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法会: 走出来的过程


【明慧网2000年5月29日】 我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去年底我回到上海探亲并办理我先生的移民。由于中国政府颠倒是非地把法轮大法打成“邪教”,12月份,我和我先生决定去北京国务院信访部上访。当时,如果我们不去上访,我们可以每天在家炼功,平安地度过每一天,几个月后,我先生即可移民来加拿大与我团聚。如果去上访,我们可能会被抓、坐牢、驱逐出境,新婚的小家庭将面临长期分离、无法团聚。经过反反复复的思考,我们最后选择了走出去上访。

自从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和我先生从中受益巨大,无论身体和精神都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随着修炼的实修过程,我们切身地体验到法轮大法是宇宙最高法理,感到自己能在大法中修炼是多么珍贵的、万古不遇的机缘。近三年来,当我在每一关每一难中放下自己的执著心后,体验到的是不断升华的辽阔宽广的新的境界,是去掉黑色业力后整个身体的健康轻松。自从走上修炼的路,我觉得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每天都从大法中得到许多,收获许多。

而如此叫人向善、使人身心受益的高德大法,在中国却遭遇到种种诽谤、诬陷和残酷镇压,政府动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打击法轮功,电台、电视台、报纸广播中谣言铺天盖地而来,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为了坚修大法而失业失学,每天都有消息传出又有更多学员被抓进监狱,无数不明真相的群众因受宣传蒙骗而不能来学法轮大法。

眼看这么好的大法遭受如此诬陷,我的心难受得在颤抖,每当在网上看到同修们去北京前赴后继、为正法吃尽人间苦,止不住得掉眼泪。我们在家坐不住,本性的一面在呼唤:走出去。可是当真正要跨出这一步时,却不是那么容易。

第一次去北京是在去年11月中旬,虽然人已经到了北京,但内心的斗争与反复并夹杂着困惑是多么激烈,每天早上炼完功,第一念是:今天一定要去上访。可是等去了天安门广场后晚上回来,另一个念头上来:我们会不会悟偏了?连续一星期在北京天天如此。内心的不稳其实是希望在法中找到理由说服自己,是否可以不要去过这么大的难?是否可以留住这美满温馨的新婚的家?正因为没有从法理上明白为什么要走出去,所以遇到的都是同修们劝阻的意见,有的说:去上访就被抓走了,是往老虎嘴里扔块肉。还有的认为,如果老学员和骨干都被抓走了,大法今后如何发展,岂不是上了公安的当?由于心中的困惑,所以第一次去北京没有上访成功。

回到上海后学法时感到如饥似渴,随着一段时间的实修,面前的困惑如迷雾被渐渐破开,心中感到清楚明白起来。

作为一个修炼人,首先要做到的是不能混同于常人,要做到修炼人的标准,那么在一些重大问题的决定上,应该分辨清楚哪些是常人的观念,要使自己跟着法的要求走,而不要跟着常人观念走。“往老虎嘴里扔块肉”,与周围常人所说的话是一样的。“怕上政府的当”的说法,其实还是在人的基点上做事,没有摆脱搞政治斗争的框框,在考虑双方实力的对比,用人的思维、人的方法去追求效果。

而我们是纯纯净净的大法修炼,思维方式正好是与常人观念相反的。记得当时回到上海后,我们走过一段时间弯路,有一次,我们一些老学员交流完后决定自己先不去上访,先分头把各个片、各个区的炼功点带动起来。可那天晚上回家路上,我们碰上的所有马路都不通,一直绕道走到凌晨才回家。随后的几次与学员交流中,感到自己所谈的是多么软弱无力,现在回顾起来就很明白,自己都没有走出去,还站在人的基点上,又怎么能带动学员、起到稳定大法的作用?在这种艰难环境下,只有走出去的学员,才配的上被称为大法修炼中的“骨干”,面临这次重大考验,每个学员都在过关,那是毫不留情的大浪淘沙,能过关的就上去,过不了的就下来,没有负责人与普通学员之分,没有老学员与新学员之分,修炼是如此严肃,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而且,如果没有走出去的学员的无私付出,当时国内的艰难情况下学员们在家炼功的环境可能都会失去。同时,走出去护法中的付出,也是为全世界大法弘扬开创了环境。

我们是大法中的一员,当大法遭受磨难时,师父被诽谤攻击时,走出去为大法说一句真话是义不容辞的。宇宙的法为宇宙开创了不同层次的生命与生存环境,我们的一切都是大法给予的。如果大法不能在人间得到他应有的地位,修炼不能够堂堂正正地坚持师父给我们留下的形式: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开法会,我们作为师父的第一代弟子,是否做到了助师世间行?如果大家都不走出去,都躲在家里炼功,大法的整体形式有没有走正?师父在芝加哥法会上讲法时指出:“法的伟大,才能体现出将来修炼人的伟大,因为法能不能走正,这个大法中的每一个成员都是至关重要的。”

“世间的舍尽对在家弟子是渐渐去的执著”。当重大的个人利益受到威胁时,我们是否还能坚持说真话?什么是善?大法是宇宙众生的根本,让世人认识到大法,就是在救度众生,是对人最大的善。而在护法的过程,修炼人可以以大忍之心承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去上访,是为了国家好,为了十亿人民好,因为我们是明白法理的人,而常人不明白,如果人连这个宇宙的法都要反,那是人类最大的悲哀,国家和民族将会遭到怎样的不幸?即使是我们作为人的最基本的善心与良心,也有责任走出去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为了说这句真话,我们可付出我们的婚姻,付出人生的自由而无怨无悔。

12月22日,我们再次去北京,这一次去北京与第一次完全不同,心情轻松宁静,到了国务院信访部后提了五条意见:1.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不是邪教;2.撤销对我们师父的通缉令;3.公开出版发行《转法轮》;4.给我们一个宽松的炼功环境;5.立即释放所有被无辜关押的大法弟子。在信访部填完这个意见表后,当即就被扣押拘禁起来,然后送回上海。我立即被强迫在48小时内离境返回加拿大,我先生回到上海的当天被关在警署,第二天被关进拘留所。上个月得到消息,我先生已被送去劳教。据消息,要转变思想后才允许家人探望。

我深深地替中国政府感到悲哀,在对待法轮功问题上,他们将成为中国及世界史上的耻辱。我也深深地为所有为护法而付出的大法弟子感到骄傲,他们牺牲自我感天惊地的高尚行为,是未来永久的威德。

同时,在整个去北京上访过程中,我感到是正自己心的过程。从这次上访后,我的心态有了变化,比过去平和宁静许多,容易理解和宽容他人。过去做事常限于情中,弘法中更多的用心于自己的家人与朋友,而现在我更多地思考与关注常人社会上整体的对大法的认识和法的弘传。我确实体验到,我在上访后真正失去的是对“情”的执著,心的容量放大了,而业力那种黑色物质被消去后,身心都真正感受到高兴与轻松。

在修炼的道路上,我要坚定地跟着师父走,不断地勇猛精进,直至圆满。

2000年5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