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3月瑞士日内瓦法会发言稿: 大法给我生活中带来的变化(德国)


【明慧网2000年4月6日】尊敬的师父,亲爱的同修们:

我的名字是妮娜.阿克巴。今年26岁,来自德国汉堡。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一年半了。我想在这次交流会上讲一讲我修炼的心得和大法给我生活中带来的变化。

我在我的一生中总感觉到神的存在和我与他的联系,我也有种被保护的感觉。虽然我的父母不信仰宗教,但我对神的信仰却非常强烈。因为我的父母来自不同的文化圈,所以他们不想强加给我他们的信仰,而想让我以后自己决定。虽然这样,我在很小的时候,经常自己在床上默默地祈祷。如果我做了什么坏事,比如从蔬菜店偷了一个水果,就会良心过不去,而且感到非常不舒服。当我慢慢长大了,社会对我的影响越来越强的时候,不知从何时起,我开始做不好的事情,认为它是很平常的,就把我的内心的良知抛在脑后,认为父母教给我的道德标准才是在生活中有用处的。

因为这样,我才不断寻找能填补我内心空白的东西和能挽回当孩子时感觉到的那种和神的联系。我在找生命意义的答案。他真的只是娱乐、事业成功、和金钱?人真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中为了自己的利益伤害别人吗?我怎么也不能相信。

所以当我找到大法的时候,才会更加快乐。他回答了我的问题而且证实了我在心中一直认为正确的事。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继续充实和完善自己,想和其他人在和睦中生活,追求更高的道德标准--这些在法轮大法中都实现了。这是我一直在寻找的路。“真善忍”的道理在这条路上指导我不断地做地更好,更完美。

我在得到《转法轮》之前,读过许多其他灵修方面的书。它们或者一上来就令人怀疑,或者根本就是一条死胡同。我第一次读了《转法轮》之后,觉得真善忍的指导理论非常好。而且里面的道理非常正确、自然、显而易见。我非常愉快,终于有一本书能够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并且我对其他知识、方法和新书的寻找终于结束了。我想很简单地试一下,是否真的免费而且可以在自学中修炼,不用参加小组。

一开始我主要是炼功,就已经觉察到巨大的变化。我拖带了很长时间的膝盖疼痛和导致我只能特殊饮食的严重过敏在很短时间内就消失了。慢慢地我能放弃我的特殊饮食了,又能吃所有我想吃的食物。当我又正常饮食的时候,其他的病,象牛皮癣和内分泌失调都消失了。我现在特别健康,比以前感觉都好。内心中我变得更加祥和宁静、心理也平衡多了。我周围的人也感觉到了这一点,而且我也感觉到自己的周围变得越来越好。我和我的妹妹在我们家最先开始修炼,我的母亲和弟弟不久也加入了。现在我们家除我爸爸之外,全都修炼。

后来出现过我爸爸或者其他家庭成员对我学法炼功的抱怨,我总是听到应该把精力多放在大学功课上,或应该去工作,而不是炼功或参加学法小组。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点化,别人觉得我炼功打扰他们,这不可能是偶然的。肯定我心性有问题。不然他们会觉得法轮大法好,会喜欢我炼功的。然后我觉察到我没有把日常生活和炼功的关系摆正,时间分配不均衡。其他的事情做得太少。我觉得没有时间来完成我日常生活中的责任和工作。我以为不需要工作,因为我的生活来源由父母负担,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读书和炼功。

在大学里,我也变得沉默了。口头回答不那么活跃,也不喜欢和其他的人聊天。因为常人的东西好象对我不那么重要,大学里学习的题目也是一样。所以我就尽量少做,能保证这一学期的学习成绩就行了。但是这反而更不好。在这时期我读经文《圆融》的时候,总会在这一句磕磕绊绊:“做为修炼者首先应放下一切执著,符合常人的社会状态,也是维护一层法的表现啊。人类的事业都无人去做,那这层的法将无存。”然后我觉察到,我的行为非常自私,因为我只想着在修炼中怎么精进,却没想到我对其他人和对社会的应负的责任和我正需要在常人中修炼。然后我明白了我这么执著什么也不会得到的。

