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瑞士日内瓦法会发言稿: 我最重要的体会是修炼心性的重要性(美国)


【明慧网2000年4月6日】 一年多前,我发现自己渴望到一个社区的活动中心。我当时的目的是想去学气功治病。而我找到的是法轮大法,一种引导我走向高层次的修炼方法。我当时一点也没有意识到我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会如此迅速的发生变化。

到那以后,有人教了我五套功法。随后,我们一起读《中国法轮功》。在阅读中,我的脑子里冒出无数的问题。在开头的几页就有这么多的内容。我把书带回家,并且在一周内读完了它。在读书时,我的思维似乎完全打开了。但是,我几乎记不住书中的任何内容。我把我的疑惑告诉另一个学员。他说这是正常的,并把他的《转法轮》借给了我。他告诉我,一定要尽快读完这本书。否则,以后就很难再拿起它读下去了。我采纳了他的建议,在随后的两周内读完了这本书。

当我读完《转法轮》一遍后,一个学员建议我再读一遍。一般我不会把一本书连着读两遍,但当时感到这本书不错,我就慢慢的又读了一遍。我也开始每天炼功。当我第一次看教功录象带时,我感觉一股温暖的能量从电视进入我的身体和头部。这实在难以置信。我也注意到另外一件不寻常的事情。那就是,我感觉到我的前额处有一种奇怪的压迫感。我被告知那是天目。的确,李老师在《转法轮》中讲:“我在讲天目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前额都会感觉到发紧,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是不是这样?是这样的。只要是在这里真正放下心来学法轮大法的人,人人都会有感觉的......”我读书越读的多,我越惊叹于这本书的神奇。我曾经告诉一个同修:“这不是一本普通的书”。书中有如此之多令人惊奇的东西。

当我读完三遍之后,我对这本书有了一个大致的理解。然而,我还是很困惑。我知道我应该提高心性并去掉执著心,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有很多空间和更高的层次,但是,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因为我读书的速度比较慢,对我来说,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很困难。我经常依赖其他的炼功人来指导我修炼。直到99年3月的纽约法会,我才克服了这个困难。听到李老师和老学员谈到读书的重要性后,我才开始真正从理性上意识到这本书的奇妙。李老师讲:“一切功,一切法尽在书中”。他还讲:“……多看书、多读书,是真正提高的关键。再说清楚点,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

在我修炼初期,我把提高心性等同于不执著于食物。为此,我会整天节制我不去吃某种食物。后来,我意识到这种状态可能也是一种执著。在《转法轮》中,李老师说:“什么样的心性都有,他能悟多高就悟多高,谁悟谁得。”我意识到,只要我不执著,吃什么都是无所谓的。当我悟到这一点后,一切都开始变化了。那种执著突然消失了,我对心性的理解也提高了。

很多事情增强了我的信心。一天早晨,当我骑车去晨炼地点时,我看见大片的能量从炼功者的身体冲出来。其它时候,当我读《转法轮》时,我会看到一个旋转的法轮,或星星点点的光,看上去象沙子一样。然而,我必须指出,在我修炼刚刚开始时,我对天目中看到的东西非常执著。有时,我会无意识的寻找这些东西。此外,我还产生了显示心。我用了一段很长很痛苦的过程才去掉了这些执著。只有当我不再执著天目中看到的东西以后,我的思想才平衡下来。正象李老师说的:“开着天目修也难,心性更难把握。”

在我修炼过程中,最重要的体会就是修炼心性的重要性。李老师不是在《转法轮》中讲了:“心性多高功多高,这是个绝对的真理。”因为我有幸与许多老学员交往,我能够感到很强的能量场在他们的周围。忽然,我意识到,他们用比我远远多的时间思考如何提高心性。这一定是我和他们之间明显的差距的原因。当我开始花更多的精力来提高我的心性后,《转法轮》中的一行话帮了我。李老师说:“……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有时我太关注于一些小事而没注重于去掉我的坏想法,我离同化真善忍还差得很远。我意识到,我只要通过向内找,去掉我以前忽视的小问题,我就能提高心性。

我同时注意到当我的心尽可能很正的时候,有不正的想法不需要费太大劲就可去掉它们。在这些时候,我的内心平静而慈悲。与此相反,当我有所求,或我的心不正的时候,我必须承受一些磨难才能提高我的心性。似乎我的情况正如李老师讲的:“离道越远越难往回修。”

我决定背一些《精进要旨》中的短文。“境界”一文对我的帮助格外大。李老师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从该文中,我意识到我的心中有时还有不公和气恨的想法。从那时起,我总是努力保持一个慈悲之心。我发现当我的心祥和慈悲的时候,就比较容易处于不执著的状态,凡事顺其自然,也就比较容易靠近李老师文中所描述的觉悟的境界了。

经过一个阶段的修炼,我学会了向内找,发现自己的问题。问题出现了,我会问我自己这样的问题:“是不是我的心性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我该如何提高了?”我还注意到,我的一些问题是由于我的思想,而另一些问题是由于我的心造成的。修心对我成了一个身体体验。有时,当我十分执著于什么事情或什么结果时,我可以感到我的心是被它牵着的。这好像是一个身体上的感受。与此同时,一个不要让我执著的念头也会实实在在的作用到我的心上。一旦我能够分清,我的心就正了。这一切都似乎是一个实实在在身体体验。

还有一些修炼中遇到的问题是因为我的悟性太差造成的。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利用去上课的路上和一些课余时间用耳机听李老师的九天讲法录音带。我买了一个充电器,这样我就不用总买电池了。一天早晨,我注意到有一个电池已经泄漏了。当我把它取出时,电池中的酸液喷进了我的眼睛里。我去用水冲洗了我的眼睛。我知道这个磨难可能是由于我的业力造成的,我努力平静对待。可是后来,我开始担心了,因为我不能保证我彻底清洗了我的眼睛。我决定到校医院去让医生给我处理一下。我不认为清洗我的眼睛有什么问题,因为我认为那只是生理盐水,又不是药物。医生给我清洗完眼睛后,又给我开了一些处方,要我第二天来取。我忽然意识到这整个磨难都是用来考验我是不是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我给一个功友打电话寻求她的帮助。她让我去读一下李老师的“病业”一文,并告诉了我她对此事的理解。我感到十分难过。我没有意识到那疼痛和整个过程都是由于我的业力造成的。我当时悟到了业力是借用了这个空间的这种表面形式发出来。

尽管我这关没有过好,李老师还给了我一个机会。我还是要决定我第二天是否要去医生那里取药。我决定平静下来,放下对我的眼睛的执著。如果它要疼的话,那也不过是我的业债。我要偿还我的业债,所以我决定不去看医生了。第二天,我醒来后,发现我的眼睛已经完全正常了。我意识到也许我的眼睛一开始就是正常的,我疼痛的感觉是来自我的怕心。我只是必须去掉我的怕心。

我当前对大法的理解和坚定使我有信心冲破我的种种执著。我准备突破我的各种修炼状态,不管他们是什么样的。我是一个迈向更高境界的修炼者,我得到了许多同修的帮助,剩下的就看我的了。有《转法轮》作我的指导,我准备迎接我所知道的最大的考验。李老师说:“......只有遵照这个大法去做,那才是真正的标准......”我只希望我能用我的整个心去真正理解这个大法,早日圆满。

美国学员Kevin Dippold
(2000年3月底译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