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法会: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0年5月29日】尊敬的李老师、各位同修,特别是面对复杂、严峻环境的中国大陆的同修们,你们好!

我想介绍一下我自己简单的经历,以使你们知道我和大法的关系,正如李老师所说的:缘份。

我叫曼苏,出生于伊朗,快41岁了,当然我看起来很年轻,并且我感到比以前更幸福和能干了。

从我能记事起,我就与别人不同,总是以与众不同的方式来看待生活。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感觉到这个社会总是不太对劲,被宗教、金钱和家庭条件所左右,我向往着有朝一日能生活在一个没有金钱、政治和宗教的地方,一个从未见过的地方。我就是想要一种从来不存在的东西,由于这些,我变得很孤独。我从记事起就是一个非常孤独的人,直到几个月前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虽然还是一个人,但情形变了,我不再孤独了。

我对生命、死亡、死亡以后、我究竟是谁、我们为什么在这儿、为什么有战争等,有很多疑问,越来越多,没有人回答我,渐渐地有了一些答案,但都不能真正告诉我真相。

1979年我20岁,伊朗就发生了血腥的革命,成立了伊斯兰共和国。一年后,伊朗和伊拉克两个伊斯兰国家爆发了战争,同一宗教的信徒在神的名下相互残杀,伊朗变成了残暴、恐惧、没有足够食物的地方,我的家乡被轰炸了不知多少次,我们只能流浪到别的省去,年轻人没有工作,老年人没有赡养。我觉得不能呆在那里了,我决定去一个没有战争的和平的地方,几周后,我只带了一个小背包,没有护照、没有钱,越过了边界线。整个旅程充满了痛苦、危险,有一次在巴基斯坦和伊朗边界上,由于恐惧,我几乎瘫倒。

我当时不知道将来是什么、要去那里,只想离开伊朗去巴基斯坦,那时我不懂英语,由于偷渡被关进监狱三个月。在巴基斯坦的二年中十分艰辛,精神濒于崩溃。

后来我来到了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在这里我开始寻求我的理想世界,成了健美教练。我锻炼身体,注意饮食,学习瑜伽。我身体非常健康,教练工作也很成功。同时我也在寻求真正的宁静与幸福。我要知道我到底是谁,我梦想找到一个真正的师父,真正能帮助我的师父。

去年10月22日,我参加了当地的一个法轮功展示会。我那时不知道大法,但是我知道是大法把我一大早带到了那里。当时我感到从学员身上传来的能量。第二天我就去他们的炼功点,炼了两个多小时,感觉非常好,我知道这就是我多年来要找的东西。第三天我开始读《转法轮》,在看到一小部分时我就开始哭了。我知道我为什么哭,这本书是那样博大精深,字里行间是那么善,我感到我的生命是那样渺小,现在开了这么一扇大门使我们能离开这个世界不再入轮回。一开始修炼,我就变得更善更耐心了。变得宁静、安详,对许多事情很随和,从前很感兴趣的事也不感兴趣了。我现在只对李老师的著作感兴趣,生活变得简单了,对新闻、政治及其它修炼方法都远离了。

紧接着就来了磨难和消业,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有些关我过去了,但也有些未通过,当我没过好关,没能忍的时候,自己就难过,感到惭愧,我始终坚持按大法的要求来做。

在新年前夕,我接到许多邀请庆祝新世纪,但是,我最终决定参加几个同修的除夕打坐,我从来只能单盘,那一天我试着双盘,我惊奇的发现,我真的能把腿搬上来了,盘了约10分钟。后来在短短的3周内,我甚至能双盘到41分钟。当然每次都万分疼痛,但我都忍住了。我非常高兴,心想我比其他人都强,慢慢我就开始觉得自己比别人都要高一点了,有时,我觉得我悟的很多,与人谈话时讲大法是如何伟大,我又是多么好。有一天,我们在维多利亚市做功法表演时,我在搬腿双盘时,突然一声响,一阵剧痛使我不能在观众面前表演了,几天都拐着走路,几周后才能单盘。我很沮丧,因为我想着一定是有原由的。后来,我慢慢悟到了这可能是因为我起了新的执著心——欢喜心和显示心。我接受这次教训,我现在打坐还是单盘,我想有一天我还是会双盘上的。

保持祥和的心态,接受任何磨难的考验,那么么磨难也会变得容易一些。任何磨难的背后就是自由和欢乐,那为什么不把磨难当“赐予”而去承受呢。其实所有的磨难都是我在还自己的业债。遇到各种各样的磨难和考验时,我就默念李老师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如果我们真的能渡过难关,保持祥和的心态,你能想象出没有磨难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就是有磨难和消业,我们的生活才充满着意义。我们就像在一个大气球里向上飘,执著心就象重物一样,去掉一些就向上一些,全去掉,气球就完全上去了。

谢谢您,李老师,谢谢您的真善忍,把我们从受害者变成能掌握自己的人。如果我们真正沿着法轮大法的大道,李老师就会把我们真正变成佛、道、神!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