然后我就想把我的事情做得更好。从在大学里,在与别人的交往中,一直到家里,但是我还有一个时间的问题,想做好这些事情,上哪儿找时间呀?令人惊讶的是,工作越来越多,而且二十年未联系的伊朗亲人也来探望我们。这段时间我虽然拿出时间来学法,但是却不能保证每天炼功。我越来越疲劳,居然开始睡午觉了。虽然我很喜欢亲人来探望我们,我们也谈了很多话,但是我觉得他们的探望有一点打扰,因为我不能炼功,而且总是筋疲力尽。奇怪的是,我炼功越少,就越疲劳。在那段时间里每天还有人额外地给我打电话,还总是早上五点或晚上很晚当我睡觉的时候。另一个修炼人他也告诉我,他也有这样的经历,而且也总是早上五点有电话。他应该看一看自己的心性了。他是不是睡的时间太长了?我恍然大悟。我把睡觉总是看得很重要,无论怎样也需要至少八个小时。可是师父却说过,“修炼是最好的休息。能达到你睡觉都达不到的休息,”这个以前的观念应该去掉了,我有了我需要的时间做好我想要做的事。

当我把它付诸于行动之后,早上很早起床炼功,晚上读书,而不是很早休息。这样我下午就有时间安静地做事。如果有矛盾或者额外的工作的话,我也不感到是被打扰了。通过这件事情又发生了很多变化。

我不再有电话了,睡得很安宁,大多数早上五、六点钟自己就醒了。如果我早上炼功的话,感觉到整天都精力充沛,就象李老师说的那样。而且我在早上炼第五套功法的时候,更能入静。对我来说,现在做好日常生活中的事情轻松多了,过关也轻松多了。因为我做每一件事情都更用心,而且头脑也清醒多了。

现在在家里我也不再听到人家说我心里只有法轮功,而忽略其他的事情了。变得越来越和睦,矛盾我也可以看淡了。

在大学同学中,我又喜欢积极参与,积极做好我的事,感觉轻松多了。和别人大方地打交道,显出对别人做的事情感兴趣。从中经历过多次我们一起谈论法轮功和中国的情况,有的人已经听说过这些事情,对其关心并且觉得中国政府的做法不好。大多数人觉得我的修炼很好,还有几个人借书去看。

我最近决定了在大学里找一份工作,来支付参加大法各地信息日和法会活动的旅费,以减少父母的负担。我有了这个想法才一天,就得到一份好工作。两天之后,又得到了另一份工作。

我在这儿还想说另一件事情。关于中国发生的事情,这使我很伤心。我对大法的认识也改变了。我明白了修炼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事情。修炼人在中国正得到重大的考验。在读中国学员的心得体会的时候,我经常会落泪。我钦佩他们的坚定和勇气,也感到大法的力量。通过中国发生的事,我有了弘法的愿望。象以前自己在家里修,对我来说已经不够了,我想做一切事情让更多的人得法。这也是为什么我利用信息日和法会的机会去弘法。

在最近通过和其他炼功人的交流,比以前自修时在修炼中有很大的进步。而且在交流中学到了很多。我每次对修炼有了新的认识的时候,感觉到好象才开始真正修炼一样。

除此之外,我在和德国不同地区的学员交流中发现炼功人都有不同的意见和悟到的理。我明白了老师说的话:“法有不同的层次,修炼者对法的认识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层的认识,每个修炼者对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个人所在的层次不同。对于不同层次的修炼者,法对他也存在着不同层次的要求。”以前我对这认识不太清楚,经常试着用自己以为正确的意见去说服别人,我忘记每个人都在不同的层次。现在对我来说接受和倾听别人的意见容易多了,如果我认为自己的决定正确的话,我会保持自己的决定而不依赖于别人的意见。

在信息日弘法期间中,我发现自己以前并不一定修得好。我虽然在公开场合弘法,但在自己的亲戚和朋友中却没有做好。因为我同很多亲戚都几乎停止联系了。使他们没有机会来了解大法。就算他们没有缘分,也应该有机会知道法轮大法的真相。我现在定期地探望我的亲戚。他们现在知道我们修炼大法,而且对我们的变化感到惊讶。现在对我来说,作为一个修炼人在自己的环境中做一个好人,堂堂正正的修炼也成为弘法的一部分。当然我还是会利用每一个机会弘法。

我感谢李老师给我机会读这份心得体会。谢谢大家。

德国学员 Nina (2000年3月译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