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瑞士日内瓦法会发言稿: 法轮大法真是太真实太有效了(加拿大)


【明慧网2000年4月6日】 大家好!

我叫Nicole Milot,已婚,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我生长在St-Maurice河畔Ste-Flore教区的农场上,靠近Grand Mère镇。现在我家住在靠近魁北克市的Beauport。

得法前,我发现在地球上生活,充满了艰难困苦,我想找到生活的意义,找到生存、死亡、痛苦的原因;我读了很多关于玄学、神灵方面的书,结果发现我这么多年读到的都是重复的东西,我一直没有找到真正的答案。我丈夫和我曾习练过多种精神解脱方法。可回头一看,我发现我们从来没有学到能真正提高心性的方法(如:心理素质和道德改善)。尽管学了很多知识,我仍在寻找一条真正修炼之路。

当我见到法轮功时,我一下子就接受了《转法轮》中独特的修炼方法。李洪志老师告诉我们:“……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第一章,第四页)

一九九六年,在我学法轮功之前,我曾学过另外一种气功,我感觉有一个“马达”在我小腹里边转,我感受到了一种运动,一种振动,一种我可以听到并感觉到的真实的声音,整日整夜不停。我所谈到的这些现象很有趣,但却没人能给我解释。与此同时,或强或弱,令人高兴又让人烦恼,真让人吃惊。一直到我学了法轮大法几个月之后,才有大法弟子肯定的告诉我,在我腹中转的是法轮,说这是好事。关于这个问题,我在《转法轮》中读到:“法轮是宇宙的缩影,具备着宇宙的一切功能,他能够自动地运转、旋转。他在你小腹部位永远要转下去,一旦给你下上去之后,不再停了,常年永远这样转下去。”

1997年8月,我丈夫在INTERNET网上发现了一个法轮大法网址,法文译本只有《转法轮》的前三章。我一开始读这本书,我就意识到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我不能停止阅读;我读得很慢,因为(书中的)语言很特别,翻译的人好象在努力斟酌用词。我感到我需要在表面文字后面寻找我的问题的完整答案。我发现了纯洁、朴实、单纯,这些深深吸引着我。

刚一读前面几页,我就开始上厕所连拉带吐。每次连吐带拉时,我一闭上眼睛,我就看到我吐出、拉出白色的蛇,白色的黄鼠狼,黑的、灰的、白的小动物。每次我睁开眼睛,然后再闭上眼睛,我看到的是同样的景象。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想这一定是在另一个层次上为我清理身体;在我习惯(于这个层次)后,又再多次清理。我当时还没弄清我所读的书与我身上发生的事之间的关系,我感到很疑惑,回到床上继续读书。我在床和厕所之间来回跑着,尽管这样,我还是没有停止阅读:“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就这样的身体,一下子给你净化出来,一点反应没有也不行,所以你会有反应。有的人还会连拉带吐……”(第二章,第79页)。且最让我惊奇的是,我读到:“可能有许多人在修炼界听说过有关动物、狐黄白柳等等这些东西附体的事……”(第三章,第100页)。

在107页师父继续讲到:“……下原来练的那些东西,我们讲炼功要专一,真正修炼要专一。你别看有些气功师都写出书来了,我告诉你那书中啥都有,和他练的东西一样,它是蛇,它是狐狸,它是黄鼠狼。你看那些书,这些东西就从字里往外跳……。”我明白了我身上发生了什么,我感到震惊。我告诉Norman在我看《转法轮》时,(师父)为我清理身体的经过。法轮大法真是太真实、太有效了,我为之折服。

我们决定到蒙特利尔去找法轮大法学员。他们看起来非常宁静而祥和,令我吃惊;我羡慕他们一些人的忍耐力,也羡慕另一些人的真诚。每次我回到家,我都更加坚定要修炼大法,要修得更好。

