被对方举报。

晚上,号长邀请我上前演讲,讲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能对大法如此感兴趣,我于是披挂上阵,尽量重拾正念救人。后来几次,号长要我提前做好演讲准备,晚上给大家细讲,我公开演讲过三次。

在接下来的日子,号长几乎是每天都要缠着我要我给他讲法轮功。在放风时他要我给大家演示五套功法。他说:看了你炼功,我越来越不相信你们是某教了。得知我们每个动作都有名称时,他说:这么好的东西怎么不告诉我。当我立掌发正念后,他过来问我:你刚才炼的是什么?是不是在铲除共产党!我很惊叹他竟然这么快就思考到这程度了。我被叫出去非法提审前,他特意叮嘱我不要配合公安,要我发正念铲除邪恶。

后来我被换了号室,在离开时,他交代我一定要把法轮功传下去。每次经过他门口时,他都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他后来只判了九个月,在看守所期满就回家了。

一个星期后,我又换了号室,又要面对陌生环境,感觉压力很大。哪里知道,新的号长对我更好!

新号长是本地著名的被邪党定义为黑社会头子,这次参与迫害我的一个主要警察就是他在外面时的“小兄弟”。我跟他交流、观察,发现他人很不错,素质很高,见识很广,很有能力。他跟我说,他几年前在台湾旅游时,看到退党现场,他主动过去签字退党。他在外面仔细看了真相光盘,对法轮功真相非常了解,还说他一个同事也修炼法轮功,人很不错。他建议我就在床上打坐,坐地上怕不舒服。他跟我说:你尽管炼功,干部说你,由我给你摆平。他还给我请律师,并已经开始行动,只是后来外面的同修给我请的律师到了,我表达了对他的非常感谢。他说:法轮功是我们的希望,得好好保护。有一次我打坐时,他就在我身边看电视,他说:我看到一道闪电,是不是和你炼功有关?我立即说是。

我给他写过近十篇临别赠言,临别时我送他三个面包,并告诉他:这三个面包分别代表:快速回家,健康回家,体面回家。他跟我说:某某,你随便跟我讲,你说什么我都信,你现在就制作传单,我给你一个一个号室发。我对号室的人说:我希望你们下队后或其它场合遇到法轮功(学员)对他们好一点,对他们最好的方式就是鼓励他们坚持修炼下去。他们都很高兴的答应。

有个税务局的局长也進了看守所。当别人说“天安门自焚”,我还没开口讲,局长就抢过话头,非常清晰的说:那几个自焚的可不是法轮功,我非常清楚。几乎不需要我讲,他们自己谈论的效果比我讲的还好。他观察到我劝退时不强求别人,他答应退党后,跟我说:如果都象你这样(劝退时我不强求对方,尊重对方自己的选择),这个世界都是你们的。他又跟我说:你跟我说实话,我们这个房间有多少人三退了?我说我要保密吧!他又说:你说个百分比。我回复:100%。他当即询问新号长(不是那个黑社会头子了,那时那位已经被送到监狱去了)。新号长说:我刚進来三天某某(指我)就给我退了。新号长是本地民主党的成员。他跟我说:我允许你在我身边打坐。后来这位新号长跟我说:你出去后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发一个月的生活费。

我要被送去监狱了,那天早上离别时,有人抱着我流泪。有个九零后小伙说:此刻,你最帅。此前,他说他的红领巾在老家猪圈里,如果帮他丢弃就好了。他还说:不管我减刑不减刑,我出去后一定跟你学法轮功。

临走前夜,还有一个九零后小伙特意过来对我表达感谢。他感谢我经常替他值班。

我经常值双班,别人值班是煎熬,我值班是我最期待的时刻,因为可以炼功可以长时间发正念,而且因为学法和讲真相很好,炼功效果也前所未有的好。做的最好时,我梦中清晰的看到我的整个后背被揭掉了,一个女医生在旁边说:他新换的背比原先的都好!就是师父给弟子清理了身体。

我对我的文字表达能力很自信,我把救他们的心理过程写成一篇篇的短小文字给他们传看。被救的人就是他们自己,他们说是这么回事。这样比光口头讲效果更扎实。

有个小伙说:出去后你把传单给我,我发给我亲戚。还说:你们法轮功有什么口号没有,我要纹身到我身上。有个室友过来说:是不是你帮我祈祷了?我真的减刑两个月了呢,你帮我退党!有一个小伙特意把他上诉后法院的反馈给我看:师兄(他要喊我师兄,他说他已经成了大法弟子),师父显灵了呢,你看就我一个要重审!等等。

我被送到监狱去了,监狱发现我被送错地方了,第二天又把我接回看守所,但号室换了。这个号室都是关系户,是什么模范号室。有一个是本市下面一个县级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也是因为受贿進来的。有几个是很有钱的大老板,年纪都不是很大。有一个是本看守所已经退休了的主要领导的儿子,这里的狱警称呼他某公子,是吸毒進来的,也答应退党了。号长也是黑社会,也爽快的退队。

这时我已经在看守所待了半年了,已经有了丰富的经验,非法刑期也定下来了,不再沮丧,有的只有更有效的救人。

我干活很卖力,还很主动,很乐观,出活快。我的真诚友好的表现,他们都看在眼里。凭我的经验,任何一个新号室,最多十五天,我就会完全取得大家的信任。

号长说:如果谁干扰你炼功,我罚他站。他还关心的问我:你在我号室里炼功炼的好吗!还邀请我做离别演讲,我演讲完后还应邀唱了一首大法弟子写的歌。那公安副局长说:你演讲的蛮好!局长唯独对我非常信任,要我帮忙给他后背抹护肤油。在交谈中他说我们真有缘份,他的一个弟弟竟然跟我是大学校友。

有一个台湾博士后,临走时握着我的手说:你是活菩萨啊,你说话真灵验。还有公开要求我给他做三退的。有的还自言自语“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

无数次,写不完的感动。就是众生主动的向前推我,我才没有浪费在看守所半年多的时间。也是他们尽力的主动求真相求得救,才让我从开始的沮丧迅速的解脱出来。

无论看守所,还是后来我被送到监狱几个月,我认为有90%以上的人都对法轮功不反感,在监狱也就个别的几个事务犯打手表现的很邪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