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都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二年六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修炼这么多年了,因为学法走形式,没有真正领悟到大法法理,所以把做事当成了修炼。人心太重,遇事不知对照法,总是用人的理去衡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摔了很多跟头,但都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过来了。

我主要是面对面讲真相的,这么多年来,大小集市、农村、市场,只要是有人的地方我都去讲真相。有顺利的时候,也有遇到坎坷的时候。举个例子:有一次我们四位同修开车去集市讲真相被干扰了,回来也没及时向内找。过了两天又去了那个地方,当时我也没及时和同修沟通。因为有怕得罪人的心、面子心、不平衡的心、有怨心等私心,没有把这些执着修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拉我们去讲真相的专车被公安监控。那天我们几个讲真相的同修都被绑架。当晚两位同修回家了。我和司机同修被非法送到了拘留所。

我求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不被人心所带动,决不配合邪恶的命令和指使,零口供,零签字。一路上一直发着正念。

到拘留所后,师父的法打到我的大脑:“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

我想我有师父管,谁也不配管我。我开始背法、发正念清除自身空间场一切不好因素;开始向内找自己有哪些地方与大法拧着劲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深挖自己找到了很多执着心:妒嫉心、争斗心、怨恨心、看不上别人的心、打抱不平的心、爱听好话的心、求名的心、证实自我的心、私心等。找到这些人心后,心里跟师父说:这些人心弟子都不要,它是后天形成的假我,它不是真我。我加强发正念的次数、背法。觉的自己正念足了,空间场纯净了。

我想大法弟子现在的使命是在旧宇宙最后时期救人,而这些参与迫害的警察也是不明真相、被旧势力迫害的对像,是等着我们救度的生命,只是被邪恶控制迷在常人中不清醒的在干坏事。当把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清理掉之后,他们明白的一面就会清醒,变的理性,也就不会干坏事了。我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操控他们对大法犯罪的邪恶因素。这时觉的他们很可怜,我得赶紧跟他们讲真相。我说:“我炼法轮功没有错,是合法的,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都在炼。你可打开手机查一查,国务院和公安部认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

我接着说:“天安门自焚是江泽民集团自导自演的一场戏,谁能把大瓶汽油带到天安门广场,天安门广场那么多便衣警察,都是干啥的?能让那么多人不但把汽油带到广场,还能浇到身上点着了?汽油着火温度一千多度,人很快就窒息死亡了。除非电视台的记者事先知道,否则咋能当时就能在不同地点把几个自焚的镜头都拍了下来?又以最快的速度在电视台播出?”他们没说什么,只是点头。

我又讲了江泽民一伙为了牟取暴利干着天理都不容的、邪恶至极的坏事——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讲善恶有报是天理等大法真相。我问他们:你们都入过党、团、队吧?入党、团、队时曾举拳头对它发誓,永远跟它走,它将来遭报应会连累你们的,这是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为了自己和家人平安,声明退出党、团、队保个平安,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三个警察静静的听我把真相讲完,最后他们都明真相做了三退。

在拘留所的几天,又给六个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加上在集市做的三退人数,总共退了十六人。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三退名单都拿回来了。我出来时也不配合邪恶,不签字,堂堂正正回到家。

中共病毒疫情期间,我几乎每天出去讲真相,师父都把有缘人送到跟前,有的一讲就退,不退的我也把九字吉言告诉他,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诚心念,会得福报的。

以上是我现阶段的一点心得体会,由于层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在最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弟子一定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遇事用大法法理衡量自己,修去各种执着心,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