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破牢笼的神奇故事

【明慧网2001年10月21日】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9月13日晚7点左右在北京一幢20层高的楼里发放真像资料照片时,不慎被第18层的居民发现,谁料此妇女对大法很仇视,完全被电视新闻谎言蒙蔽。我一直跟她讲电视谎言欺骗,讲大法的真实情况及大法弟子受到的迫害。她从18楼将我一直拽到楼下,又一邪恶男子听后要打110报警,我说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帮助一个大法弟子是做好事,你们不要将善良无辜的人送入牢狱承受痛苦和折磨,善恶有报的,他和那妇女竟说:“我不怕报应,我就不怕报应!”当时我真觉得他们太可悲了。围了很多人,有两个在旁帮腔的,更多的人是沉默,还有人流露出同情的目光却不敢言。110马上来了,将我带到朝外大街派出所,警察从我的包中翻出了200多张真相照片,100张不乾胶(损失这么多真相资料我很痛心,并提请各位功友,没有怕心不等于放松,一定要谨慎缜密,不让邪恶钻任何空子)。可能是资料中恶警遭报的事例及照片中对大法弟子触目惊心残酷迫害的揭露,遏制了邪恶的气焰,他们怕自己被揭露也遭报,因此并未对我过多打骂。

我从进去那一刻就想,无论将我送到哪里,怎样酷刑加身,决不报出姓名,不配合邪恶,抱定了以死抗争的决心。后转念又一想,我为什么要想到遭受酷刑呢,他们根本不配动我一根汗毛,真的不配!于是一个欢喜的念头升起:我一定要不伤一根汗毛从这里走出去!

晚上11点钟,他们见逼问不出姓名,就将我锁到椅子上,关进铁笼子,上了大锁,门口有两人一刻不停地面对我,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里。那一夜,两个邪恶看守(有一个姓马)竟一夜未阖眼,似乎看我被困在笼中很高兴,他们浑身充满业力,哼着曲歪着眼看着我。

白天,除了上厕所外,我一直都锁在铁椅子上,而上厕所时有两个人夹着我,大院里警察来来往往人很多,我虽一直未放弃走出的念头,却没有机会。当我又一次被锁回铁椅子的时候,我的人心有些绝望了,我似乎觉得插翅难飞,因为我身材较瘦,所以铁椅子我并未放在心上,从我第一次坐上它,我就知道它困不住我。可是那上着大铁锁的铁笼子,我如何能出得去,在我眼中粗粗的铁管之间的间隙,无论如何我的脑袋也钻不出去的,何况牢笼门铁管间是按人脑比例设计的,要能出去不都出去了,大概警察也是这样想的,没给我上手铐。(其时这都是人的想法,用人肉眼看见的东西及人的思想就把自己束缚住了。)

警察跟我说过,下一步送我到北京团河劳动教养院,那里会有办法让你说的。我想到了劳教所我一定坚定不移,哪怕付出生命!可转念又一想,如果我被他们迫害死了,让邪恶得逞了,岂不助长邪恶的气焰,这是对大法的亵渎!我一定不让邪恶安排得逞,消除邪恶背后的思想因素,打击邪恶,我还要出去为大法做工作,堂堂正正地等到法正人间的那一天!

9月15日早4点多钟,我从铁椅子上醒来,见铁笼门两个看守已睡着,我开始发正念,默念师父赐予的除恶口诀(虽然这之前也念过,但被人的观念束缚,认为铁笼管的间隔宽度出不去,所以正念不强)。我开始调动自己的功能(我知道一定有功能的,以前有过经历,更何况师父已经告诉了我们什么是功能)。我不停地请师父加持自己的正念,求师父帮助弟子。然后我从铁椅子上没太费力就下来了,我走近铁笼门,试探性地一伸头,头竟然从铁管中间出去了。因为铁笼门一碰到动静就很大,我用手牢牢抓住铁门,不让它出声,然后迈出腿,身子、头、整个人都出来了。我发出一念,不能让两个看守醒,我迈过他们的腿,来到又一个塑钢门前,那门裂一点缝,我发正念不让这门出声,轻轻一推,门毫无声息开了,我跑出大院,跑到大街上,在僻静处躲了半小时,因还不到5点钟,马路上没有公交车,如果一人行走目标太大,后多亏一位好心货车师傅搭送我一程,我又打车回到家中,面对师父法像,不禁流下泪水。

当时我是怎么出去的?好像是我的元神带着肉身那一刻缩小了出去的,那样神奇,我也更加体会到大法的威力,正念的威力,更领会了师父的慈悲点悟和救助(“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道法》)。是师父帮我走出了牢笼,同时点化我的不足,帮我褪掉了一层人的观念的壳,我想到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我悟到神是无所不能行的,不行的是人。我觉得我又顶起了一层宇宙,突破了一层天,这一切都是师父和大法给予的,感谢慈悲的师父,弟子一定珍惜这佛恩浩荡的正法时期修炼的机缘,勇猛精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