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瑞士日内瓦法会发言稿: 这部法是最最珍贵的(加拿大)

【明慧网2000年4月6日】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丹。是从加拿大蒙特利尔来的学员。我已经修炼法轮大法将近五个月了。

我是一个学生。除了学费及生活费开支,我一般没有多少剩余的钱。然而,我今天却能来到日内瓦,这的确是件不同寻常的事。今年一月份,在我又一次核算完自己的账号后,我竟然惊奇地发现我还有一笔不小的剩余,我开始琢磨我应该作些什么呢?我想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但这些都属于爱好及欲望。当我听说有些学员要去日内瓦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李老师的安排,这笔剩余不正是意味着我这次旅行的盘缠吗?我的教授在我告知他们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大会后,也的确对此次大会表示了兴趣。另外,刚好这周里,教授很慷慨地准许了我的请假。诸如此类,我有幸来到这里。

我小时曾作过一个梦,梦见我到了一个山顶,一位东方的长者坐在那里;他告诉我说我是为了帮助人而来。长大后我忘记了这个梦,直到几年后我的妈妈提起这件事时,我的确感到意味不同寻常,可我一直也没能真正明白我怎么去帮助别人。我总是在一些小事上助人为乐,但这些似乎又不是真正需要我做的那些。十几岁时,我不太愉快,非常迷茫,不太能适应周围的一切。然而,去年我却发生了很大变化。我戒了烟,戒了酒,戒掉了吸毒,但还是太晚了,以至于无法挽回我在米基尔的学业,所有的考试都失败了。

夏天,我回到了我的母校British Columbia经受了一些磨难和考验。我有过两个“过路师父”。他们传授了一些好的东西给我,我从中有所提高。我回到了现实中或也许可以说是某种纪念吧?那时精神上的磨炼是我生活中的头等大事。然而,就这样直到夏天结束,我还没能找到我的路。绝望中,我甚至真的考虑要去喜马拉雅山找一位真正的师父。我乞求,乞求上天之灵给我力量,指引我到我应该去的地方,终于作为一个试读生,我被米基尔重新接受。

因此,我回到了蒙特利尔。痛楚中的我却感觉象是在身体上、情感上、精神上经历了一次极其漫长的远征,终于我回到了起航的地方。

开学六周后,我发现了法轮大法,听完第一讲,我便明白我终于找到了这条路,这条我寻之已久的路。通过学法,提高心性,对法的理解日渐加深。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我的身体状态极佳,尽管我停止了体重训练以及其它各种形式的健身运动,我的体重不增不减,一直保持精力充沛,而且确实是轻松无病的感觉。

我的大学学业也比以往要好得多。我的注意力,时间安排上都有了提高,更有动力了。执著心去得越多,我的头脑就越清静。并且我发现过去苦苦追求的那些舒适与快乐都是愚迷妄想,当我放下这些后,我发现越来越多的祥和与幸福。我的道德水准也得到了提高。我改掉了许多过去很不好的坏习惯。我向我所有的朋友,亲属以及那些陌生人宣传法,因为我内心里最清楚,在修炼圆满之前,它是真正唯一能帮助人的方法。至于我梦中的那个长者是不是李老师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在这污秽的泥土中,我发现了宝石,这部法是最最珍贵的。

加拿大学员 丹(2000年3月译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