有几次,在公园里学法,我感受到了从那些大法弟子身上辐射出的热量。我们几乎每个周末都开车250英里去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一路上,Norman开车,我给他读法。慢慢地,我懂得了学《转法轮》的重要性,对法和修炼有了深层次的理解。我对盘腿疼痛的忍耐力很差;我决定天天盘腿打坐。渐渐得,腿疼有了另外的涵义。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大法在我身上发生了作用。每天,我盘腿的时间都在加长,现在,我已经能盘半小时了。

有些经历、有些梦是真的,随着我不断修炼,它们就在帮我加深对法的理解,我感到很珍贵。我要去掉执著,它激励我继续修炼。我越来越热情高涨,我感到说不出的喜悦。我想对每一个人大声高呼:“我找到了真正修炼的路:学炼法轮大法。大法太伟大、太殊胜、太超常了!”我简直找不到更进一步的词语来表达我的感受。我不断对我的孩子们讲法轮大法,可他们根本不听;我学着平心静气去对待;慢慢地,我学会了这种高层次上的教育方法,可以较好地控制自己了。

当时,尽管我有良好的愿望,我对法的理解仍很肤浅;我曾用黄色笔在《转法轮》中整段整段的标注过符合我意愿的部分。当我读到最后一章第320页时,我真是痛苦极了。老师说:“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我们开天目的人都看得到,这本书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我法身的形象。我要说假话就是在骗大家,你那一笔画上去黑糊糊的,你就敢随便往上画?我们在这里干什么?不是带你往上修吗?有些事情你也应该想一想,这本书能够指导你修炼,你想它珍贵不珍贵呀?你拜佛能不能使你真正修炼?你很虔诚,不敢碰那佛像一点,天天给他烧香,而真正能指导你修炼的大法你却敢去糟蹋。”

我必须改变我的思维、语言和行为方式,最起码要明明白白;大法纠正了这一切。我渐渐开始理解这部伟大的佛法。

Norman和我发现,每次我们把东西放在屋外,不论一把椅子、一辆自行车,还是一个盒子,都会被偷掉,而我们邻居同样放东西却不会丢。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冬季来临前的某一天,由于我们忘了锁车库的门,几个小偷偷走了我们的四轮车和除雪机。如果不能证明被偷,保险公司就不给赔。我气坏了,谴责小偷、责备其他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天,我问自己,在我生活的每一天中,我是否做到了“真善忍”中的真;我对照我自己,我发现我还没有同化“真善忍”。每当顾客付我现金时,我便会少纳税。随着时间推移,这已成了习惯,我自己都感觉不到这么做不对。我实际上那样做了,我就没有做到“真善忍”。我决定立即改掉这坏习惯。一天之内,我经历了四次考验,有四个顾客付我现金。那天,我经受住了考验。不失不得,“你不失,要强制你失。谁起这个作用?就是宇宙这个特性起这个作用,所以你光想得不行。”我再多学法,我可以顺应大法而行了。

刚开始看《转法轮》时,一读关于天目的部分,我就恶心,头晕目眩;直到一年以后,我才能(正常)阅读关于天目一章,不再恶心、头痛。我那时非常执著我曾有过的感觉。以前,我经常去一家亚洲人开的餐馆吃饭。我时常感到有东西附到我的天目上,就象有东西往里钻,很痛。

最后一次,我痛得很厉害。当时我在泰国,在坐出租车赶回曼谷宾馆的路上,我感到天目被猛击一下,一阵巨痛。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去了太多的庙,有些灵体在攻击我。下午,我躺在床上,感觉很累。这次经历非常强烈、痛苦、既真实又不真实。我睡了三个小时。我睡醒后,天目还疼,只是不再筋疲力尽。现在再去亚洲人开的餐馆,我已经没有以前那种感觉;但那时我还不明白当时那种经历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我读了“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后,我才放心。

我非常感谢李老师给了我一部上天的梯子。我明白了许多《转法轮》中阐述的法理。现在,我更珍惜我的肉身,因为它是这世界上能使我返本归真的最好、最可靠的工具。我将回到我的原始状态,因为我一心一意想要回家。我希望这是我在旅店的最后一夜。

合十
加拿大学员 Nicole Milot (2000年3月底译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